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七十八章 【她就是盘菜!】

第七十八章 【她就是盘菜!】

领着秘书小姐和她的“哥哥”回宾馆入住,放下行李,然后又拉回公司。找齐了设计部和创意部还有其他几个设计师一起开会。

“哥哥”看了看我们准备好的几个策划案,表示很满意……

正常『情』况下,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深蓝娱乐公司在商界为什么能无往而不利了!

设计部负责人,『女』,三十岁,中等美『女』。

创意部负责人,『女』,二十多岁,准美『女』。

设计师A,『女』,二十多岁,准一流美『女』。

设计师B,『女』,二十多岁,准一流美『女』……

我可以说,那位“哥哥”估计一进会议室开始,就已经基本晕菜了。换任何一个男人,面对这么多美『女』和准美『女』,围着你递过来一堆堆的业务策划文件,基本上,你难道好意思在这么多美『女』面前大挑『毛』病??且不说我们公司的几位美『女』制作出来的方案原本就不俗,而此刻,纵然还有一些小瑕疵,也基本被忽视了。

倒是旁边那位秘书小姐有些不乐意了,自从进我们公司开始,粉脸就一直没露出笑容。幸好她只是一个秘书,没有参与谈判的权力,只能坐在一旁做一些简单的记录……

这种级别的商业谈判,还轮不到一个小花瓶秘书『插』嘴。这点上看,那个“哥哥”倒是还没有糊涂到家,身为一个大公司的主管级别人物,好『色』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能做到好『色』而不荒废工作……至少不能让手下的花瓶干政,就算不错了。

“基本没有问题。”付总合上企划案子,脸上带着笑:“我会把这份东西带回去,先由公司里的设计人员核查,不过大『体』上应该不会有问题了。明天我们就可以去看场地,并且看看你们的布展的方案了,还有预览图……”

从头到尾,我基本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坐在一旁等待。这种会议我必须出席,可是因为对业务不太了解,也『插』不上话,不过坐在一旁看那个秘书小姐噘嘴生气,也挺有趣的。

我心理恶『毒』的猜测,今晚回到酒店房间里,“哥哥”恐怕有苦头要吃了。

下午的会议结束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则略微跳出了一点我的预料。

然后就是一顿“工作晚餐”,中『国』人习惯在饭桌上谈生意,饭桌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意谈判的延续。没听说什么做成什么生意的过程中是缺少过“请客吃饭”这一环节的。

深蓝娱乐公司里虽然全都说巾帼『女』子,却一个个都经验丰富!虽然这种生意场上的应酬,『女』人天生就要比男人吃亏,可是今晚我算是开了眼界了!

为什么?

她们太能喝了!!

凭心而论,能喝酒的『女』人,我不是没见过!

原来夜总会里的那帮小姐,每天晚上都要陪客人喝酒唱歌,那已经成为了她们的职业!我见过最能喝的小姐,可以一口气喝下七八瓶啤酒……不带上厕所的!

QuanBen5(cOM)【全本网】

今晚我才算是见了真能喝的!设计部的那位副经理,一位三十岁的准美『女』,饭局一开始,就很从容的拿起一个玻璃杯,整整半杯五十二度的五粮液!估摸着有三两多吧,端起来一仰脖子,就下去了!然后眯着眼睛从容一笑:“付总,您远来是客,我先干为敬!”

我看见付总脸上笑容里带着几分震撼了。

随后另外两位作陪的姐妹也都端起杯子,各自干了一杯……都是大杯啊!

我叹了口气,也陪着喝了一个。

第一瓶五粮液,一斤装的,一滴没浪费,我们几个“先干为敬”,就直接把一瓶下去了。

然后开第二瓶,大家把杯子挪到中间,一起分了第二瓶,公司里几位『女』豪杰轮流敬酒,那位付总应该原本也是有些酒量的,可是也架不住这么多美『女』轮流上来。他的那位『女』秘书,想来也是见过不少场面,可是开头就被一位姐妹拦住,喝了两大杯之后,已经有些晕头转向。

上的是什么菜,我基本没尝过……最后一共下去四瓶五十二度的五粮液,喝了最后上的一盅鱼翅粥,我才发现自己的胃都感觉不到饥饿了。

几个公司里的姐妹大多面不改『色』,最多也就是脸上有些『潮』红,但是眼神很清醒。付总有些晕了,坐在椅子上,脸上笑得有些费劲,中间我已经扶着他去了一趟厕所,老家伙把自己关在洗手间里吐了足足五分钟。

出来还拉着我的手:“兄弟,你们公司的美『女』们,太厉害了!”

我偷空拉着创意部的那位姐们:“咱们这么灌他,不太好吧?”

“哼!”那位『女』豪杰低声道:“今天算是报仇了!陈经理你是不知道,上个月我们几个去深圳到他们哪里谈生意的时候,被他们灌得可惨了!”

这或许就是咱们中『国』人做生意的特『色』了,生意之中的感『情』,大多都是酒桌上喝出来的。

付老头看来兴致挺高,吃完了饭,告别了众位『女』豪杰,却拉着我到一边,然后一脸从容的把酒店的房间钥匙给了那位『女』秘书:“你先回去吧,我和陈经理找地方喝点茶,一点生意上的事『情』还要谈谈。”

『女』秘书估计恨得牙『痒』『痒』的,却只能堆出一脸笑容接过,自己打了出租车回酒店了。

送走了妹妹,“哥哥”转头看着我,一脸『淫』荡的笑容:“陈经理,晚上安排点什么活动啊?”

**!老『色』鬼!

公司里就我一个男人,这种事『情』,看来也只好我出马了。

略微考虑了几秒钟,我带着付老头上了车,驱车来到了城南的一家非常著名的洗浴中心。

这地方很有名气,里面的项目也比较有特点……说实话,开这种场所的,背后没有强『硬』的势力,是绝对混不下去的。

洗浴中心里有什么项目……地球人都知道,不用我小五多说明了。只是这地方却另有不凡……这里的老板神通广大,居然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几匹“外马”。

外马,是这个行业里的称呼,简单说来,就是指外籍的小姐。传说这里有几个俄罗斯过来淘金的姑娘,还有两个少数民族,两个马来西亚过来的……听说连黑妞都有。

在东北一些地方,俄罗斯姑娘已经不新奇了,在南方的沿海城市,『色』『情』行业发达的,也不算什么,但是在这里,算是比较少见的。

价格也不便宜,基本上一次是一千五,双飞一下就是三千。但是来的客人却不少。

老付已经喝得有点高了,我直接拉着他进去,陪着他冲了把澡,然后找来一个小弟带着他换了衣服,『交』待了两句,就让人带着他上去了。特意悄悄『交』待:“给他找两个俄罗斯妞!要厉害点的!”

我的目的其实很龌鹾……

果然,送走了老付,我自己刚穿上衣服在外面的茶水间里坐下来休息,一枝香烟刚抽完,老付已经颠三倒四的走出来了,感觉他腿有点软,却一脸『淫』荡的笑容。

“我『日』,太强了!妈的,两个洋妞太厉害了!招架不住啊……”老付坐下来,我递给他一枝香烟,他一面抽烟一面摇头叹息,仿佛还在回味一样。

我看了看时间,十分钟都不到,三千块就这么扔出去了……

这些洋妞一般都很“厉害”,职业手段比『国』内的小姐都要疯!简单的说来……能让你一分钟就完事的,绝不让你拖到两分钟!

一般普通的男人,哪里是这些职业高手的对手?常常是三下两下就缴械投降了。

老付估计是脸上有些挂不住,笑得讪讪的,我假装没看见他脸上尴尬的,丝毫不露出一丝取笑的表『情』。老付岔开话题:“老弟,你是刚到深蓝娱乐的吧?之前没见过你。”

“嗯,我刚上任不到一个星期,之前是给方总当助理的。”我很简单的回答。

“哦?”老付眼睛一亮:“给方楠当助理的?你很了不起啊!你们方总可不是一般人,嘿!有前途!有前途!”

我微微一皱眉,也不知道他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老付看我没说话,赶紧笑道:“别误会,我的意思是,你们方总身后的背景不简单啊!这次我们的生意合作……嘿嘿,老实说,深蓝娱乐这种规模的公司,南方有好几个,我们最后还是选择了和深蓝娱乐合作,为什么?方总厉害啊!方方面面的关系,她一手就理顺了!不简单啊!”

我笑了笑,招呼服务员端来一杯茶给老付,缓缓笑道:“见笑了,我刚来公司,对业务还不太熟悉。”

“你年轻啊,慢慢来吧,你们公司前途无量。”老付说了两句客气话。

我看了看时间,试探道:“要不要回去?已经很晚了,我担心恐怕……会等着急了……”最后这半句我是带着几分调笑的口吻说的。有的时候,谈论这方面的话题,反而能拉近男人之间的距离。

“管她做什么。”老付摆摆手,一脸不在乎的表『情』:“这种『女』人嘛,小家子气。这种『女』人,平时哄哄就行了,还能真让她骑到男人头上来?切!”

老付估计是晚上喝多了,脑子有些不清楚,居然拉着我开始推心置腹起来:“『女』人嘛,『女』人而已!有些『女』人是饭!每天都要吃,可以用来当老婆的!有些『女』人,则是菜!菜嘛,今天吃这个,过两天就换个花样,换其他的菜……吃腻了,就换个新菜式,别太当回事儿!***,要不是老兄我手里还有点钱有点权,她会这么起腻的盯着我?老兄我不糊涂!心里明白着呢!这个『女』人,只是当菜吃而已,随便哄哄,她开心,我开心。真当她是回事?傻逼才会!”

我心服口服!

老实说,这番话真的该给全天下的那些『情』人小蜜二『奶』们好好听听!

完了老付又浅浅笑道:“男人嘛,好『色』,不是大错!老哥我就好『色』!没什么!但是好『色』别昏了头,就他妈行了!”说完这句,这老小子头一歪,已经醉倒睡着了。

我叹了口气,费劲的招来两个浴场里的小弟帮他把外衣换上,然后抬着他出来到停车场送进我车里,再开车送了他回酒店,一路架进房间。

那个秘书小姐开了门,看见老付被我架着,醉倒的模样,一脸不高兴,有些不快道:“怎么让他喝这么多酒?”

我淡淡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抬着他进了房间,转头看着秘书小姐:“没喝酒,他是晚上的喝的酒劲上来了。”

秘书小姐脸『色』明显不太好看,又嘟嘟囔囔说了些什么,我有些不耐烦。

妈的,一个小蜜而已,也和老子摆谱!真他妈当自己是他老婆了?!

我正要走,老付却从醉中忽然醒来,一把拽住我的手,口齿不清:“陈老弟,别……别走!你别走!咱们继续聊,继续喝……”他醉眼朦胧抬起眼皮看了看秘书小姐,忽然喝道:“你!你走!你走!男人说话,你他妈『插』『屁』嘴啊!滚!”

然后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了。

那秘书小姐气的脸『色』煞白,骂也不是,哭也不是,一脸便秘的模样,我忍着笑,告辞出来。

忽然觉得这种『女』人其实和场子里出来卖的没什么区别。

唯一的区别,场子里出来做的小姐,基本都很有自知之明。既然出来卖了,就不会端着架子。

而这种『女』人,却还以为自己有尊严。其实,在买她们的男人眼里,算个『屁』。

乘电梯下楼来,我走过大厅的时候,忽然听见一个很熟悉的声音从一边传来:“好的,那么就谢谢你了。”

随后就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影从一边的咖啡厅走出来,和几个人告别。朝着我所站的地方走来。

这人面目俊朗,一脸和煦的微笑,神『色』从容,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气度,却正是今天在机场见到的那个李文景!

而他身后和他告辞的几个人,其中一个我居然好像也见过!

似乎是『赌』场老板周荆的一个手下!那天在慈善拍卖之后,曾经留下专门等着送东西给方楠的那个人!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