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七十九章 【演戏演砸了】

第七十九章 【演戏演砸了】双方似乎很亲切的告辞,李文景朝着酒店里走来,和我迎面的方向,他看见了我,微微怔了怔,随即就笑了:“陈先生,你好!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你了。”

我立刻回过神来:“李先生,你住这里?”李文景很优雅的耸耸肩膀,很有风度的样子:“没办法,乔乔小姐对我似乎有些成见,乔叔叔让我住他家里,可是我觉得还是不太方便,所以还是出来住酒店了……”我立刻明白,估计是乔乔没给他好脸『色』,他倒是也识趣。

不过看着他一脸坦然的样子,似乎一点尴尬都没有,反而淡淡笑道:“这里不错,至少距离市区也蛮近的,我觉得挺方便……”我点点头,客气的应付了两句,正要告辞,李文景却忽然笑道:“陈先生,有时间么?一起喝杯茶怎么样?”我愣了一下,李文景笑得很平和,露出一口白牙,很有教养的样子:“刚才那几位是生意上的一些熟人……我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你和乔乔的关系很好,我很想有机会和你聊聊。

哪怕只是『交』个朋友也好。”

和你『交』朋友?我心里苦笑,恐怕乔乔知道了会拿刀劈了我!不过面前李文景的笑容显得很真诚,我倒是也不太好立刻就开口拒绝,想了想,却又听见他微笑:“好了,陈『阳』先生,如果让你很为难的话就算了……我知道,乔乔对我恐怕怀有很深的成见……其实我只是想和你很坦诚的聊聊而已。”

“好吧。”

我点点头:“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吧。”

人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再拒绝,也实在有些过于刻意了。

我们走进了旁边的咖啡馆里,找了个位置坐下,我随意要了一杯茶,而里李文景则干脆要了一杯龙舌兰酒。

“我习惯睡前喝一小杯,这样或许睡得更香一些。”

李文景笑得恰到好『处』:“希望你不会认为我是个酒鬼。”

不得不承认,李文景的确是一个相当有风度的男人,他具有一种难以描述的个人魅力……这世界上有一种人,似乎天生就能引人注目,身上自然而然会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魅力,无论他在任何***,都会轻易的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成为核心人物,会不自觉的影响周围人的言行。

很明显,李文景也是这样的人。

原本我还担心和他没话说,可是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他似乎总是有数不完的话题来打开气氛,总是能找到一些话题引起两人的『交』谈。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们之间的聊天居然都没有冷场!他很善于『交』谈,很巧妙的引出话题,然后两人展开讨论,我不得不再一次承认……如果李文景不是一个跑来试图娶走乔乔的“王八蛋”,我倒是挺乐于和这么一个人『交』朋友的。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陈『阳』,你和乔乔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趁着说话的空隙,他浅浅的喝了一口酒,然后仿佛很随意的提出这个问题。

“嗯,大约是三年前吧。”

我想了想:“在一家酒吧里。

乔乔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女』孩,我们相『处』得很好……或许一般人开始会觉得她挺难相『处』,其实和她在一起时间长了,你就会发现她其实是一个非常棒的朋友。”

李文景点点头,似乎想了想:“可是我感觉她对我有一种……嗯,敌意?”我笑了,想了想,小心翼翼道:“李先生……恕我冒昧……我似乎听说,你这次来……是为了两家的亲事?”李文景笑了:“不错,你也知道了啊。

事『情』是没错的,我的父亲和乔叔叔关系很好,所以他们很希望我能和乔乔走到一起……不过,坦率说,我们都是年轻人……换做是你,如果你的长辈很生『硬』的把一个你根本不认识的『女』孩推到你面前,然后就要求你娶她……这样的事『情』,或许在几十年前是正常的,可是在现在……你我恐怕都无法接受吧。”

我眼睛一亮:“这么说……你也是抗拒的?”李文景笑得很有深意:“哦,陈『阳』……你说‘也’很抗拒,看来我找到乔乔对我抱着敌意的原因了。”

我有些尴尬,不过李文景很快就笑着继续道:“好了,我们不用拐弯抹角了……说实话吧,我的确有一种抗拒的心理……或许你会很吃惊……我一点都不想娶乔乔,一点都不想。”

我忍不住坐直了身『体』:“真的?”李文景耸耸肩膀:“我受过西方的自由教育,我骨子里很反感这种……嗯,应该叫包办婚姻吧……上帝啊,这都是什么年代了?为什么长辈们一句话,就可以想当然的认为他们可以安排我们一生的幸福呢?乔乔或许很漂亮,或许按照你说的,她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可是,我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松了口气,苦笑道:“这倒是太巧了……如果你早一点说出来,恐怕乔乔也就不用这么……”李文景眉『毛』一扬:“哦?她打算怎么对付我?”说到这里他带着玩味的笑容:“她一定准备好了一些手段吧,我也挺好奇的……其实,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今晚我看到你,请你过来聊天,其实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李文景脸上带着抱歉的笑容:“是这样的……乔乔在前一会儿打电话给我,约我晚上出来见面……老实说当时我接到她的电话感到很奇怪,因为她说她要介绍几个朋友给我认识……我感觉她应该是对我很有敌意的,这样的作法,让我有些想不通。”

我心里一动。

乔乔想干什么?难道是……“行动开始了”?不能啊!如果是要弄什么行动,她怎么可能不告诉我?怎么可能不找我加入?我几乎是下意识的掏出手机来,结果看了一眼就呆住了……我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没电关机了!我正想着该怎么和李文景说,却已经看见咖啡馆的门口,乔乔挽着阿泽,两人很华丽的登场了……乔乔穿了一件很拉风的皮草大衣,里面则是风『骚』的低『胸』套裙,高根鞋足足有一寸高!『精』致的绑带勾勒出小腿完美的曲线。

而身边的阿泽则一身华丽的休闲西装,没打领带,里面的衬衫是印花的,领口松开了两粒纽扣,手腕上则是一块欧米迦手表……是007代言的那款。

整个人看上去风度翩翩,潇洒不羁!这两个完全俊男美『女』的组合,一走进来就立刻吸引了很多目光!而乔乔和阿泽原本很风『骚』的朝着李文景打招呼,可一眼看见我,老实说两人都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的我们三个『交』换了一下眼神,又迅速镇定下来。

“陈『阳』。”

乔乔走近了先没和李文景打招呼,而是拍了拍我的肩膀:“你的手机怎么打不通?我可是找了你一个晚上!”我感觉到肩膀被这个『女』人拍得生疼!我怀疑她是不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我算了……“你好,我是乔乔的朋友,请喊我阿泽就好了。”

阿泽很绅士的和李文景握手,李文景依然带着从容的微笑:“你好,李文景。”

乔乔故意站在阿泽身边,和他靠得很近,道:“好了,我们出去走走吧,在这儿喝茶多没意思……李文景,你远来是客,我带你去领略一下这里的夜生活吧。”

李文景立刻点头:“也好。”

四个人走出咖啡厅,我苦于没机会和乔乔阿泽两人说悄悄话,只好朝两人打眼『色』……可惜,两人一时都无法理解我的意思,相反还拼命对我打眼『色』,大概是想问我怎么会和李文景在一起吧……一路出门上了车,驱车前往了本市比较著名的一个娱乐场所。

这里是一条街全是大大小小的酒吧,其中不乏几家是财大气粗相当有背景的。

我们四个人走进了一家会所式的场子,四个衣冠不俗的男『女』一进去,立刻就有两个彬彬有礼的侍者过来相迎。

这家场子从外面看上去很安静,装修的是西式风格,很典雅,可是走进去,下到地下大厅里,推开门,立刻就是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从拥挤的人群里穿过去,侍者带着我们走进了一个『私』人包厢里,包厢里已经有两三个人了……我看了一眼,全认识,都是平时和我们一起在酒吧里认识的一些熟人,都算关系不错,只是没有我,乔乔,阿泽,木头四个人关系那么近而已。

看着这些人,我立刻明白了……这是乔乔又弄出的一个鸿门宴了!我第一时间想找乔乔说话,可是却没有机会,又想拉着阿泽一起去上厕所,可要命的是……这个包厢里有一个单『独』的小洗手间……靠,总不能当这么多人的面,我和阿泽两个大男人拉拉扯扯一起躲到厕所里吧……“OK!”乔乔大声笑道:“人到齐了!开始吧!”随后有人把音乐声音调大,劲爆的音乐震撼着我们的耳膜,李文景面『色』不变,很有分寸的和在座的几个人打招呼,然后和阿泽坐下聊天。

阿泽看来是早就有准备了:“李先生是从南洋来的?”“新加坡。”

李文景笑道:“我们家都是华人,也算半个中『国』人。”

这时候旁边的一个朋友凑了过来,他故意卷着袖子,露出手臂上的一道纹身,那是一条青龙……我看了一眼就知道,那不是刺出来的纹身,而是彩绘……而且,看他一脸装出来的凶狠的笑容,就知道,这家伙在扮演原本应该属于我的角『色』……黑社会。

果然,他大大咧咧的一口咬开一瓶啤酒:“你是做生意的?好啊!在这里有什么困难,尽管和兄弟我说!别的不说,如果有生意上的周转问题!尽管找我!”李文景微笑:“哦?您是银行工作的么?”“不是!哥们是放高利贷的!也就是做印子钱!”这人看来背台词的功夫不错,演技也不差:“需要资金的,尽管找我!你是乔乔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李文景淡淡笑道:“可是,高利贷属于违法行为吧?”“切,怕什么!”这人一副很吊的样子,指指头顶:“我上面有人!”我靠……我差点没一口酒喷出来……看了一眼乔乔,心想,你不会连台词都不换吧?李文景倒是一点惊讶都没有,淡淡笑道:“那么,在『国』内做高利贷,生意怎么样?”“很好啊!”那个朋友大大咧咧道:“现在需要快钱的人不少!我们价格公道,不需要抵押,不过三分利,驴打滚!很好赚的!”“嗯,……”李文景想了想:“那遇到收不回钱财怎么办?”“敢!”那位朋友一瞪眼:“老子不是吃干饭的!公司手下养了一帮人,就专门收帐!谁敢欠钱不还!一帮兄弟就过去,砍手剁脚!然后在人家家门上泼油漆!帖红字!再不还,就堵上门去!”说到这里,大概是事先排练好的,他还煞有介事的回头看了看乔乔,故意大声笑道:“乔乔,上次我带你去点那家人的房子,你觉得好玩吧?”“好玩啊!”乔乔很配合的大笑。

李文景皱眉,他似乎垂头想了想,然后抬起头来,很认真的看着那位朋友,叹了口气:“这位先生……我能给你一个建议么?”“啊?”那位朋友有些呆住了,没想到李文景居然一点过『激』的反应都没有。

李文景一脸推心置腹的表『情』:“说实话,我听了你的生意,觉得有一点改善的建议……”“呃……这个,你说……”“是这样的,做地下财务公司,在南洋有很多,港澳那里有几家堂口的地下财务公司,和我们家族也有一点生意来往……我感觉你们公司的作法有些落后了……”他的语气很诚恳:“现在做财务公司,一味的用这些武力手段已经落伍了,就算是香港的‘和记’,现在已经采取了一些新的手段了,您说的这些,都是上个世纪的作法。

现在的黑社会社团,已经采取了一些更有效但是却并不会触犯法律的手段。”

他居然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来,很诚恳的递给那个朋友:“这是香港‘和记’现在的龙头话事人‘胜哥’的电话,你可以和他联系,凭我的关系,让他派两位这方面的专家过来给你公司一点专业的建议应该不难。”

“…………”那个朋友呆住了。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