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八十一章 【老娘和你没完!】

第八十一章 【老娘和你没完!】南京市珠江路翠香阁,这是南京著名的一家通宵营业的饮食场所,据说是正宗的『潮』州风味,还有广式小点。

一般来说,很多泡夜店的人都挺喜欢来这里吃消夜,虽然价格稍微贵了点,但是口味不错,还算物有所值。

吃饱喝足,我们四个人围着桌子,有的打饱嗝,有的拿着牙签剔牙花。

我却比较特别,对一桌子蟹『黄』包子,『鸡』翅凤爪一点兴趣都没有,却抱着一锅不加料白粥一碗橄榄菜大吃个不停。

旁边阿泽笑我傻,我冷冷反驳:“你这个花花公子懂个『屁』!半夜三更的,吃那么多油腻的东西,以后得脂肪肝高血脂的,就是你们这种人!半夜吃消夜,要尽量吃清淡点的,才不会增加肠胃负担,不会添那么多消化不了的油水!等你五十岁的时候,看你还笑得出来!”阿泽立刻反唇相讥:“切!小五,少取笑我了!我至少还能活到五十岁……你嘛,如果按照你说的,我们之中随便谁,如果娶了乔乔,恐怕五十岁都活不到……哎呀!”话没说完,桌子低下木头已经狠狠踩了他一脚,阿泽立刻反应过来!当乔大小姐说这种话,不想活了!果然,气氛忽然冷了下来……杀气!我们三个男人同时感觉到后背上一阵阵刺骨的『阴』寒,只觉得那杀气犹如针芒在背,一股凉气从天灵盖一路顺着后脖子滑了下去……“阿泽……你、说、什、么!”乔乔眼睛眯了起来,脸上带着特有的爆发前的森然……我和木头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第一个反应是飞快的把乔乔面前桌子上刚才吃牛排用的刀具和金属汤匙都收走了……“啊……这个……”阿泽满头冷汗,看着即将暴走的乔乔,一脸尴尬,『情』急之下大声道:“这个……不是我说的!是陈『阳』说的!”乔乔听罢,已经扭头看着我:“陈『阳』!”“我……”没等我为自己辩解,阿泽这个混蛋已经很无耻的开始栽赃嫁祸了!“乔乔,是他说的!全部都是他说的!他说你这样的『女』人,娶了你就会有生命危险!他说宁愿少活十年,都不愿娶你这种『女』人!”无耻啊!居然把他自己的话全部栽在我头上!!不过更无耻的是木头!这个老实人居然也在一旁用一种很笃定的语气道:“不,不是十年,是二十年!”“我靠,你们两个混蛋,我掐死你们……”我气的已经跳了起来,不过面对乔乔饱含杀气的眼神,我下意识的一退。

“陈『阳』……你还是考虑一下你自己怎么死吧!”乔乔仿佛即将变身暴走的『女』魔王,眼神里已经露出森然的目光,然后抄起桌上的两根筷子朝我扑了过来,张牙舞爪大叫:“老娘叉了你!”阿泽和木头很没有义气的躲开几步远,阿泽这个王八蛋居然还笑着拉住了有些惊慌的服务员:“不用惊慌,小夫妻两打架,别打110,没事儿的。”

Www.quanben5.coM。全*本*5

我围着桌子跑了两圈,乔乔却一脚把桌子都踢翻了,汤水淋漓了一身。

筷子在我『胸』口捅了两下早断了,那真叫疼啊!如果不是我跑得快,脸上恐怕都要被乔乔抓花了……这妮子张开十指,尖尖得指甲好像十把小刀片子一样……可气旁边阿泽和木头两人居然还低声打『赌』:“你说陈『阳』能坚持多久?”“十分钟,一赔五!”“五分种……”我被乔乔追着一路跑出了饭店,一路被追杀到了外面的停车场里,最后干脆绕着汽车跑,口中不停大呼道:“乔乔,你他妈疯啦!话不是我说的!是阿泽那个王八蛋说的!”“去死!老娘今天不废了你,誓不为人!”“我靠!反正你又不嫁给我,多活十年还是二十年,有什么区别啊!”我慌忙之中口不择言。

乔乔更是火冒三丈!“陈『阳』你个小王八蛋!本大小姐天生丽质!随便一招手想娶我的人能从河东排到河西!只不过老娘都看不上而已!你他妈居然还敢看不上老娘!我……我……我今儿他妈叔可忍,婶婶不可忍!!”等阿泽和木头买完了单出来的时候,我已经被乔乔堵在了角落里,只是却用力拧住了她的手腕,不让她继续动手,然后看着阿泽木头两人走出来,我怒气冲冲道:“两个混蛋!都疯了!看看你们弄得好事『情』!”阿泽眼珠乱转,摊开手:“拜托,话是你说得……现在把乔乔手拧住,也是你弄的……不过我倒是真要说一句公道话了!”阿泽一脸主持公道的表『情』,悲愤道:“咱们乔乔多好的一个姑娘啊!美丽大方,『性』感热『情』,生就一副火热心肠,属于那种典型的革命斗志过于亢奋!革命热『情』高涨成天的高呼向我开炮一身是胆草木皆兵,一会儿不看紧了转眼就上房揭瓦——多好的一姑娘啊!这么优秀的一个姑娘放你面前,但凡是个男人,谁不都是上赶着供着求着?不说甜言蜜语伺候着,怎么也要拿出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艰苦奋斗『精』神来,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誓死也要抱得美人归!也就是你了!陈『阳』!居然对我们乔大小姐口出狂言!这么一个宝贝在你面前愣是当成了泥砖瓦砾!别说乔大小姐想抽你了!我代表全天下的男人都对你的这种行为表示极大的愤慨!不带你这么糟蹋宝贝的啊!”阿泽一口气说完,我都呆住了,趁着他换气的功夫『插』了一句:“靠!她喜欢的是『女』人!”“那是人家乔大小姐自己的事『情』!”阿泽立刻毫不留『情』的继续批判我:“人家喜欢谁是人家的事『情』!可是你把宝贝不当宝贝,这种暴殄天物的行为,则是你的问题!不要总是强调客观理由!要重视你自己的主管认识上的错误!陈『阳』!”“我……”我被噎得一时没咽过气去,终于破口大骂道:“俩不说人话的混蛋!”说完松开了乔乔。

乔乔和我打闹了一会儿估计也累了,翻着眼睛瞪我,却不过来掐我了,只是站在原地喘粗气。

过了好一会儿,乔乔才匀过气儿来了,盯着我咬牙切齿道:“陈『阳』你个小王八蛋,等改天小爷见了你,非一脚踢死你不可!”旁边阿泽立刻帮腔:“乔小爷,您今儿怎么不踢了?”“切!今天踢他?想得美!”乔大小姐很风『骚』的翻了翻眼皮,咬着一口银牙不屑道:“老娘今天没穿内裤,抬腿踢他不是让他占便宜!”“……”我们三个男人立刻面面相觑,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几个人大闹够了,终于一起钻进汽车里休息,我们一人点了支香烟,坐了会儿阿泽和木头感觉到气氛不对,赶紧借口出去看看早晨的报摊上新报纸到了没有,留下我和乔乔两人在车里。

原本挺融洽的两个人,却忽然感到气氛有些尴尬,乔乔眼神里依然带着几分恼怒,不过那仿佛更多的是一些不服气的成分。

“陈『阳』!”她忽然开口:“你说……难道你就这么看不上我?”我哑口无言,想了想,苦着脸道:“你别听阿泽他们胡说八道……”“好!我不听阿泽他们说,我就听你说!”乔大小姐盯着我的眼睛:“我问你,难道娶我就那么可怕么?妈的每天围着我转悠的男人多了去了!没一个把我说得这么不堪的!也就是你了陈『阳』!”我噗哧一下乐了:“我说大小姐,这种气有什么好争的?”不过可惜,我忘记了一个道理。

世界上的『女』人大多如此……『女』人是一种很复杂的生物。

如果男人调戏她们,她们会骂男人好『色』下贱。

可如果男人对她们视而不见,她们又会抱怨男人有眼无珠。

对于绝大多数『女』人来说,唯一可以接受的一条则是:老娘就是风靡万千人见人『爱』一枝花!只允许那些臭男人『迷』上老娘,但是老娘瞧不上他们!如果反了过来,那帮臭男人敢瞧不上老娘!靠,那还了得!!尤其是在很多自我感觉一向良好的美『女』心里,这条定律更是简化为一句话:我可以瞧不上你,但是你绝对不能瞧不上我!用在乔乔的身上就是:她嫁不嫁给我,那是另说;但是我居然敢瞧不上她……那简直就是婶可忍,叔不可忍了!“大小姐,我服了你了,好了吧?”我垂头丧气:“是我自惭形秽配不上您,这么说总成了吧!”“休想狡辩!!”乔乔依然气的粉脸煞白,死活和我不肯干休:“我问你,陈『阳』!你给我说老实话!你为什么不肯娶我?”“妈的因为你不喜欢男人你喜欢『女』人!”我急了。

“那是我的事!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你!是你的问题!假如我又愿意喜欢男人了……靠,凭借我这样的『女』孩,肯委身于你,你还不得每天晚上高兴得睡不着觉!你就且等着鼻子冒泡吧!”看着乔乔飞扬跋扈的样子,我又忍不住噗哧一笑。

“还笑!”乔乔急了,娇声呵斥:“不许笑!严肃点!我凭什么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堪啊!凭什么就这么被你瞧不上啊!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不为什么啊乔乔。”

我被这丫头快逼疯了,心里早他妈悔的肠子都青了,没事儿我干吗把李文景的那句话告诉阿泽那个祸害啊!我依然耐着『性』子对乔乔解释:“那是因为咱们是好朋友,是哥们!咱们的友谊地久天长,直到世界末『日』,你都是我的哥们!”乔乔气的脸『色』涨红,咬牙想了想,继续不易不饶:“那我再问你……嗯……假如现在是世界末『日』了!全世界就剩下咱们俩人类了,如果我们不结合,人类就灭亡了……你都还看不上我?”我……**他阿泽的祖宗十八代!忍着大骂的冲动,我很耐心的和乔乔解释“如果真的世界末『日』,全世界就剩下我们俩人类了,即使我们结合了也挽救不了人类灭绝的危机。

因为从人类学上来说,就算咱们俩结合之后生下一儿半『女』来,也再也找不到其他的人类和咱们的儿『女』结合繁衍后代……总不能让我们的儿『女』自己结合吧?那是乱伦,即使产生的后代也是畸形儿……总之人类的灭亡结局是不可避免的,所以……”说到这里我抬头看了乔乔一眼,却没留神乔大小姐已经气得食指颤抖,身子乱产,咬牙切齿颤声道:“陈『阳』!我……我……老娘和你没完!”我不禁心里一寒,一阵哆嗦。

#822;过了会儿,阿泽和木头两人回来了,居然手里真的拿了份报纸,不过我拿过来看了一眼,却不是早晨出来的,而不知道是他们从哪里拣来的昨天的报纸。

凌晨的时候外面还是很冷的,毕竟是冬天。

我们四个人挤在了一辆车里,关了车门车窗开了空调,乔乔继续猛抽烟发泄怒火,阿泽和木头都不敢触她的霉头。

我则早一步挪到后排坐下,借着车里的灯光看报纸。

我不打算回家了,反正看着时间已经快早上了,不如就在外面晃到点之后直接上班,倒是也挺省事的。

忽然,报纸上的几行字印入我的眼中,这是社会副版的中缝新闻,上面刊登的赫然是本期的福利彩票中奖号码!我立刻想起自己前几天买的几张号码,算了算时间,应该正好是昨天这期开奖!这两天事『情』一乱,险些忘记了!匆忙扫了一眼号码……阿泽和木头两人发现我坐在哪儿出神发呆,我手里捏着报纸,脸上的表『情』有些说不出的奇怪,而眼神……很明显,没有焦距。

轻轻推了推我,我这才从极度的呆滞状态里回过神来,深深吸了口气,感觉到心口乱跳,身子都有些抑止不住的想发抖。

“陈『阳』,你怎么了?”阿泽皱眉,看了一眼我手里的报纸,正好折叠在福利彩票号码的那一块,不由得笑道:“怎么了?你做发财梦呢?”我脸上露出神秘的微笑:“错!不是做发财梦……而是真的发财了。”

随后我卷起报纸,长出了口气,缓缓道:“兄弟姐们!我真的中奖发财了!一注头奖,两注二等奖……一共,八百六十万!”看着我一脸狂喜,阿泽却丝毫没有一丝喜悦,反而很严肃的看了木头一眼,木头也是一脸担忧,转脸对乔乔很认真的问道:“喂,你刚才不会是把小五脑袋打坏了吧?”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8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