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八十二章 【人品问题】

第八十二章 【人品问题】任凭他们怎么取笑,我却只是捧着报纸仔细核对中奖号码,一脸悠哉游哉的模样。

阿泽有些诧异了,看了我两眼,大概也是发觉我真的不是在开玩笑的样子,迟疑了一下:“小五,你不会是真中奖了吧?”“为什么不会?”我若无其事的回答,然后放下报纸,看着我的三位好朋友:“我真的中奖了。”

随后就是一阵惊呼声,乔乔也暂时把和我斗气的事『情』扔在了一边,几个家伙很无耻的要求我请吃饭,我看看时间,指着外面的天『色』:“现在还不到早上,吃什么?”尽管我表面上表现得很从容……其实,我是貌似平静,心『潮』彭湃!我没法不『激』动,对我来说,中奖的事『情』拥有更多特殊的意义!首先,中奖的事实,再一次验证了戒指的效用!这也是我得到测量器之后唯一的一次使用戒指!现在看来,效果已经很明显了!我中奖了,并且在购买彩票的之后几天,我没有再使用戒指,同时也没有遇到任何副作用的『情』况。

而现在关键就是:等我领取了巨额奖金之后,如果仍然能保持正常,不会再发生什么倒霉的事『情』,那么我对于戒指的使用方法,就可以算是完全正确了!阿泽等人对我表面上的镇定感到有些好奇和不解,而乔乔则很恶『毒』的认为,我是高兴过度已经傻掉了,同时很嚣张的表示,如果我傻掉了之后,她很愿意接手我家里的颜迪和阿眉两个小美人。

对于这个今天和我斗气的『女』流氓,我干脆就报之以白眼。

立刻驱车回家,因为还是早晨五点都不到,我只让几个男『女』流氓留在楼下车里,坚决拒绝了阿泽和乔乔跟我上楼的要求。

靠,以为小爷我猜不到他们那点花花肠子!不就是想趁机看看我家里两个小美人没起『床』时候的短打扮么!想得美!我回家之后在房间里找出了收好的彩票,然后想了想,又过去敲隔壁『女』孩的房门。

里面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之后,颜迪小声应了一声,过来开了门,只是小心翼翼的把脑袋藏在门缝后面,脸红红的:“干吗?”清晨的时候,光线还很黯,颜迪穿着一套睡衣,睡衣上居然还秀着一个很卡通的小熊图案,睡衣是那种连衣式的,下面的下摆并不长,露出一截雪白的双腿,娇好的身材若隐若现。

『女』孩脸红红的,眼神里带着几分羞涩和没睡醒的『迷』糊,身上裹了条毯子。

老实说我一下子看得有些呆住了,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颜迪垂着眼皮:“小五哥,你怎么了?是肚子饿了么?我一会儿就起来给你弄吃的。”

“不是。”

我忍不住伸出手臂抱了抱她,颜迪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房间里空调开着,很温暖,『床』上阿眉四仰八叉躺着,很没有形象的流着口水。

qUAnbEn5.Com(全。本*网)

我把颜迪抱住了,低头先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宝贝儿,咱们就要有钱了。”

说完,我低声道:“你今天别上班了,在家里等着我,我中午回来吃饭,嗯……还有,你上午出去买点菜回来。”

然后我又让颜迪把阿眉的那张彩票拿出来。

上次我给阿眉的那张彩票,小财『迷』一直放在自己房间里,压在了玻璃台板下面,现在她睡得正香,干脆就不喊醒她了。

反正倒是我拿了钱回来,也给她个惊喜。

颜迪估计有些茫然,可能有些不明白我一早过来敲门叫醒她就是吩咐这些事『情』。

不过这妮子平『日』里对我几乎百依百顺,我没有多说,她也就从来不问,很温顺的答应了。

不过抱着这么一个娇俏可人的小MM,看着她身上的卡通睡衣,那小模样实在是可『爱』得让人无法抑止……忍不住搂着她在小妮子的嘴唇上狠狠的啄了一下,轻轻在颜迪的小『屁』股上一拍:“上『床』睡去吧,还早呢,我中午回来的时候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颜迪低呼了一声,粉脸上浮现出红晕,眼神里却藏着几分含羞带怯的喜悦,长长的眼睫『毛』微微颤抖。

平『日』里我和她的关系虽然已经确定,可是两人之间也最多搂搂抱抱,放着小财『迷』这么个大电灯泡在家里,偶尔亲个嘴儿都要偷偷摸摸的。

颜迪是个面嫩的『女』孩,是决计不肯当着人面和我有什么亲昵举动的,而我刚才的这个近似于『情』人之间的调笑动作,估计她有些忐忑,涨红脸幽怨的看了我一眼,缩回了房间里。

我心里满是喜悦,虽然一夜没睡,可是走出家门的时候,却感觉全身都是使不完的劲!摸了摸口袋里的那几张彩票,心想:小爷一家男『女』老小的幸福,就靠你了!乔乔阿泽木头三个人坚持要陪我一起去领奖,因为好奇嘛。

这种事『情』一辈子都不一定遇到一回。

原本晚上消夜吃了没多久,三个家伙却坚持又找了一家价格很贵的广式早茶,一顿饭又塞下去近千块……这帮畜生!鱼翅粥就喝了七八碗。

我点的一笼蟹『黄』包子,只有我自己吃了两个,其他的就没人动了……用阿泽这个禽兽的话来说:“蟹『黄』包子?太便宜!十几块一个,吃几个就饱了!满打满算不过几十块,太便宜你了!还是鱼翅粥好,一百快一小盅,喝个三五盅的,还能继续塞!”我们在这家广式早茶里一直待到上午九点,我打了电话去公司里请假。

今天原本也没什么太大的事『情』,主要还是对付那个昨天从机场接回来的老付,不过那老小子昨晚被灌得不清,今天估计不睡到中午是起不来了。

至于具『体』的业务内容,我也管不了太多,主要还是靠宁燕动手。

接我电话的是宁燕,听电话里她的声音,好像『情』绪好多了,语气很轻快的样子。

上午十点的时候,我们两辆车一起杀到了福利彩票中心!福利彩票中心其实地方不大,一栋九十年代的楼房,上去是一个很高的坡道。

我总觉得对这个地方充满了敬意。

不为别的……想想啊,这地方每个月都能早就几个百万富翁出来啊!光这一条,想想就觉得它太牛逼了!我们把车停在了下面,步行上坡。

这坡道有三五十米的样子,很陡峭。

我总觉得这坡道设在这里太贴切了。

不是么?能上这个坡,然后再从里面出来一回,立刻就身价百倍了!鲤鱼跳龙门啊!进了福利彩票中心,找到接待人员说明来意。

对方态度很职业,也很亲切,接待人员还一个劲的说了很多恭喜的话,然后就拿眼神瞟我。

当时我没明白什么意思,直到几年之后我才明白了。

原来当时接待人员是在等我“表示表示”。

一般来说,来这种地方领奖的都是大奖!因为小奖在小的彩票销售点就可以直接领取。

而中了大奖的人,通常领取彩票的时候,都会大大的散些“喜钱”或者“彩礼”。

这里的人虽然不敢收红包,但是平时来领奖的,谁不准备个三条五条好烟?这里书两句恭喜,一般都能塞下两包『硬』中华之类的。

看我两手空空,一点表示没有,人家的热『情』立刻降了几个档次。

我们四个在接待室里等了会儿,走进来两个工作人员,其中一个居然是老熟人了!一个年纪稍大的,貌似是领导模样的人,看那张熟悉的脸孔,我开始没反应过来,随后猛然想起了,上次在街上买那种即开即奖的彩票,好像中奖的时候也是这人负责办理的……这位老兄一看我,也是先呆住了。

我觉得这也挺正常的。

估计是我上次一口气几十张彩票张张中奖无一落空,那种神奇的事『情』,估计在这位老兄入行若干年来从未见过,算是前无古人了。

他只是愣了一下,立刻就认出了我!这位老兄当时眼神一恍惚,好悬没晕过去,然后扶着墙站住了,打量了我两眼,这才吐了口气:“……又是你!”此后再看我的眼神,已经明显带着几分敬畏了!那简直就是用一种带着看神的眼光看我了。

核实身份,送上彩票验明真伪,然后办理手续,同时有长驻彩票中心的税务人员办理纳税手续。

忙了一个多小时,一切搞定,等近六百万的巨款汇入我的帐户,我脸上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激』动。

我心里很清楚,这只是第一步!开始的第一步而已!如果一切顺利,那么凭我手里拥有的那个东西,这点收获根本不算什么!临末了,那位老兄估计实在忍不住了,拉着我低声问道:“陈先生……恕我冒昧,您买彩票是不是有什么『独』家秘诀?”我很愉快的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有啊!”“是什么?”不过这话刚说出来,他就一脸尴尬。

的确啊,如果我真的有秘诀,这种发财的秘诀,怎么能告诉别人?我笑笑,然后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

“人品问题。”

***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外面已经有媒『体』的记者等候了。

基本上,每次新的一期彩票开出来的时候,几家报社都会派人在这里蹲点,采访一下新科的百万富翁,不过今天我们进来之后,外面就听说有人一口气连中三注,八百多万被一个人中走了。

这消息就又有些不同寻常了。

我在里面就猜到外面多半是有记者的,而福利彩票中心里的人,在办手续的时候,说不定已经有把我的一些消息传出去了,比如我曾经在那种即开即奖的彩票里一口气连中几十注……出去之前,我留了一个心眼,故意走在后面,开门之后,却先一把将乔乔推了出去……美『女』刚出门,就听见外面“咔咔咔咔咔咔”照相机闪光灯亮个不停,乔乔一个不防备,差点没被晃晕过去。

随即传来记者们诧异的『交』谈:甲:“夷?不是说是个男的么?怎么是个『女』人?”乙:“是啊……没听说咱们『国』家变『性』手术已经发达到这种地步了吧?”丙:“靠!你们两个笨蛋,这才是大新闻啊!变『性』人中百万大奖!绝对可以上头条的!”这几句话不仅我听见了,乔乔也听见了。

看着乔大小姐一脸想杀人的表『情』,我和阿泽赶紧一边一个架着乔乔就往外冲……幸好一早我就留了心眼,没有把车开到福利彩票门口,而是留在了坡道下面。

我们一路跑出去,记者们估计还在门口寻找,我们已经冲到下面的停车场了。

可下面依然还有人等着!只见一个头皮锃亮,穿着一身旧僧袍的游方野和尚走了过来,带着眼镜,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足下一双布鞋,身上挂着一个布袋。

后来我才知道,在福利彩票中心的门外下面,经常有些骗子来来回回。

基本上这里是他们的工作固定场所!因为来这里进出的都是中奖的幸运儿,这种人的钱也好骗,巧妙的利用一些看相的,算命的,『迷』信套路,都能骗到和三瓜俩枣的。

而就算是人家不信,可中了大奖的人,都是很大方的,说两句吉利的好话,说不定就能混到十块八块的赏钱了。

算是福利彩票中心附近的一景吧。

这和尚先是上来拦住了走在最前面的木头,当面先高颂一声佛号:“阿弥陀佛!贫僧有礼了!”人家木头连眼神余光都不瞟他一下,直接就当他透明了,径自走了过去,完了嘴巴里轻巧的丢下两个字:“SB。”

那和尚气的直翻眼皮,又看见阿泽走来,赶紧上前拦住,大声道:“我佛慈悲!这位施主!贫僧看你颇有慧根啊!!”阿泽脚下丝毫不停,任凭和尚在一旁跟着,嘴巴里不屑的飞快道:“『屁』话!是男人都有根!没根的那是太监!”和尚听了差点没被一口气噎过去。

然后又看见乔大小姐风『骚』的走了过来。

这厮估计是改变策略了,多半是觉得说好话不好使,那就说点不好听的,说不定还能吓唬住人。

结果这家伙迎着乔乔就过来了,当面就施展出了佛门无上神功狮子吼!做佛家当头棒喝状:“笃!这位『女』施主!你带有凶兆……”话还没说完,乔乔忽然勃然大怒,反手一个耳光就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这位高僧原地转了三百六十度,脸上立刻多了五道指印,随后乔大小姐一脸煞气,竖眉瞪眼飞扬跋扈的大骂道:“死和尚!老娘戴不戴『胸』罩,关你『屁』事!!”原本乔大小姐今天就心『情』不好,又是一个撩『阴』脚顶在和尚的裤裆下,这厮痛叫一声,留在原地做兔子跳状……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8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