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八十三章 【绑架】

第八十三章 【绑架】忽然银行帐户里多了六百万,这感觉的确是很爽……我一路开车回去,尽管几个家伙都试图狠狠敲我一笔,罗列出了南京的几家档次最高价格最昂贵的饭店出来,但是我却坚持回家吃饭。

开始几个人不同意,不过我不管这么多,钱在我的帐户里,这帮禽兽想掏出来,难!而且,颜迪MM亲自下厨施展厨艺,也是很有吸引力的。

一路回家正好是快中午时分,家里颜迪一早听了我的话,上午跑去农贸市场买了大包小包回来,我进门的时候,正好听见厨房里有菜下锅的声音,阿泽刚进门,一眼看见小财『迷』,顿时眼睛一亮,正要上去拥抱,却猛然看见人家姑娘手里的菜刀,赶紧放下双手,做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说实话,家里有一个颜迪这样的『女』孩,真的是一件很舒心的事『情』。

颜迪是那种最标准的传统的小家碧『玉』类型的『女』孩,贤惠并且温顺,我们几个人在客厅坐下来,颜迪已经仿佛『女』主人一样的端来茶水,眼看这么一个小美人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阿泽不由得叹了口气:“唉,这才是『女』人呢。”

我点点头,由衷:“是啊,『女』人嘛,出得厅堂,入得厨房。

贤惠善于持家……颜迪很好啊,是当老婆的好人选。

娶『女』孩就是要娶这种!”这话说出来,却惹恼了身边的一个人了……乔乔脸『色』有些不自然,横了我一眼:“怎么了?难道『女』人就一定要会厨艺才行?”我摇摇头:“不一定啊……『女』人可以不会厨艺,只是对于我们这些男人而言,最希望的老婆人选,是会厨艺会『操』持家务的『女』人。”

阿泽在一边冷不丁道:“就是,总比某些让人娶了宁愿少活十年的要好吧。”

“二十年。”

木头很简短的更正。

乔乔闻言大怒,不过随后强行抑止住怒气:“谁说我不会厨艺的!哼!今儿就让你们开开眼!”说完乔大小姐已经直奔厨房而去,一把夺过小财『迷』手里的菜刀,对着案板上的土豆就一阵猛剁……五分钟后,阿眉出来通告:今儿中午的清炒土豆丝得换了,换成土豆泥。

我们三个男人狂笑。

其实我觉得乔乔完全没必要较劲,我们说那些话并不是针对她。

乔大小姐天生就不是那种小家碧『玉』类型的『女』人,她就应该是那种瞪着眼睛说话,『激』动起来抬腿踢人的架势……真要她穿着围裙扮家庭小妇人,反而别扭了。

最可气的是乔乔洗盘子准备装菜的时候,我们三个男人正在外面聊天抽烟,就听见厨房里传来乒乒乓乓盘子摔碎的动静,吓的我赶紧窜了进去,死活把乔乔拖了出来,哀求道:“姑『奶』『奶』!求您高抬贵手吧!也别太赶尽杀绝了,我们家就这么几个盘子,您要全给摔碎了,咱们中午就只能端着锅吃了。”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乔乔还挺不乐意,气鼓鼓的样子,喝道:“你们家什么破盘子!一摔就碎!下回该用塑料的好了!”“行行行!回头我全换不锈钢的好吧?”我苦笑:“你就留这儿喝口茶吧。”

“不行!”乔大小姐看来今天是铁了心要好好发挥一把自己的“贤惠”优点了,又坚持要进去代替颜迪掌勺,吓得阿泽死活把她拦了下来。

看着阿泽面无人『色』的样子,我当时还没有太在意,后来才知道乔大小姐手段是何等『毒』辣!阿泽和乔乔认识比我早一点,后来我听他说过,乔乔曾经养过宠物。

开始是养了一条很名贵的血统很好的纯白『毛』“萨莫耶”大狗,行价四万多一条!结果不到一个星期,那狗就饿得皮包骨头了。

倒不是乔乔虐待狗狗不让它东西……而是对宠物太好了,顿顿都要亲手做好吃的,结果那条可怜的“萨莫耶”坚持了一个星期就不行了,吃什么吐什么,无奈之下,乔乔只能挥泪送人了。

后来有人从农村里弄来一条小土狗给她,这种土狗以生命力强韧,对食物毫不挑剔,生存能力卓越而著称……结果,这次倒是坚持时间长了……两个星期之后,乔乔抱着小狗找到了兽医,幸好人家兽医医术高明妙手回春,才救下一条狗命。

这条狗据说吃了乔乔做的东西,倒是不会吐了……但是吃什么拉什么,拉出来的东西都不带变模样的!而现在,乔乔家里依然还在养宠物…………乌『龟』。

所以一听见乔乔要亲手掌勺,阿泽吓得脸都绿了,赶紧一把拽住她,强自镇定:“乔乔,别去了,咱们坐下聊天吧。”

“没意思,不想聊,我要做饭!我乔大小姐也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嗯,这个……要不我们打牌?或者我们打电动!陈『阳』这里有游戏机的,我们PK格斗之王!”阿泽拽着乔乔不放手。

“不干。”

乔乔摇头:“我想做菜。”

阿泽眼珠转了转:“那我们扔『硬』币来决定!”说完掏出一枚『硬』币:“你猜吧,是人头还是字,如果是人头,我们就打牌!如果是字,我们就打电动!”乔乔怔了怔:“那做菜呢?”阿泽叹了口气:“如果『硬』币扔出来是立着的,就让你去做菜。”

#822;好说歹说,最后乔乔只做了一个凉拌菜,算是应了应景。

只是吃饭的时候,我很无耻的把那盘凉拌菜放到了阿泽的面前……我们家颜迪的厨艺还是很好的,小户人家的『女』孩都会『操』持家务,颜迪这种『性』格温顺的『女』孩,现在这年代几乎已经比大熊猫都少有了,被我撞上一个,只能说我人品真的很好。

饭桌上,颜迪和阿眉终于忍不住问我今天到底有什么喜庆事『情』。

我放下筷子,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同时拿出那张刊登了中奖号码的报纸,还有两张银行卡拿了出来。

“我靠!!”阿眉大叫一声,身子好像弹簧一样猛的蹦了起来,差点没把桌子掀翻了,瞪着眼珠子看着我:“你……你买的彩票真的中奖了?!”“嗯哼。”

“八百多万?你真的中了八百多万??”小财『迷』眼睛里全是小星星。

“准确的说,是我们中了八百多万。”

我笑了笑:“你忘记了?其中一张以你的生『日』为号码的,是我给你买的。

这张中了二等奖,四十六万,扣除个人所得税,钱我存在这张卡里了。”

我把单『独』给小财『迷』准备好的那张卡推了过去,小财『迷』估计是一副惊讶得快晕过去的模样。

眼看小财『迷』有些『迷』『迷』糊糊的模样,旁边阿泽和乔乔都已经眯起了眼睛,看这两个流氓的架势,好像就憋着等着阿眉晕倒,好立刻过去给她人工呼吸了……桌上木头还在闷头吃菜,仿佛一切都和他没什么关系。

而颜迪坐在我身边,一双眼睛里虽然也写着喜悦,但是却并没有过分的『激』动,只是那双眼睛忽闪忽闪,仿佛会说话一样,又低声问道:“小五哥……是真的么?你真的变得那么有钱了?”我眨了眨眼:“真的。

好像我和彩票有缘分,上次你不是亲眼看见过一次么?”颜迪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我的手放在桌子下,轻轻握住她的小手,柔声道:“以后我还会有更多的钱……至于你么,丫头,你就安心老实的在家里当伺候我的小丫鬟吧。”

颜迪羞涩一笑,却争辩道:“我……我才不是丫鬟!”我笑着捏捏她的小手:“你不是丫鬟,你是少『奶』『奶』,好了吧?”一句话说的颜迪垂下了头,旁边的阿眉兀自捏着那张银行卡发呆,然后忽然叹了口气,深深看了手里的卡一眼,放回到我面前,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陈『阳』,你拿回去吧。”

“乜?”我愣住了。

阿眉脸上丝毫没有任何一丝玩笑的样子,她表『情』很严肃,正『色』道:“我阿眉是很喜欢钱,但是这钱不是我的。

我平时也喜欢占你一点小便宜,谁叫你是男人呢?可我喜欢钱,也只拿自己该得的钱!该是我辛苦赚回来的钱,一分都不能少,可是这些不该我拿的钱,一分我都不会要的。”

我笑道:“没那么夸张吧,阿眉,我们不是说好了么?那张彩票是我送你的。”

阿眉还是摇头:“陈『阳』,那天我接收彩票,也没有想到过你会中奖,只当你和我开的一个小玩笑而已。

我想着,最多侥幸中个十块二十块的,就算不错了。

大家朋友,也是一笑而过的事『情』。

可现在……这么大一笔钱,我是不会要的。”

见我还想说什么,阿眉已经坚决道:“陈『阳』,你收回去吧,我阿眉喜欢钱,但也不是什么钱都拿的。

从小我妈就说过,『女』孩子一旦随便接受别人的财物,就是堕落的开始了!”我这才真的惊了。

说实话我没想到阿眉居然还有这么刚烈的一面。

原本在我印象中,她就是一个典型的小财『迷』了,可没想到……这个丫头却这么有原则『性』!看着阿眉脸上坚决的表『情』,我缓缓收回了桌上的那张卡,想了想,道:“好吧,阿眉,这钱我收回来……不过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大方,唉,平时几十块你都会和我吵,现在几十万放在你面前你却不要。”

阿眉眼皮一翻:“那是你不了解本小姐的高尚『情』『操』!还有……钱我可以不要,但是你中了大奖,怎么也要表示一下吧?红包都不封一个,那也就算了,礼物总要送一个吧?这次可不许再买张彩票糊弄我了!”我自然是满口答应了。

又开了瓶红酒,大家干了几杯,就连酒量最浅的颜迪也少少喝了两口,脸上被酒气一蒸,煞是可『爱』。

正当大家嘻嘻哈哈的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

拿起来接听:“喂?”“陈『阳』!你在哪里?”是公司里方楠的秘书钱盼的声音。

“嗯……在家里。”

我叹了口气:“我今天有点『私』事,早上和部门里打过招呼了。”

钱盼似乎对于我身为经理却翘班的行为丝毫不在意,电话里她的语气很平缓,似乎轻描淡写一样的说了一句话:“你现在能出来么?”“怎么了?”“方小姐回来了。”

声音不大,可这句话却一下让我脸上的笑意褪得干干净净!随后电话里钱盼继续道:“你去机场接她。”

我感觉到自己声音有些苦涩:“为什么要我却接她……我现在不是她的助理……”“陈『阳』。”

电话里钱盼打断了我的话:“这是方小姐要求的。”

随后她换了一个稍微柔和点的语气:“别的我不想多说了……改说的,上次我们长谈的时候我都说了……你,自己想清楚吧。”

“我明白了。”

我点点头。

虽然方楠忽然回来,让我有些惊讶——原本我预计她应该还有两天才能回来的。

即使我已经做好的要再次面对她的准备,也打定注意,要和她把事『情』说清楚,然后走人……可是,这么忽然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她回来了,我忽然就要和她见面,却有些措手不及。

“陈『阳』……”钱盼犹豫了一下,沉声道:“我建议你,如果想说什么,最好等明天再说……韩『国』的生意不太顺利,所以她才会提前回来……我和她通过电话,方楠她现在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随后钱盼告诉了我时间,航班号。

我看了看钟,时间已经不早了,方楠的航班估计还有两个小时就到。

我叹了口气,简单的告诉众人,我有些急事『情』需要去公司。

虽然有些扫兴,但是颜迪还是很温柔的表示理解我。

让我有些哭笑不得……阿泽和乔乔两个人留下继续吃饭,而木头却表示他要早点会社去诊所,决定和我一起离开。

我想了想,去机场的路上,正好可以顺路送他会诊所。

出门下楼上了车,木头坐在我身边,汽车刚发动起来,木头却忽然点了支香烟,打开车窗吸了一口,看了我一眼:“你有心事。”

“你说什么?”木头笑了笑:“那个电话。”

我无言。

木头的反应其实很敏锐的……虽然他的外表看上去很“木头”,但这些只是他的『性』格,其实木头的观察能力是很犀利的!我一面开车,一面叹了口气:“你看出来了?”“嗯。”

木头忽然笑了笑,他的笑容有些古怪:“『女』人?”我迟疑了会儿:“算是……也不算是……这事『情』有些说不清……我觉得欠一个『女』人的『情』,她对我很好……可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反正,就是说不清了。”

木头静静听我说完,他只说了短短的一句话:“说不清,就不要说。”

我默然。

老实说,其实我刚才心里有些彷徨,见到了方楠,我说什么?木头的建议或者比较合适吧……干脆什么都不说,直接提出辞职,然后走人……关于我和方楠之间产生的那点复杂的『情』绪,干脆连提都不要提!这显然是最省事的法子了。

送木头回到诊所,我一路驱车出城,又上了机场高速公路,直奔南京禄口『国』际机场。

在机场的休息室里等了半个多小时,看着时间,算了算,方楠的飞机应该快到了。

我掐灭了手里的烟头,走出吸烟休息室,来到出关口站着。

心里盘算着,一会儿见了方楠,我该做出一副什么姿态?朋友?下属?那么我该什么时候和她摊牌?回去的路长?车里正好就我们两个人……或者,等回到公司里?还是晚上找个时间请她吃顿饭,好好和她道个歉,然后解释一下自己的想法?似乎都可以,又似乎都不太妥当。

我摸了摸口袋里的一张银行卡……这是我今天早就准备好的。

我拿到中奖的钱之后,白天办理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

这里面有整整六百万。

这钱我是用来给方楠的,毕竟我弄丢了那枚正版的戒指,还有一枚钻石『胸』针,外加我之前欠她的三十万汽车车祸损失。

我虽然中了一个大奖,可是扣除税之外,实际上也就只有六百来万到手,这么一下赔出去,我手里几乎都没有什么钱了。

不过我却并不在乎。

这些钱,我原本就应该还给方楠的。

我欠她的,就一定要还!看了看时间,还有不到半个小时了。

可偏偏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再次响起……我看了看号码,不认识,拿起来接听:“喂,陈经理!陈经理!!”声音有些熟悉,我愣了一下,才分辨出,是我部门里面那个脸蛋圆圆的当客服的小丫头的声音。

“嗯,怎么了?”“陈经理,陈『阳』……是我!出事了!出事了!”电话里声音有些惶恐。

我立刻道:“别慌……是什么事『情』?是公司出事『情』了?你慢慢说不要慌!”“是宁燕,宁姐出事『情』了!”电话里那个小丫头几乎都要哭出来的样子。

我心里一紧:“宁燕怎么了?”小丫头声音都有些发抖了:“我……我今天中午陪宁燕姐出去买东西,刚才我们回公司的路上……遇、遇到几个人、人……其中一个男、男人好像认识宁燕……他们拦住我们,要带、带、带宁燕姐走……宁燕姐姐不愿意、那个男人就要动粗、后来她一看『情』况不好,就答、答应和他们走了……陈『阳』,怎么办啊?我看那几个家伙不像好人,几个男人一看就都是社会上混的样子,手臂上都有纹身的……宁燕姐和他们上了一辆车,走之前她安慰我,说没事,让我不用报警……也叫我别告诉别人……可是我很害、害怕啊。

我想来想去,只好找你了……”“**!”我忍不住大骂一句。

虽然还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至少可以猜到是谁找了宁燕的麻烦!一定是那个极品人渣!!我深深吸了口气:“你先别慌……事『情』还有什么,你好好想想,还有什么遗漏的,你全都告诉我!”随后在我的询问下,小丫头把一些细节告诉了我。

时间,地点,等等。

幸好她还算很细心,居然还把对方的车牌号码都报了出来。

而我要求的宁燕的地址,她也立刻就报了出来。

“好了,这事『情』就『交』给我了。”

我想了想:“你不用报警,这事『情』我来『处』理……嗯,还有,在公司里别说。”

我能『体』谅宁燕的苦衷,毕竟这是隐『私』,同时中『国』人的习惯是家丑不外扬,宁燕一直在公司里的形象很好,同时也很有人缘,这年头,任何地方都少不了那种喜欢嚼人舌头的家伙。

我挂了电话,看了看时间,略微犹豫了几秒钟,决定还是救人重要,那种极品人渣,谁知道这种人渣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我顾不得等方楠的飞机了,可是她在天上,手机肯定关机,联系不上她,只能发了一条信息给她,简短说了一下我有急事,然后飞奔出了机场,到停车场里发动了汽车,一路就开上了告诉往城区飞奔……在路上,我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以前的一个朋友,也就是金壁辉煌的那个看场子的头目阿威。

“阿威么?是我!陈『阳』。”

“五哥?!”电话那头阿威的声音很惊喜的样子:“五哥,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让我做?”我没说什么废话:“有!你帮我找一些人,等我电话……今天我要收拾一个人渣!”电话那头阿威大声笑道:“行!五哥你一句话!我这就给你吹哨子拉人!”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