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八十五章 【放心,我不打你】

第八十五章 【放心,我不打你】

到医院里检查了一下,宁燕没什么事『情』,脸上肿了一点,据说是挨了一个耳光。我在一旁叹息,那个人渣倒是真下得去手……

正出神,那个带着口罩的『女』医生却用很不屑的目光看我,似乎还低声道:“怎么有这种打老婆的男人……”然后指着我喝道:“喂!你!去开『药』去!她牙龈出血了!你是不是男人啊?长得像模像样的,怎么能对『女』同志这样动手?”

宁燕脸『色』涨红,赶紧道:“不是他……他是我……是我弟弟。”

『女』医生的眼神这才和善了点:“啊,这样啊……嗯,你这个弟弟还不错嘛。”换了个和善点的语气:“去外面左边的窗口『交』钱去吧,记得回家给她弄点冰敷,一次时间不要太长,明天就会消肿了。”

我连连苦笑,带着宁燕出来。宁燕却拉住我,低声道:“陈『阳』,你要不要也检查一下?刚才你好像也受了点伤……”

我摇头:“不用了。”心想这点小伤算什么?不过是挨了两钢管,没见血没破皮的。

不过那孙子劲儿也不小,打得我现在还隐隐做疼呢。

开『药』的时候,我问里面窗口里面的人:“喂,师傅,能给我多开一瓶红花油么?”

“买『药』出去找『药』店去!这里是医院!”里面的人很不耐烦的回了一句,把『药』扔到窗口,飞快的拿走我手里的单子。临了,还对我翻了个白眼。

妈的,这就是咱们『国』家医院的素质。

我撇撇嘴巴,和宁燕走出医院大门:“你先回去吧,回家休息一下,公司也别去了。”

“不行!”宁燕立刻拒绝:“我和你一起去!你别干傻事啊陈『阳』!你要是为了帮我出头惹了麻烦,我会内疚死的!”

我笑了:“你放心,我不会的。”

眼看宁燕还不放心,我叹了口气,正『色』道:“宁燕,咱们认识时间不算长,但是我这个人,你应该有点了解了。我只是想帮你了结这件事『情』!别的我不说了,我只是告诉你,我以前不是什么好人,这种事『情』我不是没做过,我心里知道分寸,不会给自己惹麻烦的。”

我心里有一句话没说出来:方楠回来,估计我在这家公司也不会待下去了,临走之前,算是帮宁燕这个可怜『女』人一把吧。

宁燕还想拒绝,却被我一路开车送她回到了家里,强行把她拉下了车,然后对她说:“别报警,记住了。”

然后任凭宁燕怎么叫喊,我径自开车离去。

其实就距离城西宁燕家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仓库,就在秦淮河边上不远,原来这里有一家老的食品厂,后来厂子倒闭了,但是食品厂留下几间仓库,被租了出去,其中一间是夜总会租的,专门用来堆放一些杂物,比如酒水,食物,等等……

这里地方比较偏僻,从前我也在这里办过一些“事『情』”。

quANbEn5.com。全*本*5

驱车开进了已经废弃了工厂大门,现在这家厂子里没什么人了,只有看大门的一个街道里的待业人员,随便扔给他两包香烟,就什么都不管了,很识相。

手下一个小弟蹲在门口抽烟,远远看见我开车过来,立刻站了起来。我下车走到他身边:“怎么样了?”

他咧开嘴一笑:“威哥在里面过瘾呢。”

我点点头,叮嘱了一句:“看紧了。”

“五哥放心吧,这片儿没人来的。”

我哼了一声,掏出一包香烟整盒扔给他:“机灵点。”

推开仓库门进去,里面一股子『阴』湿的味道。

南京三面环山一面靠江,冬天空气里湿度很大,这种仓库里面,长年不见『阳』光,角落里一些箱子上都发霉了,进来就一股子怪味道。

阿威这小子把外套都『脱』了,手里拿着一根专门用来锁自行车的链条,折成一把握在手里,额头上带着点汗,一张脸有些涨红,脸上的伤疤更是红得发亮,整蹲在一口箱子上面抽烟。

地上被带回来的几个家伙已经并排蹲着,双手抱着头,背靠着墙。必须说明的是,这几个家伙一脸苦样,全身头湿透了,旁边放着几个脸盆,估计已经被泼了好几盆水了。

看来阿威这个家伙玩得很尽兴啊……我摸摸下巴,摇头笑了笑。

阿威这小子蹲过牢房,这种整人的手段,比我花样多太多了……

比如说,我们整治人的时候,拳打脚踢都是落了下乘的。

像这么冷的天气,给你当头浇上两盆冷水,从内湿到外,不到十分钟,你就会感到是什么滋味了!

我进来的时候,这几个家伙已经冻得全身发抖,有两个嘴唇都紫了,牙齿格格打架。

阿威一脸狞笑:“算你们命不好,妈的谁不好惹,敢惹咱们五哥,今儿不『脱』层皮,你们是别想出去了。”

这时他看见了我走过来,赶紧从箱子上跳了下来:“五哥,你来了?这几个家伙已经吹过风了!正好你来了,看看我阿威最近得手艺怎么样。”

说完,打量了几个人几眼,然后指着其中一个:“就是他了!”

手一挥,手下两个小弟就过去把那个家伙拖了出来,不管他怎么挣扎,三下两下把他上衣扒光了,露出光溜溜的脊梁。

阿威上去看了他一眼,这家伙还在瑟瑟发抖,然后阿威踹了他一脚,指着他身上的排骨笑骂道:“『操』!你小子不会是吸『毒』的吧?怎么这么瘦?”

然后使了个眼『色』:“按住了!”

几个小弟过来,按手的按手,抓腿的抓腿,顿时把这个家伙按趴在的地上,身子紧紧贴着地板。

阿威掂量了掂量手里的链条,走了过去,抬起手来就对着那人的脊梁抽了一下……

啪!

那小子疼得立刻仿佛杀猪一样猛的叫唤了一声!

“叫什么叫!这就觉得疼了?一会儿更有你受的!”阿威笑骂,反手又是一链条抽下去……

啪!

那小子后背上立刻多出两道血红『色』的痕迹来。

老实说,阿威其实挺变态的。

先给人浇了水,身子都冻麻木了,人的痛感神经有些麻痹了,这个时候打上去,疼痛会减低很多……

别以为阿威是发善心!哼!只是这样打人,你疼的时候,才能坚持时间长一点!而等你叫唤多了,挣扎多了,身子热了之后,人从冷冻之中缓过劲来了……冷冻的效力消失过去,你的身『体』渐渐恢复了敏感……

这时候,已经打过的伤痕,就会越来越疼!甚至比平时都要更疼一倍!

说句不好听的……只有蹲过牢房的人,才会知道这么多整治人的损招。

阿威抽了那个小子几链条,那小子虽然疼得嗷嗷直叫唤,却渐渐的挣扎不动了。阿威随手又指了另外一个人,几个小弟过去就要拉他出来,这家伙看样子大概是几个人中的头目,立刻大声叫道:“等等,等等!”

他大嘎是看出了我们这帮人里,是以我为头的,对着我大声道:“这位老兄,误会!一场误会啊!大家都是在外面混饭吃的,不用做得这么绝吧?留条路给人走行不行?”

他明显有些惊慌,虽然脸上故作镇定,但是眼神里有些慌乱,去是隐瞒不过我的。

我笑了笑,脸上很和气的样子,走到他身边,蹲了下去:“哦?留条路走啊?好吧,看看你诚意了。”

我使了个眼『色』,几个小弟把他拖了起来,然后带着他走到了旁边的一个小隔板弄出来的隔间里。

我搬了把椅子过来,立刻就有小弟帮我擦干净了,我随意的坐了下来。这个家伙似乎松了口气,刚准备也坐下,我皱眉:“我让你坐下了么?”

他『屁』股已经快贴到椅子了,闻言立刻绷了起来,苦着脸道:“老兄,真的是误会,我们也是帮人办事,大家都是混口饭吃。”

“我知道,也明白。”我点点头,摸了摸怀里,才想起来身上的香烟刚才在外面给了那个放风的小弟了。旁边有个机灵的小子立刻递过来一枝烟给我点上。我笑了笑,看了一眼那个可怜的家伙:“给这位朋友也点一枝吧。冻了半天,辛苦了。”

“没事,没事!”他赶紧弯腰接过香烟,虽然身上湿透了,却努力挺直身子,抑止身『体』的颤抖。

“怎么称呼啊?”我抬了抬下巴。

“陈小五……”

我靠!我当时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瞪眼道:“你他妈耍我是不是?”

“不是啊!”这家伙苦着脸:“我真的姓陈啊!家里兄弟五个,我排最小……”

旁边几个小弟都听呆了,这会儿才回过味来,有的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

我无奈叹了口气,又坐了下来:“好……那你说说吧,今天是怎么回事?”

陈小五也是同样一脸无奈:“这位朋友,我和我的几个弟兄都是在外面混饭吃的,今天也是帮人办事,拿了人家钱,才来做这个的……我们不认识那个『女』人,也不知道她和你们有关系。一场误会而已,算是误伤吧。大家都是道上混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今天的事『情』,我们认栽了,算是踢到铁板了,我们认怂了,看模样,兄弟你也是当老大的,给条路走行不行?”

我点点头,这家伙场面话说得满顺溜的,看来是个老江湖了。

不过也难怪,从他们绑人勒索的手法上看,应该是常干这个的。

随后我仔细问了问,这几个家伙是地面上的几个混子,其中两个都坐过两年牢,现在出来之后,被人收拢到有个地下钱庄放高利贷的公司干活,无非就是帮人收钱,追债。同时,也兼做一些帮人出头报仇的“业务”。

比如今天,那个人渣不知道怎么的,认识这家地下财务公司,找到他们,花钱让他们过来帮忙勒索宁燕。这帮人认钱不认理,拿钱办事。唯一让我觉得很惊讶的是,那个人渣胃口看来相当不小!居然开价准备从宁燕这里捞十万回去!

十万!他凭什么认为宁燕能给他十万?

问清楚了所有我想知道的,我吩咐阿威不要再打他们了,先把他们扔到一边去,还给了他们香烟抽。然后我把那个人渣带了过来。

“你姓朱是吧?”我靠在椅子上。

“是……是。”这家伙身子缩成一团,全身湿透,头发粘成一撮一撮的,耷拉在额前。

我随便掏出怀里的那张离婚协议书,放在他面前:“签了他。”

这人看了一眼,没说话,也没动。

我微微皱眉,对旁边的一个小弟使了个眼『色』,他立刻会意,抬手一个耳光抽了过去。

啪!

这孙子被打得一个趔趄,然后扶着墙才站住了。

我冷冷看着他:“怎么了?不想签?”

他眼神里有一丝惊慌,不过随即垂下头去,依然不说话,不动。

我站了起来,缓缓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看着他,用不温不火的语气缓缓道:“其实,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说到这里,我笑了一下,然后语气渐渐变冷:

“你没有什么本事,又没钱,宁燕现在是你的摇钱树,这种『女』人,重感『情』,『性』子又软弱。最重要的是,她有一点钱,有很好的收入……作为你这种烂人,垃圾。只要脸皮够厚,心够黑,隔三叉五的跑上门找她纠缠一番,一般来说,总是能弄到个三瓜俩枣的。只要你继续吊着宁燕不撒手,就等于多了一张长期饭票……每隔一段时间,就能从她哪里弄到点好『处』,细水长流……是不是?”

他没说话,但是身子抖了一下。

我哼了一声,继续道:“所以,你这人也算是无赖了,现在干脆就横下心,你觉得我们最多打你一顿,你打算着,『硬』撑着,吃点苦头,撑过这一关,然后只要撑过今天,吃点皮『肉』只苦,但是只要你继续『硬』撑下去,就可以再找宁燕纠缠,继续从她哪里软磨『硬』泡弄到好『处』。一句话,你就是不肯放手,一心想死活拽着这个『女』人!是不是?”

他仍然没说话,不过脸『色』已经白了。

我笑了一声,和颜悦『色』道:“小子,少他妈在我面前装光棍!你放心,我说了,我不打你。”

然后我示意阿威,把陈小五他们几个带过来到我面前。

几个家伙看上去稍微不那么凄惨了,那个被阿威打过的也给他披了件衣服,虽然疼的嘴唇都咬破了,却还能勉强站住。

“陈小五……”我沉吟了一下……***,这名字从自己嘴巴里喊出来,怎么这么别扭……

**他祖宗十八代………嗯……还是算了。大家都姓陈,往上数十八代,说不定还是同宗呢!罢了罢了……

我咳嗽一声,指着地上那个姓朱的人渣:“那,现在我就给你们一条路走!这家伙,我说了不会对他动手的……你们来,只要不把人打死打残就行!动手吧……什么时候我觉得满意了,什么时候就放你们走。”

我笑眯眯的说完,又想起了什么:“对了,他答应给你们多少钱?”

“一……一万。”陈小五结结巴巴道。

我耸耸肩膀:“好,那你们现在可以开打了,因为这一万他肯定是付不出来了。”

然后我点了支香烟,往椅子上依靠,懒洋洋的吸了一口,眯着眼睛笑道:“愣着干什么?等我请你们吃晚饭啊?动手啊……”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8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