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九十二章 【大赌局】

第九十二章 【大『赌』局】走进电梯,我们随着金部长来到了酒店的顶层『赌』场……很明显金部长是这里的常客了。

因为我知道通往『赌』场的电梯是特殊会员专用的,轻易是绝对进不去的!而大白天的,『赌』场里似乎没什么人,但是所有的保安,工作人员依然训练有素的坚守岗位……我四『处』看了看,没看见苍『玉』,就连那些『赌』场里的陪客人的美『女』,也似乎少了很多。

好多『赌』台甚至是空的看来,白天这里的客人很少吧。

其实这里白天原本不营业的。

金部长笑了笑:不过人『赌』瘾发作的时候,可是不分白天还是晚上。

现在我就手『痒』的难受!如果不让我好好摸两把牌,我恐怕连坐都坐不住!李文景没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

然后和那个扑龙大说了几句什么,是韩语,我听不懂。

金部长……方楠眉宇间有些不块了。

哦,方小姐。

金部长笑了笑,低声道:很抱歉,我并不是想有意拖延我们的谈话……其实合作的文件,我公司里的两位『女』士都已经带来的……说实话,我们的最后底线已经亮出来的,而看来我们的分歧还是在那最后的百分之五上……不过呢,我个人有一个小小的有趣的建议,或许您会感兴趣的。

什么?方楠面『色』冷漠。

我是一个『赌』徒。

或者说我是一个拥有『赌』徒一样『性』格的人。

金部长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其实我们双方的合作,那百分之五的价钱,对方小姐你,或者对我来说,都不过是个小数字,只不过『处』于商业原则问题,双方都不肯让步罢了,对吧方楠没说什么。

不过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出,她真的似乎没有太在乎这些钱。

其实我知道,很多大人物谈生意。

都是如此。

常常会在一些很细微的价格上卡住,互不让步。

其实对于这些人来说,那点钱真的不算什么。

但是在商言商,这是一个商业原则问题,这种时候大家争地已经不是那么点价钱了,而是争的一个原则!我的提议是……金部长故意走慢了几步,然后和方楠落在最后。

然后低声道:我的这两位朋友,都是很厉害的高手,我和他们相『交』多年,却从来没有赢过他们,只要陈『阳』先生能赢他们——躺我看看他们脸上吃鳖的表『情』。

我就会非常非常开心!那生意上的百分之五,我愿意以『私』人地名义承担下来!如何?方楠站住脚步,脸上表『情』诧异。

我也是目露惊『色』,看着金部长。

李文景忽然哈哈大笑,朗声道:你这家伙,当着我们的面这么说,难道就不担心我会生气么?金部长满不在乎的样子:我说这话也没想着满着你,你这人总是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偶尔看你吃憋,那表『情』想必一定很『精』彩!陈『阳』是我见过最离奇的牌技高手,虽然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赢你们。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不过反正试试,对我也没有损失,如果失败了,最多我再被你们嘲笑一阵子。

如果我成功了,那么我仍个几百万出去,可以看到李家大少和扑先生吃憋的神态,足够我今后嘲笑你们好纪念了……这生意划算啊!他目光闪烁,神态从容。

可是我在一旁心理却实在仍不住犯嘀咕……打牌『赌』博?我行不行啊?如果靠着戒指,我倒是很有底气的……关键是……今天不是我地财运『日』啊早上我用测量器看过『毛』巾天我桃话运强悍……桃花运可以用来打牌么??我一脸郁闷……陈『阳』……方楠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有些期待。

叹了口气,试试看吧。

我没说什么,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

金部长自然不会在打听里玩牌,而是直接让工作人员带着我们走进了一个VIP包厢里,圆形的大『赌』桌,绿『色』的绒面台面。

走近来一个穿着衬衫打着领结的年轻『女』人,摸样挺周正的,脸上的笑容很职业,等我们几个人坐下,她立刻让人送上来几副崭新的牌。

我坐在最下首,金部长就坐在我左边,李文景坐在我右边,而哪个韩『国』人扑龙大,则仿佛很习惯的坐在了上首。

两个韩『国』『女』人已经跟了进来,一个坐在金部长身边,一个原本要坐在扑龙大身边,不过那位扑先生脸一沉,叽叽咕咕说了两句什么,那位高丽美『女』表『情』一窒,李文景叹了口气,对她招了招手。

方楠坐在我身边稍微后面一点地地方,闻言微微邹眉:哼!似乎有些不满。

怎么了那个姓扑的韩『国』人,他说什么男人做正事,『女』人走远点。

方楠撇撇嘴巴,似乎很看不起这种男人:『赌』博也是正事么?我微微有些以外:你懂韩语?方楠点点头:懂一点。

你厉害!顿了一下,又笑道:其实『赌』博未必就不是正事。

对于职业『赌』徒来说,『赌』博就是他们的职业是他们的工作也是他们的饭碗。

对他们来说,还有比『赌』博更重要的正事么?方楠闻言怔了怔,妩媚的横了我一眼,却不和我争论。

金部长在一旁哈哈大笑:说的好!对于我这种『赌』『性』很重的男人来说,『赌』瘾上来的时候,真的是天大的事『情』都没有打牌来的重要!这时候那个打着领结的年轻『女』人,也就是『赌』桌上负责发牌的荷官开口了,她说话的声音很清脆,很干连的感觉:几位先生,请问你们准备玩什么?筹码需要准备多少?我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无论你们玩多大的『赌』局,本『赌』场都要从最终的『赌』资里抽取一定的费用以及手续费,如果有什么支票或者本票之类地需要验证,本公司有专门的财务人员可以为您现场验证!然后她笑眯眯的说道:请问各位还有什么以为么?没了!金部长一挥手,卷起袖子。

哈哈一笑:我们今天玩多大的?李文景耸耸肩膀:老规矩吧,一百万美金筹码,最多允许加注一百万美金我立刻开口反对:抱歉,我觉得这样很不公平。

哦?李文景笑着看了我一眼。

我语气很平淡,从容一笑:我觉得很不公平。

随手我套出香烟。

不慌不忙地跟自己点了一只,先吸了一口。

我的这种沉着地作态。

让房间里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我才缓缓开口:倏我直言,现在『赌』桌上的几位男士,金部长财大气粗,李先生,你是出身南洋巨商家族,那位扑龙大先生,想必也是身价不斐……惟『独』只有我,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打工者,我没有那么多钱和你们『赌』。

那个『女』荷官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我立刻目光逼了回去,语气冷淡:怎么?你觉得奇怪?你现在一定是在想,像我这样的普通人,怎么能进到这种场合里,坐在这张桌子上?可是我很明白的告诉你,我不是有钱人,我也没什么钱。

我双手支撑着桌面:先生们,所以我觉得不公平。

可是……金部长笑了:可是你身边有方小姐,你是代表她上桌『赌』地,方小姐不会连区区一百万美金都掏不出来吧?这没有意义。

我摇头,笑的很狡猾:就是方小姐肯出钱,那钱也不是我的,如果我输了呢?那就是输掉了方小姐的一百万美元……我总要还这笔钱吧?就算方小姐是我的老板,她不要求我偿还,可是我却因此要背负很大的心理负担……我觉得这不叫『赌』博……你们是在赶鸭子上架,而我,就是那只鸭子。

说到这里我就后悔了……***,我怎么能说自己是鸭子!幸好在场几个人没有察觉到话里的歧意。

李文景居然很认真的想了想,点点头,赞同道:不错,我觉得陈『阳』说地很有道理。

他看了金部长一眼:你觉得呢?金部长还没说话,李文景已经补充了一句:假如今天有比我们更有钱的人在这里,要求『赌』金至少一亿美金,那么多我们来说,感觉岂不是和陈『阳』现在的感觉一样?金部长仔细想了想,苦笑道:妈的,你的意思是不想玩那么大……罢了罢了,毕竟是我邀请你来的,也应该尊重客人的意见。

他用韩语和对面的扑龙大说了几句,扑龙大邹眉『毛』。

两人『交』谈了一会儿,金部长邹眉看着我:陈『阳』,那么你觉得我们应该把『赌』金定在多少标准,你是可以接受的?如果太少的话,玩起来就没意思了怎么会没意思呢??我微笑,我们只要规定好了一定限度的『赌』金,谁如果输光了,就算出局!这样的话,即使『赌』金很小,也一样会很有乐趣……说完我掏出钱包,把里面所有的现金都掏了出来,数了数,笑道:我这里有一千三百多人民币……恩,我还要留下三百给汽车加油,还有吃午餐……那么我们就把『赌』金定在一千人民必如何?金部长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一千?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8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