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九十四章 【赌外围】

第九十四章 【『赌』外围】

“这怎么个比法?”金部长楞住了。

“很简单。”李文景悠然道:“比如我押的是一赔十的赔律,我赢了,而陈『阳』押的是一赔三的陪律,他也赢了。虽然他的本金比我多,但是我是一赔十的赔律,说明我冒的风险比他大,眼光也比他好,所以就算我赢!怎么样?”

金部长大笑:“你的意思是,无视本金多少,只以赔率为输赢标准?那我干脆随便找一个赔率最悬珠的去押,岂不是就赢了!”

“那也要你押的能赢才行!”李文景淡淡一笑:“如果你押输了又有什么用?”

金部长眼晴一下就亮了:“我明白了,你是要比较大家‘考庄’的本事!”

李文景点点头,转向我:“怎么样?有兴趣么?”

我皱眉:“考庄?考庄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李文景眯气眼睛,笑得很神秘:“你真的不懂?陈『阳』?难道你从没有『赌』过钱么?”

这时候,『赌』场的工作人员已经拿着一台超薄的笔记本进来,放在金部长的面前,从上面调出了一些奇怪的画面。

“这些都是今天可以参与的外围『赌』注,从足球比赛到赛马,还有欧洲各大博采公司的各种『赌』博方式,所有的一切我们都有即时投注业务。”荷官介绍道:“请您随意选择吧。”

金部长已经埋头挑选了,而这时候工作人员又拿上来三台笔记本脑,放在了我和李文景还有朴龙大的面前。

李丈景没有看电脑……他在看我。

“其实,考庄.也叫做‘算庄’。陈『阳』…你不开会心真就的好没手有打接触过『赌』博行业吧?”他看着我点了点头,苦笑道:“这可真的奇怪了………你的牌技简直出神入化……”

“那不是牌技。是运气而己。”

“好吧,我们不谈这个。”李文景缓缓道:“其实所谓的押外围……不过是一种数学计算而已。当然,大部分『赌』徒不懂这些,比如一场足球赛,普通地押注着只会去分析球队的实力,球员的状态等等……其实这些分析多了,也没有多大用『处』的……真正的『赌』局。都是控制在庄家的手里!”

“这个我明白。”我点点头。就和小四弄的飚车差不多吧……

“庄家要保证自己赢利,那么他们开出来的赔率,虽然都是根据严格计算的但是也要把投注金额考虑在里面。做个简单的举例,一庄足球赛,庄家开出赔率之后,大部分人买甲队赢,而很少人买乙队赢,那么如果甲队真的赢了,庄家就会赔钱!所以庄家会控制比赛结果,让乙队获胜!”

当然,实际上的『赌』博,没这么简单,如果这么轻易就被人看穿了,那就没的玩了。所以赔率就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了。

比如,买甲队的赔率是一赔一百,买乙队的赔率是一赔三。大部『赌』徒会认为乙队是热门,买乙队。那么就算买甲队地人偏少。但是因为赔率太大,假如乙队赢了,庄家要赔很多钱出去,而甲队赢了,庄家反而能小赚一笔……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当然,我不是说所有的足球赛都是打假球,但是全世界有几家非常庞大的『赌』博亲团,势力雄厚,是你无法想象的!为了赢利润,他们会『操』控很少的一部分球赛。你看到的大多数球赛是真的,但是少部分,的确是被『操』控的。

一个『赌』球亲团通常同时开『赌』很多场球赛。其中大部分都是正常比寨,庄家没有做手脚,但是会控制赔率,经过『精』确计算,把赔率,和下注的金额全部计算在内,做出一个平衡的数据出来,确保无论哪支球队赢了。庄寒都会持平,大概能做到不赚不赔,而另外的,他们『操』控的某一场比赛,则是用来圈钱的了!

问题是,外人不知道那么多『赌』局里,哪一个是庄家控制好的比赛,大部分人,如果你下注的是那些没有『操』控的比赛.那么算你地运气,完全取决于你的『赌』运了。如果你不巧下注的是庄寨控制好地准备用来圈钱的比塞……那么,你最好保佑自己没有站在庄家的对立面,否则你就被吃定了。

被『操』控的比赛,就好像是一个天平,两边都有大量的『赌』徒往两边扔钱。

但是庄家却看得很请楚,他们通过计算,就会把金额比较多的那一边的钱卷走,让大部分人输,少部分人赢。这样他们在中间就赚到很多了。

而对于职业『赌』徒来说,『赌』博的方法.就是想办法算庄!

首先,在一个庄家开出地很多场球赛中,你要能想办法分辨出,哪些是没有被『操』控的,哪些是被『操』控的!

这个是根据盘口和下注热门程度计算判断出来的,有很大的学问哦!

职业『赌』徒专门会选择那些已经被庄家『操』控的比赛下注!因为他们通过计算庄家的赔率,可以判断出,庄家最后会让哪一方赢,等于已经事先知道了比赛的结果!自然是有赢无输了!当然,计算赔率,是一门很复杂的学问,想通过计算,判断出庄家到底控制比赛让谁赢,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是很考较『赌』徒本领的一种技巧!”

我听得有些入神,忍不住道:“那,如果计算出来了之后,判断好了庄家控制的比赛结果,下注出去,岂不是就能赢大笔的钱?庄家岂不是就要陪钱?”

“那是不可能的!”李文景摇头:“就算你通过计算,判断出了比赛结果,你也要计算自己下注多少才能不影响大局!如果你一下下注太多,结果导致庄家都要赔钱了,他们就会立刻更换比赛结果!让你押的那个队输掉!

总而言之,这和炒股票差不多。我们是跟着庄家做顺风车,但是你如果下注太大,把庄家都压趴下了,还怎么玩?”

说完这些李文景无奈的看了我一眼:“你真的不懂这些啊?我还为你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呢。”

我笑了笑:“至少我很感谢你告诉我这些。”

“怎么?”

“今天从这里出去之后,我会告诉我身边的朋友.不要开心就好手打再花哪怕一分钱来『赌』球,因为那些全都是骗局。十『赌』九骗……古人诚不欺我啊!”我笑着拿过那个笔忆本。仔细翻阅现在可以投注的『赌』局。

十分钟之后,我们几个都选择好了各自要下注的项目。

李文景最先计算好,他选择的是澳门的一场『赌』马,金部长也同样如此。

两人显然都经过了『精』心计算,这两场跑马赔率都蛮高的,分别是二赔六,一赔四。不算太冷门,但是两人都信心很足的样子。看来是算准庄了。

李文景却忽然笑了笑:“陈『阳』,你押的什么?”

我还在翻看电脑上地资料,忽然眼睛一亮。指着屏募:“这个也能押?”

旁边的工作人员凑了过来看了一眼:“可以的先生,这场球赛我们可以为您现场直播,电视屏募里就能看见。”

“好,就是它了!!”我意气风发:“不过这上面的盘口,我有些看不懂啊……是什么意思?”

李文景看着我面前电脑屏幕上的资料,楞住了!他忍不住道“陈『阳』,你真的要『赌』这个?看盘口庄家都不看好……输的几率比较大……你又不会算庄,恐怕……”

而金部长也凑过来,同样楞住了!

然后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金部长艰难的开口道:“你真的要『赌』这个。”

李文景虽然没说话可是他看着我的眼神,就好象我已经输掉全部家产一样……

旁边地工作人员一脸很职业的表『情』,丝毫没有任何对我的轻视,稳稳道:“先生,这场球赛是按照亚洲赔率计算的,今天的盘口是主队让两球……您确定要……”

我毫不犹豫的.把手指按在上面:“就是它了,但是我不『赌』博主队,我『赌』客队!”

亚洲杯足球预选赛。韩『国』VS中『国』。(实际中预选赛不可能碰韩『国』,『情』节需要。)

盘口,主队让两球。

“我『赌』中『国』。”

等我这句话说完。就连旁边的工作人员都用一种“你死定了”的目光看着我。

我摇摇头,表『情』很镇定:“我『赌』得不多,反正你们说了,不论『赌』金,只论赔率大小,这场比赛押中『国』的赔率是最悬殊地。”

然后我打了个响指,对旁边的工作人员笑道:“去,把闭路电视打开,我要看直播!”然后又吩咐道:“有啤酒么?男人看球赛,没有啤酒怎么行?”

李文景看了金部长一眼.金部长忽然笑了:“好吧,就让我看看这次你的运气还会不会这么好!”

那个扑龙大却开口了,唧唧咕咕说了一句话……

方楠一直坐在我身边,打牌的过程中她一个宇也没有说,此刻听声朴龙大说的话,忍不住微微皱眉,在我耳边低声道:“这个人真讨厌。””顿了一下,给我翻译:“他说他很敬佩你的『爱』『国』之心,不过他认为中『国』足球不可能是大韩民『国』的对手。所以他决定不押别的,这场和你对决,你押中『国』,他就押韩『国』。”

我丝毫不在意,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意思:“好啊……!有人一起『赌』才有趣嘛!”

这时候侍者把啤酒端了上来,居然是德『国』黑啤酒,我立刻大喜,端起酒杯和扑龙大遥遥举杯示意。

其实我心里挺遗憾的。

妈的,可惜今天没有『赌』运,不然的话,我下个十万八万的,赔死这个韩『国』人!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8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