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霸爱:绝色废柴狂小姐
字体:16+-

第1章 万古青天一株莲

九曜大陆,荒土万里,大部分都是无人踏足过的地域。传说中那些地域里生长着自然结晶,更有这从鸿蒙初开时就有的宝物,为无数武者向往。

南国边界一荒野小村,穿着灰扑扑兽衣的女孩,脸蛋也是灰扑扑的,但是双目却坚定无比,入了危险丛生的荒土森林里。

女孩终究资质不好,被魔物追赶逼至了悬崖。纵身一跃,却挂在了半山腰的一颗歪脖子树上。看到悬崖边绽放的一朵绝美梦幻的青莲。

“那是什么?”女孩伸出稚嫩的手去够,心中生出了一种宿命感,仿佛那株青莲就是为她而生,又或者说……她就是为了这株青莲而生!

手勾到青莲时,青莲身体绽放出强烈的光芒,将女孩笼罩了进去。

日升月落,整整三日之后,悬崖边上的莲花花骨朵越来越大。在一个残阳如血的旁晚,逢魔时刻,一瓣花瓣盛开。

一只碧藕伸了出来,“女孩”从青莲内部走出。

“终于有人形了,太坑爹了!”女孩握紧了双手,用飘渺至极的嗓音骂道。

要不是这个傻姑娘无意中来到这里,她恐怕还要在这朵莲花里无休无止的呆下去!

她本来是21世纪一个正直向上的好青年,意外穿越是挺兴奋的。但是没有人告诉她她为什么穿越成了一株莲花!

这也就算了,为什么一辈子都化不了形?呆在黑漆漆的世界里除了修炼就是修炼,暗无天日的修炼也没有看到她能成功化形。

憋个千年终于憋出了一个化形的方法,那就是夺取他人的身体。

“算你命不好。”也不是说她心狠手辣,她的良心早就在这些年月里被狗给吃光了。

就算再给她一次选择她还是会选择夺舍,不为什么,就为了阳光,空气,自由!

“你的愿望我会替你实现的。”她说道,毫无愧疚的接手了这具身体。

这具身体名为沈轻狂,单身一人,只有一个病重在塌的弟弟。她不管不顾上山采药,也就是为了她的弟弟,沈如玉。

“你弟弟的病就包在我身上了。”她说道,伸手一挥,青莲飞入了她的身体里,深深扎根在精神海里。她试图动用青莲,但是青莲连晃都没晃一下。

靠啊!好歹她在里面生活了这么长时间,要不要这么冷漠对她?

她本来觉得青莲就是自己,现在看来她只不过是青莲中的过客而已?

这种家被抢走的悲痛感是怎么回事?

一脑袋黑线的走出荒山,因为身上还有着青莲的气息,所有山中魔物没有一个敢动,都趴伏在地上,深深敬畏着。

还没有回到自己那狗窝一样的院子里,就见到黑黑的一小点站在门口。

沈如玉一身黑衣,艰难的站在风中,等候着她的回家。

她心中突然一暖,难怪原主人拼了命也要进入荒山。

“谁让你去的荒山的!我的病不需要你插手!”沈如玉看到她平安无事的回来,松了一口气。但是随即就大声骂了起来,脸因为冻僵而呈青紫色,看上去有些可怕。

但是即使他说的再过分,她也不会生气。

“我不是回来了吗?”她抬起手,摇了摇手中的药材,笑起来过于灿烂,晃花了沈如玉的眼睛。

以往沈如玉摆出这张脸,沈轻狂必然是支支吾吾不敢回答,一副做错了事情的样子

。但是下一次,沈轻狂依然还会固执己见。虽然沈如玉知道沈轻狂爱自己才会这样,但是这样给他的压力太大太大了。

他宁愿死了也不要成为她的累赘,拖累她一世!

沈如玉紧紧握着拳头,不忍打破她的好心情,收起心中的怒火。

“回来就好。”

哼了一声,一瘸一拐走向了房间。

她的目光落在沈如玉的左脚上,看得出那条腿积累了太多寒气。据原主人的记忆来讲,沈如玉是因为进入荒山和魔物搏斗,被寒冰系的魔物咬住了腿,才会落下病根。

为了治愈沈如玉,她把所有能当的都当了。

甚至连自己的婚事……也不得不放弃。

沈轻狂为了沈如玉付出的太多了,但是仍旧治不好沈如玉的腿,更治不好沈如玉的心。

她在青莲里看得最多的就是各种经书,治疗沈如玉的腿对她而言不是难问题。

眼下的问题是……面对穷困潦倒的家,她该去哪里弄点小钱钱呢……

“混沌青莲真的在这里吗?”夜色当中,一个玄衣男子静静站在高山上,居高临下的俯视这贫穷的村庄。

玄衣男子面如冠玉,美好得让人想用一切美好的词汇安在他的身上。如同神坻一般,高大美好。但是男人浑身的气势又过于冷厉,直教人胆寒。

男人走到了沈轻狂原先所在的山崖,看到一片空荡荡的,紧皱起眉头。

一个黑影笼罩了男人,六品狂蛇瞪着灯笼一般大的眼睛,张开了嘴巴。

腥臭味扑鼻!

男人倏尔退开,但是双腿却被的奇妙的阵法困住,不得动弹!

糟糕!男人眼中闪过懊恼之色,并不害怕。

他身上穿着的圣战衣足以阻拦任何攻击,这个地域还没有能够破开他防御的人。

沈轻狂虽然带走了青莲,但是青莲是上古神物,周围生成的阵纹已经快要有灵了,哪是这么容易闯入的?

真是应该称赞男人一句好胆色!

正在吃饭的沈轻狂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悸动,突然放下碗筷,就往外走。

“你去哪里?”

沈轻狂头也不回,冷淡的说道:“打野味。”

留下沈如玉紧紧抿着嘴唇,黑曜石般的眸里满是挣扎。她……好像哪里变了。

沈轻狂快速在荒山中穿行,身上青莲的气味还很浓郁,成为了她的保护色。任何有些灵智的魔物都不敢靠近她,她进入了青莲所在地,却发现了一个绝色的男人躺在了地上。

青莲的阵法并不排斥她,她顺利进入。

本以为是什么呆头呆脑的魔兽,今晚能让小玉玉吃顿好的。却没有想到,居然是个活人?

这该怎么办?

她蹲在了男人身边,手戳了戳男人的脸。

哎哟,真滑!

这一戳就跟吃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她玩的异常高兴,小手指头动个不停,把人家一张俊脸都戳红了。注意到男人拉下的唇角,她才收敛了起来。

就男人浑身衣物看来不是凡人,自己已经这么调戏过他了,就这么放过他,他日一定惹祸上门。

既然已经惹了,那就再惹多一点也没事吧?

她勾起一抹邪笑,邪恶的小手伸向了男人的衣领。解开男人的衣扣,脱下男人的华裳,只剩下一件内衣的男

人嘴角不停抽搐着,要是此刻解开阵法封印,他估计会气得一巴掌把她给拍成泥!

“美人儿放松点嘛……”她调笑,一根黑色的带子盖住了男人的双眼,让男人看不见动他的到底是谁。

男人只闻到了扑鼻的清香,令人神智恍惚。因为双眼被蒙蔽,所以那只小手在身上抚摸的触感更加清晰。

没想到男人真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八块腹肌让她过足了瘾。

将男人扒的只剩下一件黑色亵裤,她心满意足地拍了拍手站了起来。

嘿嘿,小玉玉的医药费有着落了!

然而被扒的精光的男人却被她丢在了地上,看上去颇为可怜。

她虽然爱美男,但是也不是毫无节操,谁都能上的呀!

遗憾地瞅了一眼美男,她抱着一堆衣服和玉饰,逃之夭夭。

寒风当中,只剩下一只邪火焚身的美男,孤独的躺在寒风当中。

这个女人……等他出去了之后,一定要将她碎尸万段!

过了整整一天,才有人寻找到他的踪迹。

侍卫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他们冷酷的王爷?谁胆子这么小,把王爷脱光了居然都没有上!

呸呸!

说错了……谁胆子这么肥,居然把王爷摁在地上,衣服都脱光,却没有没有上!

哦不,又说错了。

反正今日宁王府所有侍卫全部都风中凌乱,不敢直视自家王爷,更是对那个无耻之徒充满了愤怒。

破开阵法的瞬间,男人浑身僵硬,等到侍卫把衣服盖在他的身上。他看着自己浑身**,脸色青白交加,如玉一般的手紧紧攥着衣服。

“噗!”

男人想着那个女人的所作所为,气得眼前一黑,怒吐一口黑血!

蛇毒没有了阵法的压制,猛地窜了上来。

“王爷!”

侍卫们惊呼……

然而沈轻狂还不知道自己惹下了多大的祸事,鬼鬼祟祟的把衣服塞入了青莲空间里。除了一块牌子之外,她打算全部卖掉。然而带着小玉玉赶紧离开这里,不为什么,她有预感,那个美男要是醒了肯定会气得连地皮都给翻开,也要把她给扒出来。

现在就连孔窍都没开,凡人一只的沈轻狂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

哎呀,小生实在怕怕哇!

赶紧带着亲爱的小玉玉同学跑哇!

沈如玉一脸迷茫,但是却没有异议。她背着沈如玉,趁着夜色,离开了这个住了十几年的小村庄。

只给往日里照顾他们的村民们留下了一张纸条:“各位友爱的乡亲们大家好,小爷我去闯荡江湖啦!请期待小爷我带回来三妻四妾,以及无尽黄金,改善我大桃花乡的生存状况!轻狂留,不用太伤心哦!我还会回来的咩哈哈哈……”

难看的跟螃蟹般歪歪扭扭的字体特别难辨识,但是只消一看,都能看得出来,留下信的人该是用一张多么得意与嚣张的脸写下的。

证据就是纸条右下角还画着一个剪刀手,比了一个“耶”字。

村民们当然不知道这剪刀手是什么意思,但就是莫名觉得特别欠扁。

还有部分村民们无比感动,但是不久后知道她的所作所为后,气得直跳脚。

“滚远点,一辈子都不要回来了!去祸害其他人吧祖宗!”

(本章完)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