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霸爱:绝色废柴狂小姐
字体:16+-

第11章 符师之争,内外之分

女人名为沈茹,因为会画一手符,就算是个废柴也被沈家当成宝贝一样供了起来。但是沈轻狂来了,沈茹的地位就不再特殊……正如她所说的那样,沈茹内心焦虑到了极点。

“沈家只能留一个符师,丫头,你若是怕了,现在自断双手还可全身而退。”跟在沈茹身边的,是一位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相貌与沈轻铭有几分相似,但是却有着久居高位才会有的威严气势。

就算是极为平淡的一句话,也能被男人说出几分威胁的语境来。

沈轻铭看见男人,立马行了个礼:“拜见家主。”

此人正是沈家家主沈峰,论辈分而言,此人是她的舅舅。然而沈家发展至今,血缘比水还淡薄,不然她一个女童,也不会惨遭驱逐了。

她原先就在想,沈峰什么时候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未料沈峰居然是如此的迫不及待,现在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看来,符师对于一个家族的重要性,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你怕了?”沈茹看她许久没有说话,冷笑,“小姑娘,我给你一个机会展示你自己的符师手段。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看出一张中品灵符……不下品……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画出一张灵符来!”

沈茹从一开始就没有信这么小的孩子居然也能画符,连连改口,鄙夷至极。

“既然要让我画,不如比比好了?”她淡定处之,沈轻铭目光一闪。

沈轻铭原本可以出声提醒沈茹的,他可是真的见识过沈轻狂的画符手段。但是想

到先前沈茹的种种蔑视,哼了一声,默不作声。

“既然要比,不如下个赌注吧。”沈轻铭幽幽地说道。

沈茹不知道沈轻铭话中深意,义无返顾往坑里跳。

“哼,下注就下注,我还怕了这小毛孩不成?”沈茹甩袖,怒道,“赢的人留下,输的人奉上元器一个,并且滚出沈家,永远不出现在对方面前,如何?”

原本看着女人如此嚣张,还以为女人真的有什么本领,弄得颇有些紧张。

但是看到沈轻铭嘴角带着一丝冷笑,一点一点的把沈茹往深沟里带。她笑了,沈轻铭心眼小,睚眦必报。他敢这么说,就一定是觉得她赢定了。既然如此,她又有什么可畏惧的?

“请,长者为先。”她极为有礼的说道。

“哼!”沈茹一声冷哼,在桌子上摆满一大堆器材,开始倒腾。

她在另外一桌上,远远看着沈茹的动作,在深深感到了一种优越感之后,开始动笔作画。

半个时辰之后,沈茹终于抬起头,哈哈大笑:“中品灵符!”

就连沈峰感到惊喜,沈茹平日里作符,都是下品灵符,还有大量失败的废符。不知道是不是今日盛怒之下反倒让她凝聚了精神,超水准发挥,作出一张中品灵符来。

沈茹脸上满是得意,心想沈轻狂死定了。转过头看沈轻狂时,却看到一张惨白至极的脸。

画一张灵符就脱力至此?还说什么天才符师,简直笑死人。

“中品灵符?”沈峰看到沈轻狂手中

的符时,也轻咦了一声。

但是双方都是中品灵符,水平一致。沈峰但却觉得沈轻狂心性不好。擅自答应他人的挑战,不自量力应下赌博。就算她资质再好,如此心性,依然不会有一个大的成长。更别提作一张灵符便脸色惨白,资质也没好到哪里去。

但是沈茹是沈峰从小看到大的,沈峰自然沈茹心性比沈轻狂好太多。同样都是中品灵符的情况下,沈峰更倾向于沈茹。

沈峰思考了一会儿,正准备开口说沈茹技高一筹时,沈轻狂慢慢出声了。

“这么长时间你就弄了这么一张灵符?”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笑了,“真是慢如乌龟。”

她掀开挡住沈茹和沈峰视线的纸堆,露出叠得跟小山似的灵符。

“什么?”沈茹脸色大变,扑了上去。

“中品灵符……这也是中品灵符……”沈茹双手颤抖得看过,一张一张灵符从她得手中掉落下来,散落一地。沈茹还在不停的看着,想要在这里面发现哪怕一张下品灵符,但是……没有。

“一张下品灵符都没有……不可能!”沈茹脸色青白如死尸,绝望地瘫在地上。

沈峰双目闪过震惊之后,流转地便是不悦。

“你输了,快交出元器,然后滚出沈家吧。”她握了握拳头,提了提神。

就算是她,在半个时辰内作出这么多符咒,累到双眼发黑,只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沈茹傻眼了,之前自己嘲讽声音有多大声音,她此刻的就有多后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