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霸爱:绝色废柴狂小姐
字体:16+-

第51章 负分滚粗

“手伸出来。”君非耀说道,气势强大得没边。

她把手伸了出去,君非耀的手指握住她的手腕,在锁神链上抚摸了两下,“啪当”一声,锁神链掉了下来。

她摇了摇手腕,没有束缚,灵力终于可以调动。

忍住拿符纸乎君非耀一脸的想法,她可不想刚刚脱困,就要再度被困。

“你就跟着我,在我能看到的地方破解。”

君非耀紧接着说道,她眉头一挑。

“你不相信我?”

“我有相信你的理由?”君非耀斜睨了她一眼。

……回想下她和君非耀的相遇,她觉得如果自己遭遇这事,没有把她打成胎盘,已经算很有教养了。

她觉得君非耀真是一个十分有风度的世家公子啊……以后还是离他远一点把,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想起来报复她。

她脸上挂着笑,连连点头,心底却把君非耀直接拖到了黑名单里。

君非耀只觉得她脸上的笑容十分欠扁,就算他清心寡欲,看着也突然很想揍人。

“我不会走的,真的。”她十分正经的说道,模样不是一般的认真。

在破解符文之前……是绝对不走的。

君非耀倒是挺诧异,但是也有点欣喜,点了点头:“勉强信你一次。”

话说完,君非耀就撤了饭菜。她跟着君非耀到练功的地方,无非就是他的卧室。他的我是勾引了这座城市的灵穴,一进入阵法后灵气充裕,她怒吸一口气,很想就地打坐。

就算不打坐,在这里破解也会事半功倍。

她是一个不爱拖沓的人,说干立刻就开始工作。

放下丹炉,周围的符纸都快要把她给淹没。她一张一张,试图临摹下来符文。但是符文排列需要有有循序才能有用,尤其这符文还这么复杂,起码有几千道纹路。

她还没画上几笔,一张符纸突然化成飞灰消失在自己面前。

她皱眉,豪不气馁,接着开始画下一张。

君非耀看着一边沉浸在符海里的她,捏着下巴若有所思。

本来还打坐,但是此刻,他却只是找了舒服的姿势坐着。

撑着下巴看着她忙忙碌碌的样子,看着她看着符纸极为认真的表情,有些赏心悦目,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胸腔内升起。

他觉得这种感情很陌生,从未感受过。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但是第一感想是……好想撕了那堆符纸。

或者把符纸放在自己身上,又或者自己变成符纸……如果她也用这种眼神看自己?

君非耀越看眼眸越黑,黑漆漆得透不出半点亮光……随即灿然一笑,这笑容隐藏在黑暗当中,只有一个看客,偏偏那人还不看他,生生错过了这道美景。

不管如何……她看都看过了,还都摸过了,她这是要负责的。

待到她从符海当中脱身,天色已晚。她想要回去,但是君非耀说如果回去睡,怕她彻夜不眠研究符文,要她把丹炉留下。

“不行……”她果断拒绝,咬牙费力的想,自己回去肯定会研究,大好夜色总不能一直睡觉,她又不是猪。

君非耀目光一冷,一声不吭掏出锁神链。

锁神

链撞击出好听的声音,她面色一正,在刹那间想出了两全其美的法子。

“我觉得我可以在你这里打地铺。”

君非耀面色一黑,这就是她想出的办法?

“我睡相一样很好,你不用担心我夜间袭击你。”她紧接着说道,君非耀脸色更黑,难道她不是需要担心她自己?

“总之你放心吧,我会很安分的。比起你,我觉得抱着丹炉睡觉更好。”她为了表达自己真的不会动手动脚占便宜,抱着丹炉眼睛闪亮亮的说道。

……你怎么不干脆嫁给丹炉呢?

他还比不过一个死物?

君非耀的左手从椅子把上移开,椅子把看似没有变化,但是当风一吹,却化作了灰。

“如果你还是担心的话……你可以拿绳子困住我。”她看着那灰,十分发愁。想了想,又说道。

“够了!”君非耀沉声说道,“你留下。”

“真的?”她笑了,握住他的手上下摇动,“谢谢谢谢,太感谢了,你居然真的能容忍……”

甩开他的手,他扫视了四周一眼,决心找一个远离床的位置,反正这间房间很大。

到时候就算她万一一不小心梦游了,也不会调戏到他。

她算盘打得好,一溜烟也就把被子搬到了远离他的角落里。

君非耀眼中杀意一闪,冷冷命令:“搬过来一点。”

“我不放心。”

“不放心我?”君非耀眼中杀意更甚。

“我不放心我自己。”她老实交代,觉得如果君非耀睡得熟,她可能控制不了自己那只罪恶的手。

“……”

君非耀一时语塞,被她噎住了几秒,再度开口:“过来,我不说第三遍。”

这话丢下,她困扰的摸摸鼻子,摄于强权,只好妥协。若有朝一日,换她是强大的一方,她肯定让君非耀直接在水里泡一晚上,看着她睡觉。

她把床铺挪动了……一厘米的位置。

君非耀看着她倔强的脸,气得都说不出话来。

知道自己若是不给她一个理由,她可能宁愿不碰丹炉,也不要在这里睡一晚上,免得真的玷污了他。

……玷污……了他……

君非耀忍住暴躁的想法,按住了额头揉了揉。

“你那么远,做什么手脚我都看不到。”

君非耀阴森冷酷的声音传来,她觉得也是。

于是把床铺搬到君非耀的床边,她看了看与床的距离,很是犹豫。

万一她兽性大发……这点距离算个什么事啊。

她叹息一声,心想着只要不把君非耀当空气就好。

但是君非耀不是省油的灯,她越想忽视他,他的动作就越是大。

就连脱衣服,稍微瞄上一眼,她都有想要喷鼻血的冲动。

她悄悄捂住的鼻子,再次考虑符文可以明日再研究,但是自己的命如果交代在了这里就不好了。

“你有病?”她看到君非耀脱到了最后一件,忍不住暴躁了。

君非耀慢条斯理的脱着,脸上一片冰冷,甚至有几分不以为然。

但是眼底闪过的流光,却出卖了他。

“我喜欢**。”

“……你……”你这是在勾人犯罪!

她突然站起来,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她。君非耀唇紧紧抿着,眼看着她步步走来,身子僵硬地一动不动,心底甚至有些小期盼……然后就看到她把床幔放了下来……

“眼不见心不烦。”她拍了拍手,得意洋洋。

却看不到床幔那边的人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她开心的开始鼓捣着符文,心无旁焉。

待到君非耀打开床幔,她却一眼都懒得看过来了。

君非耀心境有些悲凉。

他觉得自己此时此刻的行径和那些宫里面勾引皇上春宵一度,但是皇上却嫌弃这嫌弃那的黄脸婆。

君非耀躺在**,看着她,直到晨曦破晓,她伸了伸懒腰,转身就看到了君非耀一双幽深的眼睛。

顶着一双熊猫眼,她诧异:“你醒了?”

“嗯。”君非耀没有解释,慢慢站起来。

她退了一步,却没有矜持的转身,反而双目放光,跟狼一样的盯着他看。

君非耀亦十分坦荡,开始穿衣服。甚至很开心……在他的国度,这样只有和亲密的人才能做。然而他却没有想到,沈轻狂只是单纯的色而已。

不看白不看。

“身材不错,继续努力。”她捏着下巴,说道,“不过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不合我意,负分滚粗。”

负分?

滚粗?

君非耀眉梢一挑,突然逼近。

她还不知道危险要来临,仍旧在把玩着丹炉。

“你干嘛?”她一抬头就对上一张放大的脸,吓了一大跳。

君非耀眼中波云诡异,轻轻重复了一遍,但是同样的话被他说出来就带着与众不同的色气,分外……妖娆。

“干吗?”

她退后,再退后,一直退到墙壁上也没找着夺门而出的机会。

“干!”

这个字眼从君非耀口中说出来,十分难以直视。

她万万没料到,冰山底下的火山如此汹涌澎湃,看似禁欲的君非耀,骨子里就一臭流氓!

“我警告你不要胡来!”她眉头一立,说道。

“你说的胡来……具体是指?”君非耀垂下头,看着她退无可退,眼中的恼火。脑子突然像被冷水浇了下来,浑身冰凉。但是嘴上却不肯放过,不知道为何碰到她他就很有说话的欲望,而且说的大多都是胡话。

“我以前就跟你说过,虽然第一次是我不对,如果你要报复我会让你看回来的。”她垂着头想了一会儿,觉得问题还是出在自己身上。

坦坦荡荡的抬起头,看着君非耀说道。

反正这身子又不是她的身体,虽然灵魂暂时寄住她也会受到影响,但是君非耀长得还挺帅,勉强能接受。

君非耀的面色却蓦然冷了下来,他在她的眼中就是这样一个小人?

君非耀转身,只留给她一个后脑勺。

虽然觉得莫名,但是她也知道危机解除。

看着君非耀的背影,也知道君非耀此刻心情十分不爽。

她不敢得罪,只想安静的研究完符文,回到沈家。

君非耀这尊大神,她暂时……还得罪不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