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霸爱:绝色废柴狂小姐
字体:16+-

第54章 看走眼了

“这位姑娘,且留步。”她推着沈如玉走在路上,突然被女人拽住了。女人有着夸张的妆容,嘴角下方一点黑痣,看上去颇为精明。

“我看您步履沉稳,气息深沉,定是习武之人了。正好今夜我凤舞格斗场开业,今夜举办个小活动,姑娘一定能拔得头筹。”

“好啊。”正巧她心情大好,也就随口答应了下来。

女人笑起来的样子像是在算计些什么,勾唇一笑:“奖品乃三百颗下品灵石,姑娘一定十分需要。”

她哈哈笑了一声,灵石虽然不至于稀缺,但这种东西当然越多越好。

一跃跳上演武台,台上已经有了几位壮汉,看到一个瘦弱的小姑娘跳了上来,面色都有些轻蔑。

“您称呼我为媚姨就行了。”媚姨说道,笑意盈盈地说道,“挑战需要缴纳五颗下品灵石,就算失败也有安慰奖,不会让姑娘空手而回的。”

听着还让人觉得自己占了多大的便宜!但是如果失败了,灵石也不会退还。

她唇角带着一丝讥诮,交出十颗下品灵石给媚姨。

台上的武者们各个气息浓郁,又五大三粗,衬得她像是大树旁边一颗娇弱的小草。

而气息最为强大的那人,与媚姨有过眼神交流。

看来这表演性的比赛,居然也有黑幕。

那男人注意到她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冷笑了一声,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男人首先迎接其他人的挑战,浑身气息爆发开来,引起一阵惊呼:“开尘境三层!”

男人直接将挑战者撩翻,差距太大的比赛,简直是凌虐!

挑战者躺在地上呻吟,声音都充满了凄厉:“我认输!”

然而男人却充耳不闻,碗大的拳头用力朝着挑战者的心口砸落了下来。若是被砸中,说不定会当场毙命!

而台上的人已经有一半的脸色都变了下来,阴晴不定,不知道此刻说退出还来不来得及。

台下观众沉浸在刺激当中,并未觉得这场面有什么不对,更是在气氛的渲染下,隐隐期待着男人的下一步手法。

所谓的格斗场,无非就是地下黑拳。

以这种方式吸引客人,虽然会让部分人反感,但是在场明显有人眼睛发亮。任何时候,都不缺战争狂热分子。

尤其这片大陆的规矩又是如此的残忍,就连一丝修为都没有的普通人,也有着一腔热血。

底下有些老弱妇孺不忍看地扭头,但是想象中的声音并没有传出。一阵寂静过后,他们睁开眼睛,发现有个女人伸出一跟手指头,轻轻松松抵住了男人的攻击!

“不堪一击。”

沈轻狂说道,引动符咒,“呼”的一声,狂风呼啸着将男人卷飞上天空。

狂风余波吹动着她的裙角,虽然身子柔弱,但是却给人一种极强的坚韧感。

她静静站在台上,双手负在身后,看上去就像是邻家妹妹一般,但却没有人真的把她当成邻家小妹妹:“还有谁来?群殴也可以。”

媚姨脸上的笑容凝固起来,颇有些咬牙切齿。

本来以为随便邀请个小姑娘来充数,没有想到

看走眼了!

眼中诡光一闪,咬牙对着下人耳朵小声吩咐了一句话。那小厮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一连将好几个人打下演武台,但是对手都知道她留了手。虽然败了,但半点不气恼。

她看向媚姨,不想管媚姨方才卑鄙的手段,反正现在的赢家是她。

“坚持十轮挑战是我胜利没有错吧?”

“这不是还有最后一场么?”媚姨轻笑着说道,但是略粗的呼吸暴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三百颗下品灵石对于他们这些修士而言是多么大的一笔巨款,他们以命相搏,和魔兽争斗,与人斗,不就是为了灵石么?

媚姨本想黑掉这笔灵石,未料自己一个眼瞎,邀请了一个不能请的人。

媚姨简直想一巴掌抽死自己!

她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媚姨,不知道媚姨到底有何手段。但是她自己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沈家内门第一,基本就是同一年龄段的最强者。除非遇到高出自己一倍岁数的老人家,不然她不会有半丝畏惧。

旁边的一间酒楼,数个世家公子小姐围坐在一张桌子上,看到沈轻狂的身影,其中一人无法抑制的颤抖了起来。

那个女人面上盖着紫色面纱,一双眼睛充满怨毒之色。

“沈轻狂!”

沈轻狂似乎也有所感知,猛地抬头,看向那里。

一个蒙着面纱的女人,她隐约有些熟悉,但是蒙着脸她也不确定对方是谁。

“王公子,你说的我全都答应了!我的要求只有一个……杀了她!用最残忍的手段杀了她!”女人声音都不稳,用力喘息了好一会儿,眼中布满杀机,低声嘶吼道。

对面的男人长相阴厉,身上的衣服带着纪家的家徽。闻言展开折扇,笑了起来。

“沈小姐,在下不会让你失望的。”

纵身从窗口直接跳了下来,站在了她的对面。

她拧眉,看着男人,略有些诧异地说道:“纪家人?”

“姑娘好眼力,在下纪立。”

纪立看向了媚姨,媚姨顿时有一种被蛇盯住的错觉,头点得跟筛子一样。

她的眉头没有松开,谨慎地盯着纪立。

纪立压根不把她放在眼中,更别提沈轻狂境界整整比他低了两个小境界。

台下,沈如玉眼中有些担忧。

这会儿,大街上的人都看了过来,充满了兴趣。

纪立身上充满了血腥味,她从那双眼睛读出了杀机。这纪立不是来打比赛的,而是来杀人的。她当机立断,甩袖残剑飞了出来,纵身一跃踏上残剑。

她害怕战争余波波及无辜平民,然而落入纪立眼中,这就是懦夫行径。

“区区蝼蚁居然也要我出手……哼,要不是看在那个女人能起到一定作用,我才不会出手!杀这种懦夫,脏了我的手。”纪立狞笑了一声,双手一挥不管在场的平民百姓,一柄剑飞出,余波伤害到了周围的人,靠的最近的当场喷出一口鲜血,死在当场。

她见状更是厌恶,纪家权势遮天,居然该如此肆无忌惮!

纪立在纪纲之下,但是资质却比纪纲强大不少

不是境界的高度,而是对手中武器的应用程度。纪立的实力,不是用境界堆积起来的。一柄圆月弯刀甩出,在空中划过半月弧状,直接追击向沈轻狂。

纪立眼睛眯起,认为她逃不开此招。

“跟耗子一样只知道逃跑,今年的沈家内门第一……倒是出了一只耗子!”

然而她却突然停了下来,转身之时,手中符纸已经燃烧殆尽。

“金灵,招来!”低喝一声,面前多出一道纯粹由天地灵气构成的灵剑。

圆月弯刀被撞开,并没有损坏,而是绕了个弯,继续朝着她攻来。

“你就只有这样的手段?”纪立狞笑着,仿佛已经看到了她的尸体。

然而那只是一个开始,她御剑战立在半空中,夜风吹动黑发,不尽张狂。讽刺地看着纪立,说道:“你的少主最近要办喜事……不如就由我献上最盛大的一场烟花!”

纪立表情狰狞,纪纲是他心中最大的疤。纪纲……那个废物,凭什么能当少主?

然而随即,十二张灵符从她袖子口里飞出,将纪立团团包围。

“嘭!”的一声,十二团火焰凝聚成形,纪立惊讶的瞪大眼睛,想要逃脱之时,其中一哥火球,轰的一声爆炸了。

犹如是开始的信号,紧跟着十一声响声震动苍穹。

这条街的下方,有些看到了这一幕,勾起唇角,眼中满是畅快:“干的好!只可恨,不是我亲手干的。”

“皇上,皇族一脉是不可以修炼的。”男人身边的一青衣男人慢悠悠的浇灭了男人的热情,看着天空中灿烂盛的火球爆裂,眼中也满是畅快。

凡人不知道这当中的凶险,只看得到十二个火球爆炸开来的璀璨画面。

他们这辈子没看到过这么大,这么奔放的烟火,纷纷欢呼了起来。

而她则是驾驭着残剑,径自朝着蒙面女子飞去。

一手直接掐住了女子的脖子,“嘭”的一声将女子抵在了墙壁上。

“沈轻狂……你敢!”

女人畏惧的瞪大眼睛,却大声喊道。

“你就用你余生最后一点时光,好好看看我敢不敢……沈轻歌!”她低沉地说道,从听到女人声音的那一刻起她就确定了对方就是沈轻歌!

沈轻歌看见她眼中的杀意,慌乱了起来。

“你若杀我,沈家……大哥都不会放过你的!”

“哦……”她闻言松手,沈轻歌瘫倒在地上如死狗一样喘息着。眼中寒芒一闪,怒气冲冲。

“沈轻狂,你好大的胆子!”以为她怕了,沈轻歌怒斥道,居然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

“他们不放过我……又怎样?”她扭头,满脸不以为然。

沈轻歌得意的连凝固了起来,连退再退,两腿都在发抖。

杀人她不是不敢,而是不想。但是沈轻歌连连想要杀她,甚至联合外人也要诛她。她凭什么饶了沈轻歌?饶了她,这次失败,若是下次沈轻歌真的找到了一个强大到她无法抵抗的人来了,她该怎么办?

饶了沈轻歌,就是给自己留下了一个时刻都有可能落下的斩头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