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霸爱:绝色废柴狂小姐
字体:16+-

第67章 非我族类

然而回复沈轻月的却是一道毫不留情的箭矢,以及捏碎了手中的符,背后生出洁白双翅,一飞冲天的她。

“想跑?”张嵩善冷笑,在他的眼皮底下重伤了沈轻月,还想跑?

沈轻狂被追,伸出手抓住坠落的蓝色箭矢,看了不远处嘴唇已经有些发紫的沈轻月。

已经来了,不取沈轻月项上人头她绝不回去。

张嵩善以为他是打算跑走,没有想到她却只是捡起自己遗落的箭矢。

看着她再次拉开弓弦,张嵩善脸上带着一抹冷笑。他嘲笑沈轻狂未免太过不知道天高地厚,他在这里,她还想要重伤沈轻月?简直异想天开!

是不是异想天开她心里有数,她绝对不会拿着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方才射出几支箭矢时的那种感觉很玄妙,但是持续的时间不长,她镇定地抬手,趁着这感觉还在,一支箭矢激射而出,根本看不到它的运行轨迹,人的眼睛根本跟不上速度。

只听得沈轻月凄厉一叫,一支冰蓝色的箭矢贯穿她的心口,从背部射出。贯穿了沈轻月之后,还向着外面激射而去,飞出几百尺之后,砸落在地上,留下一个十尺宽的深坑。

而剩下的那几个流星一般的箭矢,也紧跟着贯穿了沈轻月的身体。沈轻月的身体就像是破布一样,从天空坠落下来。张嵩善慌张地想要去接,她激活了元品风符,身子骤然飞起,一把捞起沈轻月的身体,动作极其粗暴。

沈轻月还剩丁点气息,死死盯着她看。她扯起一抹微笑,那笑容里的温暖让沈轻月有些恍惚。

“乖,松手。”

她像是哄着不肯睡觉的孩子,一只手狠狠拽住了沈轻月的储物袋。沈轻月有些恍惚着松开了手,得手之后,她立刻松手,沈轻月的身子直线坠落,扑向大地母亲的怀抱。

她看也没看手里的储物袋,张嵩善已经接近,背后翅膀一震,带着她迅速逃离。

“你逃不掉!”

张嵩善暴怒的声音响起,雷霆之威在她的身后追逐着。

她知道自己的翅膀只能持续三分钟,而身后的张嵩善更明白的她的翅膀不能使用太长时间,更是穷追不舍。

“只要你的翅膀没有了,我看你能往哪里跑。”好几次都差点追到了她,但每次都只能吃她屁股后面的灰,张嵩善脸黑得不能再黑。

张嵩善不是此地人,当然不知道这里有个地方名为藏云落。

眼睁睁看着她飞进了藏云落,那烟雾缭绕的地方也让张嵩善皱了皱眉。但是区区一个九品小国,怎么可能有让他畏惧的东西?所以张嵩善只是犹豫了一会儿,很快便进去了。

一进来张嵩善的脸色就变了,如此深重的煞气,以及如此浓郁的毒雾!

张嵩善身上的丹药极多,倒出一颗吞了下去,脸色转为正常。

四处搜索沈轻狂的所在,沈轻狂手里仅仅握着下品灵石,脸色惨白地向着内里冲。

胸口的那枚紫色的小花怎么看怎么像魅紫香,只是小了一点儿。

闻到了熟悉的花香味,她的神情一松,但是却没有直接进入鬼末的范围,请求鬼末庇佑。

她不知道鬼末到底什么修为,不能连累鬼末。

她连一步都没有停留,直接越过魅紫香花海,飞向了更远的地方。

然而当她受到伤的时候,魅紫香花海当中的男人已经从闭关中苏醒。感受到她的气息还在时,鬼末的脸上才放松下来。

察觉到她慌乱气息的逼近,鬼末皱眉,正欲迎接,却发现她压根看也没看这里,直接飞了出去。看来这不是从“藏云洛出去一会儿再回来”,而是“离开了藏云落此次只是路过”。

离开了半句招呼不打,几日未见,居然就半点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鬼末脸色难看,紧跟着过来的张嵩善,直接看到了站在花海当中的他。张嵩善不是沈轻狂,他一眼就看出了鬼末身上厚重的妖气,恐怕此地之所以会发生如此异变都是因为他!

张嵩善的汗水瞬间就滑落了下来,两腿打抖,很想给鬼末跪下。

“我是天星国天晴真人座下大弟子,打扰前辈清修十分抱歉。”张嵩善抬出自己的身份,期望眼前的男人因为他的身份而饶了他。

然而鬼末的表情一点都没有变化,压根没有把他的所谓后台放在眼中。

张嵩善心中更加害怕,退后了两步,根本就不想再追什么沈轻狂了!

逃命,此刻逃命才是最重要的!

不待张嵩善退后两步,鬼末的手突然抬起来,魅紫香花海摇动,千万支藤蔓将张嵩善包裹起来,一口吞噬掉张嵩善的肉体。

肉体崩溃的刹那,张嵩善凄厉的尖啸道:“你敢杀我,我师父不会放过你的!”

鬼末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天星国,这句威胁完全不放在心上。

但是张嵩善的灵魂依托着一柄发着彩色光芒的小剑,突然以不正常的速度冲出了藏云落。

鬼末没有去追,反而追向了沈轻狂的地方。

但凡沈轻狂经过的地方,土壤上都带着大片大片的鲜血。

脚步凌乱,可以判断她现在估计离昏迷不远了。

如果不是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她早就翻白眼了。

“丫头,安全了。”残剑说道,自从沈轻狂醒来之后的所作所为残剑一直看在眼中。先前残剑骂她没有求生意志,现在残剑简直觉得沈轻狂的脑子是不是有洞?

打不过你就跑啊,干什么那么执着要砍死沈轻月?

沈轻狂坐在地上,喘息了一口气,脸上露出苦笑之色。

她虽然不想麻烦鬼末,但是躲入藏云落,还是把宝压在鬼末会把张嵩善给吓跑。

说到底……她还是欠了鬼末一个很大的人情。

鬼末赶到这里时,看到的就是她躺在一颗树下,脸上惨白一片。但是双目发着微光,唇角上扬。

“你来啦。”

话里言之凿凿的意思,仿佛十分确定他一定会出手。

鬼末眉头盯着她半晌,从那双眼睛中看不出半点情绪。

犹豫了半天,才缓缓说道:“这就是……你们人类常说的厚脸皮?”

“……”她抽了抽嘴角,不想接话。

鬼末坐在了她的身边,她伸手将紫色小花递给鬼末

鬼末并没有接,只是定定地看着她。

她摸不清楚鬼末到底是在想什么,因为鬼末有时候像是不经人事一样的天真,但有时候一个恶魔,她看不懂鬼末。

所以她没有说话,任由寂静在蔓延。

但是心口处的伤势再不处理就糟糕了,她苦笑一声,还是开口说道:“你随意,我没事就先挂了。”

说完,脖子一扭,昏迷了过去。

鬼末不懂先挂了的意思,这冷笑话只有来自现代的人才听得懂。

他居高临下看着她很久,看见她双眼底下深深的疲惫。闭目时脸上没有了往日的要强,虽然看不到那双他很喜欢的眼睛,但是此刻她如同小动物一般无防备的睡颜,也取悦了他。

鬼末伸出手,碰了一下旁边的树木,树木很快就被吸光了生气和精力,化作飞灰。

鬼末颤抖着伸回了手,没有敢碰她,趋势着几根藤蔓将她移到了屋里。

幸好她的身体素质在她再三淬炼之后已经变得很不错,不然在鬼末的折腾下,她本来不死,也要被折腾死。

整整三天后,她才睁开眼睛。

胸口的血洞早已经结痂,三天没有洗澡,身上臭得可以。

她抽了抽脸皮,啥心思也不想,现在就想洗个澡!

连忙爬起来走向了后面的温泉,解开衣服的时候,鬼末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看到她的时候明显松了一口气,还以为她不见了。

但是看到她的动作时,鬼末脸红了红,但是却破天荒地没有转身就跑,而是愣愣地站在哪里,轻咳一声。

“怎么,你想一起?”她诧异于鬼末脸皮的厚度,殊不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就算她再怎么收敛,鬼末还是从她身上学会了什么叫做厚脸皮。

但是显然鬼末这个初学的,还是没有她的段位高。

被她一句话问的窘迫,张嘴说不出话,眼看着她的手指头已经解开了衣服,纤细白皙的手指散发着淡淡的荧光,很是好看的模样。

但是她却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直愣愣地看着他。

沈轻狂平常喜欢吊儿郎当,不三不四的态度,脸皮堪比城墙厚,但是一旦认真起来,那表情也不单单是唬人的。

她虽然口中调戏着,但是动作却一点都不给他看。要是鬼末真点头说“好呀好呀一起吧”,等待着鬼末的就是一连串的符爆。

鬼末摇了摇头,退了出去。

她这才下水,小心翼翼清理着自己身上的伤口。

“丫头小心,那是妖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而且妖族生来凶残,伤好了就赶紧离开吧。”残剑说话道。

她擦拭着手臂的动作一顿,声音极为别扭的问:“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本大爷不是东西,呸你才不是个东西!”那声音光是听着就觉得眼前好像看到了一团火焰,分外的肆意随性,“本大爷就是你捡回来的那柄残剑。”

“就是那个又丑又黑又破,当破烂卖掉都不一定有人要的剑啊。”她顿时明白了过来。

“小丫头,你是不是嫌命长?”残剑沉默了一下,阴森森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