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霸爱:绝色废柴狂小姐
字体:16+-

第105章 肮脏道士与少女

“爷爷啊,我们没有灵石也没有金子了。”女孩却蹲了下来,双手摊开很无语的样子,“世界那么大,我们却这么穷,哪也去不了。”

“……”道士缓过气来了,双目还是很无神的盯着不断冒血的坟包看着,整个人跟个神经病患者一样抽着风,喃喃说着一些根本没人听得懂的话,手指头也在不停的动着。

“爷爷,这是不是紫气?”小女孩手指头动了动,她也在地上画了个圈儿,她那圈里此刻却演变出了一道紫气,直直升起,幼龙的姿态在紫气当中变幻,正欲冲上天空之时,道士眼疾手快,一脚将地上的咒语全部踢掉。

倘若真让这紫气升上天空,化为真龙,那就完了。

紫气出没之地,都代表着有极为珍贵的宝藏即将出世。

他刚刚算出这里有无数人要死亡,这边她就算出有大气运。

更是觉得此地凶险至极,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庄,为何能有这等变化?道士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叹息一口气。

“可惜我修为不够,不能做到望气断其地势。”

道士恢复了平静,将方才自己演算的咒文全部抹掉。

“玉儿,这里平静不了几天。为师算过了,你气运通天,在这种地势底下倘若有生机,那生机肯定也在你的身上。”

玉儿“唔”了一声,很是费解地问道:“可是师父,你总说我是气运宠儿,天生运气好。可是玉儿怎么觉得,世界上没有人比玉儿更倒霉的了?”

道士动作一僵,看着玉儿脏兮兮的脸庞,想到了他初遇玉儿的时候,这小女孩站在一地死尸里双目空洞得不像个人的样子,心中一痛。

摸了摸玉儿的脑袋,道士说道:“我们先离开这儿吧,我给你买冰糖葫芦去。”

“爷爷,我们没有钱……”玉儿把手里的竹签丢掉,小脸很平静。

“会有的。”道士抱起玉儿,师徒二人的身影慢慢走远。

“我见过那对师徒,很让人吃惊。”旁边有人把二人当成谈资,笑道,“我从未见过如此倒霉的人,有人给他们钱他们转身就会遭遇小偷。喝口水都会塞牙缝,吃饭永远都有沙子。坐凳子凳子折了,走在路上被花盆给砸了。就算挤在人堆,一旦发生了什么意外,倒霉的永远是他们。”

“真有这么倒霉,他们当中肯定有一人是诅咒之体吧,生来便被天地厌弃。那种体质生来注定孤独一世,有家人家人会灭门,没有家人,一旦有人和他们亲近,就会变得越来越倒霉。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哪个是?”

旁边有懂的人开口说道,随后摇了摇头,那两个修为如此卑微的人,多花一分心思都是浪费。

晨曦降临,沈轻狂吐出一口浊气,呼入清晨的清气,缓缓睁开双眼。

夏景也是知道自己修为不够看,更觉得沈轻狂靠不住,所以晚上也不敢轻易出门。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当她打开门时,夏景就站在门口等她。

“我们从凡人入口进入这里,今日是不是去修士那边去看看?我不是来玩的!”

夏景显得很暴躁。

她推开了夏景,对夏景的事情并不感兴趣。

虽然上书院一般人看不出她其实是个很惫懒的人,但实际上骨子里的懒惰是戒不掉的。她走到了楼下,要了一份牛肉和酒。那老板娘看着她的眼神不说恭敬,最起码有着惧怕之色。

不管是怎么看她的,只要不来打扰她就好了。

挑了一个靠窗的地儿,她小酒小肉吃得挺香。如果不是身上的服饰,早就有人上来阻拦她了。一个小孩喝什么酒,还喝的这么豪迈。

夏景坐在她的对面,还想说什么。

“闭嘴。”惨遭沈轻狂堵住,她偏头看着底下村镇上来来往往的人,眼角余光注意到夏景欲言又止的样子,立刻开口,“我已经把你带过来了,之后你想干什么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别说,我不想听。”

“你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夏景真想掀桌,气得磨牙。

“呵呵。”她冷笑一声,都没转过头来看夏景。

“你就一点点好奇心都没有?”夏景浑身不舒服,明明就是一个小破孩,明明就只是有个小破孩!拽什么啊!

“好奇心?”她重复说了一遍,轻笑,“你宁愿付出灵石,也要跑到这个危险之地。明明知道此地危险至极,而且凭你的身份很难过来,但是在我之前你肯定找过了很多,但你不肯放弃,直到遇到了我。”

她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眼睛里闪着冷芒。

“你想告诉我什么?你觉得我会好奇什么?好奇你手上掌握了什么信息,拼死拼活到这个地方,是不是想要拼一把?别搞笑了,就凭你的修为,加上我的修为,能顶什么事?就算你掌握了再厉害的信息,也要等你有实力去探究再去。不然,太过浓烈的好奇心和欲望会毁了你的。”

夏景被说的哑口无言,但同时又觉得胃部隐隐作痛。

到底为什么他要被一个小破孩说的心酸不已?

“我当然要拼一把,我不愿意一辈子平庸而终。”过了好久,夏景才说道。即使沈轻狂摆出“够了我不想听你给我闭嘴”的眼神,夏景也想说个痛快,“我一家人都是凡人,唯独我被仙师看重。假如我从来不知道有这个世界,我肯定甘于平庸,当个比凡人高不到多少的人就好。但是我已经看到了世界的宽广,还要自欺欺人觉得很好,我不是那种人。”

“朝闻道,夕可死。”夏景低笑一声,眼神发光,“我愿意拿性命博一个未来。”

她扭头看了一眼夏景,又喝了一口酒。

她总是不可避免地想到沈如玉,一想到沈如玉她就心塞。

“你知道什么叫守恒定律么?”

“什么?”夏景不解。

“你要得到什么,就必须要付出什么。你现在让我帮你,你想到要付出什么了么?”

“你不是不乐意参与么?”

“不要妄图揣测女人的心思,我开心你管得着么?”

“为什么你连索要好处都要说的这么高端?”夏景大惊,实在看不透这么一个小女孩怎么会有这么一张厚脸皮。

“我要知道你所有知道的,我要你即将拿到手的一半。”她一拍桌子,脸贴着他的脸,毫无商量余地地说道。

“不可能!”

“哦,那就此告别,江湖不见。”谁知道她放下脚,转头就想走。

夏景拽住她的一袖子,捂住了胃部,满脸的血泪。

“你这人怎么这样,怎么能这样难相处?”夏景觉得自己的胃好像是没救了,痛哭流涕地说道,“我答应你还不行么?”

夏景所掌握的消息不一般,他找厉害的修士,一分都别想分到手,更可能会丢掉生命。

但是和她狼狈为奸……呸,合作就不一样了。沈轻狂只要一半,虽然他不是很信任沈轻狂,但是他信任书院。书院弟子肯定有保命手段,但是夏景不知道的是,她额头上的星纹就是装装样子。

如果他知道,他死也不会答应的,就让秘密烂在肚子里也不可能答应下来。

但是他不知道,世界上的因缘际会真是妙不可言……沈轻狂慢慢笑了,摸了摸夏景的脑袋。

“乖,慢慢相处你就会发现……”

发现什么?夏景拿期待的小眼神看她。

“发现我不仅仅是难相处,是非常难相处。”她笑得灿烂,夏景一张脸却黑了下来。

天呐,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爷爷,我想吃糖葫芦。”女孩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沈轻狂扭头看到窗外一老人带着一个女孩,两人站在人家卖糖葫芦的面前,死死盯着糖葫芦串。

那个小的擦了擦口水,看了看糖葫芦,又看了看道士老人。

道士伸手在自己身上摸了摸,一根毛都摸不出来。

“玉儿啊,爷爷对不住你……爷爷没钱。”道士抱住女孩,可怜无比。

女孩拍了拍爷爷的肩膀,眼睛里泛着泪花……继续盯着糖葫芦小贩。小贩实在顶不住了,但是却不乐意免费给小女孩,挥了挥手不耐烦的说道:“买不买?不买别挡着!”

小贩推了推老人,正在那时,从天而降落下一个花盆。本来小孩和老人都是安全,花盆不可能砸在他们的脑袋上。但是被小贩这么一推,两个人像是自己滚去花盆底下等着砸一样。

噗通一声,老人满头的血,看着极为可怕。

两人摇摇晃晃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小贩估计也是看不下去了,拿出一串糖葫芦给小孩。

小孩欢天喜地的接过,刚准备吃。就听到一声“抓小偷啊!”人群乱了起来,小偷好死不死冲向了小孩,小孩小心翼翼让开。

追着小偷的人却是突然扑倒了小偷,小偷跌倒,罢住了女孩的衣摆。女孩大惊,摔向地上的时候还记得护着糖葫芦,把糖葫芦高高举起。

一盆清水倒了下来,将女孩浇成落汤鸡的同时,那根糖葫芦三百六十度被洗脚水给污染了。

女孩起身,看着糖葫芦,神态有些纠结,但是还是觉得这糖葫芦是能吃的。更觉得还是立刻吃掉比较好,张开嘴巴正准备吃掉的那一刻,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鸟儿飞向了女孩,慌乱中糖葫芦掉到地上。女孩伸出手要去捡,人们的脚立刻踩了上去。

女孩看着地上脏兮兮的糖葫芦,神色仿佛已经看破了生死,令人心疼。

全程目睹的沈轻狂则是目瞪口呆,这这这……这人也太倒霉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