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士传说
字体:16+-

第一章:少年莫闻

明月村,星辰大陆莫兹王国西垂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村。

在人口稀疏的西大陆中,这样的小村庄距离城市都比较遥远,有的村民甚至一辈子也没有走出过山村。

这是一个充满阳光的秋季清晨,金色的阳光透过森林中那些高大的树木的树冠铺撒下来,照耀着正在树林中做着举树干动作的一个小男孩。

这是个只有十来岁的男孩,他的身子看起来非常单薄,虽然只是举着一根不足二十斤重的树干,但男孩还是举得相当吃力。他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汗珠,每一次举树干的动作都是在手臂的颤抖中完成。

在男孩后方的一颗大树下,躺着一个看上去约莫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中年人脸上长满了络腮胡,密密麻麻的胡须遮住了除了嘴唇的大部分脸颊,左手拿着一个表面已经凹凸不平的锡酒壶,他微闭着眼睛,不时的举起酒壶抿一口酒。在他靠着的树干边,放着一只刚刚死去的獐子。

中年人看着男孩似乎有坚持不住的迹象,微闭的眼睛立刻瞪得滚圆,大声的呵斥道:“莫闻,昨天做了多少个?”

正有些松懈的叫莫闻的少年一个激灵,立刻将树干高高举起,双腿站得笔直吼道:“巴尔特叔叔,昨天我做了八十个!”

“嗯,那你今天做多少个了?”

莫闻偷偷的看了一眼巴尔特,使劲的眨了一下眼睛,抖落已经滚到睫毛上的汗珠吼道,“五十八个了。”

“哼!”中年人冷笑:“今天做一百个。”

巴尔特是三个月前来到小村庄的,当时看起来就跟乞丐一样的他没有任何人愿意给他一碗饭一口水,只有这个叫莫闻的少年好心的给他端上了一份没有任何油水的午餐。从此,巴尔特就住到了莫闻的家里。

莫闻其实也不是本地人。在十一年前,还在襁褓中的莫闻被明月村的单身老头捡了回来,由于他的贴身小衣服上写了莫闻两个字,所以就被老头取成了名字,而后,这一老一小相依为命。

两年前,久病的老头丢下莫闻一个离开了人世,从此九岁的少年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虽然日子过得紧张,但依靠着老头留下的半亩地和平时上山砍点柴火来换取油盐等物品,莫闻还是能够支撑得下去。

不过,当巴尔特毫不客气的住进莫闻的草屋之后,原本紧巴巴的日子更艰辛了,甚至到了快要揭不开锅的地步。而巴尔特却丝毫没有离开的觉悟,反而抱怨莫闻不会操持,连生活都维持不下去。

这样的无赖行为让巴尔特成了整个明月村最不受欢迎的人,虽然……他是个瘸子。

然而不管外人怎么说,莫闻却毫无怨言的以十一岁的身躯担负起了两个人的生活。并且,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在外人看来,他似乎渐渐的变得越来越会操持生计了。

最初的稀饭加青菜的简单生活,到如今时常从那间破屋中传出肉香来——这让村民一度怀疑莫闻是不是偷了自家的家禽家畜什么的。甚至还有人险些闹上门来。不过当有一天清晨,十一岁的莫闻扛着一只比他矮不了多少的獐子从山上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

这一切,都得益于巴尔特这个“瘸子”。

“是的!叔叔。”莫闻闻言一个激灵,但却没有反抗的勇气。只好老老实实的强咬着牙关举着那仿佛重逾千斤的树干。

“要想人头落地!就必须付出比常人百倍的艰辛!”右手抓起拐杖,巴尔特瞪着眼。

莫闻想笑,但他却硬生生的憋住了。这倒不是担心笑话了巴尔特会带来什么后果,而是……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这是巴尔特故意的。

“咦?今天怎么不纠正我了?”巴尔特好奇的眨了眨眼,懒洋洋的挪动了一下身躯,把身体暴露在阳光的照耀下。

莫闻没有接话,只是咬着牙不停的举着树干,心底默默的数着数。

八十五,八十六,八十七……

“所谓一鼓作气,便是要憋着一股精神,在气势未泄之前打倒敌人。”抿了一口酒,巴尔特悠悠的道,“用在你现在的动作上,就是要在你信心未被打消,意志未被动摇,气势尚未枯竭的时候一口气完成今天的训练任务。”

莫闻没有回答,虽然他的双腿已经开始颤抖,但他的表情却更加坚定。

“敌人,可不会在战斗中给你保持气势的机会。他们会用攻击上的,语言上的,甚至威胁你身边的人……所有的方式,来打消你的意志,让你的气势溃散。”

九十九,一百,一百零一……

豆大的汗珠不断从莫闻的额头滴下,布满了他的整个脸颊,打湿了他的所有衣衫,随着举起的动作,汗珠滴在他身前的泥土上,已经浸湿了一大片的土壤。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这小子的潜力啊……眯着眼,巴尔特右手手指轻轻的随着莫闻的动作而打着节拍。

“放下树干,立刻趴下做俯卧撑!坚决不能让气势衰竭!”见到莫闻又一次的举起树干,巴尔特眼中精光一闪,大声呵斥道。

莫闻闻言颤了一颤,立刻依巴尔特的吩咐丢了下了树干,没有呼出一口气,直接趴到了地上。

然而,一百多下的举重动作已经耗尽了莫闻的精力,任凭他如何使劲,依然只做了一个便匍在地上。待到他再深吸一口气想重新撑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双臂已经再也无法用力了。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巴尔特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意。“一百五十五个,你可真让我惊讶啊,小伙计。”

一百五十五个?莫闻猛的抬起头,疲惫不堪的他在最后已经忘记自己到底做了多少个了。

就算是平常的大人,要连续举起二十斤重的东西一百下,也是相当吃力的。莫闻很清楚的记得,一个月前,自己只做了十个便仿佛掏空了所有的力量。而昨天做的八十个,也是在咬紧牙关的情况下才做完的……

“不必怀疑,有时候,信心比绝对的力量更为强大。”巴尔特竖起手指,轻轻的摇了摇,“好好休息一下,回去烤獐子肉吃。”

“唷,我的耳朵没听错吧?信心比绝对的力量更为强大……少爷,你听见没有?一个跛子说信心比力量更强大呢。”

让人极不舒服的声音从树林中传出,随着声音,一个约莫二十四五岁的青年男子和一群少年从林子中走了出来。

那个青年男子穿着一副崭新的轻型盔甲,蹭亮的铠甲护住了男子的手,左胸,腰腿等重要部位,腰上斜插着一柄同样崭新的长剑。一枚虽然破旧,却擦拭得快要反光的徽章工工整整的别在他的右胸位置。

徽章上,刻画着一朵冉冉燃烧的小火苗,虽然徽章已经破旧,但那火苗却栩栩如生到让人毫不怀疑它会随时燃烧起来。

星战士徽章!整个星辰大陆最骄傲最强大的战士才配拥有的身份标志!

这枚徽章引起了巴尔特的注意,但当他看清楚了徽章刻画的标志时却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被佩戴星战士徽章的男子叫做少爷的男孩叫杜克,是明月村村长的独子。由于明月村靠近亘古的苏米尔山脉,位置实在太过于偏僻,所以,村长杜威就是整个村子当之无愧的土霸王。而他的独子,自然而然的成了横行乡里的小霸王。

见到儿子十三岁了还伙同一干同族的少年扰得到处都鸡飞狗跳,村长杜威十分的头疼,于是花重金从最近的城市聘请了一个武技教练回来。就这样,刚刚从翡翠学院出来的迪比亚便来到了这个鸟不下蛋的山村。

迪比亚在翡翠学院混得并不好,甚至可以用混得极没有面子来形容。二十四岁的他至今都只是一个一级星战士,这在整个翡翠学院也算得上是一个奇迹。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大陆,迪比亚不得不时刻都小心翼翼的看着那些比自己高级的同学们的脸色行事——虽然那些同学大多数都只有十几岁——同时不住的阿谀拍马,才能在学院中生存下去。

让迪比亚没想到的是,在这样偏僻的山村中,竟然有人出年薪五十个金币的酬劳来聘请自己当老师!要知道,即使是二级星战士,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也拿不到五十枚金币的年薪啊!更何况,这个叫杜威的土财主居然对自己恭恭敬敬的。这大大的满足了迪比亚那早已在翡翠学院中被践踏得无影无踪的自尊心。

不过迪比亚也知道,高昂的报酬背后必定有艰巨的任务。对于迪比亚来说,这任务就是要把杜克在内的十六名十来岁的少年全部训练成合格的少年战士,争取让他们在十六岁的时候能有强健的身体去迎接星战士学院的入学测试。

虽然迪比亚武技稀松平常,星力也微弱的几乎可以忽略,但在翡翠学院混迹了八年,那些训练身体强度和意志强度的方法还是知道的。所以,一来到明月村,迪比亚便要求每个孩子都必须在早晨六点钟起床参加锻炼。

“是么?”正在擦汗的杜克从人群中走出来,一看到地上的莫闻,立刻叉着腰趾高气昂的走上前去,一脚踩住莫闻身前的树干,满脸鄙夷的道,“呆子,这两个月你一直都在举树干,就是为了锻炼信心么?来吧,用你的信心来打败我吧!”

四周的不良少年纷纷哄笑起来,还有几人吹起了口哨。

莫闻,这个外来儿童,长久以来就是众人欺凌的对象,只要这些人愿意,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随便的欺负他一下。

长期被欺负惯了的莫闻见到杜克走近,下意识的缩了缩头,看着迪克的脚把树干缓缓的推向自己。

“站起来啊,呆子,我可是很期待你能拥有打败我的信心呢。”无情的嘲笑着缩着头的莫闻,杜克肆意的把树干踩向莫闻的双手。

莫闻身躯一颤,双手慢慢的缩回来,内心的激动和畏惧让他握紧了双手,在松软的泥土上划出十道深深的痕迹。

杜克少爷以前也爱欺负自己,忍一忍就过去了,不能反抗,坚决不能反抗!

莫闻在心底对自己说着,豆大的汗珠再次从额头上滚落。

“呆子,起来,来打败我!”杜克很满意莫闻的恐惧表情,得意的大笑着,那根树干最终停在了莫闻的鼻子面前,“别听那个瘸子给你瞎吹了,真正的锻炼是这样的……”

杜克一边说着,一边骄傲的举起手臂,挽起袖子露出胳膊。

不得不说,虽然杜克等一帮小坏蛋成天无所事事之极,但一旦认真锻炼起来,还是极为用心的,特别是在过几年就将参加几乎是决定自己命运的星战士入学测试的情况下。

整个星辰大陆一共有四所星战士学院,分别位于大陆的四个方位。

在星辰大陆上,最强大的武力是那些突破了人体星域限制并能借用宇宙星辰力量的星战士。

每个人的体内,都有一个与宇宙星空相对应的星域,这个星域,蕴含了强大的力量。然而,这些力量却被人体的一个叫八门金锁的天然封印牢牢的封印着。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突破封印并使用这些力量。

休,生,伤,杜,景,死,惊,开。

从最低级的休门,到终极的开门,每突破一门,星战士的实力将会提升一个台阶。传说中,当八门齐开的时候,将可以掌握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

成为一名骄傲的星战士,是每一个少年的梦想。

……

巴尔特慢慢的抿了一口酒,只是冷眼的看着这一切,看着被一群顽劣少年恣意**的莫闻。

“咦?这里居然还能拣到獐子?”已经俨然一副不良少年头子模样的迪比亚看到了树下的獐子,嗤笑着指着巴尔特,“我说瘸子,我只听过守株待兔,你居然还能守株待獐啊。少爷,这獐子就给我们当早餐吧。”

杜克转头,也发现了那只足足有三四十斤重的獐子,当下松开了脚,对着依旧埋着头的莫闻嘿嘿笑道,“呆子,跟我们训练吧,这獐子就算是你的学费了。”

莫闻轻轻的动了动,他偏着头朝着树干望去——迎面而来的是巴尔特的冷厉眼神。这眼神中包含着失望,惋惜,可怜,还有嘲讽。

信心……难道信心真的就能够打败以前一只手就能撂倒自己的杜克少爷?

【面对强者而不退缩,面对死亡而不畏惧。这是所有星战士都必须铭记的守则。同样也是这个大陆所有战士的守则。你如果要想成为一名战士而接受我的指导,就必须铭记这两条。】

莫闻的脑海中清晰的浮现出三个月前巴尔特在开始训练自己之时所说的话,当时的他只沉浸在看到巴尔特轻轻一拳便打碎了磨盘大小的石块的震撼中,这些话并没有听清楚。

然而现在,这些话却清晰的想起在耳畔。同时浮现的,还有从他小便被欺负的一幕幕画面。

由于小时候营养不良,莫闻直到三岁才学会走路。那时候,蹒跚着的他是村子里所有小孩的“玩具”,五岁的杜克少爷常常用绳子系在他的脖子上到处游街。

五岁的时候,莫闻依旧懂得了害怕,开始学会远远的躲着杜克一伙人,然而,那些人仿佛总是能找到自己,从柴堆中,庄稼地里甚至自家的床下面把莫闻拖出来,用各种想不到的方式来折磨他。

九岁,和莫闻相依为命的爷爷去世,当他一个人孤独的将爷爷埋进土坑的时候,被杜克一脚踢下了土坑,差点就被生生的活埋。

……

双手紧紧的握着,莫闻的嘴唇被咬出了鲜血。

我要成为一名战士!一名不再受任何人欺负的战士!

莫闻在心底呐喊着,摇摆着站了起来,双目尽赤的望着杜克。那眼神,就仿佛一头被激怒的野兽,充满着血腥和暴力。

“你……呆子,你真要打架?”杜克被莫闻的气势骇了一跳,但表情瞬时变为嘲讽。

小孩打架,拼的是发育。

除了比莫闻高出足足一个头之外,杜克也比长期营养不良的莫闻要壮硕太多。刚才伸出的手臂,差不多就有莫闻大腿那么粗了。而且,这段时间的训练让杜克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结实。

如果真要打,这完全就是一场不公平的挑战。

哄笑再次从一帮孩子们的口中发出,口哨声和鼓噪声不断的刺激着杜克,看着眼前这个从小被欺负到大的豆芽菜,杜克一伸手便拧住了莫闻的衣襟。

“躺下吧你!”

口中这般呵斥着,然而莫闻却只是踉跄了一下,并没有如杜克所想的那样直接躺到地上。

突然,被杜克矮一个头的莫闻双手闪电般的抓住了杜克的腰部,脑袋低垂着,用力的朝杜克的胸口顶去。

轰一声,在众少年不可思议的眼神中,杜克被莫闻一下顶翻在地。

“呆子!”杜克立刻翻身起来,脸上写满了愤怒和不相信,“今天我不把你丢水塘里我就是小狗!”

说完,杜克如同一头发怒的幼狮,朝着身体明显比他小了一圈的莫闻扑去。

而莫闻也似乎真的升起了信心和勇气,竟然毫不畏惧的迎着杜克,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接着又同时摔倒在地。让人眼花缭乱的乱拳之后,两人就这样抱着朝树林外的水塘滚去。

“少爷,用昨天我教你的那招干死这个小野种!”迪比亚呛的拔出长剑,接着又发现不太妥当,反手把长剑插进地面,乜了树下的瘸子一眼后恶狠狠的喊道。

眨眼之间,两人便滚出了十几米远,期间不时有拳头扬起又落下,还伴随着几声呻吟。

终于,在水塘的边上,两人停住了,而最终站起来的竟然是那个瘦弱的身体!

一群人都呆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摇晃着站起来的莫闻,还有在地上似乎已经动弹不得的杜克,过了良久才有人回过神来,喊了一声“打死他”,之后,所有的少年都冲向水塘边,牢牢的围住了身体微微躬起,却有着野兽一般眼神的莫闻。

迪比亚脸色铁青,拔出长剑大步的走向树林外,分开人群后对着莫闻就是一记耳光,接着,举起长剑便要朝着莫闻的肩胛刺去。

“小孩打架,大人是不应该插手的。”

冷厉的声音仿佛带着无边的寒意响起在迪比亚的耳畔,他猛地回头,看到那个瘸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起身,正拄着拐杖冷冷的看着自己。

迪比亚的愤怒寓于颜表,厉声呵道:“瘸子,难道你也想死?”

瘸子巴尔特仿佛只是伸出手指轻轻的弹了弹,一粒在阳光下闪着灼灼光辉的冰晶朝着迪比亚迎面而来。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在胸前,迪比亚低头,看到自己的那枚宝贵的一级火属星战士的徽章上绽放出了一朵洁白的冰花。

瞬间,迪比亚在温暖的阳光下变成了冰雕。他的脸上,凝固着恐惧和不可思议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