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01章 神秘小鼎

千江有山,其名阆石。

阆石山延绵起伏,足有数百里,其中悬崖峭壁无数,常年笼罩着云雾,让人无法探清其中景象,凶险非常。

山中气候温润,生长着许多奇花异果与各种『『药』』材,飞鸟走兽亦是繁多,乃是千江城领域内一『处』钟灵毓秀的宝地。

虽然阆石山中有诸多凶险,却因为流传着诸多关于仙人修士的古老传说,是以非常神秘,令人向往。

在连绵数百里的阆石山中,有一座只有数千口人的小镇,此镇名为白石镇。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处』于群山掩映之中的白石镇,镇中的采『『药』』人与猎户皆是在阆石山中采『『药』』捕猎为生。

白石镇东南方向十里『处』,便是一座名为白石峰的山峰。此峰足有六百丈之高,远远望去,倒是颇为挺拔雄奇,且山峰两侧皆是悬崖深渊,是以很少有采『『药』』人和猎户光顾这里。

然而,此时在白石峰之上,却有一个身着青『『色』』布衣的少年,正挎着背篓握着采『『药』』镰,在荆棘丛林之中穿行。

他身上的青『『色』』布衣有些老旧,后背还缀着两块补丁,脚下踏着一双草鞋,虽然稚嫩却略显刚毅的脸庞上还沾染着『露』水。

他左手以木棍拨开挡在身前的荆棘藤蔓,右手紧握着采『『药』』镰,清澈的目光敏锐地四『处』搜寻着草『『药』』的踪迹。

显然,他也是白石镇的采『『药』』人。不过,这个少年只有十四五岁,却敢孤身一人来到这坎坷难行的白石峰,倒是让人有些意外。

毕竟,这白石峰中不单极其崎岖坎坷,且还有诸多猛兽生于其中,即便是老猎户和采『『药』』人也不敢随意进入。这个少年敢于『独』身一人在其中采『『药』』,足见其胆量不小。

这个少年名唤杜飞云,今年十四岁,正是一个以采『『药』』为生的采『『药』』郎,今『日』的他如同往常一般,天刚亮便草草吃过早饭来到这白石峰中开始一天的辛劳。

仅仅是两个时辰的时间,被他挎在肩头的背篓,便已被装进了足有两斤的『『药』』草。这个分量已经堪比诸多采『『药』』老手半『日』的成果,足以见得杜飞云比起镇中绝大多数采『『药』』人来都要强得多。

在山峰中转悠搜寻了半个时辰,又采摘到数十株银月花之后,杜飞云这才寻了一块大石坐下歇息。

将肩头的背篓卸下,抹去脸庞上的汗水,杜飞云望着背篓中的草『『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来。

“别人都惧怕这白石峰太过坎坷难行且又有猛兽出没,可是他们哪里知道,这座山峰上的草『『药』』也是最多最密集的呢?没有风险,又哪里会有回报?”

诚然,正是如此,这两年里,杜飞云才会每次都能采摘到比别人多出将近一倍的『『药』』草,每天都有几十文钱的进项,一个月下来也能赚到三两左右的银子。

quANbEn5.com(全。本*网)

然而,饶是如此,这三两银子对于一家三口的开支来说,还是捉襟见肘。毕竟,他和姐姐还有母亲要吃穿,母亲『体』弱多病一直不曾断『『药』』,每月区区三两银子实在是杯水车薪。

母亲的病很是古怪,自他幼时便见母亲一直吃『『药』』,这么多年来却始终未有好转迹象,也无法查清病因。

杜飞云知道,这白石镇上的几位大夫的手段实在有限,想要治好母亲的病,只能等攒够了银子,去千江城里找名满千江城的薛神医医治。

坐在大石上休息,杜飞云的心中念及贫寒的家境,以及自己低微的实力,心中也是五味杂陈,神『『色』』有些黯然。

他此生最大的愿望,不仅仅是让母亲和姐姐过上好『日』子,而且还要提升实力,成为神通广大的大修士!

这两个愿望,一直都萦绕在他的心头,多年都不曾改变!

因为他知道,唯有成为实力强大的修士,才能给母亲和姐姐安逸的生活环境,才能不被人欺负和侮辱。

自幼时,因为家庭贫寒而且身世有异,他一直都生活在白石镇居民的冷眼和唾弃中。白石镇上三大家族的年轻子弟,与他岁数相仿的那些年轻人,没少欺负『毒』打过他。

每次他被那些纨绔子弟遇见,轻则恶言唾骂,重则『毒』打一顿出气。更让杜飞云心中恨意暴涨的是,秦家的二少爷秦守义,仗着实力比他强,总以捉弄打骂他为乐子,曾经好几次把他打的重伤骨折。

若不是他意志顽强,艰难地挺了过来,只怕那几次被围殴重伤,便已让他夭折了。

回忆起过往的童年,总是被秦家和白家的子弟『毒』打欺负,杜飞云的心中涌起丝丝恨意。他

早已恨透了秦家和白家那几个少年,尤其是那个秦守义,更是将之恨到了骨子里!

近一个月里,那个混蛋秦守义不但欺负他,甚至还打起了他姐姐杜绾清的主意。经常无赖地纠缠不清,对杜绾清动手动脚。

白石镇中,谁不知道秦守义是个『『色』』胚?不知多少『黄』花闺『女』被他祸害过。

如今,那个天杀的『『色』』胚,竟然对杜绾清动了歪心思。杜飞云早已是怒火中烧,恨不得把他『乱』拳打死为民除害。

只可惜,他天资平庸,修炼之路很是坎坷,现在只有炼『体』期四层的低微实力。

至于秦守义那个该死的混蛋,实力早已达到炼『体』期六层,动用家传武学的话,杜飞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杜飞云恨自己没用不争气,没有天才般的修炼资质,没有强大的实力,没有能力给母亲和姐姐安逸的生活。

如果他是实力强大的炼气期修士的话,秦家和白家那几个少年谁还敢看不起他,欺负『毒』打他?

如果他有炼气期实力的话,整个白石镇谁敢对他们一家人冷眼唾弃?秦守义那个混蛋又怎敢『毒』打他,欺侮他姐姐杜绾清?

心中念及这些往事,杜飞云的心中怒火丝丝涌动,低声恨恨地道:“现在我实力低微,人人可欺,不能保护好母亲和姐姐。”

“如果我杜飞云有朝一『日』成为实力强大的修士,所有胆敢欺侮我,欺辱母亲和姐姐的人,我一定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他的话语坚定而决绝,只可惜,心中虽然如此作想,可是现实却总是让人无奈,他没有显赫的家世,更没有强大的实力。

被人欺侮,唾骂『毒』打却无力反抗,只能默默忍受,那种仇恨,那种深深的无奈感,谁人又能『体』会?

对强大实力的渴望,如同野草一般在杜飞云的心中疯狂滋生,一『日』也不曾停歇。

就连做梦,他都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拥有强大实力,将所有欺辱过自己和家人的混蛋,全部踩在脚下!

也许是『毒』辣的『日』光让杜飞云双眼有些『『迷』』蒙,又或者是眼中愤怒的火焰让他眼神『『迷』』离。

总之,莫名其妙的,杜飞云忽然发现,眼前的景象竟然变了。

面前不远『处』,忽然出现一座金碧辉煌的城市,那巍峨高大的城墙,那鳞次栉比的房屋建筑和亭台楼阁,都真真切切地呈现在眼前。

这座城市十分宽广,城墙不知连绵几百里,无边无际。城墙内,到『处』都是高大奢华的房屋建筑,阁楼宫殿,从远『处』看去,一片流光溢彩,金碧辉煌,好似人间仙境,九天上的巍峨天宫。

杜飞云惊愕地起身,目不暇接地望着城中的种种景象,脸上全然是一副好奇的神『情』,眼花缭『乱』之下,眼神渐渐变得『『迷』』蒙起来。

他不曾察觉的是,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起身,挎着背篓向着那宽阔高大的城门走进去。

跨入城中,杜飞云渐渐看清城内的景象,发现城中空无一人,十分静谧,落叶可闻。

脚下,是白『『色』』『玉』石板铺就的宽阔大道,一直延伸到远方。大道两旁,种着一排排不知名的花草,芬芳馥郁之气,扑鼻而来,令人心旷神怡。

整座城市内,没有丝毫响动,更没有一个人出现,只有一缕缕白『『色』』的云朵,在房屋建筑之间流淌。

他顺着脚下的白『玉』大道漫无目的地在城内游逛,不住地四顾着周围新奇的一切,不知不觉来到一条略显僻静的小巷。

这里依旧没有人烟,巷子显得有些空旷,地面仍旧是干净整洁的白『玉』石板,巷子两旁则是许多商家店铺,店铺的门楣之上,皆是悬挂着古朴端庄的牌匾。

望着两旁那古风盎然的古玩和『『药』』品铺子,杜飞云忽然发现一间铺子的大门虚掩着,便鬼使神差地抬脚踏入这家名为“御仙斋”的古器铺子。

御仙斋的铺子极大,足足数十具一人高的货架将铺子里排的满满的,诸多造型古朴典雅的古玩器具陈列在货架上,散发着端庄与神秘的气息。

铺子内光线有些昏暗,杜飞云的眼神在铺子内四周打量,也没能看见一个人,便来到那素雅洁净的紫檀木货架前,细细地打量着每一件货物。

眼前的货架上,陈列着琳琅满目的古玩。每一件古玩都是如此的『精』美,都是如此的高贵奢华,或端庄,或轻灵,或雅致,杜飞云一时看的入了『『迷』』,忘了时辰。

脚步轻移,浏览与惊叹过数十件货物的『精』美与典雅之后,杜飞云的目光陡然落在一个半尺高的黑『『色』』小鼎上,便再也挪不开。

那小鼎通『体』黝黑,不知以何种材料所铸,有三足,鼎身刻画着数条栩栩如生的黑龙,端庄神秘的同时,又显得甚是灵动。

杜飞云渐渐看的入了『『迷』』,眼神沉浸在这尊小鼎中无法自拔,『情』不自禁地就伸出手来将小鼎自货架上取下,捧在手心里细细欣赏。

“咳咳……”

一声压抑的咳嗽声陡然响起,将铺子内略微沉闷的气氛打破,将正入『『迷』』的杜飞云惊醒。

他赫然转过身来,便看到一个身着蓝『『色』』袍子,头戴羽冠,有着齐『胸』长白胡子的老掌柜。他正睡眼惺忪地从柜台后站起来,趴在柜台上,眯着眼睛望向杜飞云。

直到这时,杜飞云才发现,这恍如仙境一般的大城之中,也并非空无一人。至少,这个老掌柜就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

“掌柜的,这个小鼎怎么卖?”

不知为何,杜飞云心中莫名地就生出要把这尊小鼎据为己有的想法,一但生出便无法遏制。此时的他,已经忘记自己的身上,根本不曾揣着一文钱。

闻言,那老掌柜『揉』了『揉』惺忪而浑浊的双眼,干瘪而松弛的嘴皮子轻轻抖动,不咸不淡地道:“不卖!”

杜飞云顿时大急,一手攥着小鼎,略显气闷地道:“不卖东西你开什么铺子,这不是消遣人吗?”

老掌柜慢条斯理地抬起眼皮,浑浊的双眼微微眯起,在杜飞云身上来回打量了片刻,这才嘴唇微动道:“一看你也付不了账,况且,这等人间少有的珍宝,也不是你这等凡夫俗子,拿银子这种腌臜物事能够换取的。”

顿了顿,那老掌柜复又抬起眼皮上下打量杜飞云一番,慢悠悠地抖动嘴皮子说道:“不过,既然你来到这里,一眼便相中这『『药』』鼎,也算你与它有缘。你若诚心想要这尊『『药』』鼎的话,那就把你背后的竹篓留下,东西就归你了。”

此言一出,杜飞云顿时愕然,心中有些惊疑不定。老掌柜是如何看穿他身上没银子的事『情』,暂且不去细想。单就是这背篓中只值几十文钱的草『『药』』,也绝对无法换到手中这端庄古朴的小鼎。

况且,老掌柜竟然说这小鼎是人间少有的珍宝,是银子根本买不到的宝物,更让杜飞云心中腹诽不已。

难道,这还能是仙家法宝,天宫上的神物不成?这个老掌柜,还真是自吹自擂,不知天高地厚。

不过,既然老掌柜开口发话如此决定,以一篓草『『药』』换取一件宝物这么天大的便宜不捡,那杜飞云也枉称小财『『迷』』。

是以,仅仅愕然片刻,杜飞云便喜孜孜将背篓放到柜台上,捧着小鼎便要出门。

“等等!”杜飞云正要出门离去,老掌柜的声音自背后传来,杜飞云停下脚步,心中暗道这老头该不是要反悔了吧?

“这个你也拿去,两者本来是一套的,缺一不可。”

杜飞云堪堪回身,便见到一道白光自老者手中飞出,瞬间落在他的手心中。

他低下头来细看,赫然是一块半尺长的白『玉』,白『玉』如竹简一般方方正正,通『体』温润,『『色』』泽通透,显然不是凡品。

如此一来,杜飞云倒是有些始料未及,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等宝物赠送,心中惊喜之下便鞠躬开口向那老掌柜致谢,却只见老掌柜又趴在柜台上呼呼大睡。

谢过老掌柜,杜飞云手捧着小鼎与『玉』简满心欢喜地踏出御仙斋,一路向城门外奔去。;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