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03章 古怪图案

在闪烁着灿灿寒光的长剑劈下的那一刻,气血翻涌暴怒的杜飞云也是一声爆喝出口。

“秦守义,你去死吧!!”

一块不知何时攥在杜飞云手心中的石块被他猛力掷出,拳头大小的石头发出呜呜的破空声,携着杜飞云的毕生之力,在秦守义愕然扭头的那一刻准确地击中他的手腕。

“咔嚓!”

清脆的骨折声响起,紫衣男子秦守义的手腕顿时扭曲变形,手中长剑拿捏不稳,顿时跌落悬崖。与此同时,秦守义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一手捂着手腕,扭头望向杜飞云,眼中杀气迸现。

“是你这个杂种!”瞬间认出来人是杜飞云,秦守义的脸上现出怨『毒』的神『『色』』,咬牙切齿地痛骂出口。

满腔怒火几『欲』爆裂开来的杜飞云不曾与他多费口舌,在掷出石块的那一刹,便身形灵动好似猿猴一般朝着秦守义冲去。他紧握着双拳,携着呼呼风声朝着秦守义的面颊狠狠地砸下。

尽管秦守义手中长剑已经跌落悬崖,右手手腕更是受伤,可是能够在秦家年轻一辈中位居佼佼的他拥有炼『体』期六层的实力,也依然不是杜飞云这个炼『体』期四层的小子能够击败的。

所以,他虽然心中恼恨至极,却不至于畏惧,眼见杜飞云双拳袭来,下意识便是一记飞腿朝着杜飞云的『胸』口狠狠砸去。秦家的家传腿法果然不凡,这一记劈斩隐隐携着厉啸之声,显然威力不俗。

然,眼见杜飞云冲至秦守义身前,即将被劈中『胸』口时,只见他腰身一拧,身躯瞬间蹲下,双手撑地,右腿一记横扫落叶便朝着秦守义的脚踝扫去。

单脚立地的秦守义骤逢此变顿时大惊失『『色』』,意『欲』躲闪已是不及,顿时被扫中脚踝,庞然大力传来,身躯不稳便朝着右侧跌倒。

小道的右侧,便是笼罩着蔼蔼云雾的深渊悬崖。

秦守义的身形顿时朝着悬崖跌落,身形很快消失在蔼蔼云雾之中,只留下一声长长的惊呼,尔后再无声息。此『处』悬崖高约数百丈,即便是一块大石跌落亦会粉碎,更遑论是血『肉』之躯。秦守义的下场,不言而喻。

一记巧妙的变招将秦守义打落悬崖,却几乎用尽杜飞云的气力,他却丝毫不敢停下来休息,连忙俯身趴在悬崖边,双手拽着杜绾清那满是血迹的手腕,将她一点点向上拉。

原本杜绾清自忖今『日』无法幸免,岂料千钧一发之际,杜飞云陡然出现,将秦守义打落悬崖。原本渐趋绝望的杜绾清顿时焕发出无限的希望,求生的**更加炽烈,当下便配合着杜飞云攀着藤蔓一点点向上挪,即便手心被藤蔓上的倒刺给刺的千疮百孔也仿若未觉。

终于,用去整整一刻钟的时间,几乎耗尽心力的杜飞云终于将杜绾清从悬崖下拉了上来,命悬一线的杜绾清也终于逃离死亡边缘。

(QuanBeN5)com【全本网】

筋疲力尽的姐弟二人一头倒在悬崖边的小道上,闭着双眼大口地喘气,尽快恢复着『体』力,劫后余生的喜悦在两人嘴角浮现。

良久之后,恢复『体』力的姐弟二人这才联袂下山,回到家中。『体』弱多病的杜氏一直拄着拐杖翘首以待,心中极是担忧,眼见姐弟二人安然归来,这才放下心来。不过,在看到两人双手空空,不单采『『药』』篓子不见,连饭盒也不见踪影时,杜氏连忙关切地询问,杜飞云只好撒了个谎将母亲应付过去。

发生了这档子事,姐弟二人心中都有些惴惴,毕竟那秦家可是白石镇三大家族之一,在白石镇可谓是尊荣显赫,权势极大。如今他们竟然把秦家二少爷给打落悬崖,若是被秦家知晓事『情』原委,定然不会放过他们,甚至连母亲杜氏都要受到牵连。

下午杜飞云也没有再去白石峰采『『药』』,心中杂『乱』的他躺在家中胡思『乱』想,一会儿想到今『日』那古怪的梦境,一会儿又想到东窗事发之后一家三口被秦家问罪,一时间脑海中『乱』成一团糟。

一场意外变故,让他来到这个陌生世界,变作四岁稚子,也换了一个新的身份。来到这个世界已有十年时间,他早已学会融入这里,尽管生活艰辛苦涩,他也渐渐学会淡然『处』之。除了当初睁开眼发现自己变作一个稚子孩童时,心绪曾纷『乱』许久,似今『日』这般繁杂,还是头一遭。

种种杂『乱』无章的念头涌上脑海,躺在『床』上的杜飞云不知不觉便昏沉地睡去,朦朦胧胧的,睡梦之中,有一道老者的声音在耳边不断盘旋萦绕。

“食草者善走而愚,食『肉』者勇敢而悍,食谷者智慧而巧,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者不死而神……”

“『『药』』为百草之『精』,丹为天地之气,丹『『药』』者,汇天地灵气,聚百草之『精』,食之可通明不老,久服可长生……”

半睡半醒之间,杜飞云模模糊糊地“看”到一道身影身『处』一片白茫茫的云雾之中,上不接天下不着地,盘膝而坐悬浮在云雾之上,双手捏着古怪的手势,闭目凝神地静|坐在空中。在这道身影的『胸』口『处』,一团如『玉』般的白『『色』』氤氲之气正在升腾翻滚,在他身前两尺『处』,凌空悬浮着的赫然是一尊黑『『色』』的三足小鼎。

杜飞云竭力地瞪大双眼,终于看清那掩藏在袅袅云雾间的身影,那瘦削而坚毅的脸庞,分明便是自己的模样。又是这等古怪的梦境,明知道是虚幻缥缈的,却又真真切切地呈现在眼前。

“啊!”『胸』口发热好似沸水翻腾一般的感觉,使得杜飞云感到窒息憋闷,他陡然发出一声大呼,尔后便从这令人心悸的梦境之中清醒过来。

“飞云!飞云你怎么了?”一道关切的声音传来,风姿绰约,面容清秀,却奈何身形消瘦的杜氏拄着拐杖打开房门走了进来,那苍白的脸庞上,尽是担忧与关切。

从梦境中『情』形过来的杜飞云陡然从『床』上坐起身来,长吁一口气,抹去脸上的汗水之后,这才渐渐放松,扭头对着母亲杜氏挤出一丝笑意,道了声没事。

杜氏秀眉紧蹙,担忧地看了杜飞云好一会儿,见杜飞云不愿多说,又嘱咐几句好好休息之后,这才离开。

等到母亲离开之后,一直装作若无其事的杜飞云这才面『『色』』苍白地低下头,一手解开衣衫,望向自己的『胸』口。『胸』口『处』那温热的感觉还不曾消散,杜飞云的眼神落在上面却再也挪不开,因为,在他『胸』口『处』,赫然印着一副巴掌大小的黑『『色』』图案。

那突兀出现的图案,好似还在发出淡淡的黝黑光华,仔细望去,这才看清赫然描绘的是一尊三足小鼎,鼎身上的几条黑龙依旧栩栩如生!

望着原本空无一物的『胸』口突兀地出现一副图案,好似纹身一般,杜飞云的脸『『色』』变得不太自然。想必,任谁的身上突然出现这样一副古怪诡异的图案,感觉都不会好受。

不过,他低头望着『胸』口的图案,却忽然觉得这个三足小鼎的模样很是眼熟,有股似曾相识的感觉。

对了,这不就是他在梦境中,从御仙斋的铺子里以草『『药』』换来的那个小鼎吗?

…………………………

三章已更,说点题外话。

如若诸位道友,认为拙作尚可入眼,那小何在此烦请诸位道友将此书加入书架收藏一下,或是投两张推荐票,小何感『激』不尽。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