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06章 脱胎换骨

又是半刻钟过去,那鼎盖上的一个圆形小孔中飘出一抹清新淡雅的香气,鼎身上的一条黑龙倏地轻轻摇晃一下脑袋,杜飞云这才从修炼之中醒来,暗松一口气。

按照烈山『『药』』典之中记载,出现这等景象,便是预示着丹『『药』』即将炼制成功。

数息之后,杜飞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平稳地收回一直托着九龙鼎底部的右手,口中吐出一口浊气,这便伸手打开鼎盖。

俯身望去,只见那黝黑的九龙鼎内,正有一颗花生米大小的碧绿『『色』』丹『『药』』静静躺在其中,阵阵浓郁的生机和元力气息袅袅升腾。

杜飞云面带欣喜地将丹『『药』』自鼎内取出,捧在手心中细细地观察着自己初试身手炼制出来的丹『『药』』。

手捧着略显沉甸的丹『『药』』,嗅着其散发出的袅袅清香与元力气息,杜飞云的嘴角勾起一抹上扬的弧度,脸上甚是欣慰。

这颗『脱』胎换骨丹,便是他快速提升实力的保证,也是他应对未来危机的筹码。

手捧着『脱』胎换骨丹,杜飞云忽然想起,按照烈山『『药』』典之中的记载,丹『『药』』的品质也是有高低之分的,如同修士境界的划分,也是分为一至九品。

比如,炼『体』期修士,以炼『体』期一层实力最弱,炼『体』期九层实力最强。

而丹『『药』』亦是如此,其中以一品丹『『药』』品质最普通,九品丹『『药』』品质最完美。

在修士界中,大多数炼『『药』』师炼制出来的丹『『药』』只是一些一品至三品的丹『『药』』罢了,能够达到四品的品质便已是上佳,若是侥幸炼制出五品六品丹『『药』』,那便已是名动一方的炼『『药』』圣手!

至于那七品到九品的完美品质丹『『药』』,大概只存于传说之中,寻常修士终其一生也无缘得见。

这些都是杜飞云在烈山『『药』』典之中看到的,而且他还特意查看了一番验明丹『『药』』品质的方法,较为简单的方法,便是观其『『色』』泽,闻其清香,视其纹路,估其分量。

当然,这只是最简单的手法罢了,其中还有许多更加高深的辨别高级丹『『药』』的方式,譬如以元神查探,以纯『阳』水查探,以虚空沙侦测等等玄奇手段,却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弄懂的。

按照烈山『『药』』典中的记载,杜飞云仔细地查探这颗『脱』胎换骨丹的云纹,『『色』』泽,又仔细品鉴其清香与分量。最终得出结论,自己炼制的这枚丹『『药』』,至少也是三品丹『『药』』,当然,还有可能是四品丹『『药』』。

这是因为杜飞云自己『摸』索其中门道,无高人相授,也无经验可辅佐,所以只能得出这么一个模糊的结论。可是,饶是如此他还是『激』动不已,第一次尝试便成功炼制出丹『『药』』已经足够振奋人心,更何况还是一颗品质不错的三品丹『『药』』!

Www.quanben5.coM(全。本*网)

须知,绝大多数炼『『药』』老手,炼制出来的也多是一品二品丹『『药』』罢了。

抛却心中诸多杂念,心神渐渐沉浸之后,杜飞云开始屏气凝神,准备服用丹『『药』』来修炼。他深呼吸一口气,将心绪调整好,便拿起『脱』胎换骨丹送入口中。

丹『『药』』甫一入口,遇水即化,一股清香微涩的滋味在口中弥漫,唇齿间尽是青涩微甘的馥郁之气。他喉头吞咽一下,丹『『药』』便进入腹中。

随后,他紧闭双眸,摆出五心向天的姿势,保持灵台清明,开始消融吸收丹『『药』』之中的『『药』』力。

半个时辰之后,『脱』胎换骨丹的『『药』』力便在腹内渐渐散开,一股如春水般的暖流悄然涌向四肢百骸。这『脱』胎换骨丹的『『药』』力并不猛烈,也不炽热,如同春风化雨一般悄然融入他的经脉与筋骨之中。

『脱』胎换骨丹,其主要作用便是梳理经脉,拓宽经脉的容量,重塑经脉与骨骼的强韧程度,往往都需要十天半月才能被完全消化吸收。

不过,丹『『药』』的『『药』』力被吸收的速度快慢,也是跟丹『『药』』品质有直接关系的。品质越高,『『药』』力融化与吸收的速度便越快,『『药』』效也更加『精』粹凝练,吸收过程中被浪费的『『药』』力也就越少。

杜飞云服用的这颗『脱』胎换骨丹虽然算不得品质上佳,却也并非凡品,『『药』』效比之普通丹『『药』』强了至少三成。

此时,他只觉得『体』内充溢着温润的元力流,四肢百骸如浸泡温泉一般舒畅,丹田『处』的元力种子也在悄然间壮大。

趁着『体』内『『药』』力自动顺着元力在丹田与经脉之间游走的同时,杜飞云也趁机查看一下自身的经脉『情』况。虽然炼『体』期修士还无法做到内视,不能以心神看到『体』内经脉的景象,不过借助于那温润的『『药』』力,他还是可以模糊感应到『体』内的状况。

想要查探自身经脉的状况,便要从丹田至十二大主脉全部梳理一遍,才能搞清楚。杜飞云念动心神,驭使着丹田内元力种子涌出一丝微弱的元力,顺着少『阳』脉缓缓游走,向着其他十一大主脉流去。

虽然杜飞云自身资质平庸,根骨平平无奇,可是胜在根基扎实,元力的凝聚程度倒是极高。这与他八岁起便在母亲杜氏的督促下苦修是有莫大关系的,至今六年中,虽然进境缓慢,却胜在基础牢固。

……………………

澜沧镇,乃是千江城领域内一『处』极偏远的小镇,身『处』群山掩映之中。镇中只有四百余户人家,且多是渔夫与猎户,大多数人家都很是清贫。

横穿澜沧镇而过的是一条白石河,河水清澈,河面宽广,且足有两丈深。这条河的源头便是阆石山中的群峰,途径白石镇,淌过上百里山峰,穿过澜沧镇,流向下游。

白石河旁边,有一座座低矮的民宅,皆是以木板和树干搭建,简陋而质朴。其中一个低矮的木屋中,正有熠熠的灯光亮着,阵阵鱼香味随着柔和的夜风飘散出来。

一个身着布衣钗裙的朴实中年『妇』人正拿着黑『『色』』粗糙的海碗,将火炉上煨着的鱼汤倒入其中。『妇』人端着那半碗冒着香气的『『乳』』白『『色』』鱼汤来到『床』前,用勺子轻轻搅拌的同时,还吹着凉气,让鱼汤尽快变凉。

头上缠着麻布做头饰的中年老汉显然是这个家的男主人,他将手中的水烟筒放下,将『床』上躺着的一个年轻人扶起来。『妇』人舀起一小勺鱼汤,吹凉之后,递到那年轻人紧抿的嘴唇前,一点一点地喂下去。

“老头子,你说这后生咋还不醒来?咱们从河里捞起他时,他浑身骨头都断裂大半,到现在既不死去也不醒来,这事太怪了。”终于喂完了鱼汤,那『妇』人放下海碗,一边在腰间布裙上擦着手,一边疑『惑』地跟中年汉子说道。

瘦削的中年汉子吧嗒吧嗒抽了两口水烟,浑浊的眼睛微微眯起,轻声说道:“这个后生很不简单,不单仪表堂堂,身上那紫『『色』』锦缎一看就很名贵,显然是富家子弟。而且,在冰冷的河水里漂了那么久都还有一口气在,他肯定不是普通人。”

顿了顿,中年汉子又接着说道:“这白石河向上一百里,就只有白石镇,想来,这个后生很可能是白石镇哪家的少爷了。”

听到中年汉子这么一说,『妇』人的眼中顿时闪出一丝亮光,走到汉子跟前,压低声音说道:“那我们救了这个少爷一命,等他醒来之后,肯定要送上厚礼感谢我们吧?以他富家子弟的身份,送我们几十两银子做谢礼,肯定很简单吧?”

闻言,中年汉子眉头一挑,瞥了『妇』人一眼,非但没有『露』出笑意,脸『『色』』却愈发凝重。

“救人是应该的,哪能计较回报,谢礼不谢礼的先不说,只希望不要惹祸上身才好。”

…………

各位朋友,希望大家能够点击封面左边的加入书架,收藏一下,或是顺便丢两张推荐票,小何感『激』不尽!;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