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10章 推测病因

小何拜请诸位收藏一下,投几张推荐票,拜托了!

………………

“啊!”陡然听闻这等消息,周围众人顿时惊呼出口,面『『色』』表『情』各异。

其中意思不言而喻,众人一时都有些缄默,心中揣测着其真实『『性』』。唯有一心直口快的『妇』人不可置信地惊呼道:“可是柳家大夫人不是秦家的二小姐吗?就算秦家和柳家不合,儿媳也不可能下『毒』害婆婆吧?”

此人一出,周围众人顿时勃然变『『色』』。很多事『情』,大家心里明白是一回事,当众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柳家与秦家这等大家族在白石镇权势极大,这『妇』人当众说出这番话,显然是犯了忌讳,无论有心无心,都难免遭受两家的惩『处』。

那『妇』人显然也意识到自己心直口快却犯下这等忌讳,顿时面『『色』』惨白,慌慌忙忙地便离开原地,跑回家中躲避去了。围在一旁的众人也是面『『色』』各异,尔后都噤若寒蝉地快步离去。

众人尽皆散去,杜飞云自然也一同离开,向着家中走去。只不过,一边走着,他的口中还喃喃自语道:“牛『肉』?生满脓包,通『体』赤红?”

念及至此,杜飞云的脑海里忽然想到前世时,看到某些关于饮食禁忌的消息。其中,便有好几起是因为食用牛『肉』之后,而莫名其妙身染怪病,甚至暴毙身亡的。

想到这里,杜飞云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心中隐隐生出一丝猜想,那柳家老太君,是否也有可能跟那些人的遭遇一样,从而身染怪病的?

虽然杜飞云心中隐约猜到一些蛛丝马迹,不过念及这么多年母亲所遭受的苦难,唾骂与冷眼全是拜柳家所赐,他的目光渐渐转寒,不愿再去关注这件事。

回到家中,刚走进小院,杜飞云耳边便听到一道低声的啜泣,还有轻言细语的宽慰声。

顺着声音走进房内,便看到母亲杜氏坐在『床』边,一手攥着手帕,正在低声啜泣。杜绾清正拉着杜氏的胳膊,低声宽慰。

见到杜飞云走进房中,杜氏这才以手帕抹去眼角泪痕,停止哭声,却仍旧有些哽咽。

见到这副『情』景,以杜飞云的心智不难猜到,大概母亲也得知柳家老太君重病命悬一线的消息,是以才会作此反应。

念及母亲与柳家,杜飞云心中涌出诸多复杂难明的『情』绪来,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斟酌片刻,这才来到母亲身边坐下,拉着杜氏的手说道:“娘,您就宽宽心,别太担忧。那柳家现如今家大业大,以他们的财势想必也不难寻到名医灵『『药』』,肯定能治好柳老太君的病的。”

“可是,连千江城的薛神医都束手无策,谁又能救得了你外婆呢?”心中悲痛的杜氏,脸『『色』』愈加苍白。听到杜飞云的安慰,仍旧是眉头紧蹙,低声叹气。

qUAnbEn5.Com全,本网

听到杜氏话语中的外婆两字,杜飞云的嘴角勾起一抹讥诮:“娘,难道您忘了这么多年受的苦难了?我们一家三口沦落这等艰辛的境地,不都是拜柳家所赐么?”

诚然,这十几年来,杜氏一直很少出门。自身重病行动不便是一方面,更多的原因却是怕街坊邻居戳脊梁骨,背后非议与冷眼。

念及这么多年来,两个苦命的孩子跟着自己遭受的苦难,杜氏也很是心痛怜惜,当初心中也痛恨柳家。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心境也渐渐有了些变化。

“飞云,为娘知道你记恨柳家,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不过,养儿方知父母恩,你以后成家立业了便会明白的。纵使柳家如何待我,你外婆她终究是我的母亲啊。更何况,当年将我们母子赶出柳家是你外公他下的决定,你外婆自始自终都是向着我的。”

“你们很小的时候,还不能上山采『『药』』,那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度『日』都是靠你外婆暗中接济的,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自始自终,你外婆她都没有埋怨过我,我也从来没有恨过她!”

杜氏一边说着,忍不住眼泪便又流出来,想到这么多年一如既往慈『爱』的母亲,却即将不久于人世,心中酸楚更甚。

听到母亲这般一说,尽管杜飞云心中对柳家仍然毫无好感,但是对柳家老太君的观感却稍微有些改变。至少,不会像以前那般冷漠和刻意疏远。

神『『色』』哀婉的杜氏抹去眼角的泪水,为杜飞云和杜绾清姐弟二人缓缓讲述着他们幼年时,柳家老太君是如何暗中接济,照拂她们一家人的。种种往事,在杜氏的回忆中,为姐弟二人一一道来。

时间悄然流逝,待得杜氏将那些琐碎往事讲述完毕时,已近『黄』昏。了解到诸多以往不知道的事『情』,杜飞云对那柳家老太君的印象也有所改观,再联想起中午听到的白石镇居民对她的评论,便不难想象,那柳老太君想必也是一位慈眉善目,心地善良的『妇』人。

想到李大嘴透『露』出的那些消息,杜飞云便开口将之告诉给母亲,当然,柳老太君发病之后的惨状他并未讲出,免得杜氏听完之后心中更加难受。

“虽然秦艳一向与母亲不合,可是她怎么可能下『毒』害母亲呢?”听完杜飞云的话,杜氏更是眉头紧蹙,一时间也难辨真假。她左思右想也找不到大夫人秦艳『毒』害母亲的动机,却奈何事『情』太过于巧合,偏偏让人不得不怀疑。

见母亲皱眉沉思着,杜飞云心中一动,开口问道:“母亲,那柳老太君的牙口是否还好?”

“这……”杜氏被杜飞云从沉思中惊醒,虽然不明白杜飞云为何有此一问,不过还是给出了答案:“你外婆她这几年里身子骨也变差了,牙口自然也没以前好了,现在牙齿只怕都掉一半了。”

听到杜氏这般一说,杜飞云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嘴角『露』出一丝果然如此的意味。

“娘,我想我可能知道柳老太君为何会突患重病了。”

“啊?你说什么?飞云你……”杜氏显然不曾料到杜飞云竟然懂得这些,眼神中顿时迸发出不可置信的神采,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转念一想,她便猜测这很可能是杜飞云那位“师父”所教授的,连忙抓住杜飞云的手臂说道:“飞云,这是不是你师父教授你的?难道你师父能够治好你外婆的病?”

“一定是这样的,你那师父肯定是世外高人,很可能有办法治好你外婆的病!”

心生绝望的人,看到一丝曙光时,心绪难免会『激』动,而且会找借口让自己信服,给自己希望。杜氏现在的心态和表『情』,便是如此。

既然母亲如此认为,杜飞云也不反驳,毕竟其中原因无法解释,只好含笑点头默认。

见杜飞云点头默认,杜氏脸上喜悦更甚,苍白的面孔也焕发出一丝神采,急切抓住杜飞云双臂说道:“那事不宜迟,飞云你赶紧去找你师父吧,去拜求一下他老人家,让他出手救治你外婆!”

“这……”杜飞云有些犹豫,脸上挂着不『情』愿的表『情』,毕竟他非常讨厌柳家,根本不想踏足柳家大门半步。

一见到他这幅表『情』,杜氏顿时心中明白过来,连忙开口宽慰道:“飞云,为娘知道你不愿踏足柳家大门。但是,你外婆现在『『性』』命攸关,你就看在为娘的份上,去求你师父出。实在不行的话,你可以不去,让你师父去揭榜,然后拿着求『『药』』榜进柳家就是了。”

见母亲如此苦苦哀求,杜飞云也不难『体』会其中孺慕之『情』,思虑再三,最终只得点点头答应。

所谓的师父自然是子虚乌有的,即便是揭榜去柳家,也只有他出手医治。尽管他非常不愿踏进柳家,但是又不忍让母亲失望,也不愿让柳老太君这么一位慈悲的老者忍受痛苦甚至丧命,最终只得答应。

见杜飞云点头答应,杜氏这才如释重负,在心中暗暗祈祷着杜飞云的“师父”真的有高深手段,那么母亲的病也能尽快好起来。

吃过晚饭之后,杜飞云便趁着夜『『色』』出门离开,杜氏自然以为他是去找师父求助,殊不知杜飞云这是去暗中调查打听『情』况。虽然他已将事『情』猜测到**不离十,但是为了保证不出差池,他还是决定亲自探查一番再做决定。;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