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11章 揭榜而来

短短两天的时间,柳老太君身患顽疾危在旦夕的消息便已传遍白石镇各个街巷,也成为目前百姓们最为关注的话题。

那求『『药』』榜前,已不似昨『日』那般人头攒动,只有稀稀落落十来个居民驻足围观而已。这些人一边东张西望,还会彼此『交』头接耳地说上几句,俱是一脸好奇的神『『色』』。

青『『色』』砖石累就的墙壁上,原本贴着求『『药』』榜的地方空空如也,一尺见方的宣纸早已不见。

很显然,有人揭下了柳家的求『『药』』榜。按照惯例,揭榜之人便会拿着求『『药』』榜前去柳府医治老太君。

众所周知,柳老太君所患之病很是怪异,连名满千江城的薛神医都束手无策,这求『『药』』榜会是被哪位高人揭掉的呢?难道,这揭榜之人自认医术比薛神医都要高超?

白石镇中,这条消息很快不胫而走,迅速传开。好奇心重的百姓们一时间都在互相打听探讨,究竟是何方高人出手所为,一时间种种玄奇说法出现,各个版本流传,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与白石镇中闹哄哄的气氛截然不同的是,位于白石镇西北方的柳家府邸中,却是一片静谧。众多仆人都低着头,来回走动都踮着脚,生怕发出一点声响,惹怒了正在发火的家主和大夫人。

身为家主的柳向天这几天一直心绪烦躁,此时正在训斥几名下人,耳边却听到门外传来管事柳忠的声音。

“老爷,有人揭榜前来医治老太君啦!”

听闻此言,柳向天停止发怒训斥,挥手屏退了几名下人。来到房门外,他便看到身材瘦削头戴蓝『『色』』方巾帽的管家柳忠正笼着袖子弯腰肃立在门槛前。

原本柳向天满腔怒火,在听到有人揭榜之后,心中燥热之气才渐渐消散,拂了拂衣袖,便带着管家柳忠向前院大门走去,想看看那揭榜之人究竟是谁。

一路行来,柳忠小心翼翼地跟在柳向天身后,一副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模样。柳向天见到他这副表『情』,顿时眉头一皱,不悦地开口问道:“柳忠,你有什么话想说的吗?”

“老爷,那揭榜之人他……”

“他怎么了?快说!”见柳忠腰弯得更低了,神『『色』』有些怪异,柳向天心中又生出些烦躁来。

“他是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柳向天也是脚步一顿,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心中暗暗揣测,连薛神医都束手无策,这个年轻人又是何方神圣,竟敢揭榜而来?

见柳向天没有继续追问,柳忠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嘴皮子动了动,最终还是将话咽了回去。在心中,他暗暗叨念着,这柳家的家事还是让家主自己做主好了,他一个下人实在不便多说什么。

来到大门口,柳向天一眼就望见一道瘦削颀长的背影,从背影来看,此人的确是未及弱冠之年的少年人。这个少年双手握着求『『药』』榜的宣纸背负于身后,正微微颔首望着脚下的石板地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QuanbEn5.COM【全本网】

柳向天有些不悦,心中本能地对这道背影产生一丝厌恶。他在想,这么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人,就算是杏林高手,又能高明到哪里去?难不成比薛神医还高明?柳向天是不大相信的,心中没来由地就把这个少年当成是来诓骗诊金的江湖骗子一流。

“少年人,是你揭了我柳家的求『『药』』榜?”柳向天负手傲立在大门前,黝黑深邃的双目望着那道身影,不怒自威,炼气期修士的威严油然生出。

闻言,那一只负手背对大门的少年人缓缓转过身来,面『『色』』平静地望着柳向天,不见丝毫波澜。

“是你!!”柳向天瞬间双目瞪大,脸上很快便布满『阴』霾,隐隐有怒火闪动。

“是我。”少年人自然是杜飞云无疑,面对即将爆发怒火的柳向天,他仍是一副不咸不淡的表『情』,语气云淡风轻。显然,柳向天的反应丝毫不出他的预料。

“孽障!谁让你进我柳家的?赶紧给我滚开,这里不是你胡闹的地方!”柳向天怒目瞪着杜飞云,暗中使出炼气期修士的威压,犹如狂风一般朝杜飞云涌去。他相信,以这个小子的实力和定力,定然会心生惧怕,然后仓皇逃走。

岂料,杜飞云没有任何反应,对柳向天的恶言耳语和表『情』也视而不见,自顾自地说道:“若不是母亲苦苦相求我救治老太君的怪病,你当我愿意来你柳家?”

“医治老太君?”柳向天睨视着杜飞云,不屑地撇撇嘴道:“就凭你?你以为你采了几年『『药』』就成了郎中了?趁我没发火之前,你最好赶紧给我离开这里,否则……”

柳向天的话还未说完,便见杜飞云抬起头来直视着他,嘴角挂着一抹莫名的笑意,似是调侃地说道:“能不能治,一试便知!柳家主您一直挡在这里不让我去救治老太君,不知道是付不起那百两『黄』金的诊金呢,还是怕我真的治好了老太君呢?”

“你!”柳向天一时语塞,被杜飞云的话噎的说不出话来。不过,到底是把持偌大家业的老狐狸,眉头一挑便又换做一副威严的模样,怒目呵斥道:“臭小子,你娘是教你这么跟长辈讲话的吗?我是你大舅,你这个混账东西怎能这么跟我说话?”

杜飞云轻轻嗤笑一声,却是摇摇头不去理会柳向天的话语,转而接着说道:“柳家主,既然我揭榜而来,自然是有把握治好老太君的。所以,我想你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带我去看看老太君的病『情』,而不是在这里摆什么长辈威风,对吗?”

“你说医治就医治?『黄』『『毛』』小儿,信口雌『黄』,真真是大言不惭!连薛神医都束手无策,你个混账小子又算哪门子郎中?”柳向天自然不会被杜飞云三言两语说服,心中仍然不信杜飞云有办法治好母亲的病。毕竟,他虽然一直鄙夷和唾弃这个小子,却也了解他的『情』况,知道他只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庸才而已。唯一的可取之『处』,大概就是采摘草『『药』』稍微强些。

“呵呵,薛神医束手无策,我却未必不能医治。既然柳家主你如此不信任我,那我们便打个『赌』如何?”

“什么『赌』?”柳向天的脸上也勾起一抹若有所思的意味,初时见到杜飞云他还以为这小子是捣『乱』的,心中很是烦躁。但是接触『交』谈这么久,他忽然发现这小子似乎有些变化,而且言语之间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不知哪里来的自信和底气。是以,他也有那么一点好奇,想看看这小子到底有什么能耐。

“我若将老太君的病医治好,那百两『黄』金重赏自然归我,同时,你还需拿出两支百年老参,两支百年灵芝来!”

“那你若医不好呢?”柳向天眉头一挑,眼中带着一抹挑衅。

“任凭柳家主『处』置!”杜飞云回答的干脆利落。

柳向天的眼睛微微眯起来,带着审视的目光在杜飞云身上来来回回打量许久,心中思绪翻腾。

“任凭『处』置?你确定?”

“确定!”

“生死不论?”

“生死不论!”

见杜飞云回答的如此干脆利落,面『『色』』表『情』自始自终都『胸』有成竹,柳向天的心中愈来愈好奇,这个小子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向木讷的他怎会有如此大的变化?

他在想,莫非这小子是看上了那千两银子的重赏,为求重金,不惜搏命?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既然这小子如此自信能够医治好母亲,那便『赌』上一『赌』,反正母亲如今已病入膏肓,『『药』』石无医。

“好,『赌』了!”

…………

求收藏,求推荐票!!;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