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13章 药到病除

幽暗静谧的密室内,盘膝在地的杜飞云缓缓睁开眼来,心念一动,『胸』口『处』的黑『『色』』小鼎便倏地飞出,凌空悬浮在他身前。

九龙鼎在他意念的『『操』』控之下,迅速变为一尺见方。他右手仍捏着手势放在膝盖上,左手平摊伸出,紧贴九龙鼎底部那一块玄奥的纹路,一丝元力涌出,进入九龙鼎内。

所谓熟能生巧,用九龙鼎炼过一次丹『『药』』之后,他已经明白该如何『『操』』纵九龙鼎。当然,他也仅仅只能『『操』』控九龙鼎内的真火大小。九龙鼎之中定然还隐藏着更为玄奇的奥妙,却不是他现在能够弄懂的。

一丝微弱的元力顺着九龙鼎底部的玄奥纹路涌入,很快就勾动九龙鼎存储的海量元力,渐渐在鼎内形成元力真火,喷薄而出,使得鼎内的温度迅速攀升。

半刻钟已过,鼎内温度已是极高,杜飞云便伸出右手闪电般地抓过身旁摆放整齐的『『药』』材,按照丹方之中的记载,按顺序一一放入鼎中。

七衔草三钱,罗凤果四钱,茯苓两钱,七『『色』』花一钱,硝石粉一钱,墨砂一钱……

早已将丹方铭记于心的杜飞云一边默诵着所需的材料,一边将其一一放入鼎中,左手仍然纹丝不动地贴着九龙鼎,『『操』』纵着九龙鼎内的元力真火。

不同于初次炼制丹『『药』』时的忐忑,有过经验的杜飞云再次炼『『药』』时,心中也宁静平稳许多,手上的动作也是有条不紊。

黝黑的丹鼎之中升腾着炽热却不焦躁的气息,『『药』』草粉末与硝石和墨砂粉混合在一起,在元力真火的包裹与炙烤下,发出一丝丝酸腐的味道,熏得杜飞云眉头直皱。

炼制丹『『药』』的过程中,容不得丝毫分心与偏差,是以即便那含着难闻味道的袅袅青烟在面前升腾,他也只能强忍着,丝毫不敢以手掩鼻,更遑论是躲避。

他屏住呼吸,耐着『『性』』子将所有的材料一一放入『『药』』鼎内,连忙将鼎盖合上,这才终于松一口气。

有此经历,他才知晓,炼制丹『『药』』过程中,并非都是伴随着清新『『药』』香的,也会有各种刺鼻难闻的味道。而且,『『药』』典之中记载的诸多丹方的材料,一个比一个古怪,想必以后炼丹中此类经历必定会越来越多。

想到这里,杜飞云不禁在心中暗道这炼制丹『『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同样会有许多难『处』和艰辛。

他继续保持元力输出,使鼎内的元力真火将诸多『『药』』材炙烤融化,渐渐地凝结在一起,产生许多微妙的反应。

随着时间渐渐流逝,他『体』内的元力渐渐告罄。毫不迟疑的,有过这种经历的杜飞云再次如同上次一般,一边炼『『药』』,一边入定修炼。

按道理上来说,这种一心二用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完成的,即便是实力再如何强大的修士也不敢这样做。

Www.quanben5.coM全,本网

然而,杜飞云却完全不同,他不单能够保持空灵状态进行修炼,还能够一边输出元力『『操』』纵『『药』』鼎内的元力真火。

第一次炼『『药』』时这般一心二用而没有任何危险,只能说他的运气够好。第二次炼『『药』』时仍然能够一心二用而不堕入邪魔,这或许与他两世为人从而心神坚毅有着莫大的关系。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昏暗的密室内,杜飞云缓缓从入定之中清醒过来,面带笑意地收回贴在『『药』』鼎底部的左手。

经过一个小时的努力,这碧馥灵『『药』』总算是炼制成功了。他揭开九龙鼎的鼎盖,便有一股酸涩的气味逸散开来,充斥着整个密室。

他心神一动,那九龙鼎内便飞出一颗黑『『色』』的丹『『药』』来,轻飘飘地落入他的掌心。汇聚二十余种『『药』』材的碧馥灵『『药』』,最终凝结成丹丸时只有蚕豆大小,通『体』黑亮,带着一丝灼热的温度,飘散着酸涩的气味。

双手捧着碧馥灵『『药』』,杜飞云细细观察着这碧馥灵『『药』』的『『色』』泽,丹纹,还有通透程度。鉴别了片刻,最终得出结论,这颗刚炼制出来的丹『『药』』乃是一颗二品丹『『药』』。

第一次使用九龙鼎炼制丹『『药』』时,炼制出来的『脱』胎换骨丹还是一颗三品丹『『药』』,如今第二次炼制丹『『药』』却炼出来一颗二品丹『『药』』,杜飞云心中也有些小小的失望。

不过转念一想,炼丹不单失败率极高,而且寻常炼『『药』』师很难炼制出高品质丹『『药』』来,大多都是一些一品和二品的丹『『药』』。如此一来,他的心中才略微宽慰一些。

九龙鼎在杜飞云的意念『『操』』纵下再次变回图案贴在『胸』口,他拿过事先准备好的木盒,将丹『『药』』放入其中,随后起身离开了密室。

柳向天一直在后花园假山外焦急地等候,见杜飞云走出来,便面带急切地迎上开口询问。

“『『药』』煎好了没?”

“自然是好了。”杜飞云的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随后迈步向着柳老太君的卧房行去。

“那你煎的『『药』』在哪?”柳向天发现杜飞云没有拿着瓦罐或者瓷碗出来,脸『『色』』顿时变黑,以为杜飞云在耍他。

岂料,杜飞云对他的话充耳不闻,继续朝前走着。

强忍着一腔怒火的柳向天跟着杜飞云来到老太君的卧房门外,便见杜飞云当先跨入门槛,转过身来面『『色』』平静地将房门关上。自然,也将柳向天关在了门外。

柳向天又是一阵眉心暴跳,心中暗道这小兔崽子肯定是故意气他的,若非是顾忌母亲的病『情』,他现在就想把那个小兔崽子吊起来抽一顿。

房内,杜飞云来到『床』榻前,拿起桌上的一碗莲子汤,将碧馥灵『『药』』取出放入其中,用汤勺搅拌一番之后,才将丹『『药』』融化。随后,他便将融化了碧馥灵『『药』』的莲子汤给老太君一点点地喂下去。

将瓷碗放回桌上,杜飞云便坐在『床』边,观察着老太君的反应。时间静静流逝,一刻钟,半个时辰……

老太君的脸庞与手臂上原本布满指头大小的血泡和脓包,在这段时间里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渐渐淡化,变小。

见到碧馥灵『『药』』真的起了效用,杜飞云也是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心中轻松许多。

一个时辰过去,原本一直双眼紧闭气息微弱的老太君轻轻咳嗽一声,尔后便无力地睁开双眼,清醒过来。

她茫然地打量四周片刻,紧接着便看到杜飞云的脸庞,双眼惺忪的老太君愕然了片刻,随后脸上便现出浓浓的舐犊之『情』,略带惊喜地道:“飞云??真的是飞云么?”

“我可怜的孙儿,外婆终于能看到你了,实在是太好了!”

“可怜的孩子,是外婆不好,这么多年,让你和你娘受苦了……”

老太君甫一醒来,还未查看自己的病『情』,便满脸惊喜地拉着杜飞云的双手,一边自责的同时,眼中还泛出两行泪水。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听到响动的柳向天面『『色』』欣喜地走了进来,见到母亲醒来且病『情』有所好转,望向杜飞云的眼神也带着一丝感『激』。

这时,杜飞云站起身来,便要转身离开。路过柳向天身边时,还不忘对他说道:“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希望柳家主能够遵守『赌』约,将千两白银和三份老参和灵芝送到我家中。”

言毕,杜飞云负着双手出门而去。

房内,柳向天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老泪纵横的老太君还在呼唤着杜飞云的名字……;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