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17章 今非昔比

不过,被掠夺三次之后,他也敏锐地发现一个问题。他不断地经历着从饱满到空虚的变化,三次过后,丹田内的元力种子竟然增大了一丝,而且经脉也在悄然间变得更为宽阔坚韧。

同时,他还能细微地察觉到,一直潜藏在经脉骨骼深『处』的『『药』』力,似乎也被『激』发,正在不断地淬炼着他的经脉和骨骼皮膜。

发现这些细微的变化之后,杜飞云抑郁的心『情』顿时好转,再次毫不犹豫地艰苦修炼。他相信,即便九龙鼎需要海量吸收元力才能恢复,只要他勤修不倦,最终必然能够渐渐地将之填满。而且,在不断经历从饱满到空虚再到饱满的过程中,他的实力也会渐渐提升,获得莫大的好『处』!

一个月的时间,恍然而过。

这段时间里,渐渐平静下来的白石镇,又在这几天里再次热闹起来。因为,白石镇十年一度的三大家族共同举行的族比大会即将开始,无数百姓们都在翘首期待着即将到来的龙争虎斗。

这段时间里,杜飞云一直呆在家中闭关苦修,连大门都不曾踏出。一个月时间过去,他的变化颇大,当他走出房门来到院中那一刻,就连杜绾清和杜氏也产生了瞬间的错愕。

今天的他,身着一袭白『『色』』长袍,发髻驯服地束在脑后。他身形颀长健硕,唇红齿白,剑眉星目,『精』气神饱满充盈。若是给他换上一套锦缎长袍,再配上一把折扇,那便是一位『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

今时今『日』的杜飞云,不如从前那般瘦削,颀长的身躯里掩藏着无穷爆发力,袍子下一条条流线型的肌『肉』力感十足。而且,杜绾清与杜氏都感觉到,杜飞云的气质也发生了变化。

以前的杜飞云,给人感觉总有些木讷和沉默,容易让人忽视。而现在的他,往院中一站,周身自有一股凌厉似利剑的气势生出。

刚刚吃过早饭,杜飞云便在院中习练武技,仍旧是那套行云流水功法。院中,金『『色』』朝『阳』下,白『『色』』的身影不断飘忽挪移,掌影上下翻飞,脚下踏着玄奥的步伐,看上去甚是飘逸出尘。

杜飞云的实力,在这一个月之中早已有所突破,那『脱』胎换骨丹和少『阳』丹的『『药』』力也终于被他吸收完毕。此时,使出行云流水这套武技,自然是威力不俗。小院中好似刮起一阵狂风,他每一掌拍出,都能惹得地上落叶翻卷腾飞。

达到炼『体』后期的修士,『体』内气血充盈,力大无穷,骨骼经脉可刚可柔收放自如。杜飞云这掌法与步法施展开来,骨骼时不时会发出噼啪声响,周身三尺之内都充斥着可怖的劲气。

察觉到杜飞云的巨大变化,见到他施展武技时这般凌厉不失飘逸的气势,杜氏与杜绾清皆是『露』出欣慰的笑意。她们知道,那个沉默冷淡的杜飞云已经成为过去,现在的他已是翘楚俊彦。

QuanbEn5.COM全本、网

这时,院门外响起敲门声,杜绾清连忙前去开门,杜飞云也停下手中动作,望向门外。

院门外立着数道身影,为首的是柳家管事柳忠,他身后的是四位家丁。望见立在院中的杜飞云,柳忠的眼底也闪过一丝错愕,心中暗叹这少年变化如此之大的同时,不忘对杜飞云『露』出一丝笑意,尔后开口说道:“飞云少爷,老太君让小的前来传话,族比大会今『日』便要开始,还请飞云少爷随我前去。”

一个月之前柳老太君便已告知他族比大会开始的『日』期,是以杜飞云早有准备,此刻听到柳忠的话,便淡淡点头,尔后便与姐姐和母亲告辞,随柳忠出了门。

杜氏与杜绾清原本也想去观看杜飞云参加族比大会,奈何杜氏身『体』不便,且又碍于白石镇百姓的冷眼,是以只好呆在家中等待消息。自然,临行前杜氏关切地嘱咐杜飞云切记不能逞强,一切以自身安危为重。

族比大会的擂台,设在白石镇后山脚下,那里有一片平地,地势开阔,足可容纳近两千人围观。杜飞云随着柳忠出了家门,一路向后山行去。

大街小巷之中,白石镇居民们无论男『女』老幼,皆走出家门,三五成群地向后山行去,准备观赏白石镇十年一次的盛会。这些人一边满心期待地赶路,一边兴致勃勃地讨论着三大家族中又出现了哪位实力高强的子弟,当他们看到杜飞云与柳忠时,皆是满脸错愕地呆愣原地。

他们不可置信地打量着杜飞云,心中顿时掀起怒涛狂澜,他们无法把面前这个气质出尘气势凌厉的翩翩少年,和那个一向木讷沉默的小杂种联系在一起。

只不过区区一个多月时间而已,他怎么会有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且,他和他母亲不是被柳家所驱逐吗,今『日』又怎会与柳家管事走在一起?难道他们也要去参加族比大会吗?这样的话,是否代表着柳家重新接纳杜氏母子了?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白石镇居民们,心中震撼难明的同时,都泛出无数的疑问。

朝着后山一路行来,杜飞云将众人的反应落入眼底,面上神『『色』』丝毫未变,嘴角依然噙着一抹淡淡的微笑。远远地望着前方的人『『潮』』,他的心中对那即将到来的族比大会也产生了一丝期待。

因为他想得到九叶紫莲,所以他才答应柳老太君,代表柳家参加族比大会。既然参加族比大会,那么自此他便会走入众人的眼中,颠覆之前的形象。

所以,在决定参加族比大会那一刻起,他已经下定决心,他一定会让白石镇的人刮目相看。他要让所有曾经瞧不起他,唾弃他,戳他脊梁骨的人都看到,他杜飞云不是庸才,他也可以成为强大的修士,成为白石镇中少有的强者!

若能受人敬仰崇拜或者畏惧,谁又愿遭人唾弃?

渐渐地,杜飞云在柳忠的陪同下来到后山脚下,远远望去,只见山脚下空地上早已挤满了人。在空地中间,正有一个十丈方圆的擂台,不远『处』的三『处』新搭建的凉棚中,三大家族的人早已到齐。

擂台上空无一人,显然比试尚未开始,擂台四周站满围观的百姓,个个都翘首以待,嘈杂沸腾的声音不绝于耳。

然而,当柳忠带着一身白『『色』』长袍的杜飞云来到空地上时,嘈杂的人群却渐渐地安静下来。不知是谁先带头,随后几乎所有人都扭过头来望着缓缓走入场中的杜飞云,人人的脸上都布满不可置信与疑『惑』的神采。

显然,这些围观在擂台四周等着看好戏的百姓们,完全不曾料到,杜飞云这个小杂种竟然也会来这里凑热闹。更惊奇的是,这个一向木讷愚笨的家伙,此刻看起来似乎变化颇大。

最让所有围观百姓们关心的是,杜飞云又怎会跟柳家管事走在一起?柳遥当年被柳家老太爷逐出门户的事『情』众人皆知,而如今杜飞云与柳管事同行,难道是柳家又接纳了柳遥母子?

数百乃至上千道复杂难明的眼神聚集在杜飞云身上,他却始终面『『色』』平静,对这一切视若无睹,不急不缓地朝着柳家所在的凉棚行去。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戏谑而嚣张的声音,那轻蔑鄙夷的语气使得众人都忍不住将目光聚集过去。

“哟,你这个小杂种竟然也敢来这里?三大家族的族比大会,你来凑哪门子热闹?”

杜飞云的脚步戛然而止,缓缓转过身来,平静地望着身后说话的人。

他是一个身材瘦削的少年,约莫十七八岁的年纪,下巴上生着一圈小胡子,身穿紫『『色』』锦袍,一双小眼眯缝着,脸上尽是不屑的神『『色』』。

杜飞云瞬间就认出这说话之人的身份,表『情』虽然未变,眼神却是渐渐转寒。因为,这个年轻人叫做白龙,乃是白家家主白『玉』生的长子。更重要的是,过往的这些年里,这个白龙没少欺负过杜飞云,好多次都曾带着白家小辈将杜飞云打的鼻青脸肿头破血流,至于口头辱骂那更是家常便饭。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