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19章 初显身手

小何五『体』投地拜求诸位收藏一下,投几张推荐票,多谢啦!

………………

族比大会开始,围观众人便将注意力放到擂台上,心中揣测着三大家族的后辈子弟,会有怎样出彩的表现。

当然,因为之前的一幕,众人都对杜飞云多加关注,心中也明白过来,这个一向平庸的少年,似乎与从前大不相同了。

刘掌柜在擂台之上慷慨陈词,以令人热血沸腾的『激』昂言辞讲述着族比大会的来历和历史,其包含的重大意义,以及对白石镇的贡献和影响等等。

杜飞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安静地听着刘掌柜啰嗦半个时辰,心中只记下了今『日』参加族比大会的十几个年轻后辈的名字。

如今三大家族之中,柳家人丁单薄,后辈子弟只有柳恒一个男丁。至于柳向天堂弟的三个『女』儿,实力只有炼『体』两层到三层境界,不提也罢,是以唯有杜飞云才能代表柳家参战。

白家后辈中的男丁足有七个,年岁最大的便是白『玉』生长子白龙,现年十九岁,实力已经达到炼『体』七层,步入炼『体』后期。其余的六个白家后辈子弟,从十四岁到十八岁不等,实力也大概在炼『体』四层到六层之间。

秦家的后辈弟子之中,也恰好是七位男丁,不过那二少爷秦守义不在场,是以到场的只有六位。其中五位年轻人的实力都在四层到七层之间,唯有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俊秀少年引起杜飞云的注意。

那个俊秀少年,杜飞云认识,知晓他叫做秦守正,现年十六岁,乃是秦万年的三子。秦守正很少出现在白石镇百姓视线中,自幼便深居简出,醉心于修炼。同时,秦守正的修炼天赋在秦家子弟之中也是最出类拔萃的。

前几年便有消息传出,秦守正已经踏入炼『体』七层境界,十三岁便达到炼『体』后期,秦守正乃是白石镇当之无愧的天才少年,天赋仅次于他的大哥。如今再度出现在众人面前,众人只知晓他的实力必然再度提升。至于他现在到底『处』于哪个境界,那便无从得知了。

从看到秦守正那一刻起,杜飞云便知道,这个秦守正绝对不简单!

刘掌柜在擂台上口若悬河地讲述半个时辰,这才终于结束,接着便宣布所有参加族比的少年登上擂台,进行抽签。今『日』参加族比共计十四位少年,将会通过抽签的方式两两捉对比试,经过四轮淘汰之后,最终定下三位获胜者。

十四位朝气蓬勃的少年修士一字排开站在擂台上,顿时引得围观的百姓们掌声雷动,心中雀跃期待的同时,都忍不住开口呐喊为台上的少年加油打气。

其中,自然是以白石镇首屈一指的天才少年秦守正的呼声最高,其次便是白家大少爷白龙,至于杜飞云,则根本没有人为他呐喊助威。

杜飞云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面『『色』』平静地望着场中的『情』形,宠辱不惊。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按照规矩,十四人中年龄最小的少年优先抽签选择对手,然后便按照从小到大的顺序依次抽取。秦家的秦守志年仅十三岁,比杜飞云还小一岁,自然是优先抽签。

当刘掌柜宣布开始抽签之后,秦守志毫不犹豫地伸手抽出一根竹签递到他手中。刘掌柜接过竹签一看,尔后抬起头大声宣布道:“第一场,秦家秦守志对阵柳家杜飞云!”

此言一出,顿时全场沸腾,无数围观的百姓皆是议论纷纷,『交』头接耳。当然,大多数人都免不了向台上的杜飞云投去同『情』的一瞥。

第一场比试便被抽到,这杜飞云也的确够倒霉的。而且,那秦守正虽然岁数小,却早已达到炼『体』期五层境界,实力不容小觑。

杜飞云既然已经被抽到,那么他就不用再去抽签,随后按照从小到大的顺序,又有六个少年都抽取了竹签,也定下了各自的对手。

刘掌柜依次将七场对战的『情』况都宣布之后,周围众人便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皆是翘首企盼即将到来的争斗。

白龙一直都强压着心中的怒火,自从上擂台之后便一直关注着杜飞云,心中暗暗祈祷能够与杜飞云捉对比试,也好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其击败,狠狠地羞辱一番,才能消解心头之恨。

如今第一场便是杜飞云和秦守正捉对比试,他的愿望落空,心中稍微有些遗憾,便扭头朝身边不远『处』的杜飞云戏谑地道:“小杂种,本来小爷我还想亲自教训你一番,没想到你运气好,竟然被秦守志抽到。希望你能争点气,别被秦守志给淘汰了,否则小爷我怎么教训你,履行我的诺言呢?”

白龙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场中的十几位少年都听到,众人顿时都哄笑起来,一个个幸灾乐祸地望着杜飞云,几个白家小辈纷纷出口附和白龙挖苦讥刺杜飞云。

虽然之前有过杜飞云出手教训柳恒的一幕,但是在场的少年谁不知道那柳恒是个纨绔废物?所以在他们心目中即便打败柳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对杜飞云依旧是轻蔑鄙夷。

对于身旁这些少年的挖苦讽刺,杜飞云只是面无表『情』地在他们脸上扫过,随后目光落在白龙的身上。

“与其做无谓的口舌之争,倒不如手上见真章,我还等着看你跪地求饶呢!”

见杜飞云完全不被『激』怒,而且还出口反讽,白龙顿时大怒,双拳捏的嘎吱作响,恶狠狠地瞪着杜飞云。若非是考虑到此刻身『处』大庭广众之下,他真想出手狠狠教训杜飞云一顿。

刘掌柜适时地开口,打破场中近乎僵持的气氛,宣布第一场比试开始。十二位少年纷纷离开擂台,只剩下秦守志和杜飞云两人在擂台之上对峙。

秦守志虽然年仅十三岁,个头却跟杜飞云差不多高,且显得更为健壮魁梧。他走到杜飞云身前一丈开外站定,满脸冷笑望着杜飞云,伸出手来勾勾手指道:“小杂种,是你自己认输,还是我打到你认输?”

蔑视,赤『『裸』』『『裸』』的蔑视!

这几年里,秦家与白家的年轻后辈从没少欺负过杜飞云,围殴打骂更是家常便饭。杜飞云的心中早已将这些小畜生们恨到了极点,却奈何人单力薄且实力低微,只得避而远之。

但是,今天的他绝对不再是那个任人欺侮的少年,谁欺侮他,他就要打谁,谁想杀他,他就要谁死!

没有任何的口头争执,没有任何预兆,在秦守志话音刚落时,杜飞云的身影便已消失在原地。

刹那间,白『『色』』身影带起道道残影,鬼魅般地斜斜飘出一丈,出现在秦守志的身侧。

迸发凌厉劲气的掌影瞬间出现,闪电般地拍中犹自面带冷笑的秦守志,杜飞云的右脚向前迈出两步,带起飘忽的残影,瞬间击中秦守志的腿弯。

仅仅刹那而已,措手不及的秦守志便被一掌击中『胸』口,一脚踢中腿弯。随后他便脸『『色』』苍白地后仰倒下,重重地砸在擂台上,发出噗通的沉闷声响。未等他做出任何动作,一只布鞋脚底便凝如山岳地踏中他的『胸』膛,庞然大力传来,秦守志双眼一翻便昏『『迷』』过去,再无声息。

一掌,一脚,仅此而已!刹那间出现,又顷刻间结束,犹如鬼魅,秦守志根本无从反抗!

场中的嘈杂人声戛然而止,众人皆是面『『色』』呆滞,眼神直勾勾地望着擂台上那个白袍少年,嘴巴张大到能塞下一颗『鸡』蛋。

这还是当初那个沉默寡言平庸不堪的杜飞云吗?

一时间,众人齐齐倒抽一口凉气,脑海中不约而同地浮现出这个念头。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