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23章 东窗事发

族比大会的现场,依旧人声鼎沸,在柳老太君宣布这样的重磅消息之后,终于将气氛推向高『『潮』』。

当然,杜飞云也顿时成为所有人的焦点,白石镇的百姓们望向他的眼神之中,全是崇拜和敬畏。

年仅十四岁,炼『体』九层的实力,高深莫测的医术!

这一切,都深深地刻印在众人脑海中,杜飞云这个名字,必定使他们铭记终生。

置身于擂台之上,望着四周数千道或敬畏或崇拜或嫉妒的眼光,杜飞云『胸』中豪『情』顿生。

这一刻,他的目光遥望杜家方向,心『『潮』』涌动。

“母亲,姐姐,你们看到了吗?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轻视我们,再也没有人敢欺辱我们!”

……

秦府,一『处』奢华的卧房之中。

一个十**岁的少年躺在『床』上,『床』边两个丫鬟正在给他换『『药』』缠绷带,屋内充斥着难闻的酸腐『『药』』味。

那少年竟然是消失一个月之久的秦守义,此时他紧咬着牙关,强忍着浑身的疼痛,不时地发出两声闷哼。

在『床』边,坐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正在抽泣抹泪。

房门吱呀的一声被打开,面带惊喜的秦万年带着管事秦二大步走了进来,目光径直落在『床』上。待他看到秦守义那凄惨模样时,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

“守义,你这是怎么了?”

见到失踪一个多月的二儿子终于回家,却浑身缠满破布绷带涂满『『药』』膏,秦万年的脸『『色』』渐渐转寒,双目之中闪动着愤怒的火焰。

“老爷,你要给守义报仇啊!我可怜的孩子啊,浑身上下骨头都断了啊,实在是太惨了啊!”

那衣着华贵的『妇』人顿时拉住秦万年的衣袖,不停地嚎啕大哭。

“给我住嘴!”秦万年怒喝一声,那『妇』人吓的一哆嗦,连忙闭嘴,不敢再哭嚎。

“守义,快告诉爹,你这一个月里究竟都遭遇了什么,是谁把你害成这样?”

秦守义此刻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布满伤痕,胳膊和大腿更是无力地瘫软在『床』上,使不出力道。

现在他已经完全成为一个没有骨头,无法行走的软『体』动物。

听到秦万年的话,面如死灰的秦守义缓缓睁开眼来,眼神之中的绝望渐渐褪去,浮现出无尽的怨『毒』。

随后,他噙动着嘴唇,将事『情』的始末一一地讲述出来。

原来,当初他虽然被杜飞云打落悬崖,却掉入山下白石河中侥幸未死,只是浑身筋骨全部碎裂而已。

仅剩下一口气的他陷入昏『『迷』』,顺着白石河漂流到澜沧镇,被一对渔户夫『妇』救起,然后『精』心照料他一个月时间。

两天之前,他终于从昏『『迷』』之中醒来,了解自身『处』境之后,便以利许诺,央求渔户夫『妇』抬着担架跨越百里山路将他送回秦府来。

quANbEn5.com【全本5】

听完这一切,屋内顿时爆出剧烈声响,暴怒之下的秦万年,一巴掌将桌子拍的粉碎。

『处』于暴走边缘的秦万年扭过头来,满脸煞气地对管事秦二说道:“秦二,立刻带人前往杜家,把杜绾清母『女』给我抓来,先把她们关押在府中,老子现在亲自去抓杜飞云那个杂种!”

秦二连忙点头,快步奔出卧房,前去执行命令。

满身凌厉杀气的秦万年转身踏出房门,便要前往族比大会现场去擒拿杜飞云。

临行前,他还不忘回头对秦守义说道:“守义,你且安心养伤,父亲这就去把那一家贱人抓来,为你报仇!”

……

族比大会终于圆满结束,众多围观的百姓也渐渐散去,彼此还在议论纷纷,『交』头接耳,倾诉着心中的震撼与兴奋。

今天族比大会上杜飞云的一系列表现,已经在白石镇掀起轩然大波,成为百年来白石镇中最为耀眼和传奇的人物。

年仅十四岁,便已修炼至炼『体』期九层境界,只差一步便会踏入炼气期。

拥有妖孽般的修炼速度,强大的实力,而且还身具神奇的医术,比之杏林圣手薛神医更胜一筹。

这种种荣誉加诸于身,杜飞云顿时变成所有百姓崇拜与敬畏的对象,哪怕他只是一个未及弱冠的少年,此刻却再无一人敢于轻视他。

柳老太君已经当众宣布,杜氏一家将会回归柳家,以后杜飞云必将会是柳家着重栽培的对象。拥有柳家这等家世财力的鼎力相助,杜飞云绝对前途无量。

百姓们渐渐散去,白家与秦家两大家族的人也黯然退场。

两个家族的人临走前仍不忘对杜飞云怒目而视,显然在心中将杜飞云恨之入骨。

柳老太君被柳向天扶着来到杜飞云面前,面带欣喜地开口赞誉,向杜飞云诉说着心中的欣喜与震惊。

原本柳老太君邀请杜飞云,只是期望他能够替柳家撑一下门面,至少不会败得太惨,输得太彻底。

可是她完全没想到,杜飞云竟然给她带来如此天大的惊喜,彻彻底底地完胜另外两家。

此时此刻,柳老太君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她实在是太喜欢这个外孙了。

就连一向看杜飞云不顺眼的柳向天,此时也是面含微笑,对杜飞云十分和蔼。

族比大会取得圆满胜利,杜飞云得到自己想要的宝物,改变了之前的形象,也收获了白石镇百姓们的敬畏。

柳家也是获利颇丰,接下来三大家族将会重新分配一些产业和利益,一想到接下来就能看到白『玉』生和秦万年那『肉』痛的表『情』,柳向天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意。

柳老太君开口邀请杜飞云与她一同回柳家,并打算派下人将杜氏母『女』也接来,只不过却被杜飞云婉言谢绝了。

尽管柳老太君再三劝解,奈何杜飞云心意已决,与柳老太君告辞之后,便向家中返回。

杜飞云『独』自离开,柳老太君与柳向天望着他的背影许久,见他消失在人群中,这才略带遗憾地转身返回柳家。

就在这时,柳向天的眼角瞥到,中途离场的秦万年,竟然又气急败坏满脸杀气地赶回来。

见到这一幕,柳向天不禁心中偷着乐,有些幸灾乐祸。秦家一直觊觎白石河的控制权,所以这次族比大会意『欲』打出秦守正这张底牌来获取胜利,却没想到秦守正败于杜飞云之手,功亏一篑。

秦万年虽然是柳向天的大舅哥,两人却向来不合,有这么好打击他的机会,柳向天肯定不会错过。

是以,看到秦万年气急败坏地返回现场,还在四『处』搜寻着什么,柳向天便满脸含笑地走上前去。

来到秦万年身边,他便故作得意地开口说道:“哎呀,秦家主你可终于回来了,我还生怕你不敢回来了呢。”

“你们秦家后辈可是人才辈出啊,只可惜守正那孩子修炼之途太顺利,所以遭此失败也是在所难免。少年人嘛,多经历一些磨难总是好的。”

闻言,秦万年顿时止住脚步,满脸怒气地回头瞪着柳向天,双目赤红几『欲』噬人。

“这次我柳家一不小心赢了族比,柳某实在是惭愧啊。不过,族比之前约定的产业和利益分配,咱们现在还是得『交』接一下的。正好,你现在跟我一起去找白『玉』生吧。”

柳向天虽然语气故作惭愧,可是脸上那春风得意的笑容哪里有一丝惭愧的模样,分明就是故意在气秦万年的。

“滚蛋,柳向天,老子现在没空跟你浪费时间!”秦万年恶狠狠地唾骂出声,尔后转身离开,继续在人群中搜寻着杜飞云的踪影。

被秦万年如此呵斥,柳向天赫然变『『色』』,脸『『色』』渐渐转寒,身形一闪挡在秦万年身前,语气森然地道:“秦万年,难道你想赖账不成?好哇,既然你如此嚣张,来来来,让刘某见识见识你有什么本事如此猖狂!”

话音刚落,柳向天周身便腾出灿灿的冰蓝『『色』』光华,凌厉至极的寒冰劲气勃然爆发,挥手一记寒冰掌便朝着秦万年当头拍去。

秦万年本不『欲』与柳向天纠缠,奈何柳向天当先发难,无奈之下只好出招应对。

两位家主岁数相仿,实力也都『处』于炼气期二层境界,多年来多次『交』手也都是旗鼓相当,不分上下。

是以,如此一来,尽管秦万年怒火攻心,一心只想着寻找杜飞云,不愿与柳向天纠缠,却还是被死死地缠住,『脱』不开身。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