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24章 闯入秦府

杜飞云满心愉悦地返回家中,刚刚来到大门口便感到不对劲。平『日』里院门一直都是关着的,此刻却是大开着。

心中疑『惑』的他走进院中,呼喊数声,却不见母亲和姐姐的踪影。走进屋里,便看到桌椅粉碎,散落在地上,母亲与姐姐不知去向。

见此『情』景,他顿时预感到『情』况不妙,快步奔出小院,却迎面碰上隔壁的王二嫂。

平『日』里他们家与这王二嫂的『交』集并不多,当然,双方也没有什么嫌隙。

此刻王二嫂见到杜飞云,便焦急地开口说道:“飞云,快去秦家救你母亲和姐姐。”

“秦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听到秦家这两个字,杜飞云顿时心中一咯噔,似乎明白了什么。

“就在你回来之前,秦管事带着家丁冲进来,把你母亲和姐姐都抓走了!”

听到王二嫂的话,杜飞云顿时勃然变『『色』』,顾不得说声谢谢,便连忙闪身奔向秦家。

敏锐的直觉告诉他,很可能是当初的事『情』败『露』,否则秦家绝对不敢如此大张旗鼓地来抓人。

心中焦急的他一路掠过大街小巷,使出浑身元力来加快速度,直奔数里地之外的秦府。

一边全力奔驰的同时,他还在心中不断地祈祷着母亲和姐姐千万不要有事,否则他实在无法原谅自己。

此时的杜飞云已经成为整个白石镇的焦点,他的任何举动都会被人所关注,见到他亡命地在路上飞奔,且满脸焦急的模样,不少百姓都在暗中揣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杜飞云全力飞掠之下,短短半刻钟,秦府的大门便已在望。

原本他还顾忌秦家的家主秦万年,毕竟他只有炼『体』期的实力,在炼气期境界的秦万年身前,毫无还手之力。

可是,此刻他担心母亲和姐姐,心忧如焚之下,也顾不得太多,直接便向秦府大门冲去。

“站住!”看守大门的两位秦府侍卫皆是一身黑衣短打装扮,见到杜飞云风驰电掣地直冲大门而来,顿时抽出腰刀握在手中。

“滚开!”无须解释,无需浪费口舌。

杜飞云脚下骤然加速,一个箭步奔至大门口,双掌腾出赤红光华,顿时泼洒出层层掌影,朝两位侍卫兜头罩下。

炼『体』期九层实力,如今在白石镇中绝对是顶尖高手,能够胜之者不足五指之数。

是以,两位侍卫大惊失『『色』』之下,还未能惊呼出口,便被流水掌击中『胸』口,身形抛飞出去,远远地摔出大门外。

杜飞云毫不停留地窜进秦府大门,脚下行云步施展开来,身躯快似利箭,身后留下一串残影。

秦府的宅院占地足有数十亩,前后共计六重院落,房屋无数。

杜飞云从未来过这里,一时间也不知去哪里寻找母亲和姐姐的踪影,无奈之下,只好每个房间一一寻找。

qUAnbEn5.Com(全。本*网)

就在杜飞云在宅院之中『乱』闯,四下搜寻时,有下人和护院见到他闯进来,顿时尖叫出声,惊恐呼喊,慌『乱』奔走。

很快,便有十几个身着黑衣短打装扮,握着腰刀的护院奔出来,朝着杜飞云包围过来。

心忧如焚的杜飞云不愿与这些护院和家丁浪费时间,仗着炼『体』九层的实力,在走廊与房檐之上纵跃,很快跳开包围,冲进第二重院落。

实力达到炼『体』期九层,不单力大无穷,身『体』柔韧程度更是极强,双腿的弹跳力也很是恐怖。杜飞云现在施展全力的话,便能够轻而易举地跃上一丈多高的房檐院墙。

第二重院落里显然是丫鬟和下人居住的房屋,见到杜飞云飞檐走壁地冲进来,好几个丫鬟和老嬷嬷顿时花容失『『色』』,一阵『鸡』飞狗跳地逃窜,还扯开喉咙歇斯底里地尖叫着。

身后,十几个气势汹汹的护院挥舞着腰刀追杀进来,身前则是一排房屋。杜飞云果断地跃上房檐,在屋顶上几个纵跃,跳进第三重院落。

他的身影不断地在各个院落里闪现,健步如飞地来回纵跃,翻窗破门,在各个房屋之中搜查。

只是,很可惜,依然不见杜氏和杜绾清的踪影。

越来越多的护院聚集在一起,杀气沸腾地追在杜飞云身后,意『欲』将他包围,然后擒拿。

数十个慌『乱』奔走的丫鬟和老嬷嬷聚在一起,惊声尖叫的同时,还不忘呼喝着那些护院和家丁,一时间群雌粥粥,嘈杂错『乱』。

第四重,第五重院落,都被杜飞云给翻了个遍,却仍旧不见母亲和姐姐的踪影。

正当杜飞云在第五重院落里的房屋中四『处』搜寻时,秦家的三十多个家丁终于将整个院落包围,守住院墙和门口,只等杜飞云一出现便出手擒拿。

又是“咔嚓”一声脆响传出,某间房屋的木门被一脚踢碎,脸『『色』』『阴』沉的杜飞云自门内闪现出来。

堪堪越过走廊跳进院中,未等他再度跃上房檐继续搜寻,数十个护院便举着长刀齐齐地朝他扑来。

杜飞云瞬间眯起眼睛,眉头紧蹙,浑身肌『肉』绷紧,『体』内元力骤然狂涌而出。

四面八方,都被秦家的护院修士所包围,数十把长刀闪耀着寒光,带着尖锐的呼啸声朝他袭来。

尽管这些护院都只是一些炼『体』前期和中期的修士。可是,数十把长刀之下,即便是炼『体』后期修士,稍有不慎也会被『乱』刀分尸。

喊杀震天,刀光霍霍,杀气凛然,杜飞云却夷然无惧,毫不退缩。

白『『色』』身影飞掠,道道残影出现,赤红光芒暴闪,凌厉劲气肆虐,杜飞云犹如鬼魅一般地闪进人群中。

脚下踏着纯熟无比的行云步,双掌翻飞犹如穿花蝴蝶般使出流水掌,他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在人群中游走。

秦家在白石镇势力极大,是以才有财力请来数十个护院。防范宵小的成分不多,撑门面,管理长工和下人的成分极大。

是以,这数十个护院看上去兵强马壮气势如虹,却是良莠不齐,更无合击之术,全无战术可言,散『乱』不堪。

噼啪的撞击声,咔嚓的骨折声,尖锐的惨叫声,瞬间响起。

杜飞云在杂『乱』无章的人群中闪现游走,身形飘逸灵动。双掌凌厉无匹,上下翻飞,几乎没有一合之敌,任何被掌影拍中的人都会惨叫着跌飞出去。

此时的他犹如猛虎入羊群,双掌翻飞连连拍出,脚踏行云,闪转腾挪,专往人腿弯和膝盖踢出。

数十个秦家护院,冲的很猛很快,败退的却更快。

短短数息时间,便已有十几个护院惨叫着倒下,剩下的人也是心中胆寒,不敢再迎头冲上。

被流水掌拍中『胸』口的,『胸』中凹陷,面『『色』』惨白,嘴角溢出鲜血昏『『迷』』倒地。

被击中肩膀胳膊的,惨叫着倒在地上呻『吟』。被踢中腿弯和膝盖的,抱着腿在地上翻滚哀嚎。

很快解决掉十几个护院,成功地震慑住其他人,杜飞云不愿再浪费时间,身形一闪便要离开,准备继续搜寻。

就在这时,他的身后陡然爆发出两声怒喝,两道凌厉无匹的劲气瞬间爆发,伴随着森然寒光朝他后颈袭来。

“杂种去死吧!”

那两把长刀距离杜飞云的后颈只有不足六尺的距离,眨眼间便袭至杜飞云脑后,眼看就要将杜飞云的脑袋斩于刀下。

见到这一幕,周围的护院与家丁都面『露』喜『『色』』,似乎已经见到杜飞云血溅当场的『情』景。

这藏在杜飞云身后,同时暴起袭击的两个人,竟然是两位秦家少年。其中一个拥有炼『体』期七层的实力,另外一个也拥有炼『体』六层的实力。

好心机,好算计!这两个少年竟然藏在人群中,悄然地『摸』至杜飞云身后,趁着他『精』神松懈时,在他的视线死角发起袭击。

换做任何一个炼『体』期修士,哪怕是天才少年秦守正,只怕也无法躲过这蓄谋已久的袭击,当场便要身首异『处』。

可是,杜飞云会么?

显而易见,他不是秦守正,所以他不会死。

无需怀疑炼『体』后期修士的能力,无论是眼力还是耳力,都是常人所不可思议的。在两把长刀携着呼啸破空声临『体』的那一刻,杜飞云虽不曾回头,却犹如脑后长了眼睛一般,身形一矮便弯腰蹲下,险之又险地躲过刀锋。

两把长刀的攻击落空,两位少年的身形仍在前冲,杜飞云却是赫然拧腰转身,双掌暴闪赤红劲气,啪的一声便拍中两个少年的『胸』口。

咔嚓的骨折声顿时响起,清晰入耳,无数人为之胆寒。

两个原本势在必得的少年倒飞出去,口吐血沫地在地上翻滚,双手捂着『胸』口不停抽搐。

杜飞云的身形一闪,便来到其中一个少年身前,一脚踏住他的『胸』口,厉声喝问道:“说,我娘和我姐姐在哪?”

“噗……”少年眼神怨『毒』地盯着杜飞云,执拗地不愿开口回答,奈何『胸』口庞然大力传来,顿时一口鲜血喷出,面『『色』』惨白地萎顿在地。

“说,或者死!”杜飞云的耐心已经被耗光,不想再费口舌。他知道,母亲与姐姐的『『性』』命随时都会葬送,由不得他不心狠手辣。

“你、休、想……”少年怒目圆睁,溢出血沫的嘴角噙动着,艰难地吐出这三个字,脸上却是残忍的怨『毒』表『情』。

“那你就去死!”杜飞云的双眼顿时赤红,脚底再次用力踏下,那少年的『胸』口顿时凹陷下去,眼中生机迅速消失,尔后脑袋一歪便再无声息。

自始至终,他都信奉一个道理,谁要他死,他就得让他先死!既然这个少年背后袭击想要杀他,那他也不必手软。

心慈手软,只会酿成惨祸,抱憾终生,或是葬送自己『『性』』命,这种『妇』人之仁他是绝对不会有的。

他从未杀过人,但是并不代表他不会杀人。他一直都是心地善良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要受人欺辱而不反抗。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更何况如今他母亲和姐姐都身陷险境,生死未卜,他怎能不心忧如焚,怒火攻心?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