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26章 围追堵截

一道道劲气四溢开来,『激』起阵阵无形冲击波,直将四周的砖石木头震散成粉末,地面尘土飞扬。

秦万年与柳向天两人身形兔起鹘落,在滚滚烟尘之中纵横『交』错,拳来脚往,光影四『射』。

又是一记对拼,柳向天那闪着冰蓝『『色』』光华的双掌,与柳向天的金『『色』』拳影狠狠地撞击在一起,发出轰隆的声响,尔后两人皆被震开,连连后退几步才稳住身形。

就在这时,满脸怒气双眼含煞的秦万年陡然低喝一声,双手平端于『胸』前,手心相对,迸『射』出灿灿光华。

“哧”的一声清脆嗡鸣响起,一道凌厉而森然的剑光陡然亮起,秦万年的面前骤然出现一把食指长的小剑。

手指大小的小剑迎风便涨,仅仅瞬息间已变成一把三尺青锋,寒光『逼』人,剑气凛然。

秦万年左手捏剑诀,右手划过一道弧线光晕,吐气开声喝道:“青萍剑,去!”

三尺青锋骤然平端,吞吐着一尺余长的金『『色』』剑芒,倏地一声划破空气,朝柳向天『胸』口『射』去。

“混蛋,你竟然动真格的?”

眼见那宝剑迎面袭来,柳向天赫然变『『色』』,身形连连后退躲避的同时,还不忘怒骂秦万年。

“你挡老子的路,不让老子去抓杜飞云那个杂种为我儿子报仇,老子自然对你不客气!”

此时的秦万年已经怒火攻心,杀气盈沸,不论是言辞还是剑势,都极其凌厉。

“虽然杜飞云下手有点重,可是擂台上拳脚无眼……”

柳向天一边下意识地躲避直刺而来的飞剑,一边开口为杜飞云辩解,奈何话刚出口,便被秦万年打断。

“放『屁』!老子说的不是守正,是守义的事!”秦万年脸『『色』』『阴』沉似水,双目赤红,几『欲』暴走。

“停停停!!”柳向天『体』内元力勃然迸发,三次纵跃之间已经掠出十几丈远,这才避开那凌厉之极的飞剑,连忙挥手叫停。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杜飞云怎么着秦守义了,让你发这么大火?”

见秦万年一副杀气冲天的模样,柳向天也意识到不对劲,当下连忙开口询问。

这十几年里,他和秦万年一直不合,两人不少争斗。可是,以往两人只是意气之争而已,并无深仇大恨,更不曾兵刃相见。

是以,见到秦万年这般暴怒,甚至祭出身家『『性』』命般宝贵的飞剑,柳向天顿时预感到事『情』不妙。

见柳向天不再阻拦他的去路,秦万年也就作罢,挥手召回飞剑,转身继续搜寻杜飞云的踪影,与此同时开口解释道:“我儿守义一个月前在阆石山上被杜飞云那个小杂种打落悬崖,若不是我儿福大命大,早就一命归天了。现在我儿浑身骨折无数,瘫痪在『床』无法动弹,我怎能轻饶那个小杂种?”

QuanbEn5.COM全本、网

听到秦万年这样一说,柳向天顿时明白过来,这才知道他为何会这样暴怒,一颗心也是沉落谷底。

他很清楚,以秦万年那暴躁的脾气,发生这样的事,他肯定会斩杀杜飞云为子报仇的。

不论是为了查看事『情』真相与进展,抑或是保护杜飞云,柳向天都不敢让秦万年胡来,当下连忙快步跟上,紧跟在秦万年身后。

秦万年在人群中搜寻片刻依然无法找到杜飞云的踪迹,连忙奔向杜家,一路杀气腾腾地疾行,惹得路人纷纷躲避,生怕殃及池鱼。

杜家,依然是院门大开,同样的,屋内自然是空无一人。

秦万年来到杜家一看杜飞云不在,心中思虑片刻,顿时『露』出残忍的笑意来,尔后转身向秦家返回。

他已经猜想到,杜飞云肯定得知母亲和姐姐被擒,现在应该前往秦家去救人去了。

如此一来,那杜飞云便是自投罗网!

见秦万年返回秦家,柳向天也毫不犹豫地跟上,他要确保杜飞云安全,不至于被暴怒之下的秦万年给斩杀。

为今之计,他只好等先找到杜飞云,然后再将之保全下来,接着再充当和事老,将这场恩怨化解。

然而,一刻钟之后,当两人踏入秦家院中,便只见到四『处』一片狼藉。秦万年赫然『『色』』变,愣神片刻便身形飞掠奔向后院。

柳向天的眼神扫过四周,见到周围一片狼藉,还有几具护院的尸『体』散落在地,心中顿时担忧起来。他已经预料到,这次杜飞云闯大祸了!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后院之中传来一道声震云霄的怒喝声。那怒喝声穿金裂石,远远传出数里远,其中的暴怒与杀气,使得闻声之人都心中惊骇。

“啊!杜飞云,我誓要杀了你!!!”

柳向天一个闪身窜出十丈远,很快奔至后院来到房中,甫一踏入房中,扑鼻而来的便是浓浓血腥气。

定睛一看,房中倒着五具尸『体』,一个是秦二,四个是家丁。至于躺在『床』上的那个少年,正是秦守义,也早已断气。

“完了!”柳向天顿时面『『色』』大变,心中暗道糟糕,这下子,他也无能为力,根本不敢再想保全杜飞云的事『情』。

毕竟,换做是谁被杀了儿子,都是不死不休的血海深仇。

事到如今,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在心中为杜飞云祈祷,希望他赶紧逃离白石镇,至少不会被秦万年给碎尸万段。

秦万年身躯簌簌发抖,双目赤红如同凶兽,显然已是怒到极致。杀子之仇,不共戴天,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杜飞云一家人全部残忍虐杀,才能为惨死的儿子报仇!

他脸『『色』』森寒,一言不发地走出房门,向前院走去。

出于无奈,柳向天也不继续留在房中,连忙跟在秦万年身后。本想开口劝解,不过想到秦万年的脾气秉『『性』』,又看到他现在的模样,最终还是选择缄默。

“老爷,老爷!”一名受伤的护院头领捂着刚缠上绷带的肩头,瘸着腿挪动步子来到秦万年跟前,瑟缩畏惧地道:“老爷,刚才有个年轻人闯入秦府,我们几十个兄弟没能拿下他,反倒被他杀了十几个兄弟,我们办事不利,还请老爷责罚!”

护院头领诚惶诚恐地弯腰低头,心中正在琢磨秦万年会怎样责罚他,心『情』很是忐忑。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最后一重院落中发生的事『情』,更不知道面前的这位家主刚刚死了儿子。

秦万年缓缓地扭过头,目光似剑地盯着那护院头目,尔后毫无征兆地抬起右手,一巴掌扇在那护院头领的脸上。

护院头领正低着头,毫无防备便被扇中,顿觉庞然大力传来,眼睛一黑便倒飞出去,跌出两丈远才扑倒在地,嘴巴一张便是满口白牙混合着血水吐了出来。

“给我集合秦府所有人手,封住白石镇的所有出口,无论如何也要在白石镇中把杜飞云一家给我找出来!”

秦万年双拳紧握垂在身侧,双眼『阴』鸷地遥望远方,声音低沉地说出这句话来。

那护院头目半边脸早已塌陷,脑海阵阵眩晕,在地上挣扎许久才艰难地爬起来,弯腰点头应承之后,才踉踉跄跄地前去召集人手。

就在这时,隔壁一间房门打开,一对身着粗布麻衣的中年夫『妇』『摸』了出来,神『『色』』紧张地四『处』打量。两人原本准备偷偷溜走,奈何早已被秦万年盯住,顿时畏缩地停下脚步。

“你们,是谁?”秦万年的声音无比低沉,好似寒冰一般森然。

看到秦万年的神『『色』』,这对中年夫『妇』预感到不妙,有些畏惧地后退,期期艾艾地答道:“我们是澜沧镇的渔户,就是送秦少爷回来……”

话音未落,秦万年却是脸上带着莫名笑意地开口说道:“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你们把守义照顾的很好,我很感『激』你们。”

“啊?谢谢老爷夸奖,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原本那中年『妇』『女』还惦记着秦家能给他们什么奖励,正待开口时,却被中年汉子一把拉出,尔后弯腰赔笑地向秦万年告辞。

『妇』人或许有些不甘,觉得自己夫『妇』跋山涉水上百里将人送回来,却毫无报酬,可是那中年汉子已经察觉到气氛不妙,拉着『妇』人便准备离去。

“别急着走,我要好好奖赏你们!”秦万年面『露』笑容地朝两人走来,神『『色』』无比和蔼。

“啊?真的吗?那太好了……”『妇』人顿时面『『色』』惊喜,双眼泛出金光。

岂料,就在那一刻,秦万年的身形骤然加速,只是刹那便带着一股风掠至两人面前,双掌瞬间拍出,两道金『『色』』掌影顿时迸发。

“嘭!”两道闷响声几乎同时响起,秦万年的双掌结结实实地拍在夫『妇』二人的『胸』口,顿时将他们拍飞出去,身躯好似麻袋一般撞在墙壁上,尔后无力地跌落。

那中年夫『妇』二人的身『体』噗通一声摔在地上,嘴角不断喷涌着鲜血,身躯抽搐数下,便闭上双眼,再也没有声息。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