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27章 插翅难逃

秦府大堂之中,一片静谧,只有两个人在屋内。

秦万年端坐在太师椅上,闭着双眸,不知在想些什么。柳向天坐在旁边,颇有些坐立难安,神『『色』』变幻不停。

此时此刻,他的心思极其矛盾,一时间有些难以取舍。他能够理解秦万年的心『情』,也能够看出秦万年此刻平静的表『情』下掩藏着怎样的涛天怒火。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眼睁睁地看着秦万年截杀杜飞云,他也难以抉择自己到底该帮谁。

“向天,你可以走了,这件事与你无关,我希望你不要『『插』』手。否则,你知道后果的……”

一直闭着双眸的秦内沉默的气氛,却令柳向天的脸『『色』』更加难堪。

“万年兄,其实这件事……”

柳向天刚一开口,秦万年便举起手掌,打断了他的话:“行了,你不必劝我,你可以走了。”

闻言,柳向天知道他心意已决,既然多说无益,只好起身离开。

柳向天刚刚跨出门槛,便有一道飞奔的身影擦肩而过,正是那个被秦万年一巴掌拍成柿饼脸的护院头领。

那护院头领迅即来到大堂中,弯腰向秦万年汇报道:“老爷,属下等人在北镇口发现杜飞云的踪迹,他们一家三口正向北逃去。”

话音落,一直闭着双眸的秦万年骤然睁开双眼,两道剑眉扬起,赫然站起身。

“通知所有人,抓住杜飞云一家三口任意一个,赏白银千两。但是,我要活口!”

言毕,那护院头领转身飞奔出去传令。秦万年一拂衣袖,身形飞掠出秦府,一路向北奔去。

…………

白石镇的正北方,有一条一丈宽的大道,蜿蜒于群山之间,一路通向北方,可达千江城。

此时,正有三道身影在大道上仓皇奔走,一路向北行去。显然,这三人正是秦万年正在苦苦寻找的杜飞云一家。

“娘,姐姐,我们再快一点,只要出了前面那个山口,我们拐上小路,就安全多了。”

杜飞云搀扶着杜氏,一手拉着杜绾清,快步向前奔走。奈何,杜氏身『体』过度虚弱,平『日』里都要拄着拐杖,此刻哪里快的起来。

半个时辰之前,杜飞云在秦府之中大开杀戒,将母亲和姐姐救了出来,终于暂时『脱』离危险。

事到如今,既然已经犯下命案,与秦家结下死仇,杜飞云知道白石镇是无法呆下去了,否则他们一家便会被暴怒的秦万年撕成碎片。

几乎毫不迟疑的,他便带着母亲和姐姐一路向北逃出白石镇,准备前去千江城中躲避。

不过,在离开白石镇之前,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中一趟,将家中那一千两多银票取来放在身上。

他深知钱财的重要『『性』』,身无分文当真是寸步难行,尤其是他还带着母亲和姐姐一起逃走。

更重要的是,他还将当年母亲典当的那枚紫『『色』』环佩给取来带在身上,这枚『玉』佩他在一个月前拿到银票之后便去当铺之中将之赎了回来。

QuanBen5(cOM)全本、网

那一年他十岁,母亲将这枚一直贴身佩戴的紫『『色』』环佩拿去典当,换来一份补『『药』』让他服下,才让他生出元力种子踏上修炼之路。

他一直都将这件事记在心中,并且暗中立志有朝一『日』将紫『『色』』环佩赎回,因为他知道,这枚紫『『色』』环佩其中肯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今天即将离开白石镇,或许此后无法再回来,是以他才去将紫『『色』』环佩取回。

如此一来,就又浪费了一刻钟时间,所以到现在他们才逃离白石镇几里路,还未到达令石山口。

走大路是不行的,肯定会被秦家的人追上,只有跨过令石山口,然后拐入群山之中的小道,才能摆『脱』秦家的追杀。

“飞云,你和姐姐先走吧,不要管我。娘亲现在就是一个废人,只会成为你的累赘。”

杜氏的脸『『色』』愈发苍白,身躯更是摇摇『欲』坠,双手虽经简单包扎,却仍旧血流不止。

再看杜绾清,『情』况也大同小异。她虽然不似杜氏那般孱弱,奈何之前在秦府中被折磨许久,双手间鲜血淋漓,此刻也是脚步虚浮,身『体』虚弱不堪。

“不行!娘,我是不会放弃你们的!”先是在擂台上比试数场,又经过方才在秦府之中的一战,杜飞云『体』内元力消耗甚大,又没有时间恢复,此刻也是身『体』虚弱,额头冒汗。

“娘,来我背你!”

杜飞云弯下腰来,一把将杜氏背在背上,快步向前奔去。杜绾清也紧紧跟随着,身形踉跄的同时,更是大口地喘气。

身前,令石山口渐渐在望,距离越来越近,三百丈,两百丈……

身后,大道上渐渐传来阵阵杂『乱』的脚步声,喊杀声,正有十几个秦府护院挥舞着刀剑追上来。

察觉身后『情』况有异,杜飞云扭头一看,顿时面『『色』』森然,眼睛微微眯起,心中焦急万分。

换做任何时候,区区十几个秦家护院,他夷然无惧。可是,现在这时刻,身边有母亲和姐姐需要保护,只要被秦家的护院修士们拖住脚步,秦万年随时都会赶来。

到那时,不单是他,就连母亲和姐姐在内,他们杜家三口都要命丧当场!

逃,拼命地逃!

“娘,抓紧我!”杜飞云低喝一声,一手反搂住母亲的腰,一手抓着杜绾清的胳膊,脚下再度加速,钢牙紧咬向前奔去。

两旁皆是陡峭山壁,只有跨过前方的狭隘山口,才会豁然开朗,才能逃入群山之中,才有一线生机!

耳中雷鸣阵阵,心头砰砰『乱』跳,气血阵阵翻涌,杜飞云知道,这是力竭的征兆!

不能落后,不能减速,不能停下来!!否则,就是被『乱』刀分尸的下场!!

杜飞云背着母亲,拉着姐姐,身形踉跄地向前飞奔,根本顾不得回头去看身后的『情』况。

这一刻,分秒必争!这一刻,生死攸关!

奈何,奈何『体』内气力迅速流逝,奈何喘气越来越重,奈何身后追兵越来越近!

下一刻,一声怒喝骤然自身后传来,杜飞云顿时如遭雷亟,身躯颤抖,双眼赤红。

“小杂种,纳命来!”

这是秦万年的声音,他已经赶上来了,此时他距离杜飞云只有区区不到十丈的距离。

滚滚烟尘扬起,一道黑『『色』』身影蓦地飚『射』而出,好似利箭,咻的一声掠过十丈距离,刺向杜飞云的后背。

是秦万年!快步追上来的他,在距离杜飞云十丈之时,身躯骤然加速,瞬间飞掠而来,伸出双掌朝着杜飞云的后背隔空袭来。

凛冽劲气瞬间来到身后,听到那尖锐破空声,感受到那锋锐刺骨的劲气,杜飞云心头大骇,丹田内元力勃然爆发,身形一扭向一旁侧滑出两尺远。

“砰”的一声巨响,巨大的金『『色』』手掌狠狠地拍在土石地面上,地面顿时凹陷下去,尘土飞扬。

身形不稳的杜绾清被巨掌的余波震倒在地,狼狈地趴在地上,半边肩头血迹殷殷。

杜飞云险之又险地躲过这一击,连忙将母亲放在一旁,转身应对秦万年接下来的攻击。

他无法继续逃下去,那样只会把后背留给秦万年攻击,况且他背着杜氏,根本逃不过秦万年的追杀。

为今之计,唯有『硬』拼。

不拼,继续逃走,那么马上就会死。

『硬』拼,同样是死,至少能够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不会死的太窝囊。

即便今『日』必死无疑,他杜飞云也决计不会放弃最后一丝生机。

秦万年立在原地,距离杜飞云足有一丈,他面『『色』』狰狞地凝望着杜飞云,嘴角『露』出一丝残忍怨『毒』的笑意,声音沙哑而低沉地说道:“小杂种,今天我要把你们一家三口的浑身骨头,一寸一寸地捏碎,让你们『体』验一番那种滋味,然后再将你们一刀一刀地凌迟致死。唯有如此才能泄我心头之恨,为我儿守义报仇!”

如此残忍,如此怨『毒』的话语,即便是那些秦家护院都忍不住面『露』骇然,心惊『肉』跳。

杜氏与杜绾清搀扶在一起,坐在路边倚着山壁,杜绾清面『『色』』惨白地指着秦万年道:“秦万年,你这个疯子,你丧心病狂!你要还是堂堂家主,一介修士,就给我们个痛快。”

“痛快?哈哈!!哈哈哈哈……”

“想痛快地去死?没门!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秦万年仰天大笑,脸『『色』』却是『阴』沉似水,双眼之中杀机闪烁。

………………

请还没有收藏本书的朋友们点击一下加入书架,小何谢谢诸位了。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