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28章 临危突破【求收藏】

请各位收藏一下,投几张推荐票,小何感『激』不尽!

…………

秦万年的话音落下之时,身形便是暴闪掠出,双手之间金光灿灿,凝结成一双蒲扇大小的手掌,携着尖锐的破空之声,朝着杜飞云当头罩下。

以秦万年的实力和速度,一丈距离,眨眼即到。

杜飞云脚踏行云,在瞬息间便连踏两步,身躯横移出五尺远。

这已是他的极限,面对秦万年这个炼气期二层实力的修士,一丈之内距离,他能够做出的反应仅仅如此。

炼『体』九层,炼气期二层,实力相差近十倍,即便是他全盛时期,也无法在秦万年手下撑过三招,更遑论现在?

巨大金『『色』』手掌顿时击空,再次将地面土石拍的凹陷下去,现出一个巨大手印,尘土四溅。

秦万年眉头微蹙,脚跟一拧,瞬间转过身来,双手再度朝杜飞云『胸』口拍出。

杜飞云无能为力,无法招架『硬』挡,只得凭借灵动鬼魅的行云步法,再次拧身闪避。

然而,此时他丹田内元力已近枯竭,步法使出略有不畅,速度慢上三分。是以,他堪堪闪出一尺远,便被金『『色』』手掌的边缘扫中『胸』口。

“咔嚓”一声,是肋骨断裂的声音,清晰入耳。

杜飞云的身躯向一旁飞出去,重重地撞击在陡峭的山壁上,尔后无力地跌落在地面上,溅起一蓬灰尘。

他紧咬着牙,额头冷汗瞬间沁出,双手撑着地面艰难地爬起来,一手捂着痛楚麻木的『胸』口,一手拭去嘴角溢出的鲜血。

秦万年脸上带着残忍怨『毒』笑意,仿佛很享受杜飞云面『『色』』惨白的凄惨模样,双脚再度踏出,双手呈鹰爪型朝杜飞云肩头抓来。

看那架势,秦万年这是要捏碎杜飞云的肩胛骨,他真的要一寸一寸捏碎杜飞云的骨头关节!

杜飞云已经受伤,脚步更加虚浮,『胸』口那针刺一般的痛楚使他冷汗直冒,脸上青筋暴跳。见到秦万年再度扑来,他钢牙一咬,丹田内最后一丝孱弱的元力勃然迸发,颤抖的双腿顿时踏着行云步向一旁闪去。

然而,两人相距不足一丈,秦万年的速度极快,他又怎能躲过?

仅仅横移出不到两尺,秦万年的右手便搭住他的左肩,他闪避的身形顿时僵住,再也无法挪动分毫。

“咔嚓!”

又是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响,映入众人耳中,杜氏与杜绾清面『『色』』惨白,双眼之中泪痕隐隐。

秦万年右手五指紧握,一把捏碎杜飞云的左肩,尔后用力一掷,杜飞云的身形便好似破麻袋一般重重地摔在山壁上,尔后滚落在地上。

秦万年立在原地,望着杜飞云面如死灰,浑身抽搐的痛苦模样,顿时快意地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

杜飞云无力地躺在地上,双眸紧闭,右手捂着鲜血滴沥的左肩。他一口牙齿咬得嘎吱作响,脸庞也因剧痛而扭曲变形,冷汗更是涔涔而下,混合着灰尘泥土,显得面目全非。

quANbEn5.com【全本5】

『体』内元力已经告罄,丹田内空空如也,如今又身受重创,漫说是反抗躲避,就连站起来都困难。如今这般『情』形,他的下场已经显而易见。

他会毫无反抗之力地被秦万年捏碎全身骨头,然后再尝尽凌迟之苦,最后在极度痛苦之中死去。至于杜氏和杜绾清,想必也会跟他一样。

“不!!!我不能死!!!我不甘心!!!”

蜷缩在地上的杜飞云,双眸紧闭着,心中却是凄厉地大声呐喊。不甘,愤怒,求生的**,一时间纷纷涌上心头。

有人说,死过一次的人便不会再怕死。而杜飞云显然不是,他不怕死,他只怕自己死的太窝囊,太没有价值!

我之命运,『『操』』于我手,凭什么他人可以生杀予夺??难道贫贱之人就注定要被欺压致死而无从反抗吗???为什么??为什么??

我要活下去!我要所有想伤害我,想杀我的人,都去死!!

前世今生,种种积怨,种种不堪回首的往事涌上心头,不甘与愤怒瞬间爆发,充斥于心。

杜飞云“啊”的一声凄厉不甘地呐喊出声,浑身最后一丝力气迸发,倏地从地上站起来,仰天怒啸。

凄厉而悲怆的声音穿金裂石,摄人心魄,传出老远,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唯『独』,秦万年带着快慰的笑意,欣赏着杜飞云的模样,仿佛很是享受他的绝望与不甘。

杜飞云这一凄厉长啸出声,原本他的元力便已枯竭,此刻顿时所有力气耗尽,顿时身躯一软便要倒下。

骤然,『体』内一股澎湃如火焰的力量瞬间迸发,好似热油一般瞬间被点燃,充斥于杜飞云的四肢百骸。

犹如熊熊烈火一般,一旦燃起便无法遏制,在杜飞云还未反应过来时,『体』内四肢百骸一百零八经脉中便已被这种炽热的力量所充满。

那些力量,不知来于何『处』,瞬间出现,便好似泉涌,在他『体』内流动『激』『荡』,汇聚成磅礴无匹的元力,顺着经脉飞速游动,聚往丹田。

这是??杜飞云的长啸声顿时止住,面『『色』』惊愕,不可置信地立在当场。

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他根本不曾想到,在他已经油尽灯枯,再无反抗之力时,会突然爆发出这等惊人恐怖的力量。

此时在他『体』内疯狂汇聚凝结的元力,比之从前更是强大十倍,那澎湃浩『荡』的元力无比『精』纯,远远超越炼『体』期九层修士的元力。

这是??这是一直潜伏在四肢百骸之中的『『药』』力!

这是『脱』胎换骨丹和少『阳』丹潜伏在最深『处』,没有被他所完全吸收的最后一层『『药』』力!

那一瞬间,感受到经脉和丹田内汹涌澎湃的元力有些熟悉,杜飞云刹那间便想明白了。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在那一个月的闭关苦修里,已经将『体』内所有『『药』』力全部吸收完毕。此时此刻,他才知道,原来那两颗丹『『药』』的『『药』』力竟然还有一层潜伏在最深『处』。

他终究还是小看了『脱』胎换骨丹和少『阳』丹!这才是丹『『药』』真正的威力和效用!炼制丹『『药』』最次也需要先天期境界的实力,丹『『药』』的威力和效用又岂能小觑?

澎湃的元力汹涌浩『荡』,在经脉内奔流不息,仅仅数息时间,便已将他的丹田全部充满。而且,那些元力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仍然一往无前地朝他的丹田里奔去。

见杜飞云站起身来厉啸之后便赫然变『『色』』,此刻更是面『『色』』好转,苍白的脸庞竟然现出一丝红润,秦万年顿时止住大笑声,疑『惑』地望去。

“这是??突破???”仅仅观察片刻,秦万年便骇然变『『色』』,瞪大双眼,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诚然,此刻杜飞云浑身气势不断攀升,周身毫无预兆地卷起一阵狂风来。他的身躯,似乎正在发生着微妙的改变,皮『肉』下的骨骼与经脉,似乎正在渐渐扩张。

一眼望去,杜飞云竟然能给人带来一种身躯正在变大的错觉。

还有,他的白『『色』』袍子竟然无风自动,渐渐地鼓胀起来,双手间更是闪烁着赤红『『色』』的光华,渐趋明亮耀眼。

炼气期的秦万年也曾经历过这般异象,是以瞬间便判定,杜飞云这是在突破!

而且,这正是炼『体』期九层突破到炼气期一层的表象!

“天啦,怎么可能?这个杂种怎么可能这么逆天??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突破炼气期??”秦万年脸上的笑意完全被震惊和不可置信所取代,此时望着正在突破的杜飞云,眼中杀气凛然。

“原本我还想慢慢折磨你,现在看来,我不得不立刻杀掉你!”

秦万年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毒』,瞬间打定主意,立刻灭杀杜飞云!

“你去死吧!”秦万年暴喝一声,身躯顿时飚『射』而出,闪动金『『色』』光华的双手握拳朝着杜飞云的脑袋狠狠轰去。

两人之间,相距不足两丈远,以秦万年的实力,几乎是弹指间便跨越两丈距离,来到杜飞云面前。

一双酒坛子大小的金『『色』』拳影来到杜飞云头顶,毫不停留地瞬间砸下,而杜飞云仍然闭着双眼站在原地,仿若未觉。

眼看杜飞云的脑袋即将如同大西瓜一样被双拳砸成粉碎,一道暴喝声也在众人耳边响起,犹如炸雷。

“住手!”

青『『色』』身影闪现,一袭青『『色』』长袍的中年男子骤然自人群中出现,脚底在秦家护院修士的肩头踏过,瞬间掠至两人中间。

一柄森然长剑好似闪电般『激』『射』而来,闪动着冰蓝『『色』』光华,剑锋直指秦万年的咽喉,眨眼即至。

青袍,青锋,柳向天。

剑势凌厉,剑气如虹,光影如冰,青袍如魅。

秦万年的双拳已经来到杜飞云头顶一尺『处』,那金『『色』』拳影已经堪堪擦着杜飞云的头皮,只要再降下一寸,杜飞云的脑袋即将变成铁锤下的西瓜。

奈何,冰蓝『『色』』剑影也已携着凌厉剑气,刺向秦万年的咽喉,不足一尺。

双拳击杀杜飞云,那么他也难逃一剑穿喉的下场。

收回拳头,不杀杜飞云,他又不甘心放弃这个机会。

杀还是不杀?

秦万年不敢『赌』,尽管他知道柳向天未必敢杀他,但是他不敢用自己的『『性』』命去『赌』!

暂时放过敌人,只要他还活着,那就还有机会报仇。

是以,心中仅仅权衡刹那,秦万年便拧腰矮身收拳,朝一旁飞掠出去。

剑光乍然收敛,一袭青袍的柳向天落在地上,护持在杜飞云身前,面『『色』』森寒地望着三丈之外的秦万年。

“万年,你已经丧心病狂了!”

…………

下一更在今晚0点,明天是周一,小何想冲一下榜,还望诸位道友鼎力相助啊!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