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32章 解开心结

“这……”

柳向天傻眼了,神『『色』』古怪地僵立在原地,眼神直勾勾地瞪着杜飞云脚下那片黑灰,一时间心『『潮』』涌动。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片刻之前还不可一世杀气沸盈的两位家主,此刻却是化作了一蓬黑灰,凄凉地铺撒在地面上。

他更加震撼和疑『惑』的是,杜飞云只不过是刚刚晋阶到炼气期境界而已,怎么就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能够轻易吞噬掉秦万年和白『玉』生的攻击,轻易地将两人也灭杀呢?

杜飞云不可能拥有这般实力,那么一定是那个小鼎的原因!

柳向天瞬间便想通其中的缘由,顿时明白过来,那尊小鼎绝对是神奇无比的宝物!至少,他敢肯定,这个小鼎绝对不是普通的法器,很有可能是更高级别的灵器!!

灵器,那可是连先天境界的修士都趋之若鹜,为之争抢的法宝!一件足够强大的灵器,足以使修士在同一境界内成为绝顶强者!

在修士的世界中,法宝,功法和丹『『药』』便是最为珍贵的存在。一件灵器已经足以使任何炼气期修士都为之疯狂,哪怕是冒着生命危险都会厮杀抢夺!

不可否认,这一刻,柳向天也是怦然心动,望向九龙鼎的眼神也变的炽热起来。

只不过,仅仅是刹那而已。柳向天很快便转过脸去,眼中的炙热与贪婪渐渐地消失,旋即恢复清明。

两人相距不过两丈远,是以柳向天的表『情』和眼神自然逃不过杜飞云的眼睛,见到柳向天再转过脸来已经恢复平静时,他也是心中暗送一口气。

“快跑啊!”

就在这时,柳向天身后的大道上传来一阵惊恐的呼声。两人转过身望去,只见那十几个秦家护院修士们正在仓皇地逃走,亡命般地飞奔。

只是,他们的速度再快,却也快不过飞剑。

一柄裹着璀璨冰蓝『『色』』光华的飞剑瞬间飚『射』出去,瞬息间便已来到那些护院修士们的背后。柳向天的右手剑指连连划动,三尺剑芒在他的『『操』』纵下眨眼间便刺出十几剑。

冰蓝『『色』』的剑光乍然迸发,十几道剑影纵横『交』错地在人群中攒『射』,数个呼吸的时间便已将那十几个人全部斩杀,留下一地尸『体』。

炼气期境界的实力,锋锐至极的飞剑,使得柳向天斩杀这些炼『体』中期的修士们,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最后一个护院修士也倒下之后,场中顿时恢复平静,那飞剑才倏地调转方向,飞回柳向天的身前,被他收入『体』内。

杜飞云面目表『情』地望着柳向天的动作,并未多说什么,倒是杜氏和杜绾清的表『情』有些发白,似乎心中很是难受。毕竟,两个弱质『女』流实在有些难以接受柳向天的这种近乎屠杀的行为。

似是怕杜氏和杜绾清误解,柳向天沉『吟』片刻,尔后以前辈嘱咐后辈的口吻对杜飞云说道:“飞云,我们身为修士,行走于世间,切记不能心慈手软。对于想要击杀自己的人,一定要斩草除根,否则便是对自己和亲人生命安危的不负责。”

quANbEn5.com【全本网】

“因为,一时的『妇』人之仁,假仁假义的怜悯和慈悲,很可能便会导致惨剧发生,从而抱憾终生。”

虽然秦万年和白『玉』生是杜飞云所击杀,但是柳向天也属于帮凶,事『情』经过又恰好被秦家护院们看在眼里。如果放过这十几个护院,让他们将消息传出的话,柳家就会遭受另外两个家族的全力报复。

即便柳向天有自保能力,可是柳府上上下下数百口人却安全堪虑,他身为一家之主,自然不会为家族留下后患,心狠手辣斩尽杀绝也是在所难免。

“我懂。”杜飞云淡淡地点头。

尽管他现在只有十四岁,可是他却拥有着三十余年的阅历和经验,这番道理他自然明白。事实上,他也有心斩杀这些护院以免走漏风声。但是方才他全力催动九龙鼎变幻大小,发出元力真火之后,『体』内元力早已涓滴不存,此时早已是强弩之末。

“你们快走吧,这里就『交』给我『处』理。”很显然,柳向天所指的自然是收拾尸『体』清除痕迹的事『情』。

见柳向天转过身去准备清理现场,杜飞云的眼神闪烁着,心中『情』绪有些复杂难明,迟疑了片刻,嘴唇噙动着,对柳向天的背影说道:“舅舅,谢谢你。”

柳向天的脚步顿时停下,身躯轻微颤抖了一下,片刻之后才回过头来,望着杜飞云苦笑着道:“我还以为你小子这辈子也不会认我呢。”

“呵呵……”杜飞云尴尬地笑笑,无言以对。诚然,在今天之前,杜飞云一直都对柳家和柳向天抱有成见。只不过,方才柳向天的所作所为,全部被杜飞云看在眼里。他并非不明事理的人,时到今『日』自然能够看出,柳向天便是那种外冷内热的人。

“舅舅,麻烦你回去之后转告外婆,飞云不怪她,也不会怪你们柳家。”

听到这句话之后,柳向天『露』出欣慰的笑意,望着杜飞云微微颔首点头,表示自己会把话带到。

终于度过这次危难,如今已经是彻底安全,白石镇再也没有能够威胁到他的人,杜飞云的心『情』也开朗许多。望着柳向天,杜飞云忽然笑着问道:“舅舅,我想问你个问题,为什么你对我母亲有这么深的成见?”

“……”柳向天没好气地白了杜飞云,心中这小子今天话怎么这么多,他母亲还在场,他怎能问出这番话来。

柳遥此时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在杜绾清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来到杜飞云的身边,以眼神示意他不要为难柳向天。

“是不是因为我那个父亲的缘故?”杜飞云却对柳遥的眼神视而不见,仍旧故作好奇地询问。

柳向天的脸『『色』』有些不自在,别过头不去看柳遥和杜飞云的脸『『色』』,不知在想些什么。

“难道,你曾经被他揍过?”杜飞云的眼珠子一转,忽然就嘴角含笑地冒出这句话来。

听闻此言,柳向天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不自然,赫然转过身来,眼神带着询问意味地望着柳遥。那意思很明显,分明就是“难道你告诉飞云那件事了?”

柳遥很是无辜地望着柳向天,她也很纳闷杜飞云就猜到这些,她记得她从来都不曾说过这些。

眼见杜飞云仍旧满脸好奇地盯着自己,嘴角甚至还挂着很欠揍的戏谑笑意,眼神更是十分玩味,柳向天的脸有些挂不住了。

片刻之后,柳向天深深地叹一口气,只好对杜飞云的好奇妥协。当然,其实更多的原因则是,他心中认为,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也是时候打开这个心结了。

他知道,杜飞云一家人这一离去,或许此后便没有机会再回到白石镇,他们以后或许也没有机会再见。既然如此,倒不如把陈年往事和心结都解开。

“他不是人,他纯粹就是一个妖孽!”柳向天的脑海里又冒出那道衣衫似雪的身影,想起那个男人的模样,脸『『色』』犹带恨『『色』』。“总之,我非常讨厌他。”

“至于你母亲的事,一言难尽,我只能告诉你,一切都是因『爱』生恨。这种感『情』太过于复杂难明,暂时你也不会懂,等你以后长大了会慢慢明白的。”

言毕,柳向天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准备清理现场的尸『体』和痕迹。

柳向天以为杜飞云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并不会懂这些,可是他哪里知道,杜飞云的心理年龄和阅历可远远不止这些。

在脑海里揣测寻思片刻,杜飞云便不难理解其中的意思,也渐渐明白柳向天当初的感觉了。

柳老太爷有两子一『女』,最小的柳遥自然是极受父母和两个哥哥宠『爱』的,肯定是柳家的掌上明珠。

然而,自己最为宠『爱』的妹妹,却无怨无悔地『爱』上那个令他讨厌的男子。甚至罔顾人伦礼法,跟那个男子『私』定终生珠胎暗结,任凭流言蜚语唾骂鄙夷也痴心不改,痴痴守候,倔强地将腹中孩儿生下抚养时,柳向天是多么的痛心和失望。

他恨那个男子花言巧语哄骗自己最宠『爱』的小妹,尔后又薄『情』寡义地抛妻弃子,就此踪影杳杳。他更痛恨和失望自己小妹对那男子痴心不悔,为他孤苦守候,『独』自承受流言蜚语的倔强。

正是这种复杂矛盾又酸涩难明的『情』感,才会导致这么多年里他都对柳遥心存成见,心结埋藏极深。

杜飞云在心中猜想片刻,便得出这个答案,自然也就明白了柳向天以往那冷漠疏远的外表之下,掩盖着的复杂『情』绪。

“哎……”想明白这些,杜飞云也是无奈地叹口气。

片刻之后,杜飞云搀扶着杜氏,带着杜绾清转身向令石山口走去,朝着柳向天挥挥手告辞道:“舅舅,我们走了。”

正在大道不远『处』忙着挖深坑埋葬尸『体』的柳向天转过身来,望着杜飞云,微笑颔首道:“飞云,好好照顾你娘和姐姐,你们要好好地活着。”

杜飞云望着柳向天,似是承诺一般,重重地点头,尔后带着母亲和姐姐转身离去。

柳向天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遥望着杜飞云一家人消失在视线中,随后继续清理现场的痕迹。良久之后,柳向天忽然停止了动作,脑海中突然想起一件事来,顿时脸『『色』』大变。

“完了,忘记告诉飞云这件事了。”

“秦万年的大儿子秦守楠数年之前便已达到炼气期六层境界,是被某个势力极大的修士宗门收为弟子,如今肯定实力更胜从前。”

“倘若秦守楠得知秦万年的死讯,肯定是要疯狂复仇的,我还能够找理由搪塞过去,不怕秦守楠对付我,可是飞云就危险了!”

心中极是担忧的柳向天连忙奔向令石山口,准备将这件事告诉杜飞云。来到山头上,他极目远眺四下搜寻,却哪里还见得到杜飞云一家人的踪影。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