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34章 玄阴之毒

约莫十丈方圆的小院里,中间是一棵高大茂盛的古木,四周围墙边是一块块花圃,种植着诸多花木与『药』草。甫一进入院中,入目所见便是满眼的清新碧绿,口鼻间流连着淡淡的花木『药』草清香,使人心神宁静,心旷神怡。

远远地,杜飞云便看到,有一个身着粗布衣衫,袖子卷起的中年人,正持着剪子在花圃之中修剪花枝。原本他以为这是薛神医家中请来的园丁,不过当那家丁带着他们径直来到那中年人身边时,杜飞云才明白过来,这个中年男子便是薛让。

薛让身材颀长,略显瘦削,不过那挽起的袖子和扁起的裤腿下流畅的肌肉线条,使人明白,他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之辈。

杜飞云打量着那薛让的背影,敏锐地察觉到此人那并不魁伟的身躯之中,气血极是旺盛,潜藏着惊人的爆发力。如此想来,这薛让也并非凡俗,同样也是精通修炼之道。

隐约的,杜飞云总觉得这薛让的实力必定已经达到炼气期境界,而且比他的实力要高深的多。只不过,有些反常的是,薛让此人周身散发的淡淡气息,给人的感觉只有温和,自然,丝毫没有半点凌厉和霸气。

柳向天,秦万年和白玉生还有杜飞云,他们四人都是炼气期境界的修士,无论气势和感觉,或霸气,或凌厉,总之都非常显眼。他们不经意间自然流『露』出的气息和气势,便足以震慑普通人,使之畏惧。

而薛让带给人的感觉,却是春风拂面般的温和亲近,这实在有些怪异,与炼气期境界修士的气势迥然不同。

听闻有人前来问病求医,薛让放下手中的活计,转过身同杜飞云一家打招呼。放下手头的剪子之后,薛让在布衫上擦了擦手,带着杜飞云一家人走进屋里来到客厅中。

观其相貌,薛让应该在四十岁上下,不过修士所特有的饱满精气会使得人看上去年轻许多,所以他的实际年龄可能更大一些。他有一双黝黑深邃的眸子,面皮白皙,一缕半尺长的胡须悬于颌下,两鬓还留着两缕长长的发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以清源国礼法来讲,似薛让这般有身份的人士,会客之时必然是要着盛装的。即便不收拾打扮,也是要穿上正装收拾整洁的。至少,不可能像薛让现在这样穿着干活时才会穿的粗布衣衫,而且连衣袖都高高卷起。

狂放不羁?随心所欲?无视常规礼法约束,但凭心情行事,作风自然不求规整,这般脾『性』倒是很符合杜飞云心中那些世外高人的风范。

见薛让似乎丝毫不在意着装,衣衫未换便直接为杜氏诊治病情,杜飞云眉头一挑,心中便琢磨出这个结论来。

薛让在仔细询问过杜氏的病情和病状之后,微微颔首点头,接着便为杜氏号脉,眉头渐渐地凝重起来。这一反应,与之前回春堂那位李大夫的反应一样,见到薛让也是这般表情,杜飞云的心头不禁有些担忧。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