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34章 玄阴之毒

约莫十丈方圆的小院里,中间是一棵高大茂盛的古木,四周围墙边是一块块花圃,种植着诸多花木与『『药』』草。甫一进入院中,入目所见便是满眼的清新碧绿,口鼻间流连着淡淡的花木『『药』』草清香,使人心神宁静,心旷神怡。

远远地,杜飞云便看到,有一个身着粗布衣衫,袖子卷起的中年人,正持着剪子在花圃之中修剪花枝。原本他以为这是薛神医家中请来的园丁,不过当那家丁带着他们径直来到那中年人身边时,杜飞云才明白过来,这个中年男子便是薛让。

薛让身材颀长,略显瘦削,不过那挽起的袖子和扁起的裤腿下流畅的肌『肉』线条,使人明白,他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之辈。

杜飞云打量着那薛让的背影,敏锐地察觉到此人那并不魁伟的身躯之中,气血极是旺盛,潜藏着惊人的爆发力。如此想来,这薛让也并非凡俗,同样也是『精』通修炼之道。

隐约的,杜飞云总觉得这薛让的实力必定已经达到炼气期境界,而且比他的实力要高深的多。只不过,有些反常的是,薛让此人周身散发的淡淡气息,给人的感觉只有温和,自然,丝毫没有半点凌厉和霸气。

柳向天,秦万年和白『玉』生还有杜飞云,他们四人都是炼气期境界的修士,无论气势和感觉,或霸气,或凌厉,总之都非常显眼。他们不经意间自然流『露』出的气息和气势,便足以震慑普通人,使之畏惧。

而薛让带给人的感觉,却是春风拂面般的温和亲近,这实在有些怪异,与炼气期境界修士的气势迥然不同。

听闻有人前来问病求医,薛让放下手中的活计,转过身同杜飞云一家打招呼。放下手头的剪子之后,薛让在布衫上擦了擦手,带着杜飞云一家人走进屋里来到客厅中。

观其相貌,薛让应该在四十岁上下,不过修士所特有的饱满『精』气会使得人看上去年轻许多,所以他的实际年龄可能更大一些。他有一双黝黑深邃的眸子,面皮白皙,一缕半尺长的胡须悬于颌下,两鬓还留着两缕长长的发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以清源『国』礼法来讲,似薛让这般有身份的人士,会客之时必然是要着盛装的。即便不收拾打扮,也是要穿上正装收拾整洁的。至少,不可能像薛让现在这样穿着干活时才会穿的粗布衣衫,而且连衣袖都高高卷起。

狂放不羁?随心所『欲』?无视常规礼法约束,但凭心『情』行事,作风自然不求规整,这般脾『『性』』倒是很符合杜飞云心中那些世外高人的风范。

见薛让似乎丝毫不在意着装,衣衫未换便直接为杜氏诊治病『情』,杜飞云眉头一挑,心中便琢磨出这个结论来。

薛让在仔细询问过杜氏的病『情』和病状之后,微微颔首点头,接着便为杜氏号脉,眉头渐渐地凝重起来。这一反应,与之前回春堂那位李大夫的反应一样,见到薛让也是这般表『情』,杜飞云的心头不禁有些担忧。

(QuanBeN5)com。全*本*5

难道,连薛让也束手无策吗?

良久之后,薛让才结束了号脉,沉『吟』片刻之后,脸『『色』』凝重地对杜飞云开口说道:“实不相瞒,令堂这般病『情』在老夫看来,很是古怪稀奇,单凭老夫这点微薄医术也难有良策。”

果然,连薛让也无能为力。杜飞云的心头渐渐沉下,不禁暗叹一口气。

不过,薛让接下来的话又让他恢复了些微信心,至少对母亲的病『情』也更有了解。

“实际上,令堂的病状并非是天生『体』寒所导致的,老夫能够看出来,令堂在未患此病之前也曾是踏足修炼之道的修士。只不过,后来患上此病导致经脉被『阴』『毒』损毁,所以再难修炼。”

“老夫可以肯定的是,这种病状并非是疾病所致,而是中了『毒』!”

“令堂是被人下『毒』之后,才会经脉尽毁,『体』质转寒,从此渐趋衰弱。以令堂的『体』质,此『毒』可以强撑十数年,不过令堂现在身『体』已是油尽灯枯,只怕再难撑过三年!”

“什么??”杜飞云赫然变『『色』』,听到薛让这番说辞,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眼中厉『『色』』闪动。一直以来,他都以为母亲是天生『体』寒,又因为某些原因才会患上此病。此时他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有人下『毒』导致的!

杜飞云的心中涌出无限杀机与愤怒,若是让他知晓是谁如此歹『毒』,对杜氏下『毒』,他一定不会饶恕那人。杜绾清也是极其愤怒,一双剪水双瞳之中闪动着愤怒的火焰,望向杜氏时充满怜惜。

薛让也是无奈地叹气,他也能够『体』会到杜飞云此时的心『情』。毕竟,换做是谁得知自己母亲被人下『毒』,从而遭受十几年的痛苦折磨,即将不久于人世的消息,心『情』都不会好。

“如果老夫猜测的没错的话,令堂『体』内潜伏的这种『毒』便是那传闻中极其残忍的玄『阴』之『毒』!毕竟,令堂的病症与中玄『阴』之『毒』之后的描述基本一致。”

杜飞云面『『色』』『阴』沉,眼神冰冷地盯着自己的脚面,口中缓缓地吐出一句话:“薛神医,这种『毒』能治吗?”

这一刻,玄『阴』之『毒』这四个字已经深深地刻进他的脑海。

“难,很难!这种『毒』绝非普通人能使用,必定是修为高绝的修士所为。而且下『毒』也并非是要杀人,更主要的目的则是折磨人,让人在无尽痛苦和绝望之中看着自己慢慢死去。”

薛让的一席话,顿时使得杜飞云的眼神与脸『『色』』愈发冰冷,袍袖之中的双拳也紧紧握起,指节捏的嘎吱作响。

“那有没有什么『『药』』物能够先拖延一段时间,至少也能多撑几年?薛神医,您是名满千江城的神医,即便不能治疗这种病症,您也一定有办法让我娘再多活几年的对吗?”

薛让方才已经断定,以杜氏的『体』质恐难再撑过三年,也就是说如果不出现奇迹的话,三年之后杜氏肯定是要一命呜呼的。

三年的时间,实在是太短太短,至少短到让杜飞云束手无策!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三年内能否找到治疗这种病症的解『『药』』。所以,为今之计,只能寄希望于薛让有什么法子,可以使杜氏再多活几年。

“办法,倒也不是没有。只不过那都是治标不治本的疗养,具『体』能否见效也很难说。”薛让蹙着眉头,捋了捋颌下的胡须,沉『吟』片刻,旋即提起桌案上的『『毛』』笔,挥毫写下一张『『药』』方。

“只要你能凑齐『『药』』方上的『『药』』材,老夫便可以为你母亲制『『药』』疗养。”

杜飞云接过薛让所写的这张『『药』』方,捧在手心里细细看着,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口中忍不住念出声来:“九叶紫莲,七星草,紫『阳』菇……”

薛让面『『色』』平静地望着杜飞云,感叹面前这个少年孝心可嘉的同时,也不由得为之暗暗叹息。从杜氏一家三口的衣着打扮,他能够看出来,杜飞云的家境很是寒微,而他方才开出的这张『『药』』方上的二十六种『『药』』材,无一不是极其珍贵的天材地宝。

如此一来,即便这个孝顺的少年想要凑齐『『药』』方上的材料为母亲治病,也变成了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以薛让现今积累的丰厚家底,都未必能够将这些天材地宝都凑齐,更遑论这个清贫的少年。

所以,薛让下意识地以为杜飞云之所以脸『『色』』变得古怪,是因为他被这些太过于珍稀的天材地宝给难住了。

然而,杜飞云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薛让陡然『『色』』变,惊愕地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望着他。

“薛神医,您这张『『药』』方似乎并不齐全吧?”

“你……”薛让一时间愣在了原地,下意识地便要开口询问杜飞云为何会知道这件事。

不过,实力达到他这个境界,心境也早已极其坚韧,古井不波。心中瞬间冷静下来,薛让意识到,若是自己开口承认这张『『药』』方的确不齐全,那么势必会让面前这个少年误以为自己是一名庸医。

薛让缓缓地低下头,脸上表『情』平静无澜,心中思量片刻,决定还是先探明这个少年的底细,然后再做决定。

“小兄弟,不知道你为何有此一问?你有什么见解,但说无妨。”薛让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温和的笑意,注视着杜飞云。

换做是任何名医高人,被人当面质疑医术不『精』,只怕都是要发怒的,即便不形于颜『『色』』,也肯定是要反驳的,而薛让的反应却不同寻常。

杜飞云原本也曾冒出过念头,以为薛让可能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庸医,不过念及他那高深莫测的实力和气息,心中总觉得他的实力和医术必定都是高绝。

至于为何薛让开出的这张『『药』』方是不齐全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这张『『药』』方分明就是赤云丹的丹方的一部分!

当初杜飞云在烈山『『药』』典之中找到赤云丹的丹方,便将之牢记于心,一直都在想着尽快凑齐上面的丹『『药』』为母亲炼丹治病。

赤云丹的丹方上,一共记载着三十六种『『药』』材,而薛让开出的这张『『药』』方里,只有三十六种『『药』』材里的二十六种。相对于赤云丹来说,这『『药』』方自然是残缺不全的。

“我曾有幸看过一本破烂的古籍,在其中看到过这张『『药』』方,上面记载的分明是三十六种『『药』』材而不是二十六种,所以方才我才断定你这张『『药』』方是残缺不全的。”

杜飞云此言一出口,薛让赫然抬起头来,眼神炽热地望着他,右手的小拇指都在轻轻颤抖。显然,骤然得知这一消息的薛让心绪有些『激』动。

“不知小兄弟你能不能告诉我,具『体』都是哪三十六种『『药』』材?”

…………

感谢dsfw4574456兄弟的更新票,呵呵,既然都是3000字,那小何就无耻地笑纳了。嘎嘎,若是明天连3000字都更新不到,那小何干脆找块豆腐……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