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35章 折节下交

出于自我保护意识,杜飞云本能地便要开口拒绝,毕竟,内心深处他不愿向任何人透『露』关于九龙鼎和烈山『药』典的事情。尽管薛让的气质,还有这短短片刻的接触,都隐隐让杜飞云觉得薛让不是那种贪婪之辈。可是,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杜飞云可从来不敢轻信任何人。

只不过,转瞬间他忽然想到,这件事关乎母亲的『性』命安危,况且薛让也知道『药』方的大半内容。若是告知于薛让,或许他会有办法,很有可能对治疗杜氏的病情有所帮助。

再加上,他既然假托于一本破烂古籍,想必也不会引起薛让的觊觎。心中既然作此想法,杜飞云装模作样地回忆了好一会儿,最后才将那三十六种『药』材说了出来。

薛让很是期待地认真倾听着杜飞云的话,将那三十六种『药』材全部写在纸上,尔后便望着纸片陷入沉思。室中恢复静谧,三人都是好奇地望着薛让,只见他极入神地盯着那纸片,嘴里一直低声地叨念着『药』材名字,神『色』变幻不停,眉头紧蹙。

渐渐地,薛让的神『色』越来越古怪,一会儿凝神沉思,一会儿疑『惑』不解,转瞬又变成惊喜,尔后又现出钦佩神『色』。种种表情在薛让脸上不停变幻,口中念念有词,时而奋笔疾书,时而畅快大笑出声,使得此时的薛让看上去颇有几分疯魔的征兆。

杜氏与杜绾清有些疑『惑』和担忧,不知这薛让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有杜飞云明白,他正在研究和确认赤云丹方的准确『性』。

原本薛让的『药』方之中只有二十六种『药』材,而杜飞云给出的丹方中却有三十六种『药』材,是以薛让才会不断地疑『惑』,沉思。每每看到一种似乎无用似乎有害的『药』材出现在丹方中,薛让便很是不解和疑『惑』,待得他左思右想最终明白其效用之后,又会畅快大笑,深感震惊和钦佩。

望着薛让这般模样,杜飞云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意。即便薛让是名满千江城的神医,终究只是碌碌俗世之中的一个大夫罢了,那烈山『药』典乃是无名高人所撰写,相对于薛让的医术不知要高明多少倍。是以,薛让会疑『惑』,不解,震惊,钦佩,这些都是毋庸置疑的。

当然,薛让对研究『药』方如此痴『迷』,也足以见得此人乃是一个至情至『性』的『药』痴,对于医术一道极是痴『迷』。

良久之后,状若癫狂的薛让才平复下来,面带欣喜地放下纸片抬起头来,望向杜飞云的眼神极是炙热。对于一个醉心于医道的名医来说,能够获得如此精妙乃至于神奇的丹方,那是一件多么幸福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这个『药』方乃是薛让所精通的医术之中最为深奥的几种之一,如今能够让他见识到真正完整的丹方,从中领悟许多医道精髓,他对杜飞云的感激之情可想而知。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