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35章 折节下交

出于自我保护意识,杜飞云本能地便要开口拒绝,毕竟,内心深『处』他不愿向任何人透『露』关于九龙鼎和烈山『『药』』典的事『情』。尽管薛让的气质,还有这短短片刻的接触,都隐隐让杜飞云觉得薛让不是那种贪婪之辈。可是,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杜飞云可从来不敢轻信任何人。

只不过,转瞬间他忽然想到,这件事关乎母亲的『『性』』命安危,况且薛让也知道『『药』』方的大半内容。若是告知于薛让,或许他会有办法,很有可能对治疗杜氏的病『情』有所帮助。

再加上,他既然假托于一本破烂古籍,想必也不会引起薛让的觊觎。心中既然作此想法,杜飞云装模作样地回忆了好一会儿,最后才将那三十六种『『药』』材说了出来。

薛让很是期待地认真倾听着杜飞云的话,将那三十六种『『药』』材全部写在纸上,尔后便望着纸片陷入沉思。室中恢复静谧,三人都是好奇地望着薛让,只见他极入神地盯着那纸片,嘴里一直低声地叨念着『『药』』材名字,神『『色』』变幻不停,眉头紧蹙。

渐渐地,薛让的神『『色』』越来越古怪,一会儿凝神沉思,一会儿疑『惑』不解,转瞬又变成惊喜,尔后又现出钦佩神『『色』』。种种表『情』在薛让脸上不停变幻,口中念念有词,时而奋笔疾书,时而畅快大笑出声,使得此时的薛让看上去颇有几分疯魔的征兆。

杜氏与杜绾清有些疑『惑』和担忧,不知这薛让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有杜飞云明白,他正在研究和确认赤云丹方的准确『『性』』。

原本薛让的『『药』』方之中只有二十六种『『药』』材,而杜飞云给出的丹方中却有三十六种『『药』』材,是以薛让才会不断地疑『惑』,沉思。每每看到一种似乎无用似乎有害的『『药』』材出现在丹方中,薛让便很是不解和疑『惑』,待得他左思右想最终明白其效用之后,又会畅快大笑,深感震惊和钦佩。

望着薛让这般模样,杜飞云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意。即便薛让是名满千江城的神医,终究只是碌碌俗世之中的一个大夫罢了,那烈山『『药』』典乃是无名高人所撰写,相对于薛让的医术不知要高明多少倍。是以,薛让会疑『惑』,不解,震惊,钦佩,这些都是毋庸置疑的。

当然,薛让对研究『『药』』方如此痴『『迷』』,也足以见得此人乃是一个至『情』至『『性』』的『『药』』痴,对于医术一道极是痴『『迷』』。

良久之后,状若癫狂的薛让才平复下来,面带欣喜地放下纸片抬起头来,望向杜飞云的眼神极是炙热。对于一个醉心于医道的名医来说,能够获得如此『精』妙乃至于神奇的丹方,那是一件多么幸福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这个『『药』』方乃是薛让所『精』通的医术之中最为深奥的几种之一,如今能够让他见识到真正完整的丹方,从中领悟许多医道『精』髓,他对杜飞云的感『激』之『情』可想而知。

qUAnbEn5.Com【全本5】

“小兄弟,非常地感谢你,因为你了却我一个心愿。”

“这张『『药』』方老夫研究了十几年,自以为已经足够完美,今『日』你开出的这份『『药』』方,才让老夫知道世间之玄妙神奇,医道之博大『精』深。老夫常以神医名誉窃窃自得,自以为深得医道神髓,此时才知晓,原来我只是井底之蛙坐井窥天罢了。”

“小兄弟,冒昧请问一下你的名讳,老夫愿与小兄弟『交』个朋友,不知你意下如何?”

换做任何人在场,只怕都是要大惊失『『色』』暗暗咋舌的。毕竟,薛让名满千江城的可不仅仅是他的高绝医术,还有他的清高『脱』俗。千江城里势力最大的几个修士家族,数个家财万贯的巨贾都曾向薛让伸出橄榄枝,不惜花费重金送礼只为与他结成朋友而不得。

如今,薛让竟然对一个未及弱冠的寒微少年折节下『交』,这件事若是传出去,只怕多少人眼珠子都要掉出来的。

对于薛让的直言结『交』,杜飞云也有些汗颜,当然,受宠若惊倒不至于。

既不愿驳对方面子,又比较欣赏薛让的『『性』』『情』和气质,况且与这样一位名医做朋友似乎好『处』多多,杜飞云找不到拒绝的理由,自然是笑着点头答应。

介绍完自己的姓名以及母亲和姐姐之后,杜飞云又连忙跟薛让客套几句,并声称自己只是巧合地看到过某本古籍罢了,能够帮到薛让他也很荣幸。

薛让唤过仆人前来为杜氏一家看座斟茶,又端上许多水果糕点,这才与杜飞云兴致勃勃地攀谈起来。一老一少两人相谈甚欢,一旁的杜氏却是暗暗疑『惑』地蹙眉。

薛让不知道,她可是很清楚,家中压根就没有所谓的“古籍”,唯一存在的都是教述杜飞云和杜绾清识字的书。所以她知道杜飞云肯定是在说谎,心中便把杜飞云之所以懂的这些『『药』』方的原因归于他那位神秘的师父。

“飞云小兄弟,刚才老夫细细地研究过这个『『药』』方,心中很是震惊和钦佩撰写此『『药』』方的高人。毕竟,这『『药』』方虽然看似古怪,仔细研究之后我才明白,唯有如此才能使『『药』』效达到至『阳』至刚的效果,治疗『体』内寒『毒』最为有效。而且,加入几种『『药』』材之后,又会使得『『药』』力至『阳』至刚的同时,不至于太过暴烈,『『药』』劲也会绵柔相济,不会对人『体』有害。”

“就这份『『药』』方来说,老夫不得不佩服,它的确是最为完美的『『药』』方之一,撰写此『『药』』方的高人也必定是学究天人,医术通天。”

“可是,老夫方才又细想片刻,如果真得按照『『药』』方所述,用这些『『药』』材来煎『『药』』的话,『『药』』效始终无法达到完美,甚至有可能会变成至『毒』之『『药』』。不知,小兄弟是否看到那『『药』』方之中还有其他说明?”

杜飞云看得出来,薛让现在已经全副心神都陷入这丹方之中,若不能解开心中疑问,只怕他是要寝食难安的。听到薛让有此一问,杜飞云便是抿嘴一笑。

“煎『『药』』的话,自然是有可能像你所说那样。但是,薛神医您有所不知,这并不是一张『『药』』方,而是一张丹方。你我皆是修道之人,您该不会不知道炼丹一道吧?”

“哦……”薛让顿时了然,长长地哦了一声,一拍大腿,恍然大悟。

薛让自嘲地笑了笑,尔后便苦笑着道:“老夫果然是思维狭隘,寻常开『『药』』方开的多了,总以为救人治病都是煎『『药』』,竟然把炼丹都给忘了。”

两人皆是轻笑,尔后又畅谈起来。当薛让得知杜氏一家就住在隔壁,而且今『日』寻医时还绕了一大圈时,顿时畅快地大笑出声,随后连称这是缘分。

三人在薛家呆了半『日』,临近正午时告辞离开,薛让自然是再三挽留,并盛『情』相邀共进午餐,只不过被杜飞云婉拒了。

回到家中,用过午饭之后,杜飞云便回到房内继续苦修。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来千江城里寻找薛神医,为母亲诊治病『情』。今『日』得知薛让也对母亲的病束手无策,不单无法治疗,就连开出来的疗养的『『药』』方也远不如烈山『『药』』典之中的赤云丹,心中也是有些失望和遗憾。

如今看来,也只有尽快凑齐三十六种『『药』』材,将赤云丹给炼制出来,才能让母亲再多活几年。也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去寻找能够彻底治疗母亲病『情』的灵丹妙『『药』』。

三十六种『『药』』材,目前只找到了一种,那就是九叶紫莲。其他的三十五种『『药』』材,他还需一一寻找。

这些『『药』』材无一不是珍稀宝贵的天材地宝,任何一样拿出来都是价值数千两乃至数万两白银的天价,而且很多『『药』』材极其少见,即便是拿着银子都买不到。

如此一来,凑齐『『药』』材,炼制赤云丹变得极为艰难。思来想去,为今之计也只有先在千江城安定下来,然后再想法子赚钱购买『『药』』材,至于那些根本买不到的『『药』』材,也只有另想办法打听了。

下午时,杜飞云正在家中修炼,不料薛让竟然亲自上门拜访,前来寻杜飞云聊天。

薛让登门拜访,杜飞云自然是要持礼招待的,陪着薛让聊了许久。

除了住『处』与家庭等等琐碎话题之外,两人聊天的内容最多的便是医术和『『药』』理,至于炼丹之术,虽然偶有提及,却并未深入『交』流。毕竟,炼丹之术那是先天期境界的强大修士才能掌握的。况且,杜飞云也不可能将自己能够炼丹的消息泄『露』出去。

杜飞云知道,薛让这样一个身份尊贵的神医,竟然折节下『交』,并且热『情』主动地寻他聊天,更多的原因便是在那本并不存在的“古籍”身上。

薛让乃是杏林圣手,谈起医『『药』』之道自然侃侃而谈,种种理论与事迹信手拈来,说起医理和用『『药』』也头头是道,让杜飞云心中很是钦佩。

杜飞云虽然未曾修习医道,却对烈山『『药』』典很是熟悉,曾翻看过无数遍,所以对医『『药』』之道也不陌生,甚至往往都会有玄奥妙语『脱』口而出。

两人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愈是『交』谈,杜飞云便愈是钦佩薛让的医术,心中更加确定此人的确是一代神医。

而薛让也由初时的好奇,渐渐地变作了震惊,到最后已是对杜飞云刮目相看。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