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37章 青山剑宗

骤然亮起的赤红『『色』』拳影,顿时照亮了小院。木门被劈碎的声响,也惊醒了正在熟睡的杜氏母『女』。

两个黑衣男子刚刚落在门前,召唤出法器飞剑,便被赤红『『色』』拳影当头袭来,顿时被打的措手不及,身形一闪便爆退三丈远,落在院中。

木门咔嚓一声破开,一道身影自屋内冲出,双手之间的赤红『『色』』元力光华敛去,长身立在房檐下,正是一身青『『色』』长袍的杜飞云。

原本他正在屋内静心修炼,不料忽然捕捉到一丝响动,听到小院中声音有异,便停止修炼准备起身查探。谁知,他刚起身,便听到脚步声,察觉到元力气息,是以他便毫不犹豫地骤然爆发元力冲出来。

也幸亏他达到炼气期境界,耳力较之常人高出十倍,才能够听到方圆十丈内极其细微的响动,感应到元力波动,否则再迟一会儿便要遭受袭击。

小院中,三个黑衣男子成犄角之势立定,望着屋檐下的杜飞云,眼中杀气四溢。既然偷袭不成,那就只有三人联手强行将对方击杀,总之今夜他们势必要斩杀杜飞云一家。

“杂种,纳命来!”

为首的黑衣男子率先发动攻势,一声冷喝出口,脚下瞬间腾出冰蓝『『色』』光华,身形似利箭一般朝着杜飞云『射』去。在他的手中,一把三尺余长的飞剑正吞吐着冰蓝『『色』』的剑芒,携着凛冽剑光朝杜飞云当『胸』刺来。

被称之为九师弟的黑衣男子也不甘示弱,口中一声冷喝,双手持着金『『色』』长剑,划过一道锋锐至极的弧线朝杜飞云的脖颈『处』削来。

听两人的口音似乎很是陌生,而且战斗方式也并非是『『操』』纵飞剑攻击,而是持剑近战,杜飞云眉头一蹙,稍感疑『惑』。不过,此时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眼见两人左右夹击而来,他瞬间召出九龙鼎挡在『胸』前,不退反进向院内冲去。

两柄长剑一前一后劈在九龙鼎上,顿时爆出一阵璀璨的剑光,两把长剑被反震的高高扬起。九龙鼎本身毫发无伤,却仍是被剑上传来的巨力击得倒飞出去,晃晃悠悠倒退数尺远才稳定住。

初次『交』锋,两个黑衣人的剑光被反震之力震散,元力运转略有不畅。九龙鼎被震得倒飞出去,杜飞云心神受到震『荡』,有些气闷难受。两相比较之下,倒是旗鼓相当。

杜飞云刚刚退到屋檐下平复心神,院中剑光再次亮起,两个黑衣男子持着剑芒闪烁的长剑朝杜飞云夹击而来。至于那个在一旁掠阵的瘦小少年,此时也忍不住出手,召唤出一柄青『『色』』飞剑朝杜飞云刺来。

如此一来,顿时变成三人联手夹击杜飞云一人。他本就没有一件趁手的法器,九龙鼎的杀伤力比起飞剑来差的太远,动用底牌的话又太过于危险,一旦无法用先天真火将三人都灭杀的话,自身便置于死地。

(QuanBeN5)com。全*本*5

是以,此时的杜飞云顿时『情』况危急,只好闪身躲避。他脚下施展行云步,九龙鼎在身周悬浮护持,犹如游鱼一般滑溜,身形几个转折便躲开三人的夹攻,来到院中。

手持长剑的两个黑衣人顿时折转身形,双手之间的长剑光芒大炽,泼洒出层层剑影,似狂风骤雨一般朝杜飞云当头罩下。身材瘦小的黑衣男子也不甘示弱,双眼之中升腾着愤火,一口飞剑在他的『『操』』纵之下连连刺出,专挑九龙鼎护持的空档袭击,『逼』的杜飞云连连闪避。

层层剑影带着凌厉剑气将四周包裹,杜飞云顿时压力大增,稍有不慎便会被剑光击中,很可能便会当场殒命。那两个持剑攻击的黑衣男子实力都不低于他,中等个子的男子实力大概是炼气初期境界,至于是炼气二层还是三层就不得而知了。

那个领头模样的黑衣男子,剑势最为凌厉,元力也更加雄浑,剑光铺撒开来带给杜飞云的压力也是最大。隐约的,杜飞宇能感觉到,此人的实力绝对高出他两个境界,至少也是炼气后期境界的修士。

若非是他倚仗着行云步的飘逸鬼魅,还有九龙鼎这件宝物的护持,只怕他早已被那黑衣男子的剑芒给刺成筛子了。所以,杜飞云一大半的心力都用来应付抵挡这个男子的攻击,元力消耗非常之快。

渐渐地,杜飞云的额头与后背都沁出了汗珠,闪转腾挪也越来越不顺心如愿,数次都几乎遇险,差点被高个黑衣男子斩于剑下。『体』内元力更是消耗甚巨,最多再坚持一刻钟便会告罄。

这小院毕竟太小,只有数丈方圆,根本施展不开。相对于那两位持剑的黑衣男子来说,这等紧凑的地形倒是极为合适,他们的近身剑术也是威力大增。

九龙鼎在杜飞云的『『操』』纵下,不停地在周身防护旋转,划出一道道黑『『色』』弧线,抵挡着四面袭来的剑影与飞剑,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

“哧”一声轻响,一抹血光乍然迸现,在银『『色』』的月光下分外显眼。

杜飞云竭尽全力地抵挡着两个黑衣男子的攻击,却是力不从心。力有不殆之时,高个子男子见机得快,一缕冰蓝『『色』』剑影从缝隙之中突破九龙鼎的护持,闪电般地划过杜飞云的后背,顿时留下一道一尺长的伤口,鲜血迸溅出来。

也幸亏杜飞云察觉到不妙,及时地向前踏出一步,这才躲过这几乎使他重伤的一剑,只是在背后留下一道一指宽的伤口罢了。

如若不然,若是杜飞云躲避不及的话,只怕这锋锐至极的一剑,当场就要劈断他的脊柱,甚至将他腰斩。那黑衣男子手中长剑乃是一件上品法器,锋利至极,元力又是极其雄浑,修炼的又是剑道,攻击自然凌厉无匹。

杜飞云的额头冷汗刷刷地沁出,后背『处』的剧烈疼痛使他紧咬着牙关,几乎闷哼出声。身受一剑之伤,使他闪转腾挪之间更加不顺畅,抵挡攻击也愈来愈力不从心。为今之计,唯有转换战场,否则的话,继续在这狭窄小院之中战斗,『情』况必然会愈来愈糟。

想到就做,杜飞云心中打定主意,身形倏地划过一道青『『色』』残影,几个转折便躲过四面袭来的剑芒和飞剑,身形一跃而起,跳到院墙之上。

他原本是打算跳出院墙,将那三个黑衣人引到外面开阔地上战斗,利用自己的高超身法来与之游斗。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当他跳上围墙之后,那三个黑衣男子却并未追来,竟然齐齐转身朝屋内冲去。

屋内,杜氏母『女』早已被院中的打斗声惊醒,两人自知手无缚『鸡』之力,为了不拖累杜飞云便不曾现身,一直都趴在窗沿边上关注着院中的『情』形。

三个黑衣男子这一转身,杜飞云顿时暗道糟糕,母亲和姐姐完全不曾修炼,根本无法抵挡这三个炼气期修士的屠杀。

杜飞云的眉宇间顿时怒火暴起,眼中的杀机更是凛冽。他原本以为那三人的目标是自己,此刻看来,对方是要赶尽杀绝,连同他的母亲和姐姐也不打算放过。

他们杜家一向与任何人都无冤无仇,唯一有仇恨的也就只有秦家和白家,再加上方才那黑衣男子的骂声,所以这一瞬间杜飞云便断定,这三个黑衣男子肯定是秦家或者白家来寻仇的子弟。

那两个黑衣男子持着长剑如猛虎一般冲向屋内,长剑的剑芒将门框和木门瞬间搅碎,势如猛虎地朝杜氏母『女』所在的房屋冲去。那瘦小的黑衣男子也『『操』』纵着飞剑,带起一溜青『『色』』剑芒,朝着窗口刺去。

眼见如此『情』景,杜飞云心中无暇细想,身形一个闪烁便重回小院中。他双手冒出灿灿赤『『色』』光华,凝结成硕大的赤红拳影朝那个高个子男子砸去。九龙鼎也被他放大到三尺方圆,如同磨盘一般朝着那中等个头的黑衣人砸下。

皎皎明月之下,一道被拉长的身影映在小院中。一侧的院墙之上,一个身着白『『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蹙着眉头望着高个黑衣男子的背影,似是疑『惑』地喃喃自语道:“青山凝剑术?看来是青山剑宗的弟子无疑。”

“竟然达到炼气期九层了?这下飞云小子危险了!”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