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38章 凶险搏杀

白袍中年男子立在院墙之上,眉头微蹙,辨明那领头黑衣男子的身份之后,毫不犹豫地冲向院中。他好似大鸟一般落下,带起一道飘逸的弧线,瞬息间落在小院中。

他右手一翻,便有一道青『『色』』光华亮起,一柄三尺青锋瞬间出现,带起一溜青光,裹着三尺长的剑芒朝那领头的黑衣男子飚『射』而去。

两个手持长剑的黑衣男子堪堪破门而入,冲入房中,手中长剑顿时光芒大作,携着三尺剑芒便要朝侧室劈去。在侧室之中,杜氏母『女』察觉不妙,正慌忙地从窗户边退开,意『欲』躲闪。

就在这时,杜飞云的攻击到了。一双如脸盆大小的赤红『『色』』拳影,带着炽热的劲气朝着领头男子的后背劈出,九龙鼎也带起一抹乌光犹如磨盘一般,朝那九师弟的头顶狠狠地砸下。

如果这两个黑衣男子不顾身后的杜飞云,一心斩杀杜氏母『女』的话,那么自身也势必遭受重创。是以,在刹那间,两人几乎同时折转身形,手中长剑倏地划向身后的杜飞云。

至于那个身材瘦小的黑衣少年,此时正在院中『『操』』纵飞剑朝杜氏母『女』发起攻击。不过,白衣男子落入院中,将飞剑朝领头黑衣男子『射』出之后,便是脚步连动,瞬间来到那黑衣少年身侧,一记势大力沉的劈腿狠狠砸下。

三个黑衣人中,以瘦小黑衣少年实力最弱,是以白袍男子一腿袭来,他顿时闪身逃开,召回飞剑全副心神应对白袍男子的攻击。

屋内空间更小,可供杜飞云闪避的空间几乎没有。当两个黑衣男子骤然折转身形,手持长剑朝他袭来时,他无奈之下唯有身形爆退。行云步施展开来,身形瞬间后退一丈远,冲向房檐下。

两柄三尺余长的剑芒带着尖锐的呼啸声,不依不挠地紧追杜飞云而来,瞬息间便突破一丈远的距离,飚『射』至杜飞云『胸』前。眼看着,杜飞云退开的速度远远不及长剑的速度,下一刻便要被两柄长剑撕碎『胸』膛。

那两个黑衣男子的双眼之中『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凛冽的杀机沸腾,脸上尽是嗜血的快意。仿佛,他们已经看到杜飞云被利剑分尸的下场。

这是一个『阴』谋!两个黑衣男子假意佯攻杜氏母『女』,在杜飞云心神焦急援助之下,再突然杀个回马『枪』,使他措手不及,陷入险境。

这个计谋不可谓不『阴』险,杜飞云在院中还可以凭借高超身法躲避,以行云步来和两人游斗。可是在这狭小的房屋内,他根本避无可避,后退的话只有被两柄长剑刺穿『胸』口。

“杂种,你去死吧!”几乎是同时爆发的两声怒喝在院中响起。

面前,两个黑衣男子发出的剑光陡然『激』烈震『荡』,瞬息间便划出九九八十一道剑影,一层层凌厉的剑光好似折扇一样铺叠在一起,将杜飞云周身笼罩其中。

QuanBen5(cOM)全,本网

身后,那正在纵跃闪避的瘦小黑衣少年也见机得空,『『操』』起飞剑瞬间划破夜空朝杜飞云的后背袭去。

“九九归一!!”白袍男子的眼眶骤然扩大,眼中『精』光暴闪。只是瞬间,他便认出来,那两个黑衣男子使出的剑招,正是青山凝剑术之中威力最大的一招。这一招,乃是这套剑术之中最为厉害的杀招!

铺天盖地的璀璨剑光充斥于周身,『『迷』』『乱』了双眼,杜飞云也无法在瞬间分清究竟哪一柄剑才是杀招,哪些剑光才是虚影。他唯有歇尽全力爆发出『体』内所有元力,瞬间以心神『『操』』纵九龙鼎闪现到身前,以期能够躲过这漫天剑光的绝杀。

然而,即便他能够挡住身前这两人的联手绝杀,可是身后传来的凌厉剑气使他知道,背后也有飞剑袭击。此时,他周身被剑光笼罩,只有向前或者向后躲避,根本无法闪身向旁边躲去。

向前,势必会被璀璨剑光撕成碎片。向后,势必会被袭来的飞剑刺透『胸』口。无论如何,他都必死无疑!九龙鼎即便能挡住部分剑影,却也绝对无法将所有攻击挡住,更不能救他『『性』』命!

怎么办?

落得这步境地,已经是生死一瞬的危急关头,容不得丝毫犹豫!

动用底牌,拼了!瞬息之间,杜飞云当机立断,便作此决定。毕竟,此时若是不用九龙鼎的底牌,只怕就要饮恨当场。

他也只能寄希望于能够与对方两败俱伤,接下来『交』给背后的白衣男子。这一刻,他选择了相信背后那个白袍男子,因为这一个多月的了解,他知道,这个白袍男子肯定不会让他失望。

因为,他是薛让!杜飞云知道,他不仅仅只是一个神医那么简单。

九龙鼎瞬息间划破夜空,带着尖锐的呼啸声,倏地来到杜飞云『胸』前。原本只有三尺见方的九龙鼎,瞬息间变作一丈方圆大小,犹如一块巨石,横亘在杜飞云与两个黑衣男子中间。

九龙鼎的底部对着杜飞云,朝着两个黑衣男子『露』出一丈方圆的硕大鼎口,黑黝黝的,没有丝毫光泽,摄人心魄。

两个黑衣男子原本已经冲至杜飞云身前六尺『处』,眼见就要将杜飞云斩杀于剑下,却不料面前陡然出现一个巨大黑『洞』,顿时瞪大双眼,心中大骇。

虽然两人并不知晓这个黑黝黝的『洞』口之中究竟有什么古怪,又有着什么凶险。可是,出于心中敏锐直觉,两人知道,这个黑黝黝的『洞』口绝对是异常凶险。稍有不慎,他们便会丧身于那黑『洞』之中。

只是,两人前冲的势头太猛,速度太快,在这短短数尺的距离之内,根本无法刹住身形。即便明知身前那黑『洞』异常凶险可怖,却仍是无法阻止自己前冲的势头。

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那黑『洞』『洞』的『洞』口里,竟然倏地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吸力,瞬息间就将周围三丈之内的空气吸取一空。连同着两位黑衣男子的身躯,也被那巨大的吸力拉扯的向黑『洞』内冲去。

场中『情』况急转直下,『情』势忽然逆转,这次轮到两位黑衣男子脸『『色』』苍白,神『『色』』震骇。他们毫不犹豫地爆发出『体』内元力,周身顿时腾出炽烈光华,意『欲』向后退去。

被称为九师弟的中等个头男子,手中长剑瞬息间在身前划出上百道剑影,铺成一片璀璨绚烂的剑光,想要阻挡那恐怖吸力片刻。

领头的瘦高个男子实力最是强悍,眼力也是极其高明,这短短一瞬间,他便看明白许多东西。骤然出现的这个黑『洞』,坚决不能碰触,否则被吸入其中必定有死无生。那个中途忽然出现,毫无缘由加入战斗的白袍男子,肯定是杜飞云的朋友。

更重要的是,他看出来,那个白袍男子的实力丝毫不亚于他!甚至于,在元力的『精』纯和雄厚程度上,那个白袍男子比他更为深厚!

劣势!今夜看来是无法得偿夙愿,没办法为父亲报仇了!

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领头的黑衣男子便想明白这些,眼中一丝『阴』鸷闪过,心中瞬间有了决断。只见,他手中长剑骤然铺撒出灿灿剑光,九九归一的威力被发挥到极致,随后他的右脚瞬息间点在旁边的那位九师弟背后。

九师弟的后背骤然遭此袭击,顿时前冲之势加快,再也无法抵抗九龙鼎的吸力,一头扎进黑黝黝的『洞』口之中。直到他身形消失在黑『洞』之中的那一刻,他那苍白的脸『『色』』上还挂着一抹惊愕,嘴边的一声疑『惑』的大喊还在院中回『荡』。

“六师兄,你……?”

只可惜,声音戛然而止,那位九师弟便被九龙鼎吸入其中,尔后再无声息。至于那位领头的六师兄,则是借助着反震之力,身形瞬间爆退,向一旁闪出数尺远,总算躲过了九龙鼎的吸力。

杜飞云面『『色』』苍白的立在原地,双手紧贴着九龙鼎的底部,瞬息间将『体』内元力全部狂涌而出。与此同时,九龙鼎那黑黝黝的『洞』口内,骤然亮起赤『『色』』透明火焰,好似火海一般无边无际,炽热的高温逸散出来一丝,使得周围空气温度瞬间上升数十度。

那位被吸入九龙鼎之中的九师弟,就此便被透明的赤『『色』』火焰给烧成灰烬,连哼都没哼一声,便化作一蓬黑灰。

然而,杜飞云虽然成功地动用底牌,将九师弟给击杀掉,可是那六师兄却是安然逃『脱』。更重要的是,此时,身后那柄青『『色』』飞剑已经临『体』,凌厉至极的剑气已经撕碎杜飞云的后背衣衫。

“难道,这就要被要飞剑贯穿『胸』膛了么?”杜飞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眼神有些黯然。

不过,只听得“叮”的一声清脆声响,那凌厉的剑气便戛然而止,再也无法寸进。已经刺破杜飞云后背皮肤的剑芒,也不再吞吐闪烁,不再凌厉『逼』人,渐渐地消散。

微微愣怔片刻,杜飞云便明白,薛让终究没让他失望。

动用底牌使用过九龙鼎之后,杜飞云『体』内元力已经被抽空,此时浑身再无一丝力气。他缓缓地转过头来,便见到一身白袍的薛让正静静立在他身后,右手伸出平端在身前,手中光华闪烁。

他的右手是一只元力光华凝聚而成的硕大青『『色』』手影,青『『色』』手影中,正握着一把青『『色』』飞剑,还在不断震动嗡鸣。

…………

请诸位道友收藏一下,丢几张推荐票吧。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