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41章 入流云城

没有人喜欢颠沛流离,杜飞云也是。甚至,他同绝大多数人一样,也期望能够安然地过着舒适的『日』子。

只是,恩怨纠葛既然已经发生,仇恨已经结下,那么解决的唯一途径就只有其中一方彻底死亡。

尽管此时他实力低微,对方实力高强且人多势众,但是,他从不认为首先倒下的那个人是自己。这无关自信,更不是自大,而是求生的信念。

百川领内的地势绝大多数都是极其崎岖坎坷的,群山环伺,百川缭绕,千江争流,名山大泽无数。是以,百川领内的每一城的领地都极其广阔,城池之间相距甚远,且需翻山越岭跋山涉水。

高耸入云的山峰矗立在四周,层层白『『色』』云朵在山间飘过,偶尔还会降下一波细雨,将山脚下蜿蜒曲折的道路给映湿。

不足一丈宽的小道紧挨着山脚,一侧是山壁,一侧是滚滚河流。路面坑洼较多,还略显泥泞,是以马车行走其中,有些颠簸。

虽然随时防备着秦守楠的复仇袭杀,但是杜飞云却不至于畏惧到赶路也要翻山越岭专挑人迹罕至的地方行走。一方面是为了加快赶路速度,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照顾『体』弱的母亲和姐姐,所以他选择在千江城中车马行里租了一辆马车代步。

昨夜里,他仔细斟酌了许久,最终拿定主意,决定按照薛让的意思,拿着『玉』牌前往流云城,去流云宗寻找薛冰。

如果真得能够拜入流云宗门下,母亲和姐姐便有了生命保障,不必再陪他颠沛流离,有一『处』安身立命之所。而且,他也能够进一步了解和接触修炼之道,对修炼大有裨益。

他没有理由拒绝薛让的这个提议,尤其是这个提议能够切实解决眼下的问题,而且还一举两得。

马车内,铺着一层厚厚的绒毯。杜绾清搂着杜氏靠着车厢坐下,两人正在低声聊天,声音小到完全被车辙转动的嘎吱声压下,看来是怕打扰杜飞云修炼。

事实上,此时的杜飞云虽然盘膝端坐于车内,双眼闭着,却根本没有修炼,而是在心中梳理着这些时『日』以来的种种。

他平『日』寡言少语,略显沉闷,并不是他傻或者木讷。而是拥有两世为人的阅历和心智,他已看透太多东西,不愿平白多费口舌罢了。

很多时候,行动才是最有说服力的语言。所以,更多的时候,他选择的是做,而不是说。

人生总是会在不同的阶段,经历不同的事『情』,然后做出不同的总结和结论,产生不同的感悟。

杜飞云亦然,此时他正在心中总结着这段时间内的所有事『情』。

杜氏在怀胎十月之时,便被人下了玄『阴』之『毒』,意『欲』将其折磨致死。这件事,从薛让口中得知那一刻,杜飞云便牢记在心底。

原来那个杜飞云在四岁的时候夭折,随后才使得他从另外一个世界来到这里,拥有这幅身子,开始另一种生活。杜飞云的夭折,天生资质平庸,『体』内经脉一团『乱』遭,这些都与杜氏身中的玄『阴』之『毒』有关。

qUAnbEn5.Com。全*本*5

若非有凶手故意下『毒』,杜氏不会如此凄惨,『体』质虚弱,经脉尽废,寿命无多。杜飞云也不可能早夭,更不可能沦为资质平庸的普通人。

这一切,都是拜那位暗中下『毒』之人所赐。所以,杜飞云心中早已暗下决心,此生必定会找出那个幕后凶手。

虽然他原本不属于这个世界,初时对杜氏和杜绾清也并无甚亲近之感。可是,人都是有感『情』的。他曾亲眼见到杜氏为了自己于深夜时跪在冰天雪地中,只是为了给他求得修炼功法。多少次伤风病弱之时,杜氏拖着病『体』深夜为他熬『『药』』煮粥,给他盖被子掖被角。

多少次,杜绾清还扎着羊角辫,便背着他在阆石山中采『『药』』。偶然一次掉入河中,杜绾清丝毫不顾河水冰冷,跳入河中将他救起,自己却感冒昏『『迷』』数天。

太多太多的往事,太多太多诉说不清的浓浓亲『情』……

十年的时间,有着太多辛酸的往事,太多艰辛的回忆,当然,也有感动和甜蜜。杜飞云也是有感『情』的,十年的时间已经使得他融入这个世界中,融入这个家庭里,成为不可缺的一份子。

他就是杜飞云,杜氏的儿子,杜绾清的弟弟。他只有这两个亲人,他此生的奋斗,所有的努力,也都会是为了让她们过上安然舒适的生活。

即便不为长生不死,不为羽化登仙这种遥不可及的目标,他也要努力修炼提升实力,成为修士强者。才能保护亲人的安全不受伤害,才能给她们安稳舒适的生活。

当然,那枚一直被母亲贴身收藏的紫『『色』』环佩他也珍藏着,他能够想到,这枚紫『『色』』环佩,一定与他那位素未谋面的便宜父亲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会去寻找那个抛妻弃子的男人,不为相认,不为斥责或是报复,只为了却母亲杜氏的心愿罢了。因为,他知道母亲有一个很深的心结,无数次午夜梦回时,依然会念叨那个男人的名字。

总之……有着太多的事『情』等着杜飞云去做,有着太多的目标等着他去达成。

他需要提升实力,变得更加强大,这一切才有可能。

又是一阵大雨自云层中落下,泼洒在马车顶,发出阵阵啪啪的声响。杜飞云缓缓睁开眼来,眼中思考斟酌的神『『色』』渐渐淡去,换做一片坚定。

…………

不曾坐过马车的人,大概是永远也『体』会不到坐马车是一件何其痛苦的事『情』,尤其是长期乘坐。

一个月之后,马车终于缓缓地驶到一座巍峨的城池之前,来到一座高大古朴的城门前时,杜飞云也忍不住跳下马车伸了伸腰,活动着手脚。

面前不远『处』,便是流云城的城门,三丈高的城墙下,是宽阔的护城河,河面上架着吊桥,通往高大的城门内。

相比起千江城,流云城看上去更加巍峨雄壮,城墙延绵三十余里,皆是以巨大青石垒砌,布满斑驳的风雨蚀刻痕迹,散发着古老沧桑的气息。

城门前,人『『潮』』汹汹,摩肩接踵的行人们,或是三五成群,或推着板车,井然有序地走到城门下,接受城门卫士的检查。

流云城的名字由来,自然是源于流云宗这个传承千年的修士宗门。城中居民,无论是商贾名流还是巡城卫士,大多都与流云宗有着密切的关系。

顺着汹涌人『『潮』』来到城门下,立刻便有两名身着黑衣外罩软甲的卫士拦住去路,对马车进行检查。杜飞云的眼神落在这两个黑衣卫士身上,细细打量一番,又望了望城门下其他的二十余个卫士,发现他们都是修炼有成的修士。

这些黑衣卫士之中,实力最低的也有炼『体』七层实力,领头之人甚至达到炼气期境界。而且,他们『胸』口的黑衣上都绣着一块圆形图案,描绘的是一片白『『色』』云朵和一副盾牌。

见到如此『情』形,杜飞云心中略微寻思,便不难猜出,这些黑衣卫士只怕都是流云宗门下的弟子。

“进入流云城,需缴纳入城费,一颗下品灵石。”正在杜飞云寻思之际,那两位黑衣卫士已检查完毕,向杜飞云说道。

“一颗下品灵石?”杜飞云愕然片刻,灵石这东西他可没有,一直以来他都是以白银作为流通货币的。他没想到,在这流云城中,竟然是以灵石作为货币。如此看来,这流云城果然是修士聚集之地,比起千江城那种小城,自然是高级许多。

“我没有灵石,可以用白银折算吗?”

“一百两白银!”听到杜飞云的话,那黑衣卫士眉头微蹙,却并未『露』出任何表『情』,毫不犹豫地开口说道。

能用银子折算就好,杜飞云这才放心下来,若是对方一定要求他缴纳灵石的话,这一时半刻之间他还真没办法。

缴纳一百两白银之后,终于获得进入流云城的资格,杜飞云这才坐上马车,一路向城内行去。

经过这件事,他也渐渐明白,这流云城乃是流云宗所管辖,城中修士云集,以后他便会接触到更多的修士,了解修士们的『情』况。

一颗下品灵石,价值基本上等于百两白银,而百两白银足够买到一份百年人参,由此可见,这灵石自然很是珍贵,对于修士的重要『『性』』也是显而易见的。

在这个世界上,贫贱之人大概是一辈子也无缘修炼之道。毕竟,修士的世界中,任何一样物事都是极其珍贵的。穷人买不起任何『『药』』材或者天材地宝,功法或者灵石,自然也就无缘修炼之道。

也只有那些豪门大阀,修士宗门之中的人,才有足够的财力支撑修士的修炼。

捏着荷包里不足千两的存款,杜飞云心中暗的眉头微蹙,心中暗想,以后将要面临的问题更加严峻,那就是财力。踏入修炼之道,他便需要更多的资源来支撑修炼,否则实力无从『精』进,只能泯然众人。

进入流云城之后,杜飞云便寻了一间客栈安顿下来,让母亲和姐姐呆在客栈中休息,自己出门去打听消息去了。

杜飞云早已从薛让那里得知,流云宗每十年会开启山门招收门徒弟子,为期一个月时间。而如今,已经接近招收门徒的末尾,再有几『日』便要结束了。

所以,杜飞云才要赶紧去打听流云宗招收门徒弟子的事宜,也好尽早做准备。

…………

今天星期天,还剩下40个『精』华没送出去,道友们在书评区留言吧,『精』华全送给你们。

另外,今夜0点还有一更,希望道友们届时能够投两张票票,小何这里拜谢了。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