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42章 报名冲突

新的一周开始,小何拜求推荐票和收藏!

…………

流云城很大,南北走向几近三十余里,城中居民少说也有百万余。杜飞云在城中转悠了半『日』时间,也没能全部游览一遍,对城中的格局和路线更谈不上熟悉。

好在,流云宗十年一度的招收门徒这件事,在流云城乃是头等大事,自然是引人注目。同时,最近一两个月里,流云城的往来人数暴增数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至于那流云宗在城内设置的几个招收弟子的地点,稍微一打听便能找到。

杜飞云在数个招收弟子的地点之中筛选了一个较近的,尔后便一路行去。那『处』地点位于钦兰大道尽头,隔壁便是名满流云城的千香楼,自然是极其热闹繁华之地,熙熙攘攘,行人众多。

约莫三丈宽的钦兰大道上,此时挤满了行人,大多数都是在城中闲逛的,夹杂着少部分炼『体』期境界的年轻修士,似乎和杜飞云一样,都是为了去报名的。

虽然流云宗每十年会开启山门广收门徒,却并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进入的。首先要求报名之人年龄在三十岁以下,其次实力要达到炼『体』后期境界,符合以上两个条件才有资格参加流云宗的入门测试。测试通过之后,才能正式拜入流云宗门下,成为流云宗弟子。

杜飞云随着人『『潮』』,来到大道尽头,抬头便望见数十丈高的千香楼那巍峨的身影。据说这座流云城第一高楼,其中美食美酒众多,珍馐『玉』酿应有尽有。就连传说中的凡人不可一见的琼浆『玉』『液』,在这千香楼内也曾出现过。

所以,千香楼也成为流云城内极富盛名的一『处』酒楼,众多修士都慕名而来。只不过,此时杜飞云的注意力却不在这里,他一眼便望见那设在千香楼旁边,大道边的一『处』高台。

那高台离地三尺,由无数白『玉』『『色』』石板搭建而成。在高台上,摆放着两块青石磨盘,似乎是用以测试修士气力的。

两张长条桌子上,摆放着一些稀奇古怪的石块,不知是作何用『处』。桌子后面,五个身着青『『色』』长袍的流云宗修士,正在为报名的修士们做实力测试和登记。

杜飞云迈步走到近前,看见高台一侧正有十来个年轻修士在排队等候,顿时心中了然,旋即也排在那十几个修士身后,静静等待。

原本杜飞云是打算按照薛让的指引,拿着『玉』牌直接去流云宗中找那个叫做薛冰的『女』子,只不过他连流云宗的山门在哪里也不知晓,自然无从寻找。

无奈之下,他也只有按部就班地报名,参加测试,待到进入流云宗之后,再去找那个薛冰。从薛让那里了解了一些关于流云宗招收弟子的条件,杜飞云知道,只要实力达到炼『体』后期境界,资质中等以上的,基本上就能够顺利通过。

QUAbEn5.COm全,本网

他虽然资质普通平庸,不过有『脱』胎换骨丹的改造,想必也能算得上中等资质。再加上,他已是炼气期境界的修士,所以通过测试,进入流云宗是轻而易举的。

知道这些,杜飞云自然心中淡定许多,不似身前那十来位等待报名测试的修士们那般忐忑难安。

“下一个!”高台上刚刚测试完毕的年轻修士显然没能通过测试,垂头丧气地走下高台,那主持测试的中年修士一手持着『玉』简,面无表『情』地冲这边喊道。

杜飞云身前还有十一个年轻修士,排在最前面的一位,在听到喊声之后,面『『色』』忐忑地走上高台接受测试。杜飞云静静地望着高台上的『情』形,心中记下测试的程序。

“姓名,年龄,何方人士,实力境界。”主持测试的中年修士表『情』比较严肃,眼神平静地盯着那年轻修士,不咸不淡地缓缓说道。

“鄙人张大牛,今年十八岁,流云城天河镇人,如今实力是炼『体』七层境界。”那叫做张大牛的年轻修士似乎被中年修士盯的有些紧张,低着头有些结结巴巴地说出自身的『情』况。

中年修士面无表『情』地微微颔首,尔后朝那两块青石磨盘一指,对张大牛说道:“举起放下二十次。”

张大牛扭过头来,望着那三尺见方大小的厚重磨盘,眼神有些闪躲,脸上表『情』有些难堪。那青石磨盘乃是常见之物,寻常人家都有,谁都知道,那磨盘每一块都足足有五百斤。

望了那磨盘两眼,张大牛无奈之下只好上前,弯腰伸出双手握住两块磨盘上的把柄,运转『体』内元力准备提起。

若是实力较强的炼『体』期七层修士,双手举起这五百斤的磨盘二十次,虽然吃力,却难度不大。那张大牛好几次沉声低喝,气运丹田发力,却始终无法将磨盘举起。看来,他那炼『体』七层实力也是谎报的。

主持测试的中年修士见状,面无表『情』地挥挥手道:“下一个!”

杜飞云身前的修士中,排在最前面的一个连忙走上台去。很可惜,这位年轻修士立刻也遭遇与张大牛相同的『情』景,尝试数次之后还是被淘汰掉。

“混蛋,这群混蛋实力这么烂,还要跑来滥竽充数,简直是浪费小爷的时间,太可恶了!”一连数个修士都是这般相同的遭遇,这时,杜飞云的耳边忽然响起这一声咒骂。

杜飞云扭头望去,只见一个身着紫『『色』』锦袍的魁伟少年正立在他身后,脸『『色』』犹自带着忿懑地怒视着高台上的年轻修士。

见此『情』景,杜飞云也是心中莞尔一笑,暗道这修习长生之道的修士,也仍是普通人,仍会有贪嗔痴怒。譬如这个紫袍少年,也与那些纨绔子弟并无甚区别,无非就是实力高强一些罢了。

然而,杜飞云却没想到,自己回身这一望,便无端招来那紫袍少年横眉怒视,语气不屑地挑衅道:“看什么看?”

杜飞云的双眼微微眯起,睨视了紫袍少年一眼,尔后转过身去,不再去理会他。任何人都有脾气,杜飞云也不例外,被人这般挑衅,他心中自然有生出一丝愠怒。

不过,这点小事,到不至于让他耿耿于怀,更犯不着出手教训他。毕竟,流云城内禁止厮杀争斗,有违反这项规定的,都会受到巡城卫士的惩『处』。

见杜飞云扭过头去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那紫袍少年嘴角勾起一丝轻蔑的意味,不屑地冷哼一声,尔后继续表『情』烦躁地等待着。

“最后一个!”良久之后,当杜飞云身前的几个年轻修士都测试过之后,终于轮到他了。只不过,这次主持测试的中年修士口中喊出的话语却有些不一样。

听到喊声,杜飞云连忙走上高台,来到那中年修士跟前坐下。念及方才这位中年修士的话语,杜飞云便疑『惑』地问道:“前辈,不知你刚才说的,最后一个,是什么意思?”

许是终于要结束为期一个月的无聊工作,那中年修士的心『情』变得轻松许多,听到杜飞云的话之后,微微一笑道:“我们流云宗,每十年开启山门招收一次弟子,每次都限定人数为六千。而你,很幸运的就是这次六千个名额中最后一个。”

“哦,原来如此。”杜飞云顿时释然地点点头。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察觉身后风声袭来,一股大力陡然自肩头传来。

出于本能,杜飞云连忙起身朝一旁闪避,与此同时扭过头去,双掌之间光华闪烁,蓄势待发。

回过头来,杜飞云便看见,原本排在他身后的那个紫袍少年,正伸出光华闪烁的双掌,朝着他『胸』口袭来。杜飞云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脸『『色』』骤然变冷,双手运起流水掌瞬间便要拍出。

他没想到,这个紫袍少年如此胆大妄为,竟然敢在流云宗弟子面前公然违背城规,当众出手厮杀争斗。既然对方率先出手,那他也不必犹豫,定要给对方一个教训。

然而,下一刻,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那紫袍少年双掌骤然收回,掌中青『『色』』光华收敛,旋即腰身一拧,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对方骤然停止攻击,一副全然不设防的模样,杜飞云一时也有些犹豫,双手收回腰间,他倒要看看这个紫袍少年到底想怎么样。

“前辈,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测试了?”那紫袍少年根本不去看杜飞云的表『情』,神『『色』』自若地望着中年修士,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

“这……”中年修士原本还在惊愕于紫袍少年竟敢当众出手,此时被紫袍少年的声音惊醒,顿时反应过来,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杜飞云的眼眶也是骤然睁大,眼中升腾出愤怒的火焰,怒视着那紫袍少年,双拳不由地握紧,指节嘎吱作响。

很显然,这个紫袍少年得知报名的名额已满,便用计将杜飞云『逼』开,尔后抢占了原本属于杜飞云的名额!如此一来,杜飞云自然就无法报名,无法进入流云宗。

场中众人都是明白人,瞬间便明白了那紫袍少年的意图,顿时脸『『色』』都有些古怪。

主持测试的五个中年修士,都是流云宗的正牌弟子,其中四位是外门弟子,领头之人乃是内门弟子。在他们面前,这个紫袍少年竟然还敢玩弄小花招,当真是不知死活。

“请你立刻离开,这个名额是我的!”被紫袍少年抢了名额,杜飞云自然心中愤怒之极,当即脸『『色』』『阴』沉,冷声朝那紫袍少年说道。

岂料,那紫袍少年却是神态轻佻地翘起二郎腿,扭头斜眼睨视着杜飞云,一副不屑的模样。

“哼,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小爷我还要接受测试呢,你小子给老子滚一边去,少来打扰小爷。”

“你找死!”紫袍少年言语如此恶『毒』,杜飞云怎能不急怒攻心,眼神瞬间『阴』冷似冰,双手之间腾出赤红光华,便要施展流水掌来教训那紫袍少年。

眼见场中即将爆发争斗,那主持测试的中年修士也无法坐视不理,顿时面『『色』』严肃地冷喝道:“住手!”

这声冷喝入耳,杜飞云这才停下手上动作,双手光华敛去,垂在身侧,双目似刀瞪着紫袍少年。旋即,他深呼吸两下,将心中愤怒压下,这才抬起头面『『色』』平静地望着那中年修士。

“前辈,此人胆敢在您面前耍弄小花招,前辈您身为流云宗弟子,在此最是德高望重,还请您为我做主。”

杜飞云的眼力自然毋庸置疑,他能看出来,这五个主持测试的中年修士中,以面前这位瘦削中年男子的地位最高。所以,他言语间便稍加赞誉和奉承,以期让这个中年修士出面解决此事。

此言一出,那中年修士果然受用,朝杜飞云『露』出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尔后换做一副严厉的表『情』,严肃地望着那紫袍少年说道:“少年人,我流云宗招收弟子可是关系重大,由不得你如此胡来。你现在给我速速离去,否则的话,我便要唤过巡城卫士来轰你出去了。”

中年修士这番话声『『色』』俱厉,不可谓不威严,换做是任何修士都会慑于流云宗和巡城卫士的威名而心生畏惧。岂料,那紫袍少年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不见丝毫畏惧。

那中年修士正待发怒,便看到紫袍少年慢悠悠地自袍袖之中取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牌,递到了那中年修士的手中。

“这是我表哥送给我的『玉』牌,前辈你先看看吧。”

中年修士愣神片刻,疑『惑』地接过那块『玉』牌,手中亮起一丝金光注入『玉』牌之中,查探其中的内容。渐渐地,那中年修士的脸『『色』』变了,由疑『惑』变作震惊,甚至还疑『惑』地偷偷瞄了一眼紫袍少年。

当他看完那『玉』牌之中的内容之后,便是换做一副微笑的和煦表『情』,双手将『玉』牌送到紫袍少年面前,略带一丝恭敬和讨好地说道:“这位王成小兄弟,咱们这就开始测试吧。”

一见到中年修士这幅表『情』,对那紫袍少年前倨后恭,杜飞云顿时明白过来,那『玉』牌之中一定有猫腻。

“对不起了小兄弟,我刚才说的最后一个,实际上是在说这位王成小兄弟。现在,我们流云宗招收弟子的名额已满,你还是回去等十年后再来吧。”

那中年修士抬起头来,面『『色』』平静地望着杜飞云说道,话语之中的驱逐意味显而易见。

杜飞云双拳紧握,指节捏的嘎吱作响。他紧咬着牙关,抑制着心中的怒火,将那中年修士的模样,还有王成这个名字都记在心中,尔后头也不回地跳下高台离开。

…………

4千字大章,小何还算厚道吧?

第一卷内容就此结束了,接下来就是第二卷了,故事将会越来越『精』彩,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请大家收藏一下,投几张推荐票吧,小何感『激』不尽啊!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