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43章 金冠灵雕

杜飞云面『『色』』『阴』沉地行走在钦兰大道上,眼神森寒,脑海里还在回忆着方才那中年修士和王成的嘴脸,心中怒火升腾。

原本以为可以顺利参加测试,然后凭自身实力通过测试,接下来便可以顺利加入流云宗,从此有一『处』安身立命之所,可以静心修炼。

岂料竟然发生这种事『情』,直接就掐断他拜入流云宗的希望,他怎能不心生恼怒?

愤怒,可是杜飞云依然冷静,并未被怒火冲昏头脑。他不会鲁莽到当场发怒,与对方争斗厮杀,那样与找死无异。毕竟,这流云城乃是流云宗的地盘,修士强者无数。

现如今,流云宗招收弟子已经结束,杜飞云只好另外再想办法。最起码,也要找到流云宗的山门,想办法混进去,找到那位薛冰,看看她是否有办法。

当王成拿出『玉』牌时,杜飞云也曾想到薛让送给他的那块『玉』牌。那一刻,他也想拿出『玉』牌来,看看中年修士的态度会不会发生转变。

只不过,很可惜,他知道那完全不可能。因为薛让给他的这块『玉』牌只是一块普通的『玉』,似乎是一种身份的证明。而王成的那块『玉』牌,却另有妙用。

『玉』牌在修士之中使用甚广,大多数都被先天期修士刻画上传讯法阵,制成传讯『玉』牌。而王成那枚『玉』牌,便是一枚传讯『玉』牌,被先天期修士以灵识刻画进去许多信息。拿到『玉』牌的人,可以元力浸入其中,便会看到『玉』牌内的信息。

而薛让给杜飞云的这块『玉』牌,并不是传讯『玉』牌,所以即便拿给那中年修士也是无用。最终,杜飞云只好离开,另寻他法。

回到客栈之后,将身上的银两留给母亲和姐姐一部分,又以三百两白银换取到三颗下品灵石,杜飞云便离开了客栈,出门打探消息。

连续三『日』时间,杜飞云都在密切关注着城内各个报名地点的『情』况,还有那些通过测试的修士们。自从三天前杜飞云离开钦兰大道的报名点之后,城内几乎所有的报名点都撤销了,通过测试的修士们也在这三天时间里进行集合,然后分批进入流云宗山门。

杜飞云花费了一颗下品灵石的代价,又说尽好话,最终总算从某位流云宗弟子的口中得知一些大概『情』况。

流云宗的山门位于流云城的正北方大约两千里『处』,隐藏在连绵群山高峰之中,平时山门一直都是关闭的,唯有每十年一次招收弟子时才会开启山门。

流云宗的位置太过于隐秘,通过测试进入流云宗的修士们,都是由流云宗派出的飞天舟接送的,所以寻常人分本无法寻到流云宗山门。

飞天舟乃是一种飞行灵器,在修士界极其的珍贵稀有,最多可以载运上千人。即便财大气粗底蕴深厚的流云宗,拥有的飞天舟也不过双十之数。

得知这一消息,杜飞云自知寻找流云宗的山门极其艰难,心『情』有些沉重。不过,他却从未想过要放弃,即便再怎么艰辛,他都势必要进入流云宗。

qUAnbEn5.Com全本、网

经过半『日』的准备,备足干粮和饮水,杜飞云便告别了母亲和姐姐,离开流云城,一路向着正北方行去。他已下定决心,『独』自去寻找流云宗山门,待得进入宗门之后,再将母亲和姐姐接到流云宗内。

整个百川领境地内都是群山连绵,崎岖坎坷,是以杜飞云赶路极其艰难。他认准方向,一路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坚定而执着地朝着正北方行去。

这一路,到『处』都是高山深谷,悬崖峭壁,很是坎坷难行。也幸亏他拥有炼气期的实力,赶路速度比常人快出十几倍,否则的话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走出两千里路程。

白天,他就一直赶路,夜晚,便会觅地『露』宿。渴了,便拿出九龙鼎内存放的饮水,饿了,就吃些干粮裹腹,困了就搭起帐篷在山中休息。

夜伏昼出,餐风饮『露』,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杜飞云的脸庞上就多出一丝沧桑的气息,整个人也有些疲惫。

一路行来,皆是人迹罕至的地带,也使他见到诸多奇异的景象,以及静谧幽森的原始风貌。当然,他也曾遭遇过数次危险,数次险些丧命。

譬如,有次他在奔涌不息的大河边洗漱,那河中忽然冒出一条三丈长的黑『『色』』怪鱼,喷吐着如雨点般密集的黑『『色』』水箭便朝他『射』来。

猝不及防的他顿时被黑『『色』』水箭『射』中,虽然及时闪身躲避,还召唤出九龙鼎抵挡水箭,却仍是被一支水箭『射』穿了左臂。

还有一次,他在茂密幽森的丛林中『露』宿,深夜时分却有一条水桶粗细的五彩巨蟒爬上他栖息的大树,喷洒的『毒』『液』差点把他『毒』死。

昨天遭遇的险『情』,更是让他心有余悸,大白天里他在丛林中被一群上百只青『『色』』巨狼围攻。尽管他奋力地扑杀,亡命般地飞奔躲避,最终还是被锋利至极的狼爪子在后背留下数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一个月的时间里,他经历过太多凶险,浑身更是伤痕累累,心神也早已疲惫。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也终于走出了近一千三百里的路程,距离流云宗山门越来越近。

幸亏他跟随薛让学习了许久的医道,在群山中搜集了诸多『『药』』材,制作成『『药』』膏和丹『『药』』为自己治伤,这才没有『『性』』命之忧。

九龙鼎跟随他这么长时间,诸多神奇的妙用被他渐渐挖掘出来,也为他提供绝大的助力。有了九龙鼎,他就相当于随身携带着一个储物空间,琐碎杂物都可以存放其中。如若不然,带着一大堆饮水和干粮等物事,他赶路的速度只怕还要慢上几分。

此时,杜飞云一手持着一柄青『『色』』长剑开道,正在艰难地翻越脚下这座一千多丈的高山。他神『『色』』憔悴,衣衫破烂,浑身上下无一长物,唯『独』的两样宝物大概就是九龙鼎和手中这柄飞剑了。

这柄青『『色』』的飞剑,原本是秦守正的,那天晚上被他撞断右臂之后,飞剑便遗留下来,被薛让送给了他。虽然这口飞剑只是下品法器,却是他现在最为倚仗的利器,这一个月里也的确立下不少功劳,数次助他『脱』险。

脚下的山坡很是崎岖,他一边扒拉着身前的荆棘藤蔓,一边踏着嶙峋的『乱』石,向着山上行去。正当他以飞剑拨开前方挡住去路的一簇繁茂枝叶时,眼神却是落在前方不远『处』,身躯僵立在原地。

前方,十丈开外是一『处』较为平坦的开阔地,矗立着数块巨石。在那巨石下,正有两头野兽正在对峙。

荒野高山,凶猛野兽自然众多,杜飞云也遇过不少,本不会感到震惊或者好奇。可是,此时他的眼神却落在那两头野兽的身上,便再也挪不开。

因为,那根本不是野兽,而是两头妖兽!

『乱』石丛中,一条一丈长的猛虎正在低声咆哮着。它浑身『『毛』』发都是金『黄』『『色』』,缀满一圈一圈的赤红『『色』』花纹,看上去很是可怖。它微微后仰,俯下腰来,正在蓄力,随时都准备凶狠地扑击。

在那头妖虎的身前三丈开外,巨石之下,一只五尺余高的黑『『色』』大雕正人立在地,背靠着巨石,一双大眼瞪的溜圆,凶猛地注视着妖虎。

这只大雕通『体』黑『『色』』,羽『『毛』』整齐而黝黑,很是俊逸,头顶上的金『『色』』羽冠十分显眼。这只黑『『色』』大雕看上去很是神俊勇猛,浑身都充满着爆发『『性』』的力感,杜飞云只看了一眼便再也挪不开。

这是金冠灵雕!杜飞云的脑海里寻思片刻,很快便想到自己在烈山游记之中看到的一些妖兽记载,对照那金冠灵雕的模样,瞬间便确定其身份。

金冠灵雕乃是一种灵『『性』』十足的飞行灵兽,通常会被大门派豢养,用作传讯或是载人,非常受修士的亲睐。据说,成年的金冠灵雕便相当于炼气期境界的修士,其中某些天赋异禀的金冠灵雕,甚至能够达到先天期境界。

如果能拥有一只金冠灵雕做坐骑,那便可以畅游天地间,一『日』千里不是梦。而且,成年的金冠灵雕极通人『『性』』,且实力不俗,对修士厮杀争斗也是极大的助力。

念及金冠灵雕的种种好『处』,杜飞云心中也是怦然心动,不过,当他仔细地查看一番场中的『情』形之后,决定还是先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因为,场中的妖虎和金冠灵雕似乎正在厮杀搏斗,并且双方都已受伤。那金冠灵雕『胸』前的羽『『毛』』有些凌『乱』『脱』落,还在汩汩地冒着鲜血,左腿『处』更是几乎被咬断,『露』出森森白骨,鲜血淋漓。

赤『『色』』妖虎也受了伤,一只眼睛被抓瞎,眼珠子都耷拉在眼眶外,还在冒着褐『『色』』的血『液』。赤『『色』』妖虎的后背和腰间,也有数道深可见骨的抓痕。

观察片刻,杜飞云便发现,这两只妖兽似乎厮杀搏斗了许久,此时已是两败俱伤。只不过,杜飞云纳闷的是,那金冠灵雕在地面上与赤『『色』』妖虎『交』战很是不利,它为何不展翅飞走呢?

正在疑『惑』的杜飞云,忽然看到,那金冠灵雕鲜血淋漓的腹下『露』出一角椭圆形,显然是一枚金冠灵雕蛋。看到那枚染血的蛋,杜飞云忽然明白,为何那金冠灵雕宁肯两败俱伤也不逃走。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