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45章 收获颇丰

身『处』危急时刻,尤其是刹那之间决定生死的关头,总会爆发出无限潜力。杜飞云没想到的是,此刻竟然会突破境界,由炼气期一层提升到第二层。

周身漫卷而出的赤红『『色』』火焰瞬间将赤『『色』』妖虎包裹其中,原本妖兽是惧怕火焰的,此时『处』于狂化暴走之际,竟然丝毫不惧。

锋利至极的虎爪闪着幽光,吞吐着灰黑『『色』』妖气,似闪电般地朝杜飞云『胸』口抓来。赤『『色』』妖虎那滴着鲜血的大嘴,尖锐的獠牙闪着寒光,眼看就要切破杜飞云的喉管。

两尺,一尺,半尺……

“嘭”“咔嚓”

杜飞云的双拳,狠狠地砸在赤『『色』』妖虎的头顶,那如醋钵大小的赤红『『色』』拳影,好似擂中一面墙壁,发出沉闷响声。他『体』内元力全部爆出,那拳影也凝结到几近实质,足足有一千五百斤的力道,顿时就将妖虎的头盖骨砸的碎裂,鲜血混合着碎『肉』块迸溅而出。

赤『『色』』火焰将妖虎周身『『毛』』发都烧的焦糊一片,无可抵御的大力自杜飞云双拳之中传来,妖虎本就是强弩之末,此时便是毫无抵抗地被砸飞了去,摔倒在一丈之外。

它摔倒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身躯还在不住地颤抖抽搐,吼中发出低低的嘶吼,四爪无力地踢弹着,良久之后才渐渐平静下来。

『体』内元力全部爆出,丹田内空空如也,杜飞云只觉得一阵阵眩晕,身『体』力量被抽空。见那赤『『色』』妖虎不再动弹,终于死去,他这才长出一口气,放下心来,靠在墙壁上恢复『体』力。

如今他『体』内元力已耗尽,自然是不适合走出山『洞』的,在这危机四伏的山林之中,很可能遇险。为今之计,唯有先恢复元力,然后再离开这里。

想起九龙鼎中还存放着两颗下品灵石,杜飞云便以心神召唤出九龙鼎,将下品灵石取出来。这灵石乃是修士界最常使用的货币,其最大的作用便是快速恢复元力。

对于修士来说,灵石不仅仅是货币,很多时候都是保命救命的底牌。

按照吸取灵石中元力的方法,杜飞云贴着墙壁盘膝坐下,双手各握着一枚灵石,凝神静心地吸收其中的元力。

仅仅是一枚『鸡』蛋大小的下品灵石而已,其中竟然蕴含着极其浓郁的元力,足够杜飞云恢复三成实力。只要将这两枚灵石吸收完毕,便能够恢复六成实力。

灵石中蕴含灵力的多寡,与其品质有关系。灵石的品质从低到高共分为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四个级别,蕴含的灵力也是呈十数倍递增。

约莫半个时辰,杜飞云终于睁开眼来,疲倦的神『『色』』也有所好转。他手中那两枚灵石已经裂开无数缝隙,其中的元力也被吸收殆尽,就此变作碎石粉末了。

虽然有些遗憾这两枚灵石就这么没了,不过,第一次『体』验到半个时辰就能恢复六成实力的感觉,还是让杜飞云心生震撼,心『情』愉悦。在心里,他也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想办法多弄些灵石,这玩意实在是太好用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感受着『体』内奔涌不息的滚滚元力,杜飞云满意地起身,打量着山『洞』内的『情』形。这『处』山『洞』似乎并不是赤『『色』』妖虎开凿出来的,多半是天然形成的,六丈方圆的空间还算开阔。

山『洞』内光线有些幽暗,杜飞云召出飞剑,以赤红『『色』』剑芒照亮山『洞』,仔细打量着四周。只见山『洞』靠里面的山壁下,有一堆森森白骨,也不知是人骨还是兽骨。

在那对白骨中,有一件『揉』在一起的黑『『色』』衣物,在赤『『色』』光亮下熠熠生辉。杜飞云眉头微蹙,心中暗想这说不定是哪个倒霉的家伙丧生于妖虎之口,变成了累累白骨中的一部分。

杜飞云忽然想起,若是普通衣物,肯定早已破烂不堪,而那块黑『『色』』衣物竟然没有丝毫破裂的迹象。并且,那衣物还在光亮下熠熠生辉,发出微弱的光芒。如此看来,那黑『『色』』衣物绝非凡品。

心中如此作想,杜飞云便上前将那黑『『色』』衣物自白骨堆中拾起,捧在手中细细地打量着。

这黑『『色』』衣物,乃是一件修士常穿的袍子,衣料极其柔软平滑,衔接缝纫很是『精』细,显然做工考究。将这黑『『色』』袍子拿在手中,略微有些沉甸,触手一片温润,显得很是怪异。

心中疑『惑』之下,杜飞云脑海里忽然就冒出一个念头,尔后手心发出一道元力,朝黑『『色』』袍子之中输入。只见那黑袍顿时亮起来,一道道符文篆字闪现,一层黑黝黝的光华覆盖在黑袍表面,将杜飞云的元力抗拒开来。

“法衣!果然是法衣!”

确定心中猜想,知道自己捡了宝,杜飞云顿时满脸欣喜。

所谓的法衣,便是防御『『性』』的法宝,修士穿着之后可以抵挡伤害,保护自身。

同灵石的品质一样,任何法宝,无论是最低级的法器还是更高一级的灵器,都是有着极上中下四品之分。眼前的这件黑『『色』』法衣便是一件法器,看其品质,大概只是一件下品法器。

然而,即便是一件下品法器,对杜飞云来说也是极其贵重珍稀的宝物。因为,在所有的法宝里面,最珍贵的绝不是攻击类法宝,而是防御『『性』』法宝。

譬如眼前这件黑『『色』』法衣,即便只是下品法器,其价值却绝对与中品攻击型法器相当。

杜飞云喜孜孜地将黑『『色』』法衣以元力清洗一遍,又测试检查一番,发现这件法衣完好无损,便是毫不犹豫地『脱』下身上破烂褴褛的衣袍,将之穿上。

有了这件黑『『色』』法衣的保护,在这群山之中穿行,也会安全许多。

杜飞云又在山『洞』中搜寻了片刻,随后竟然极好运地找到四块灵石,尽管都是下品灵石,却也是一笔不菲的收获。他仅有的两块灵石被用掉,正好将这四块灵石留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

将灵石收入鼎中,一身黑袍的杜飞云,『精』神抖擞地离开山『洞』,沿着原路返回山顶。

一刻钟之后,当他再次来到那悬崖边的『乱』石丛时,便看到那浑身伤痕累累的金冠雕正匍匐在地,毫无声息,显然已经死去。

在金冠雕的尸『体』旁,一枚还染着鲜血的金冠雕蛋分外显眼。杜飞云上前将金冠雕蛋收起,放在九龙鼎内的空间里保存,尔后便准备离去。

堪堪踏出两步,他又折转回来,眼神望向金冠雕的尸『体』。随后,他召出飞剑,以凌厉剑芒在地上挖出一个大坑,尔后将金冠雕的尸『体』埋葬其中,这才转身离去。

今天虽然经历这等危险,甚至险些丧命,可是收获也是巨大的,是以杜飞云的心『情』很好。不单突破了境界,达到炼气期二层实力,而且还获得四块灵石和一件法衣。

更重要的是,这枚金冠雕蛋也收入囊中。只要他想办法将这金冠雕蛋孵化出来,再将小金冠雕抚育长大,以后便会收获一个通灵『『性』』的飞行坐骑和助手。

一路翻山越岭,跨越诸多险峻山脉,他执着地向着正北方挺进。虽然赶路很是艰辛,遭遇无数危险,不过有着法器飞剑和法衣的保护,再加上他足够小心谨慎,每每总能化险为夷。

整整两个月的时间,杜飞云历尽艰难险阻,经历诸多生命危险,终于跨越两千里的路程,来到流云山附近。位置隐蔽的流云宗,便是藏在这一片茫茫群山之中,至于到底在哪里,却是无人知晓。

流云山高约两千丈,在群山之中最是挺拔,高耸入云端,雄奇俊秀。此时,杜飞云置身于流云山半山腰的悬崖一侧,任凭凛冽的山风带着水雾迎面吹拂,面『『色』』坚毅地望着眼前翻涌的云海。

“王成,等着吧,此仇不报非君子。”

这两个月的艰苦跋涉,历经重重险阻,无数次遭遇生命危险,这一切都是拜那个抢夺他测试名额的王成所赐。不单是王成,连同那位主持测试的流云宗弟子,他都一并记在心底。

这仇恨,深埋于心底,只待有朝一『日』,他杜飞云必定会十倍偿还!

“我绝对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加入流云宗!”将心中涌起的仇恨压下,杜飞云的眼神变得愈发坚定和执着,低声喃喃自语。

话音很轻,被凛冽的山风吹散,却深深刻印在杜飞云心间。他转身离去,向着北方继续前行,开始在群山之中搜寻蛛丝马迹,以期找到流云宗的山门。

据说,流云宗的山门被门中法力高强的大修士布下了神奇的法阵,平『日』里都是隐藏在群山之间,一般修士决计无法寻到。

即便杜飞云将三百里群山都转遍,如若无人引导,只怕十年内也无法寻到流云宗的山门。他虽然知道机会渺茫,却丝毫不气馁,绝对不会放弃。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