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46章 谷中冲突

连续四天的时间,杜飞云一直都在方圆三百里的群山之中转悠寻找,以期能够发现蛛丝马迹,找到流云宗的山门。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这连绵起伏的群山之中,除了有诸多妖兽潜伏其中,根本没有那山门的影子。

虽然一直餐风饮『露』地在群山之中搜寻,历经诸多艰险,遭遇无数危机,但是也并非全无收获。

隐约的,杜飞云能够感觉到,这群山之中充斥着浓郁的天地灵气,十分有利于修士的修行。也正是如此,才导致这片山脉之中,妖兽众多,奇花异果遍布。

略微细想一下他便明白过来,流云宗乃是修士宗门,创建宗门之人自然会选择灵气浓郁的地方来建立山门。在修士界中,这种藏风纳水,汇聚天地灵气的山脉地形,便被称之为灵脉。

大多数宗门,都会选择建立在灵脉之上,不单有利于修士修行,还能影响宗门的气运和兴衰。只不过,这些玄之又玄的高深道行,却不是杜飞云能够明白的。

身为一个能够炼制丹『『药』』的炼『『药』』师,而且还『精』通医道,杜飞云对于那些奇花异果和『『药』』材自然是十分钟『爱』的。每当见到群山之中某『处』出现一些珍贵的『『药』』草,他都会欣喜地将之采摘,收集在小鼎中,以备以后炼丹制『『药』』时用。

对于他这个自幼以采『『药』』为生的采『『药』』郎来说,能够恣意地采集珍贵『『药』』材,大概便是一种幸福。

九龙鼎内别有『洞』天,以心神浸入其中,他便发现其中存在诸多黝黑幽寂的空间,只是暂时无法全部探查清楚罢了。

他在想,这或许与他的实力有关,只有等到他的实力更强,才能发现更多的空间,将九龙鼎的诸多妙用一一挖掘。

唯『独』能够被他看见和使用的一『处』空间,足有十丈方圆,包裹在一层黝黑无光亮的空间之中,好似一座大房子。他将随身携带的诸多东西还有金冠雕蛋都放置在这『处』空间里,连同那些采集来的『『药』』材也存放其中。

这空间很是玄妙,其中似乎是一片真空,仅能以心神浸入其中,似乎不受时间流逝影响。那些新鲜的『『药』』草放入其中之后,哪怕过去数天,依然如同刚放入时那般新鲜水嫩。

一边在山中搜寻着流云宗山门的踪迹,杜飞云一边四『处』搜寻着山中生长的各种『『药』』草,但凡是价值较高,比较珍稀的『『药』』草,他都没放过。

此时,他正行走在两座高山之间的一『处』深谷,一手持着三尺青锋,防范随时可能出现危机的同时,也能随手拨开身前丛生的杂草和花木。

这山谷之中气候温润,地面『『潮』』湿,虽然『阳』光照『射』不足,却胜在灵气充足,是以花草树木都极为茂盛,且生机盎然。

谷中到『处』都生长着齐腰深的芨芨草,间或夹杂着诸多花木,一派生机盎然景象。只不过,行走于其中却是极为艰难,腰身与双腿都被茂密的草丛纠缠,寸步难行。

QuanBen5(cOM)全,本网

望着身前那约莫数千丈长的山谷,再仰头看看两旁千丈高的山峰,杜飞云也是一脸苦笑。他想穿过这山谷,到达对面变得极为困难。

此时此刻,他多么渴望自己能够飞行,那样就不至于这般艰辛赶路。实力强大的修士能够御剑飞行,甚至是飞天遁地,可是他却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达到御剑飞行的实力。

念及至此,杜飞云便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将金冠雕蛋孵化出来,将金冠雕抚育长大之后,便可以自由翱翔天地了。

心中正在作此感想,杜飞云的眼角忽然瞥到一株丈余高的无花小树,顿时被吸引了注意力。那株无花小树足有小腿粗细,树皮呈黑褐『『色』』,枝节繁茂,树叶硕大。

小树虽然只有丈余高,撑开的树枝和芭蕉叶一般大小的树叶,却是遮盖了方圆五六丈的范围。那娇艳『欲』滴的肥硕树叶晶莹剔透,随着谷中微风轻拂而缓缓摆动,看上去甚是灵动。

不过,吸引杜飞云注意力,使得他走上前去细看的却不是树叶,而是小树顶端的树枝上,掩盖在树叶下的一枚青『『色』』果子。

那枚青涩果子好似梨子一般大小,通『体』碧绿,如同玛瑙一般晶莹,散发着『『迷』』人的光泽,隐隐有氤氲之气升起。

杜飞云面带疑『惑』地走上近前,来到小树下仰头细细打量,脑海里还在思索着烈山『『药』』典之中的记载,对照筛选着那海量天材地宝的信息。

毫无疑问,这株小树生机盎然,隐隐有丝丝灵气浮现,显然不是普通树木。而整株小树上,竟然只结了一枚果子,显然那果子便是整株小树的『精』华所在,必然会凝聚灵气『精』粹。

如此一来,那枚青『『色』』果子必然是极其珍稀的『『药』』材,甚至达到天材地宝的程度也很有可能。

烈山『『药』』典里记载着无数天材地宝的信息,不论是常见的还是稀奇古怪,应有尽有。杜飞云曾无数次翻阅,自然也将其中信息记下,只不过此时骤然回忆那海量的信息,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

在树下蹙眉沉思许久,他脑海里终于浮现出一丝猜想,抬头望向那枚散发着丝丝馥郁清香的果子,喃喃自语道:“难道这是碧生果?”

脑海里将烈山『『药』』典之中关于碧生果的描述回忆一遍,又与面前这株小树和那果子对照一番,杜飞云渐渐确定,这枚果子十有**就是碧生果!

“太好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第二种材料了!”

确定这枚果子便是碧生果,杜飞云的眼中闪过一抹喜悦,心中隐隐有些『激』动。因为,这碧生果乃是天材地宝级别的『『药』』材,蕴含着极为磅礴的生命之力,于修士而言乃是治病救命的良『『药』』。

在世俗中,这枚碧生果乃是万金难求的天材地宝,珍贵至极。即便是在修士界,也是价值上千灵石的珍贵之物。

更重要的是,这碧生果正是赤云丹的三十六种材料之一!

杜飞云一直都将赤云丹的三十六种材料记在心里,一直梦想着凑齐三十六种『『药』』材,然后炼制出赤云丹,为母亲治病。

如今,他竟然如此好运地在山谷中遇到碧生果,他怎能不欣喜?

满眼喜悦的杜飞云,连忙召唤出飞剑,以飞剑切断小树顶端的树枝,那碧生果便掉了下来。

正当杜飞云满怀欣喜地伸手去接那掉下的碧生果时,却听得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阵呼啦呼啦的声响,还有一道中气十足的厉喝声响起,在山谷中回『荡』着。

“大胆蟊贼,竟敢偷取我流云宗的『『药』』材!”

闻得身后那气势汹汹的大喝声,杜飞云一手接着掉下的碧生果,一手持着飞剑,转过身来,便看到三个身着青『『色』』道袍的年轻修士正疾驰而来。

谷中杂草丛生,极是难行,那三位年轻修士却是持着三尺飞剑,以凛冽剑光搅碎身前的杂草,快若疾风地奔至杜飞云面前。

三位身着青『『色』』道袍的年轻修士来到杜飞云身前十丈外站定,呈扇形散开,隐隐有包夹之势,将杜飞云围在其中。

眼见这三位修士来意不善,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杜飞云顿时收敛思绪,打起『精』神,凝神戒备着。

“你们是流云宗弟子?”

“正是!”听到杜飞云发问,三位年轻修士皆是满脸自傲,矜持地抬起下巴。

旋即,那三位修士中,领头的一个面庞瘦削刚毅的年轻修士一手持着飞剑,遥指十丈外的杜飞云,满脸杀气地开口道:“既然知道我们是流云宗弟子,小子你还不放下手中的『『药』』材,若是放下『『药』』材就此离去,贫道尚可饶你不死,如若不然……”

一边说着,那修士的眼神落在杜飞云手中,看清那碧生果的模样之后,眼中顿时闪过一丝贪婪。另外两个修士也是大同小异,看到碧生果之后,都是眼神炙热起来。

对方如此气势汹汹,且口出不逊,杜飞云自然心生厌恶,脸『『色』』转寒,眉头一蹙,沉声反讽道:“怎么?堂堂流云宗弟子也要做那杀人越货的勾当?莫不成你们仗着人多势众,仗着流云宗的名头便想对付我?”

此言一出,那三位修士皆是暗暗变『『色』』,眼中目光更冷,手中飞剑亮起元力光华。

“哼!此地乃是我流云宗地盘,所以你手中那『『药』』材自然也是我流云宗之物,我们身为流云宗弟子,阻截蟊贼盗宝,取回本门之物,乃是天经地义!”

关键时刻,还是那领头的修士出言反驳,一副牙尖嘴利的狡猾模样,惹得杜飞云眉头连皱。诚然,三人身为流云宗弟子,乃是玄门正道,自然不能与妖魔鬼怪相提并论,自然不可能做出杀人越货的龌龊勾当。

但是,他们看出杜飞云手中的碧生果乃是天材地宝,自然不可能轻易放弃,所以只有找个合适的借口,有一番说辞。如此一来,倒也站在大义一方,即便引起冲突,将杜飞云斩杀于此,也不至于折损流云宗的清誉。

见今『日』此事无法善了,杜飞云心思电转,思虑对策想着如何『脱』身。这时,他的眼角忽然瞥到山谷口的一道身影,愣神片刻,顿时改变了主意。

“好一番颠倒黑白牵强附会的说辞!流云宗弟子果然牙尖嘴利。”

“阁下三人如此眼馋我手中之物,那边放马过来抢夺,我倒要看看你们流云宗弟子是多么蛮横霸道,强词夺理!”

杜飞云一手握着碧生果揣入怀中法衣内,将其放于九龙鼎中,一手持着飞剑遥指那领头的修士,神『『色』』间夷然无惧,一副鄙夷不屑的神『『色』』。

…………

求一个收藏,求一张推荐票,各位道友助我一臂之力吧。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