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47章 藏雪冰峰

求一个收藏,一张推荐票!

……

三位流云宗修士对碧生果势在必得,对杜飞云也隐『露』杀气,况且三人都有着炼气前期的实力,三人联手围攻杜飞云的话,杜飞云只怕今『日』难逃此地。

即便他动用底牌,恐怕也无法杀掉三人,反而会在两败俱伤之后,命丧于此。这个结果,杜飞云知道。

可是,他竟然不思逃跑,反而立在原地,底气十足,夷然无惧地开口求战,实在是让三个修士有些疑『惑』。

仅仅是愕然片刻,那三位修士脸上便『露』出狰狞的神『『色』』,浑身杀气暴涨,双手之间的飞剑光华四『射』,剑芒吞吐。

“胆大蟊贼,既然你如此不知死活,我们便成全你!”

下一刻,三口璀璨耀眼的飞剑顿时腾空而起,三道颜『『色』』各异的剑芒,犹如闪电一般刺向杜飞云。

中间,正对杜飞云面门的是一道金『『色』』剑芒,乃是那领头修士的飞剑,最是凌厉无匹。三尺剑芒划破空气,响起尖锐啸声,瞬息间便飙至杜飞云眼前。

另外两道青『『色』』剑芒,则是一左一右,分别袭向杜飞云的身侧,直指他的腰肋和『胸』口。

剑芒飚『射』到杜飞云身前不足三尺时,那三位修士右手剑指连连划动,瞬间元力暴涨,剑诀捏出。那三口飞剑也在同时爆出璀璨刺眼的剑芒,迸溅出数十道凌厉的剑影,将杜飞云周身笼罩其中。

眼看着,杜飞云被铺天盖地的剑芒笼罩,根本无法逃『脱』,下场必然是当场重伤或是身亡。

杜飞云并未修习高深剑诀,『『操』』纵飞剑攻击,也只会薛让教给他的简单剑术。若是『『操』』纵飞剑与对方三人拼斗,实属不智。

这一刻,他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一丝念头,尔后便身形闪动,开始反击。

只见他脚下运起行云步,赤红光华自双腿双脚间腾出,顿时将周身杂草焚烧殆尽,他的身影犹如鬼魅般向一旁闪去。与此同时,他右手握着飞剑,『体』内元力狂涌而出,三尺剑芒乍然绽放。

他的身影连连闪动,手中赤『『色』』剑芒连连挥舞,瞬间刺出数十剑,泼洒出一层赤『『色』』剑影,犹如一面赤红『『色』』火焰墙壁,将那三口飞剑挡住。

“铛铛铛……”

这一瞬间,四口飞剑便『交』击上百次,爆发出一阵连续不断的清脆嗡鸣。场中,剑芒与层层剑影纷纷暴碎,化作元力碎片四溅飞『射』,消失在空中。

光华散去,杜飞云原本身『处』之地已是满目狼藉,周身杂草被焚烧殆尽,地面被剑芒切割出无数裂缝和坑『洞』。

而杜飞云却立在三丈开外的草丛中,面『『色』』平静,『胸』口起伏着,正在喘气。

初次『交』手,那三人自以为可将杜飞云一击必杀,并未使出全力。结果却出人意料,杜飞云竟然看上去毫发无伤地闪避开来,并且将三人的飞剑崩飞弹回。

(QuanBeN5)com全本、网

事实上,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此时杜飞云也是暗道侥幸。初次使用类似剑修的近战招式,他也有些忐忑,此刻躲过三人联手击杀,行云步**不可没,全依赖于他鬼魅的身法。

更重要的是,他虽然看上去毫发无伤,奈何与三人『硬』拼一记,内腑却是受到震『荡』,『胸』口气血翻涌不止,元力运行迟滞不畅,暂时无法发动攻击。

那弹回的三口飞剑在三人的『『操』』纵下稳住身形,再次爆发出璀璨剑芒,快如闪电地朝杜飞云刺去。这一次,三人不再大意轻敌,皆是使出全力发动攻击。

望着瞬息间奔至身前的三口飞剑,杜飞云脸『『色』』『阴』沉,双眸冰冷,脸『『色』』平静,心中却是在暗暗焦急:“怎么还不出手?”

仿佛听到他心中的呐喊一般,与此同时,一道清越明亮的冷喝声在场中响起,那犹如银铃般的『女』声,含着一丝愠怒和煞气,顿时使得三位流云宗弟子僵立在原地。

“都给我住手!”

三口吞吐凌厉剑芒的飞剑戛然而止,在杜飞云身前三尺外停下,悬浮在空中,不再动弹。杜飞云心中暗松一口气,绷紧的神经这才松懈下来。

那三个修士同时转过身去,迎面便看到谷口『处』的一块巨石之上,傲立着一道娉婷的身影,风姿绰约,靓丽非常,乃是一个容颜清丽的『女』子。

“见过师姐!”

三位修士愣怔片刻,待得看清那『女』子的相貌之后,顿时齐齐地弯腰作揖行礼。

那立在巨石之上的『女』子,身着一身浅『黄』『『色』』道袍,玲珑有致的身躯经不住袍子的掩饰,显现出来,别有风『情』。

她立在巨石上,一手持着一只白『玉』『『色』』细腰花瓶,凤眸含煞地瞪着那三个流云宗弟子,白皙的俏脸『阴』沉似水,很是不悦。

杜飞云之前之所以不思逃跑,而是开口『激』怒三人,便是因为,在那时他便看到这『女』子出现在巨石之上。

略微打量一番那『女』子的形貌穿着,又对比一番那三位修士,杜飞云心中便有了计较。

这四人的道袍上,左『胸』『处』皆是描绘着一块圆形图案,一朵白『『色』』流云加上一口木剑,显然都是流云宗弟子。

那三个修士身着青『『色』』道袍,自然是流云宗的外门弟子,身着浅『黄』『『色』』道袍的『女』子,便是流云宗的内门弟子。

内门弟子的地位和实力都高于外门弟子,这是毋庸置疑的。而那『女』子现身之后,立在巨石上,冷眼望着谷内的『情』景,并无任何动作,显然与三位外门弟子并不是一路人。

流云宗乃是玄门正宗,门中清规条律自然森严,决计不允许门下弟子为非作歹。正是如此,杜飞云才决定『赌』一『赌』,看看那『女』子是否会出手制止三位外门弟子的行止。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决计不愿动用九龙鼎底牌,否则元力尽失的数个时辰,在这妖兽横行的群山中,很可能会丧身兽腹。

幸好,他『赌』对了,那『女』子观察片刻,了解事『情』详细因果之后,果然出声制止了。无需动用底牌,杜飞云自然是心中轻松许多。

心中松懈下来,知道安全无虞,杜飞云的注意力便放在那『女』子身上。眼神落在她手中的那个造型典雅别致的花瓶上,杜飞云心中暗暗揣测着,难道那个花瓶也是一种法器?

这时,那『女』子脸『『色』』冰寒地望着那三个弯腰低头,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出的外门弟子,清脆而明亮的声音在谷中响起。

“哼!我流云宗乃堂堂玄门正宗,没想到竟然有你们这般颠倒黑白行止龌龊的败类!”

“师姐息怒,师姐开恩!”

“师姐息怒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是这个蟊贼他偷窃……”

三位外门弟子顿时大惊失『『色』』,面现惶恐,慌不迭地开口辩解求饶。

“住口!”那巨石上的『女』子面罩冰霜,眼神愈发森寒,一声冷喝出口,那三个外门弟子顿时闭嘴,不敢稍有动作。

“此事经过我已全部看在眼里,我会详细禀明外门执事长老和天刑长老,你们自行回宗门找天刑长老认罪吧。”

言毕,那『女』子纤手一挥,不再去看那三个身躯瑟瑟发抖,脸『『色』』死灰,哭丧着脸的外门弟子,转而将眼神落在杜飞云身上。

那『女』子眼神平静地望着杜飞云,饶有兴趣地打量一番,似是心中疑『惑』杜飞云的实力,却并未开口。

待得那三个如丧考妣的外门弟子离开山谷之后,那『女』子这才准备离去,复又想到什么,语气冰冷地道:“道友,此『处』乃是我流云宗地域,道友还是速速离去为妙,以免横生事端。”

说完之后,那『女』子便转过身去,准备离开。这时,一直沉默的杜飞云却是开口了。

他先是朝那『女』子稽首行了一礼,尔后声音谦和地道:“道友请留步,在下有一事相询,不知道友是否认识一个叫做薛冰的『女』子?”

话音刚落,那堪堪转身离去的『女』子赫然扭转身形,眼神凌厉似电地望着杜飞云。

只见她脚下腾出一道冰蓝『『色』』光华,身轻如燕地自巨石上落下,双脚在草丛上连点数下,便掠过数十丈距离来到杜飞云面前。

“你是什么人?你怎会知晓薛师姐名讳?”

那『女』子蹙眉开口发问,脸上神『『色』』全是戒备,左手中的白『玉』花瓶亮起一道氤氲的冰蓝光华,一股刺骨寒气渐渐渗出,攻击蓄势待发。

显然,如若杜飞云的回答稍有差池,这『女』子便会毫不迟疑地发动攻击。

听得『女』子这般一说,杜飞云心中顿时明了,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对方不但认识薛冰,而且似乎还是薛冰的师妹,由此看来,那薛冰在流云宗的地位似乎不低。

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历经艰险,搜寻两个月,今『日』终于得知薛冰的消息,杜飞云心中也隐隐『激』动。

杜飞云拿出那枚『玉』牌,并且将薛让嘱托他来寻找薛冰的事『情』娓娓道来。听着听着,那『女』子脸上的冰冷神『『色』』才渐渐化开,手中白『玉』花瓶的光华渐渐敛去。

良久,当杜飞云说完这一切之后,那『女』子这才消除戒备神『『色』』,将『玉』牌还给杜飞云,淡淡地道:“跟我走。”

“去哪?”杜飞云连忙跟上那『女』子的步伐,疑『惑』地抬头问道。

“藏雪冰峰!”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