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51章 自寻死路

一大早起『床』码字,就看到【昊顺物流】朋友的打赏,感『激』不尽啊!

……

这三个年轻修士,自然就是一直跟踪在杜飞云身后的流云宗外门弟子,领头之人便是唤作陆师兄的中年修士。三人的脸上带着『阴』森的冷笑,目光紧盯着杜飞云,一路飞快地朝山谷内奔去。

看到三人来势汹汹,杜飞云顿时神经紧绷,凝神戒备。待到看清那三人的面貌时,他皱眉沉思片刻,顿时想起,那三人便是当『日』围攻抢夺碧生果的家伙。

当『日』仇恨已经结下,杜飞云也知道,这三人今天既然跟踪他来到这里,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双手间闪现出一抹赤红光华,一口青『『色』』飞剑顿时出现,他一手持着飞剑,凝望着来到近前的三人。

“混蛋小子,今天我倒要看看谁还能救得了你!”

三人很快来到杜飞云身前十几丈外站定,隐隐呈合围之势,领头的陆师兄一脸戏谑地望着杜飞云,眼中杀机涌现。

诚然,流云宗内不能厮杀争斗。这里远在千里之外,人迹罕至,即便今天对方将他灭杀于此,事后也无人知晓。杜飞云瞬间明白过来,这三人看来早已在流云宗内就开始跟踪自己,一路来到这里。

一不防备,这便将自己置入险境,想到这里,他心中暗暗自责,提醒自己以后一定要小心提防跟踪。

“哼,臭小子你上次害我们被天刑长老责罚鞭笞,重伤一个月,今天我也要让你尝尝生不『日』死的滋味。”

“对,你小子死定了。”

另外两个年轻修士,也是一脸愤慨地瞪着杜飞云,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臭小子,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出身上的飞剑灵石和所有财物,然后跪下来磕头求饶,我可以考虑饶你一死,否则的话,今『日』此地便是你丧身之所。”

领头的陆师兄双手间金光璀璨,一口金『『色』』飞剑闪现出来,变作三尺大小漂浮在他身前。他满脸杀气地望着杜飞云,口中的话语『阴』森冰冷。

“『交』出财物,跪地求饶?”听到陆师兄的话,杜飞云的脸上『露』出一丝戏谑笑意。

他眉头一挑,不屑地对陆师兄说道:“你这点小把戏还想来蒙我,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只怕就算我这么做,你们也绝对不会放过我吧。”

“毕竟,『阴』谋杀害同门,若是被师门长辈知晓,那可是要遭受三魂火炼的酷刑,下场就是灰飞烟灭。”

流云宗的门规,杜飞云自然清楚,所以他压根就不相信对方如此『处』心积虑对付他,还会放过他。

“恩?”伎俩被杜飞云戳穿,陆师兄也不恼怒,眉头一挑,脸上现出残忍的笑意。

“既然你自知今『日』必死,那还不赶紧束手就擒,我会让你死个痛快的。”

“放『屁』!束手就擒?老子做不到!有什么本事你们尽管使出来吧,老子就是死也要拉你们垫背!”

(QuanBeN5)com全,本网

杜飞云厉声呵斥出口,浑身战意升腾,手中剑芒光华闪烁。他一向心智沉稳,很少骂人,见对方如此嚣张狂妄,且又咄咄『逼』人,愤怒之下却是忍不住爆出粗口。

“臭小子,你这是自寻死路!”陆师兄脸『『色』』转寒,瞬间变得『阴』沉无比,尔后厉喝一声,『『操』』纵飞剑朝杜飞云刺来。

三口飞剑带起璀璨耀眼的光华,快如闪电地袭向杜飞云,来到他身前便爆出铺天盖地的重重剑影,将他笼罩其中。

在陆师兄抬手的那一刻,杜飞云的脚下便腾出赤红元力光华,运起早已熟练无比的行云步,快如疾风地朝后退去。

与此同时,他右手捏出剑诀,瞬间划出十几道手势,嘴巴一张便朝飞剑上喷出一口『精』纯元气。飞剑上的赤红剑芒顿时暴涨,倏地朝前飞出,划出三十六道剑影。

颜『『色』』各异的重重剑影轰然撞击在一起,顿时发出阵阵叮铛的『交』鸣声,道道无形冲击波四溢而出,片片元力光华破碎迸溅。

“铛!”

最后一道清脆嗡鸣声响起,漫天剑光散去,地面『露』出三尺深的大坑。杜飞云的青『『色』』飞剑斜斜地飞出,哧的一声『『插』』进岩石山壁中,三人的飞剑却是完好无损。

仅仅是第一次『交』锋,杜飞云虽然有行云步躲闪,还有黑『『色』』法衣保护,并未被飞剑击伤,却是心神震『荡』不已,内腑中气血翻涌不息。

三个外门弟子得势不饶人,脚步连连踏出,身形快速『逼』近,三口飞剑再次亮起光华朝杜飞云刺去。

杜飞云强行压下内腑的震『荡』,牙关紧咬,右手剑诀连连掐出。青『『色』』飞剑哧的一声从岩石中拔出,飞回到他面前,他『体』内元力狂涌而出,全部灌输于飞剑上。

飞剑上爆出近丈长的赤红剑芒,烈烈火焰升腾不息,一记横扫千军便朝着袭来的三口飞剑削去。

“拂云合击!”见到赤红巨剑袭来,陆师兄口中大喝一声,身旁两人立刻会意。三人连连掐动剑诀,『体』内元力狂涌而出,爆发出十二分的战力。

三口飞剑并列在一起,陡然划出七七四十九道近乎实质的剑光,随后凝聚成一柄巨剑,狠狠地砍在赤红『『色』』剑芒上。

“轰隆,咔嚓!”

连续两声震耳发聩的爆响在山谷内响起,回『荡』不息。山谷内方圆数丈的草地,被迸溅出的气劲和剑光给炸成土屑沙石,遮天蔽『日』地漫卷而起。

赤红『『色』』巨剑被一丈余长的金『『色』』巨剑击中,仅仅坚持不到刹那,便轰然破碎,化作碎片迸溅出去,将四周山壁打的千疮百孔。

飞剑被轰成碎片,杜飞云与飞剑心神相连,如同鬼魅般闪避的身影顿时如遭雷亟,僵立在原地瞬间,随后踉踉跄跄地倒伏在地。

他的身躯匍匐在地上,微微抽搐,脸『『色』』变的一片惨白,额头渗出大片汗珠,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显然已受了重伤。他双手撑着地面,艰难地爬起来,身躯左摇右晃,却始终坚持不倒下,双眼怒视着不远『处』的三人。

以心神和元力温养祭炼许久的法宝被轰碎,他的心神自然遭受重创。『体』内元力残存不到一半,如今他的战斗力只剩下不到五成,绝对无法撑住下一次攻击。

三个外门弟子都是炼气前期的实力,跟杜飞云相差无几。流云宗的入门剑诀清风拂云剑,杜飞云只修炼了两个月,只会九式中的前三式,而那三个外门弟子却是全部修炼纯熟。

如此一来,三人联手围攻之下,杜飞云焉有不败之理?

“哈哈,臭小子,心神受创的滋味如何?”

“赶紧跪下磕头求饶,道爷给你个痛快!”

陆师兄三人缓缓『逼』近,仰天猖狂大笑出声,望着杜飞云凄惨的模样,脸上尽是快慰而残忍的笑意。

杜飞云左手捂着『胸』口,抬起右手用衣袖擦去嘴角滴沥的鲜血,『阴』沉的眼神饱含怒火,犹如野兽一般瞪着陆师兄,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

“你就做梦吧,我就是死也不会磕头求饶!”

一边缓缓地向山谷内退去,杜飞云将九龙鼎召唤出来,脸上的神『『色』』愈发凝重,低声喃喃自语。“看来,也只有动用底牌了。”

可是,即便他动用九龙鼎,也绝对不可能将对方三人全部灭杀,最终仍然难逃一死。

不管了,如今身『处』山谷中,被三人堵在这里『『插』』翅难逃,就算是死也要拉两个垫背的!

心中打定主意,杜飞云的眼神变得愈发冷厉,嗜血地『『舔』』了『『舔』』嘴唇,双眼望着渐渐『逼』近的三人,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

“来啊,一起上啊,让我看看你们还有什么本事!”

很简单的『激』将法而已,只要对方三人一拥而上,他就可以趁机动用九龙鼎。

三人一边『逼』近,眼神却是落在悬浮在他身前的九龙鼎上,眼中尽是炙热的贪婪之『『色』』。

“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法宝,可是你只有区区炼气期实力,要这『『药』』鼎有何用?你能炼制丹『『药』』吗?”

“哈哈,这么『精』致的一件法宝落在你手中实在是暴殄天物,看来只有便宜我们了。”

此时此刻,在他们三人眼中,杜飞云已经是必死之人,三人甚至已经在想着怎么瓜分杜飞云身上的财物。

“想要吗?那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来拿了!”杜飞云『『操』』纵着九龙鼎悬浮在身前,面带不屑地朝那三人伸出一根中指。

陆师兄三人虽然不明白这中指的含义,却也知道必然是不屑和挑衅,顿时勃然大怒,脚步更快地朝杜飞云『逼』近,『『操』』纵飞剑就要斩杀杜飞云。

望着三人快速『逼』近,杜飞云心中愈发冷静沉着,『体』内仅存的元力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发动九龙鼎的秘法。

岂料,就在这时,他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阵沙沙的声响,身前快速『逼』近的三人也是陡然停下脚步,脸上『露』出惊愕的神『『色』』。

杜飞云连忙扭过头去,只见到身后山谷深『处』,生着一簇簇两尺高的花草。花草丛中,正有一条三尺粗细的斑斓巨蟒快速游来。

那巨蟒足足有六七丈长,眼睛足有脸盆大小,一张血盆大口中四尺余长的红『『色』』蛇信不断吞吐,双目『露』出嗜血凶光,紧盯着他而来。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