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53章 把它砸死

求一个收藏,一张推荐票,致谢。

……

此时已经入夜,山谷内一片幽暗,阵阵呼啸风声自山谷中吹过,远『处』传来此起彼伏的狼啸,使人『『毛』』骨悚然。呆在九龙鼎内沉思计策的杜飞云不禁暗骂,寻找炙火妖狼时总不见踪影,现在却到『处』都能听到狼啸。

一个时辰过去了,五彩巨蟒一直呆在九龙鼎跟前不肯离去,似乎跟杜飞云卯上了。他也只能呆在九龙鼎里不敢出来,否则一出去也肯定会变成『肉』饼和骨头渣子,然后被巨蟒吞入腹中。

“这次出来做门派任务,还真是损失惨重啊,实在太不值了,四颗灵石也报废了,一口飞剑也碎了。”想起那三个外门弟子,杜飞云就恨得牙根『痒』『痒』,若不是他们,他怎会落得这等境地。

“恩?飞剑?”心中有些惋惜飞剑的碎裂,杜飞云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丝念头,一种明悟顿时升起。

“既然我能以心神驭使飞剑进行攻击,这九龙鼎跟飞剑一样,也是法宝,那我能不能『『操』』纵九龙鼎飞起来?”

当初离开白石镇的时候,刚刚晋升炼气期的杜飞云,就曾经把九龙鼎当做飞剑来用,横冲直撞地攻击秦万年和白『玉』生。

只不过,他还从来没试过呆在九龙鼎里面,『『操』』纵九龙鼎进行攻击,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行得通。

心中一旦冒出这个念头,顿时无法遏制,杜飞云想了一下,觉得可行度极大。想到就做,他顿时念动心神,『『操』』纵着九龙鼎缓缓飞起。

一直盘着身躯凝视着九龙鼎的五彩巨蟒,忽然动了一下脑袋,眼中『露』出一丝疑『惑』的光芒。因为,它发现这至始至终都一动不动的黑『『色』』物事,忽然间悬浮起来。

尽管妖兽的寿元越长,活得越久,灵智就越高。可是这五彩巨蟒乃是凶兽,自然无法同灵兽相提并论,它那三百多年的寿命,也无法让它明白其中道理。

然而,正在它疑『惑』不解时,就看到那悬浮在空中的九龙鼎,瞬间飞临它的头顶,然后以泰山压顶之势狠狠地砸了下来。

尽管五彩巨蟒察觉不妙,及时地扭动身躯闪开,可是,它的速度怎能赶得上九龙鼎轰下的速度?毫无疑问的,身躯盘成一堆的五彩巨蟒,顿时被硕大的九龙鼎砸中身『体』。

“嗵!”

山谷内再次地动山摇,两侧山壁上都被震的掉落下无数碎石土屑。九龙鼎砸中五彩巨蟒,顿时将地面砸出五尺深的大坑,将五彩巨蟒砸进了土中。

五彩巨蟒嘶嘶地嘶鸣着,吃痛之下,疯狂地扭动着身躯,尾巴在草地上狂暴地拍击抽打,顿时山谷中轰隆声更大。

九龙鼎内,杜飞云哈哈大笑着,满脸的喜悦,先前被五彩巨蟒围困的憋闷,此刻全部释放出来,心中十分的解气。

quANbEn5.com全,本网

他更高兴的是,刚才的想法果然凑效,就算他呆在九龙鼎里,也能『『操』』纵九龙鼎发动攻击。

他可以呆在九龙鼎里肆意地发动攻击,同时还能倚仗着九龙鼎牢不可破的强大防御,抵挡敌人的攻击。

这种『情』况就好比,他可以打别人,随意地蹂躏别人,别人却只能挨打,不能还手。

一直以来都被五彩巨蟒『逼』的十分憋屈,此时这种感觉简直让他心花怒放,快慰无比。谁人不喜欢这种疯狂虐人,人却不能虐他的无敌感觉?

杜飞云的脸上『露』出无限遐想的笑容,甚至还带着那么一丝丝猥琐,心中幻想着,以后再有人想抢夺他宝物,想要谋害击杀他,他就可以肆意地蹂躏敌人。

这种感觉,简直是爽到爆,这一刻,他简直『爱』死了九龙鼎。

看见五彩巨蟒疯狂地扭曲翻动着,杜飞云再次『『操』』纵九龙鼎飞上空中,然后将九龙鼎又变小到三尺大小,尔后狠狠地朝着五彩巨蟒砸了下来。

九龙鼎的『体』积变小了,砸中五彩巨蟒的威力自然更大。当然,这是因为他暂时无法将九龙鼎变得更重。

若是他实力达到先天期境界,就能把九龙鼎变得重愈万斤,一击砸下来,直接就能把五彩巨蟒砸成『肉』饼。

正在疯狂扭曲的五彩巨蟒,再次遭遇灭顶之灾,被九龙鼎狠狠地砸中腰身,顿时将它的腰肢砸进土中。

山谷内再次地动山摇,沉闷的轰隆声在夜空里传出老远,其中还夹杂着一生清脆入耳的咔嚓声。之前砸下的那一击,杜飞云没能控制好力道,而且五彩巨蟒身上鳞甲太厚,没有遭受重创。

这一次,五彩巨蟒却是倒了血霉,腰肢中的软骨顿时被砸断,鳞甲翻卷开来,『露』出粉红『『色』』的嫩『肉』,鲜血喷涌而出。

眼看着五彩巨蟒受了伤,杜飞云顿时信心大涨,再次『『操』』纵九龙鼎飞上空中,准备将这条五彩巨蟒砸死。五彩巨蟒如此厉害,完全不是那些普通炼气期实力的妖兽能够比拟的,甚至已经相当于先天前期修士的实力。

若是他能够将这条五彩巨蟒击杀,那可就要发大财了!这五彩巨蟒浑身都是宝,鳞甲可以做护甲法衣,血『肉』可以增长元力,筋骨内脏蛇胆都可以入『『药』』……

想到这里,杜飞云顿时眼中冒出金光,仿佛看到无数灵石和材料在向自己招手。甚至,灭掉这条五彩巨蟒,他就有灵石去购买『『药』』材为母亲炼制赤云丹了。

然而,愿望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那五彩巨蟒也不傻,连续两次中招,被砸的『欲』仙『欲』死,自然不可能继续留在这里等着挨砸。

它一边嘶嘶地低鸣着,身躯却是疯狂地扭动,周身腾出一阵阵灰黑『『色』』妖气,速度快若闪电地朝谷内掠去。

看样子,这五彩巨蟒已经预感到死亡的危机,连极为珍贵的妖气都使了出来,只是用于逃命。

杜飞云怎么肯放过它?见到它扭头朝谷内逃窜,顿时驾驭着九龙鼎追了上去。九龙鼎的速度极快,带起一道道黑影,发出尖锐的破空声,紧紧地缀在五彩巨蟒的身后。

一条巨蟒,一尊『『药』』鼎,两者飞快地在山谷内奔突,瞬息间便掠出数十丈距离。约莫数十息之后,两者都行进了好几里路程,深入山谷腹地。

面前的山谷变得愈发狭窄,丛生的花草渐渐稀少,四周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些低矮灌木。

那些低矮的灌木上,都是生着一颗颗指头大小的红『『色』』果子,仅是望了一眼,杜飞云便看清楚,那些都是蛇涎果。

虽然这些蛇涎果都是他采集『『药』』材任务的目标,可是他现在的首要目标是追杀这条五彩巨蟒。

前方的山谷深『处』,『乱』石丛生,在一堆巨石掩映之中,有一个黑漆漆的『洞』口。那『洞』口足有五尺方圆,四周被磨的光溜溜的,还有一股股腥臭味溢出。

很显然,这个黑漆漆的『洞』口便是那五彩巨蟒的老巢,之前他听到杜飞云与三个外门弟子打斗的响动,是以前去猎食。

可是,风水轮流转,没想到猎食的它如今到成了被猎杀的目标,只能仓皇地逃回老巢。

只见五彩巨蟒周身灰『『色』』妖气再次大增,身形速度加快一倍,咻的一声便掠过十几丈的距离,哧溜一下就钻进了『洞』中。

即便那是五彩巨蟒的老巢,即便里面有千万条五彩巨蟒,杜飞云也夷然无惧,有九龙鼎这等护身宝物,他又惧怕谁来?

毫无疑问的,他也驾驭着九龙鼎哧溜一声飞进『洞』中,对五彩巨蟒穷追不舍。

『洞』中自然是没有千万条五彩巨蟒的,里面很是开阔,进入其中便是方圆十几丈的山『洞』,后面石墙上有着十几条『洞』口。

五彩巨蟒慌不择路地挑了一个『洞』口便钻进去,杜飞云驾驭着九龙鼎也紧追进去。虽然那些『洞』口都只有五尺方圆,可是九龙鼎现在已经缩小到三尺大小,自然是一路畅行无阻。

双方追逐了约莫一刻钟,七绕八拐地深入地下数千丈,终于来到一『处』空旷的地下山『洞』。

山『洞』足足有数百丈方圆,地面离『洞』顶足有数十丈,四周尽是白『『色』』石钟『『乳』』凝聚而成的灰白『『色』』尖锥。

甫一进入山『洞』中,那五彩巨蟒便四『处』『乱』窜,绕着山『洞』四周打转,与杜飞云追逐了好一阵。

最后,那五彩巨蟒只好无奈地停下奔突,瞪着九龙鼎,满眼恐惧。

因为,这个山『洞』只有一个出口,也就是刚才杜飞云一路追进来的那个入口。如今,这个五彩巨蟒再也无『处』可逃。

很快便发现这一『情』况,杜飞云顿时心神大定,心中已经判定那五彩巨蟒今『日』必死无疑。事到如今,他反而不急着杀五彩巨蟒,开始打量着山『洞』内的『情』形。

虽然山『洞』内黝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可是他置身于九龙鼎内,这九龙鼎就如同他的眼睛,自然能够让他看清一切。

山『洞』内虽然只有一个小『洞』口,却莫名地有一股股微风在盘旋回『荡』,而且灵气充足到几近形成气流的状态。

虽然杜飞云呆在九龙鼎,无法感受到那一丝丝灵气气流,可是他敢肯定,任何修士来到这里肯定都会欣喜若狂的。因为,这里的灵气充裕程度,简直比流云宗山门内还要浓郁十倍!

如此一来,他忽然明白,那五彩巨蟒并不是慌不择路逃到这里来的,而是妄想吸收浓郁灵气恢复实力。

他打量着四周,发现那山『洞』顶上生着许多灰白『『色』』的岩石,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滴『『乳』』白『『色』』的岩浆滴下,落在地面上凝结成灰白『『色』』尖锥。

蓦然,他的眼神落在山『洞』正中间的位置,在那里有一座三丈余高的巨大灰白『『色』』熔岩尖锥。尖锥的顶端,是一个脸盆大小的水坑,坑中正有着一汪『『乳』』白『『色』』的『液』『体』。

那些『『乳』』白『『色』』的『液』『体』,不断地逸散出丝丝『『乳』』白『『色』』气流,好似蒸汽水雾一般飘出来,然后渐渐变淡,消散在空中。

看到那些逸散的气流水雾,杜飞云才明白过来,之所以山『洞』中的灵气浓郁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便是因为那『『乳』』白『『色』』『液』『体』不断地挥发!

想到这里,杜飞云的双眼中顿时『精』光暴闪,近乎呆滞地望着那一汪『『乳』』白『『色』』『液』『体』,心跳骤然漏掉半拍。

“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石钟灵『『乳』』吧?”

“这,这也太离谱了吧!”

这一刻,心中想起有关于石钟灵『『乳』』的种种逆天功效,杜飞云顿时觉得一阵口干舌燥,喉头不由自主地吞咽两下。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