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56章 仇人见面

今天第二更送到,第三更将在晚上12点左右更新。

感谢【我不是谁】【昊顺物流】两位朋友的打赏。

…………

山脚下,宽约两丈的青石板大道上,七个身着青『『色』』道袍的外门弟子正相携行来。

七人中,显然以那个身材魁伟壮硕的年轻修士为首,其他六个修士都如众星捧月一般将他围在中间。

七人边走一边说笑着,还在讨论着去断云台接任务的事『情』。

杜飞云静静立在原地,目光紧盯着那为首的外门弟子,眼神渐渐变得森寒,袖子中的双拳瞬间握紧。

毫无疑问,那个满脸矜持笑意,正在享受旁人恭维的外门弟子,正是当初在流云城中,用计破坏杜飞云测试的王成!

见到王成出现在面前,杜飞云心中潜藏已久的恨意顿时涌出,双拳捏的嘎吱作响。

他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有仇报仇,有恩报恩便是他的『『性』』格。

当初王成抢走了原本属于他的名额,使得他耗时两月,历经艰险,吃尽苦头,甚至差点丧命,最终才进入流云宗。

这份仇恨,他怎能轻易忘记?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杜飞云此时自然是满眼怒火地望着他。

王成与身旁六人有说有笑地行来,随后也发现了立在大道拐角『处』的杜飞云,当他看清杜飞云的样貌时,脸上矜持的笑意顿时收敛,换做一副冷笑。

其余六人也看到了杜飞云,望见他冰冷的脸『『色』』,心中都开始揣测着这人的来意。

王成很快来到杜飞云身前,在一丈外站定,面带戏谑地望着杜飞云。

“哟,废物,你竟然也混进流云宗了?”

“该不会是靠灵石收买执事混进来的吧?”

话一出口,杜飞云的眼中怒火更盛,王成的表『情』更加的『精』彩,脸上带着狂妄的笑意,望向杜飞云的眼神满是鄙夷。

“哈哈……”其余六人一听王成的话,顿时明白此人与王成有旧怨,心中瞬间做出决定,纷纷大笑出声附和王成。

“王师兄说的对极了,这个家伙一看就是个废物,肯定是倾家『荡』产花光积蓄才混进来的。”

“对啊,对啊。”

“王师兄果然慧眼如炬啊。”

一片附和声响起,那六个外门弟子也是对杜飞云冷嘲热讽,一边还不忘奉承王成。

听到这六人的附和声,王成脸上的笑意愈发灿烂,心中更是快慰之极,以一副怜悯的表『情』打量着杜飞云。

“好狗不挡道,废物小子,赶紧给道爷滚开!”

“就是,你这个混蛋不长眼吗?挡住我们的去路,看老子不收拾你。”

王成一发话,身边的几人也是跟着狐假虎威,厉声呵斥着杜飞云。

杜飞云表『情』『阴』沉地望着面前七人,脚步却是纹丝不动,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

quANbEn5.com全,本网

相反,他的双眼死死地瞪着王成,眼中杀机渐渐浮现。

他的思绪也在飞速运转,心中分析着面前的状况。尽管被众人出声辱骂呵斥,他的心中怒火中烧,头脑却始终保持清明。

看样子,王成在流云宗内混的很不错,短短半年时间就拉拢了一批拥护者,唯他马首是瞻,对他极尽巴结奉承。

外门弟子一般都会三五成群地抱团,很少有人像杜飞云这样单『独』行动。

原因,一是彼此帮助扶持,可以『交』流修炼经验感悟,二是抱团不容易受欺负,做门派任务也安全许多。

可那都是建立在身份平等基础上的师兄弟关系,面前这个王成似乎不一样,其他六个外门弟子明显就以他的小弟自居,把他当成了小团『体』的领袖。

由此看来,这个王成不单很善于拉帮结派,肯定背后的靠山也是来头很大。否则的话,这些心高气傲的修士,又怎肯沦为他的狗腿子帮凶,心甘『情』愿地拍他马『屁』?

短短数息的时间,杜飞云便根据眼前所见的一幕,心中很快分析出这些『情』报来。

“窝囊废,你这个杂种还敢瞪我?恩,你很愤怒是吧?你想杀我吗?”

“哎呀,我好怕怕啊!”

“啊哈哈哈哈……”王成装作一副害怕的模样,尽『情』地羞辱着杜飞云,仰天畅快大笑出声。

有许多附近的和路过的外门弟子,看见这边的『情』形,也是渐渐地围拢过来,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许多认识王成的弟子,顿时明白这个纨绔头子又在羞辱新弟子,心中很是鄙夷。

因为这半年时间里,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许多弱势弟子都曾被王成欺压欺辱过。

认出王成的弟子们,望向的杜飞云的眼神也很是复杂,少数人幸灾乐祸,多数人都是『露』出同『情』神『『色』』。

王成故意装作一副害怕的模样,指着面现杀机的杜飞云哈哈大笑,与身旁六人尽『情』地调侃着,时不时辱骂两句。

有些弟子望着杜飞云沉默不语的模样,暗暗叹息摇头,不忍心看下去,准备离去。

这时,杜飞云『阴』沉如寒冰的表『情』忽然敛去,渐渐『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好似丝毫没听到王成的辱骂,抬起头来,望着王成。

“王成,问你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什么?”

“哦,你小子想求我放过你是吧?那好,你现在跪地求饶叫我三声爷爷,我就考虑一下。”王成的脸上仍旧挂着笑意,双臂抱在『胸』前,睨视着杜飞云。

“王成,你是不是你祖母和你父亲生的?”

杜飞云满是疑『惑』的声音响起,声音中气十足,瞬间传遍全场,众人都清楚地听到。

场中顿时鸦雀无声,无数人表『情』惊愕地望着杜飞云,复又望向王成,脸上的神『『色』』渐渐古怪起来。

一息时间过去,围观的众人顿时明白话语其中涵义,皆是脸上『露』出窃笑,好多人甚至忍的满脸通红,双肩不停抖动。

“哈哈……”阵阵轻笑声自四周传来,显然有人憋不住笑了。

王成也不是傻子,瞬间就明白过来杜飞云是在骂他,脸上笑容顿时敛去,渐渐『阴』沉。

“狗杂种,你是在找死!”

被杜飞云如此当众羞辱,而且不带丝毫脏字,比起他之前那低劣的调侃辱骂,高明了不知多少倍。

围观众人的窃笑,顿时点燃了他心中怒火,瞬间就使他怒发冲冠,眼中杀机迸现。

“哎呀,我好怕怕啊!”杜飞云顿时做出一副怕怕的表『情』,将王成方才的模样模仿的惟妙惟肖。

这是以牙还牙,完全将王成方才的话还给了他。王成的脸『『色』』顿时变得漆黑,双拳握紧,指节嘎吱作响。

杜飞云却丝毫不停歇,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望着王成极其认真地说道:“王成,你到底怎么称呼你祖母的?是叫她母亲还是『『奶』』『『奶』』?”

话音传遍全场,看着杜飞云故作一脸严肃和认真的模样,围观众人顿时爆笑出声,纷纷暗赞这家伙真是伶牙俐齿。

“哇呀呀,我要杀了你,杂种,你去死吧!”

王成哪里受得了这般当众羞辱,顿时气血上涌,脸庞连同脖颈都一片赤红,挥舞双拳瞬间冲了出去。

一丈距离,眨眼即到。王成的双拳冒出璀璨元力光华,凝聚成一双硕大的拳头,带着凌厉劲气朝着杜飞云『胸』口砸来。

王成暴怒时,身形闪动的那一刻,杜飞云的嘴角便『露』出一丝得逞的冷笑。

尽管王成骤然发动袭击,他却早已准备,因为,这个结果正在他的预料之中。

蒲扇大小的拳影瞬间降下,杜飞云的双腿乍然迸现赤红光华,行云步瞬间施展开来。

双腿带起道道残影,瞬息间踏出十几步飘忽的步伐,杜飞云的身躯如魅影一般扭曲闪动,闪出一丈远。

只见他脸上笑容敛去,杀机全然迸发。双手中,炽烈光华顿时涌出,飞剑瞬间出现,迎风就长,变成赤红剑芒。

咻!

三尺长的赤红剑芒瞬间飚『射』,带着一溜残影,只是刹那,便突破两丈距离,出现在王成的『胸』前。

王成双拳一击不中,被杜飞云闪开,刚扭过头去寻找他的身影,却只见眼前一片赤红。

哧!哧!哧!

赤红『『色』』剑芒瞬间爆裂,化作重重剑影,足足十九道剑光,带着足以撕裂空气的锋锐劲气,刺向王成『胸』口。

重重剑影袭来,王成面现惊骇,想要躲避却已来不及,顿时就被剑光刺中『胸』口,身躯划过一道弧线,远远地抛飞出去。

王成的身子翻滚着飞出数丈远,噗通一声跌落在大道上,翻滚数下,剧烈地抽搐着。他的脸『『色』』一片苍白,嘴角溢出鲜血,显然受了伤。

本能地,他双臂支撑着身『体』,一手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纸鹤,元力融入其中。

纸鹤顿时亮起,划过一道流光,飚『射』向远『处』,消失在天际。

这是先天期境界的修士才能够炼制的传信灵鹤,瞬息千里,快如闪电。

场中鸦雀无声,无数外门弟子惊愕地立在原地,满脸不可置信地望着杜飞云和王成。

“难道他们不怕门规『处』罚?难道他们不怕三魂火炼化为飞灰?”

一时间,所有人的心中都冒出这个念头。

王成身后靠山尊贵无比,是以行事狂妄霸道,很多人都有所耳闻。

可是他们想不通,杜飞云这么一个默默无闻的弟子,怎么就敢拿出飞剑刺杀王成?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