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57章 一剑秒杀【求推荐票!】

今天第三更送到,明天继续三更,如果能登上首页,在三更的基础上继续加更。

声嘶力竭喊一嗓子,求收藏,点击,推荐票!

…………

流云宗门规虽然森严非常,等闲弟子都是心中畏惧,不敢有丝毫冒犯。

可是,王成此人甫一进入流云宗,便出尽风头,仗着身后靠山尊贵无比,在外门弟子中拉帮结派,欺压弱势弟子。

类似于杜飞云这种孤身一人,没有靠山的外门弟子,即便是被王成斩杀于此,只要他的靠山为他求『情』,全力保他,最多也只是责罚一番罢了。

毕竟,外门弟子的生死,宗门并不会太看重,有王成那位靠山力保,宗门最多走个过场,敷衍了事。

正是如此,王成才敢在暴怒之下率先出手发动袭击。因为他知道,他表哥就是他的护身符。

此时,王成匍匐在地上,身上青『『色』』道袍沾满灰尘,状极凄惨。

不过,当他大嘴一张,喉头吐出一口淤血之后,仅仅数息时间,便从地上爬了起来。

没想到,他竟然生生地承受了杜飞云的攻击,却没死去。

杜飞云的眉头微蹙,定睛望去,只见王成『胸』前道袍破烂不堪,被剑光绞成碎片,『露』出贴身的灰『『色』』衣袍。

这一刻,杜飞云瞬间明白过来,那件灰『『色』』衣袍,肯定是护『体』法衣!

难怪如此,难怪没能一剑杀了他!

王成将褴褛的青『『色』』道袍一把扯掉,『露』出灰『『色』』法衣。他一手擦去嘴角鲜血,随后从储物袋里掏出一把碧绿『『色』』的丹『『药』』,一把塞进口中吞咽下去。

“清韵丹!”

“果然靠山很『硬』,被我当成宝贝的,珍贵至极的清韵丹,他竟然毫不心疼地一把吞下去。”

围观的外门弟子心中很是震撼,有人『露』出羡慕和嫉妒的表『情』。

须知,清韵丹可是先天期修士才能炼制的,内腑受伤之后服用,短时间便能够治疗伤势,恢复元力。

普通外门弟子也只能用辛苦积攒的门派贡献点换取几颗,当做保命的宝物小心收藏,非紧要关头根本舍不得服用。

将清韵丹服下,王成的脸『『色』』渐渐好转,内腑翻涌的气血渐渐平息,『体』内元力渐渐恢复充盈。

“杂种,你今天必死无疑,谁也救不了你!”王成双眼满是杀机地望着杜飞云,挥手招出飞剑来。

一口银白『『色』』的三尺飞剑出现,悬浮在他身前,寒光闪烁,凌厉『逼』人。

“哇,上品法器!”人群中,有人发出惊呼,声音满是艳羡。

“哼!谁生谁死,言之过早!”杜飞云也是不屑地撇嘴,随后右手掐动剑诀,身前赤红剑芒瞬间暴涨,倏地飚『射』出去。

王成也是不甘示弱,右手连连划动,清风拂云剑的剑诀捏出,身前银白『『色』』飞剑顿时朝杜飞云刺来。

qUAnbEn5.Com全,本网

铛铛铛!

两口飞剑,皆是划出数十道剑影,发出璀璨剑光,瞬间撞击在一起,一阵清脆爆鸣响起。

凌厉劲气四溢,锋锐剑气飚『射』,围观众人顿时散开,远远退去,生怕殃及池鱼。

两口飞剑瞬间撞击数十次,剑光顿时砰然暴碎,将地面炸的千疮百孔。

剑光敛去,银白『『色』』飞剑纹丝不动悬浮空中,完好无损。

杜飞云的飞剑,却是震颤不止,剑身布满缺口和裂纹。

下品法器和上品法器,相差两个档次,质量优劣,高下立判!

杜飞云眉头紧蹙,心中顿时预感不妙。倘若再『交』手一次,他的飞剑便可能被击碎。

接下来,除非他动用底牌九龙鼎,否则无法干脆利落斩杀王成。

可是,这里人多,九龙鼎实在不适合动用,不到生死关头,他不想暴『露』。

为今之计,只有瞅得空隙,趁机一击必杀,否则后患无穷。

心中瞬间打定主意,杜飞云的眼神顿时变的坚定。他嘴巴一张,一口无比『精』纯的元气喷出,泼洒在飞剑上,飞剑顿时亮起一丈长的赤红剑芒,烈烈火焰升腾不息。

右手连连掐动剑诀,他身前的赤红剑芒瞬间震颤数百下,唰唰唰地划出数百道赤红剑影,犹如一面墙壁,朝王成笼罩而去。

王成夷然无惧,眼中『露』出一丝轻蔑,有模学样地『『操』』纵飞剑泼撒出层层剑光,朝杜飞云攻去。

他有法衣护身,飞剑更是品质极佳的上品法器,丝毫不惧跟杜飞云『硬』拼。

然而,就在两种颜『『色』』各异的层层剑光即将撞击的那一刹那,场中却是异变陡生。

只见,杜飞云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右手剑诀瞬间并成剑指,划过两道弧线,尔后朝下砸下。

数百道赤红剑光骤然汇集,合成一『体』,变作两丈长的巨大赤红剑芒,划过一道诡异弧线,绕过王成的银白『『色』』飞剑,出现在他头顶。

“啊!”无数人惊呼出声,瞪大双眼望着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王成也不例外。

炼气中期,这绝对是炼气中期的实力!

唯有炼气中期实力的修士,才能凝聚出如此凌厉庞大的剑芒。

瞬间,所有人心中生出这个念头,望向杜飞云的眼神变得震撼,敬畏。

剑芒临『体』之前,十分之一的刹那,王成反应过来,左手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张符咒。

那是他一张金钟护身符篆,是他保命的底牌。

当初,他表哥亲手为他炼制,嘱咐他生死关头可用来保命。

然而,符咒刚刚拿出来,却为时已晚。

轰隆!

好似一面高墙轰然倒塌一般,巨大的赤红剑芒瞬间劈中王成的身躯,将他淹没在赤红剑芒之中。

尘土飞扬,沙砾土石迸溅飞出,无形冲击波瞬间爆发,将方圆数十丈内弟子的道袍都吹的猎猎舞动。

良久,漫天赤红『『色』』光华散去,飘扬的尘土落下,场中恢复清净,众人的眼神都凝固住了。

地面,是一道深约五尺的巨大深坑,足有四尺宽。

坑中,一身灰『『色』』法衣的王成早已不成人形,身躯被挤压成一堆软『肉』,头颅早已粉碎,血『肉』模糊。

他的整个身躯,都是一片焦糊,散发着难闻的恶臭。

寂静,落叶可闻,众人都屏住呼吸,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跳动。

王成死了!王成竟然被他一剑劈死了!

这里是流云宗山门内,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他竟然敢当众一剑劈死背后靠山无比尊贵的王成!

这一刻,所有人都是心中震撼无比,面『『色』』僵『硬』石化,许久回不过神来。

他怎么这么疯狂?他真的不怕死吗?就算他有炼气中期的实力,可是也不能这么狂妄吧?

难道他不怕门规责罚,他不惧怕三魂火炼之苦?他就不害怕王成的靠山来报复?

聚集在四周围观的上百个外门弟子,静悄悄地望着杜飞云,眼神之中满是敬畏。

当然,也有人幸灾乐祸,眼神怜悯地望着杜飞云。因为,他们知道,这人绝对活不过半个时辰。无论是门中执法长老,还是王成的靠山,都能翻手间灭杀杜飞云。

杜飞云缓缓地收回飞剑,握在右手中,面『『色』』平静。他的眼神落在那跟随王成的六个修士,厉声喝问道:“你们呢?谁要出来为王成报仇?”

“啊!”六人原本面『『色』』震撼呆滞地望着王成的尸『体』,此时顿时回过神来,顿时齐刷刷地惊呼出声,兔子一般蹦出老远。

六人对杜飞云避之不及,眼神满是恐惧,哪里还有心思反抗?

他们虽然巴结奉承王成,可是却不至于为之卖命,之前王成与杜飞云厮杀,他们都没敢出手。

因为,王成有靠山,不怕责罚。他们却是草根,无依无靠,万一动手之后,被当成替罪羔羊,抓出来杀『鸡』儆猴,那就亏大了。

此时,王成都死了,他们更加不会生出心思为他报仇。甚至于,六人中有两个畏惧杜飞云,连忙飞奔离去。

一脸冷漠的杜飞云,眼神缓缓扫过四周,目光所及之『处』,人人皆是悄悄后退一步。

此时此刻,他在众人心中已经变成挑衅门规当众击杀同门的疯子狂人,谁还敢与他对视。万一惹恼了他,也被一剑劈死,那岂不是很冤枉?

一剑斩杀王成,在场所有弟子皆是心中震惊,不可置信。

即便明知这样做或许有些冒失,但是杜飞云丝毫不后悔。

王成对他动了杀机,他又何须忍让?

谁想要他死,他就必须让谁先死。否则,养虎为患,没准哪天一不防备便会被对方趁机杀死,那样他岂不是自作孽?

君子不立围墙之下,将危机扼杀于萌芽状态,这才是智者所为。

这时,人群中忽然一阵『『骚』』动,有人大声喊道:“徐执事来啦!”

果不其然,众人纷纷扭过头去,只见大道尽头,徐方正带着两个执事飞奔而来。

原来,之前厮杀争斗开始,便有人察觉不妙,传信通知了徐方。

奈何,杜飞云与王成『交』手的时间太短,仅仅数十息时间,王成就被当场斩杀,等到徐方来此,已经为时已晚。

在山门内当众击杀同门,此罪当诛,必手三魂火炼之苦,化为飞灰。

杜飞云自然知道,不过,他却丝毫不担忧。

徐方带着两个中年执事,似利箭一般快速奔来。原本徐方脸『『色』』『阴』沉,可是看到当事人竟然是杜飞云时,顿时脸『『色』』愕然,随后轻松许多,心中暗松一口气。

他带着两个执事来到大坑前,检查一番王成的尸『体』,尔后便向杜飞云走来,脸上故作『阴』沉严肃地质问事『情』缘由经过。

然而,正当杜飞云准备开口回答时,人群中再次传来一阵『『骚』』动,有人高声呼喝。

“舞倾辰,快看啊,舞倾辰来了!”

人群顿时一片哗然,嘈杂议论纷纷响起,人人皆是扭过头去,一脸崇拜和敬畏地望向南方。

正南方数千丈外,是一座山峰,高约八百丈。

此时,山峰顶端,正有一道白『『色』』身影,从山峰上跃下,飞掠而来。

午后的『阳』光,璀璨耀眼,映照着那道身影,显现出一片高贵的金『黄』。

杜飞云眼神微微眯起,心神瞬间绷紧,强烈危机感生出。

因为,他看到,那道急速飞来的身影,双肩生着一对丈余长的金『『色』』羽翼。

那金『『色』』羽翼很是宽大,呈半透明状,显然是元力凝聚而成。双翼伸展开来,每一次拍动,那人都会飞出数十丈距离。

先天期!

这一刻,杜飞云心中瞬间明悟。

因为,只有实力达到先天期的修士,才能够以元力在双肩凝结成羽翼,低空飞掠。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