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58章 真传十二

今天保底三更,第一更送到,第二更在中午12点。

求推荐票,收藏,点击支持!

…………

先天期境界的修士,实力有多么强大?

不知道,等闲修士根本无从揣测,杜飞云也知之不详。因为,他从未与先天期修士『交』过手。

但是,那一袭白袍的舞倾辰,犹如灵鹤一般自山峰上飞下,闪电般地掠来。

他双肩元力羽翼拍动间,卷起的『肉』眼可见的劲气波动,使得四周山石飞溅。

仅此一幕,便足以表明舞倾辰的实力有多么强悍。

围观在四周的数百位外门弟子,皆是面带崇拜地凝望着舞倾辰,眼神炙热。

真传弟子,与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有着云泥之别。

在流云宗内,真传弟子就是实力强大,身份尊贵的标志。哪一个外门弟子不是朝思暮想,『日』夜期盼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为真传『日』子,沐浴万丈荣光?

实力达到先天期,便可以元力凝结羽翼,登萍渡水,低空飞掠,来去如风。

更能够炼制丹『『药』』,法器,符篆,排列阵法。

这才是真正的修士!只有实力达到先天期,那才算真正地踏入修士的门槛。

与之相比,炼气期和炼『体』期修士,简直如同蝼蚁一般,只不过就是拥有强大力量的普通人罢了。

唯有达到先天期境界的修士,才能打开修炼之道的大门,有机会踏入长生之道,拥有通天彻地的神通。

流云宗内,一共有七十六位真传弟子,每一个都拥有先天后期的实力,舞倾辰自然也不例外。

更重要的是,舞倾辰的绝顶天资和妖孽般的修炼速度,在流云宗内早已众人皆知。

他已经成为真传弟子十几年,如今实力肯定更加『精』进。

在流云宗内,众人提起舞倾辰的名字,心中都会浮现出一个名号,那是他的标志。

真传十二!

顾名思义,真传弟子之间,根据实力境界的高低,也有排名。而舞倾辰,正是七十六位真传弟子中的第十二名。

此时,人群中议论声鼎沸,诸多外门弟子『交』头接耳地讨论着舞倾辰的诸多光辉事迹,满脸兴奋和崇拜。

不过区区数息时间,舞倾辰便自数千丈之外的山峰,飞到近前。他肩头元力羽翼渐渐收拢,落在场中。

舞倾辰甫一落下,四周的无数外门弟子,连同那些执事,皆是弯腰稽首行礼。

“见过倾辰师兄!”

这就是真传弟子的身份,尊贵,受人敬仰。在流云宗内,真传弟子的地位只低于掌门和长老,就连执事见到他们都要恭敬行礼。

一袭白袍的舞倾辰丝毫不理会行礼的众人,落在场中之后,眼神凌厉地望了杜飞云一眼,随后注意到地面上的深坑。

舞倾辰的眼神,冰冷刺骨,仅仅是一眼扫过,就使得杜飞云后背发凉,心中生出莫大危机感。

Www.quanben5.coM【全本网】

当他看清舞倾辰的样貌时,也是忍不住暗暗吃惊,此人当真是俊美至极。

一身合『体』的飘逸长袍,纤尘不染,俊秀白皙的脸庞,高挺的鼻梁,一双眸子,犹如星辰般浩瀚。

任何人一眼看到舞倾辰,都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一浊世翩翩佳公子,气息『阴』柔,浑身书卷气。

但是,他跟文弱书生没有丝毫联系,他那看似瘦弱的身躯之下,隐藏着撼岳劈山的惊天力量。

舞倾辰身影一闪,便掠过十几丈距离,来到深坑前,低头望着坑中王成那焦糊的尸『体』。

他的眼神顿时充满怒火,白皙的脸庞也瞬间笼罩一层冰霜,随后缓缓转过头来,似利剑一般的凌厉杀气自眼神中迸出,直视着杜飞云。

浓烈到极致的杀机锁定杜飞云,使得他的身躯微微弓起,浑身肌『肉』紧绷,蓄势待发。

围观的数百名外门弟子均是沉寂下来,一个个噤若寒蝉,感受到场中冰冷的气氛,以及四溢的杀机,均是心中暗暗颤抖。

“这小子死定了!”

“舞倾辰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哎,太可惜了。这个少年如此年轻就修炼到炼气中期,如此绝顶天资,今天却是注定要夭折了。”

无数外门弟子,皆是对杜飞云『露』出同『情』的神『『色』』,心中暗暗地叹息。

大多数人都知道,王成背后的靠山,正是舞倾辰,否则的话他绝对不敢在宗内飞扬跋扈地嚣张。

如今,王成死的极其凄惨,舞倾辰又怎会放过杜飞云?

“好,很好!”舞倾辰冰冷至极的双眼凝望着杜飞云,身上顿时涌出磅礴的气势,凛冽杀气冲天而起。

“我们流云宗还从未出过像你这么嚣张狂妄的狂徒,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杀害同门。”

“徐方,按照我流云宗门规,此子当如何『处』置?”舞倾辰话音一转,陡然厉声喝问道。

早在舞倾辰到来之际,徐方心中早知事『情』要遭,却冷不防舞倾辰此时喝问于他。

身为外门执事,众目睽睽之下,他只好照实回答:“按照门规,当经受三魂火炼之苦,化成飞灰,形神俱灭,以儆效尤。”

“嘶……”无数外门弟子倒抽一口冷气,望向杜飞云的眼神充满怜悯和同『情』,他们知道,舞倾辰要动手了。

果不其然,徐方的话音刚落,便听到舞倾辰的声音传遍全场,穿金裂石地响起。

“狂徒,你丧心病狂,残忍杀害同门师兄弟,其罪当诛。”

“今『日』,我舞倾辰身为真传弟子,既然遇见此事,自然要秉公执法。”

“我流云宗堂堂玄门正宗,竟然出现你这种败类狂徒,今『日』我舞倾辰便以真传弟子的身份,代替天刑堂将你就地正法,以儆效尤,彰显我流云宗玄门正道本『『色』』!”

言毕,舞倾辰周身,璀璨金『『色』』元气冲天而起,瞬间在他手中凝聚成一把三尺长的金『『色』』长剑。与此同时,他的周身有锋锐至极的杀气漫卷而出,如狂涛怒澜一般涌向杜飞云。

重愈万钧的气势压迫铺天盖地涌来,锋锐至极的杀气将他笼罩,杜飞云顿时佝偻着身躯,瑟瑟地颤抖。

他血气上涌,满脸充血,牙关紧咬,强撑着不被那庞然气势压到趴在地上。

只不过,那似一道道有形的杀气,却是将他『露』在外面的皮肤都刺的布满伤痕,鲜血涌出。

炼气期,与先天期有着无法跨越的巨大鸿沟,两者实力天差地别。在舞倾辰的气势压迫下,杜飞云根本无从抵抗,身躯被压的寸寸蜷缩,双腿就要弯曲跪下。

只不过,他却凭着心中一股冲天的不甘怒火,即便浑身骨骼被压的嘎吱作响,却始终不肯趴下。

舞倾辰身形一闪,瞬息便来到杜飞云身前,左手负于身后,右手中的金『『色』』长剑高高举起,出现在杜飞云头顶,作势『欲』劈。

“倾辰师兄,还请稍等片刻!”一声不大不小的呼喝,在场中响起。

原来,这是正强撑着舞倾辰散发出杀气的徐方,他的身躯微微颤抖着,脸上却努力保持平静。

“倾辰师兄,即便此子有罪,也还请倾辰师兄允许我将此子『交』予天刑长老。然后再由天刑长老审讯经过,进行『处』罚,如此一来才能彰显我流云宗的公正大义。”

徐方强撑着舞倾辰那恐怖至极的气势压迫,嘴唇抖动着,努力地将这些话说完。

“恩?”舞倾辰手中动作停止,瞬间扭过头来,眼光森冷地望着徐方。“你是在说我滥用『私』刑?”

舞倾辰此言一出,方圆百丈,场中气温再次陡降三分,凛然杀气笼罩全场,众人皆是胆战心惊,瑟瑟发抖。

徐方脸『『色』』大变,现出一抹惶恐,顿时低头连称不敢。

这时,被凛然杀机笼罩的杜飞云得以喘息,怒喝一声,『体』内元力骤然爆发,终于挣开万钧气势压迫。

他双眼愤怒地瞪着舞倾辰,口中干涩嘶哑的声音瞬间响起,元力『激』发声音传遍全场。

“舞倾辰!你可曾亲眼目睹事『情』经过?如此不分青红皂白便要杀人,难道流云宗是你家开的?难不成你要越俎代庖,代替天刑长老执行『处』罚?”

杜飞云爆发全力怒喝出的声音,犹如雷声滚滚,瞬间响遍全场,传出数里远。

从见到舞倾辰的那一刻起,他就明白,此人便是王成的靠山,也是王成的表哥。

所以,舞倾辰以宗门大义为借口,出手便要当场击杀他,他丝毫不感到不意外。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怒火滔天,心中不甘与愤怒狂涌而出。

“混账,大胆狂徒不思悔改,竟然还胡言『乱』语血口喷人,我舞倾辰留你不得!”越俎代庖的帽子,谁敢被扣上?此事如若传出去,宗门内其他真传弟子势必对舞倾辰多有非议。

是以,听到话语之后,他也是赫然变『『色』』,杀气顿时暴涨,手中金『『色』』长剑瞬间朝杜飞云的『胸』口刺去。

在他心中,杜飞云胆敢杀死他的表弟王成,他必然会杀死杜飞云为王成报仇。现在,趁着事『情』还没闹大,没被众人知晓,先以大帽子扣上,将杜飞云当场击杀,然后再通知天刑长老。

如此先斩后奏,事『情』成了定局,即便掌门和天刑长老事后知晓,必然也不会为了区区一个外门弟子责罚于他。

心中这般做想,他手中元力凝聚的金『『色』』长剑,顿时变成暗金『『色』』,凝为实质,瞬间就撕裂空气,刺到杜飞云『胸』前。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