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59章 五年之约

璀璨的金『『色』』剑光瞬间充斥全场,锋锐至极的劲气,使得四周外门弟子顿时面现惊骇,奔突躲避。

平整的地面,大片的沙石尘土漫卷而起,又被凌厉剑气粉碎。

场中景象被完全遮蔽,无人能够看清,唯有那一抹璀璨到耀眼的金『『色』』流光,让人不敢『逼』视。

铛!

如同巨锤撞钟的声响顿时传出,声震九霄,将诸多外门弟子震的耳膜剧痛,流出鲜血。声音远远传出数十里,清晰可闻。

场中漫天金光与剑气散去,众人抬头望去,只见原本两人所『处』之地,早已变成方圆十丈的大坑。

同时,两人也失去了踪影。

众人扭头望去,只见数百丈外,舞倾辰正展开金『『色』』羽翼在低空飞掠,一手捏着剑诀,一手持着长剑。

在他身前,正前方百丈之外,是一尊三尺方圆的黑『『色』』小鼎,正在急速飞驰。

一人一鼎,前后相隔百丈,以闪电般的速度朝着藏雪冰峰掠去。

原来,在舞倾辰的长剑临『体』那一刻,杜飞云自知生死关头不能犹豫,便毫不迟疑地召唤出九龙鼎,钻了进去。

防御强大,牢不可破的九龙鼎,再次在百分之一刹那挽救了杜飞云的『『性』』命。

九龙鼎被长剑刺中,发出震天声响,也被击飞出去上百丈远,杜飞云便顺势『『操』』纵着九龙鼎朝藏雪冰峰方向飞去。

置身于九龙鼎内,杜飞云心有余悸地喘着气,心中暗道幸亏方才及时钻进九龙鼎。否则的话,他早已被当场斩杀。

先天期修士的实力,果然强大无匹,炼气期修士完全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犹如蝼蚁一般,翻手间就能拍死。

幸亏有九龙鼎这件宝物,他现在终于『脱』离险境,总算安全了。

“无耻败类,你不单杀害同门弟子,竟然还向真传弟子出手,当真是罪无可恕,今『日』我舞倾辰势必要斩杀你以正门风。”

舞倾辰手持着金『『色』』长剑,白袍舞动,速度快如闪电,紧追在九龙鼎身后。

他的眼神紧紧地盯着那黑『『色』』的九龙鼎,眼中闪过一抹炙热,击杀杜飞云的心思愈发地强烈。

『『药』』鼎,身为先天期修士的他自然也有。不过,那只是流云掌门赏赐给他的一件下品灵器罢了。

而面前的这个九龙鼎,显然不是下品灵器,很可能是上品灵器,甚至会是极品灵器。

因为,方才那汇聚他七成实力的一剑,竟然没能在九龙鼎上留下任何痕迹。防御如此强大的『『药』』鼎,不是上品灵器又是什么?

此时的他,已经懒得去想杜飞云区区一个外门弟子,怎么会得到灵器。他只知道,只要他将杜飞云斩杀于此,那九龙鼎便是他的囊中之物。

对于修士来说,宝物,功法,道侣,『洞』府这四样便是最为宝贵的东西。

qUAnbEn5.Com。全*本*5

“哼!你以为有上品灵器保护,我就奈何你不得?你真是小看了先天期修士的手段!”

舞倾辰的双眼紧盯着九龙鼎,心中暗暗冷笑。方才,他没料到杜飞云有九龙鼎这个底牌,所以才让他逃走。

现在,他要一击灭杀杜飞云。

“清风庚金剑!”舞倾辰怒喝一声,手中金『『色』』长剑顿时化作六七丈长,变作暗金『『色』』的实质剑身,犹如开天巨斧一般朝着九龙鼎劈下。

巨大的璀璨剑影顿时亮起,高高举起空中,瞬间劈出数十下。锋锐到极致的剑影,足以劈开一座山脉。

流云宗真传弟子才有资格修行的清风庚金剑,威力自然非比寻常,乃是最为锋锐霸道的剑术之一,在清源『国』中都赫赫有名。

然而,这还不是最让人心惊的,更恐怖的是,那巨大剑影之中,竟然饱含着凌厉之极的灵识攻击。

灵识攻击,那是只有先天期境界以上的修士才能掌握的高深法术,无形无影,无孔不入。

但凡有灵『『性』』之物,都无法避免灵识的攻击,除非是极其罕见的灵识防御法宝。

下一刻,巨大剑影携着那无形无影的灵识攻击,顿时击中正在飞掠的九龙鼎。

轰隆!

响彻天地的爆炸声响起,将四周山峰都震得地动山摇,在群山之间回旋『激』『荡』。

九龙鼎毫无抵抗之力地被击中,顿时被金『『色』』巨剑砸地飞出去,落在数百丈之外,在地上翻滚着。

剑光逸散出去的恐怖剑气,将地面炸出一个数十丈方圆的大坑来,尘土飞扬,沙石飞溅。

遭受如此恐怖的打击,九龙鼎仍然毫发无伤。可是,在九龙鼎旁边,一身黑『『色』』法衣的杜飞云,趴伏在地上,动也不动。

他的身上沾满灰土,身躯微微抽搐着,口鼻间不断溢出鲜血,双眼紧闭,几『欲』陷入昏『『迷』』。

很显然,舞倾辰的灵识攻击之下,杜飞云被击中脑海,『精』神遭受重创,再也无法控制九龙鼎,是以便跌落出来。

舞倾辰悬浮于空中,金『『色』』双翼拍动着,望着地上一动不动的杜飞云,脸上『露』出一丝『阴』森的笑意。

“败类,去死吧!”

厉喝声响起,似乎是故意喊给别人听的,用以彰显自己的正义,是在清理门户而不是谋财害命。

巨大金『『色』』剑影亮起,瞬息间撕裂空气,朝着杜飞云狠狠地刺去。

如若被刺中,杜飞云必然被剑光撕成碎片,化作齑粉。

这一刻,不远『处』忽然爆出璀璨耀眼的冰蓝光华,地面上瞬间有数尺寒冰蔓延开来,眨眼间便覆盖上百丈地域。

“住手!”

这是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呼喝出口的乃是一个年轻『女』子,只不过,声音却是冰寒刺骨,令人畏惧。

一袭白『『色』』长袍的身影闪现,背后拍动着冰蓝『『色』』羽翼,手中持着冰蓝『『色』』长剑,瞬间飞过百丈距离,来到面前。

随着她冷喝出口,百丈地面上的三尺寒冰瞬间汇聚在一起,形成一块无比厚实的巨大盾牌,瞬间挡在杜飞云上方。

咔嚓!

巨大的金『『色』』剑影瞬间劈中冰蓝『『色』』盾牌,金光混着冰蓝『『色』』光华,顿时迸溅开来。

漫天光华散去,那冰蓝『『色』』盾牌与金『『色』』巨剑,皆是崩碎消失。

一袭白袍的『女』子悬浮在空中,背后冰蓝『『色』』羽翼轻轻拍动,手中冰蓝『『色』』长剑遥指着舞倾辰。

舞倾辰立在她身前不远『处』,脸『『色』』『阴』沉,眼中『精』光闪动。“是她!她不是不能离开藏雪冰峰吗?她怎么会跑出来横『『插』』一脚?”

『女』子,自然是薛冰。众人的脚下,便是藏雪冰峰。

原本,舞倾辰势必击杀杜飞云,却被薛冰『『插』』手阻挡,自然心中恼怒。

可是,他现在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击杀一个外门弟子是小事,跟真传弟子发生争斗厮杀,那是流云掌门都会震怒的大事。

更重要的是,薛冰虽然近十年不曾离开藏雪冰峰,但是她一直都是真传第六,地位从未动摇。

她的实力,比起舞倾辰,高出许多。

“薛冰,我正在追杀门中败类,请你让开!”舞倾辰脸『『色』』『阴』沉,声音极冷。

闻言,薛冰的表『情』依旧冰冷,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

她不曾接话,右手一翻,三尺冰蓝『『色』』长剑瞬间『脱』手而出,哧的一声『『插』』在地面上。

闪动着冰蓝『『色』』光华的长剑『『插』』在地面上轻轻颤抖,薛冰一言不发,转身向杜飞云掠去。

她没说一句话,可是意思却是显而易见。

想动!

看到杜飞云紧闭着双眼,渐渐陷入昏『『迷』』,薛冰秀眉紧蹙,将他扶起,一股『精』纯元力输送到他手心中。

元力在他『体』内一运转,薛冰瞬间便查探清楚杜飞云的伤势,双眸中也是闪过一丝厉『『色』』。

杜飞云『体』内,凌厉之极的金『『色』』剑气,正在快速游动,肆虐地破坏着他的经脉和身『体』。

她以『精』纯元力将肆掠的剑气『逼』出,将其伤势暂时压制住,接连输送数道元气之后,杜飞云终于醒转。

杜飞云缓缓睁开双眼,迎面看到便是薛冰的俏脸,见自己被薛冰一手抱在怀中,他强撑出一丝笑意,低声到了一句多谢。

无数流云宗弟子听闻响动,均是赶了过来,很快围在四周。

『脱』开薛冰的搀扶,杜飞云一手捂着『胸』口,右手擦去嘴角鲜血,抬起头来,脸上带着一丝冷笑,双眼怨『毒』而『阴』森地瞪着舞倾辰。

虽然不明白一向不近人『情』,不与任何男子接触的薛冰,为何会维护杜飞云。但是,有薛冰在场,舞倾辰击杀他的愿望自然落空。

越来越多的弟子聚集在这里,他也无法继续动手击杀杜飞云,心思一转,便开口郎朗说道。

“诸位师弟师妹,今『日』大家有目共睹,此子丧心病狂击杀同门弟子,复又对真传弟子动手,实在是罪无可恕。”

“我已通知了天刑长老,他老人家马上赶来,我相信天刑长老一定会秉公『处』理,惩『处』门中败类。”

显然,他见无法先斩后奏,便将一大堆罪名按在杜飞云身上,先将他的罪名钉死,然后再让天刑长老『处』理。

“哈哈……哈哈哈哈!”一道沙哑的狂笑声顿时响起,使得所有人都微微变『『色』』。

杜飞云犹如标『枪』一般地立在原地,强撑着『体』内剧烈痛楚,仰天长笑,状若疯狂,笑声充满讽刺意味。

之前目睹事『情』经过的数百外门弟子心中暗暗叹息,心生同『情』。那些后来的弟子,则是满脸疑『惑』,不知杜飞云发什么疯。

“哈哈!好一张伶牙利嘴,颠倒黑白,指鹿为马!舞倾辰,我杜飞云今『日』终于见识到什么叫做无耻之极!”

“事『情』起因经过,众人有目共睹,王成辱骂我在先,随后动手偷袭我,我才动手反击。”

“如今,他杀我不成,我将他反杀之。你得知表弟被杀,却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杀我,还厚颜无耻声称彰显宗门正义,你要不要脸?”

杜飞云的声音极大,其中的怨『毒』与愤怒,更是充斥于众人耳中。

“嘶!”人群中一阵『『骚』』动,许多后来的弟子暗暗心惊,这个外门弟子真是狂妄,竟然敢当众辱骂真传弟子,难道不怕死么?

唯有那些之前便目睹事『情』经过的外门弟子,心中暗暗称快,很是佩服杜飞云。毕竟,他们可没那个胆量当众揭『露』舞倾辰的丑恶嘴脸。

“你入门早,修炼时间长,所以你实力高出我无数倍。拥有强大实力,你便可以不问青红皂白,对我生杀予夺!”

“今时今『日』,你舞倾辰给我的所有侮辱与伤害,我杜飞云铭记于心,他『日』必将百倍还之!”

顿了顿,杜飞云深呼吸一口气,中气十足地开口喝问。

“舞倾辰,你敢不敢给我五年时间?”

“恩?五年时间?难道你想找我报仇?”舞倾辰面『『色』』一滞,旋即『露』出不屑的笑意。“哈哈,你死到临头还敢大放厥词,真是不知死活。待会天刑长老来此……”

舞倾辰的话还为说完,杜飞云却是再次大声喝道:“你不敢吗?你怕了吗?堂堂真传弟子竟然不敢接受一个外门弟子的挑战?”

“哼!蝼蚁一般的东西,竟然也敢口出狂言?别说是五年,就算你再修炼五十年,我一样一巴掌拍死你!我为何不敢接受?”众目睽睽之下,舞倾辰怎肯示弱,自然是面带不屑地睨视着杜飞云,好似在看死人。

“好,我杜飞云以外门弟子身份,向真传弟子舞倾辰发起挑战,五年之后,我们决一生死!”

话音刚落,围观在四周的数千弟子便见到,杜飞云朝着正北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举手立誓,声震九霄大声说道。

“苍天后土,天地共鉴,我杜飞云今『日』立誓,五年之内必将成为真传弟子。届时,我将与舞倾辰在断云台决一死战,生死自负!”

“若违此誓,叫我天诛地灭,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场中响起,犹如滚滚闷雷,在群山中回『荡』着。

无数人目瞪口呆地望着杜飞云的身影,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好半晌回不过神来。

他竟然立下如此『毒』誓?他竟然真的以外门弟子身份,向真传弟子舞倾辰发起挑战?

五年时间,区区五年时间而已,他怎么可能达到先天期境界,晋升为真传弟子?

难道他疯了吗?又或者是,他只是为了苟延残喘,多活几年,所以才立下如此『毒』誓?

一时间,所有弟子都面面相觑,心中浮现出这些想法,望向杜飞云的眼神很是复杂。

……

说一下,本书的风格便是热血爽快,并非虐主和纠结。

请诸位相信我,一时的压抑和不爽,只是为了以后的更爽。

望诸位书友大大拭目以待,继续看下去,会有惊喜。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