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69章 各怀鬼胎

舞倾辰这个真传弟子带着上百位内门弟子,来到此地找到这个魔族部落,一边与对方展开厮杀的同时,还发出传信灵鹤,召集附近的弟子汇聚于此。

只要能够将这个魔族部落剿灭,那么所有参战的流云宗弟子,都将获得无比丰厚的战利品,回到宗门之中,更是能够获得丰厚的门派奖励。

正因为如此,聚集到此地的上千流云宗弟子,才会士气如虹,骁勇地发起进攻。

杜飞云一行人来到此地时,双方『交』战形势已经僵持了近两个时辰,诸多外门弟子与少量内门弟子,始终都被阻隔在山脚下,无法冲上山峰顶端,支援舞倾辰等人。

山峰顶端,舞倾辰率领着九位达到先天期的内门弟子,正在与九个魔王境界的魔族『激』烈厮杀。在广场下方,上百个炼气后期的内门弟子,与一百多个魔将级别的魔族展开对攻。

场中形势一直都是胶着,甚至于,流云宗弟子还略微『处』于下风。若不是流云宗弟子都习练了合击阵法,只怕难以抵挡魔族的攻击。

杜飞云与宁雪薇七人也很快加入战团,各自持出法宝,联手向那些魔族士兵发起进攻。宁雪薇与五位『女』弟子联手结成藏冰剑阵,彼此元力相互支援『交』融,威力顿时大增,将一道道冰蓝『『色』』璀璨光华泼洒出去,不断地斩杀一个又一个魔族士兵。

杜飞云左手掐着剑诀,右手持着赤红法剑,脚下踏着行云步,身形在场中游走。尽管四周到『处』都是正在『激』烈厮杀的流云宗弟子和魔族,他的身形却是灵动至极,丝毫没有迟滞,好似游鱼一般滑溜。

他穿梭游走于人群之中,但凡见到机会,便趁机使出游龙剑法,以狂暴凌厉的剑光,迅速地斩杀着一个又一个魔族。

鲜血在不断地飚飞迸溅,有魔族的紫『『色』』鲜血,也有流云宗弟子的暗红血『液』。每一道刀光闪过,便有人受伤或者身亡,每一道元力光华闪现,便有一个魔族倒下。

凌厉的剑气,璀璨的剑光,流光溢彩的元力光华,将天空笼罩着,犹如狂风暴雨泼洒而下,不断地收割着生命。

地上,到『处』都躺着还温热的尸『体』,残肢断臂随『处』可见,殷殷鲜血汇聚成小溪,在地面流淌,被人践踏迸溅出血花。

身『处』一团『乱』战之中,必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否则稍有不慎便会被『乱』刀砍死。好在,杜飞云的行云步早已娴熟无比,身形灵动鬼魅飘逸,是以很少受到攻击,每次危急关头,总能险之又险地躲过。

而且,他的身上穿着薛冰为他炼制的上品法器护甲,即便偶尔有两次被魔将以重剑击中,也只是内腑震『荡』气血翻涌而已,并未受到重创。

一边与魔族『激』烈厮杀的同时,他还不忘将那些被斩杀的魔将割掉双耳,收在九龙鼎内的储物空间里。这些东西,拿回流云宗便可以『交』任务,换取丰厚的奖励。

QUAbEn5.COm。全*本*5

四周不断地有流云宗弟子赶来,加入战团,战斗渐渐呈现白热化。短短两个时辰,杜飞云『体』内无比雄浑的元力,也是渐渐告罄,不得不得退到安全地带,服用回元丹回复元力。

元力恢复充盈之后,他再次冲入战团,继续斩杀收割着魔族士兵的生命。宁雪薇与五位内门弟子,一边厮杀对敌的同时,还关注着杜飞云的动静,但凡他遭遇危险,总会及时地施以援手。

宁雪薇和几位『女』弟子,见到杜飞云潇洒自如地在战阵中穿梭游走,身形灵动飘逸如鬼魅,均是暗暗心惊,很是佩服他那高明的身法。

而且,几人的眼光也非同一般,自然能够看出来,杜飞云所使用的剑法,乃是极其高明的法术,绝对不是流云宗内外门弟子习练的清风拂云剑。

在心底,宁雪薇和几位弟子都是暗暗揣测,杜飞云肯定另有奇遇,有着他们不知晓的机缘。想到这里,宁雪薇的心中也是有些羡慕,因为她的直觉告诉她,杜飞云将来的成就必定震撼整个流云宗。

因为,流云宗内的真传弟子之中,大多数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际遇和机缘,同时也有着大气运。也唯有拥有这等机缘和气运的修士,才能『脱』颖而出,成为门中翘楚,『精』英弟子。

眼前的杜飞云,所展现出的一切,都表明他也同那些真传弟子一样,也是有际遇和机缘的,如果顺利的话,将来也必定拥有大气运,成就非同小可。

宁雪薇的心中正这般想着,却发现山脚下的魔族士兵,似乎收到了命令,竟然如『『潮』』水一般退去,皆是向着山峰上返回。

山峰之上,便是这个魔族部落的『精』英,九个魔王境界的强者,以及一百多位魔将高手。

一旦那一千多位魔族士兵返回山顶,必然会将舞倾辰和一百多位内门弟子包围。届时,舞倾辰与那一百多位内门弟子就危险了。

宁雪薇心中很快想明白这些,旋即便带着五位『女』弟子,一路追杀着魔族士兵,向着山峰上冲去。其余的诸多流云宗弟子,也是士气如虹地一路追杀,向着山顶冲去。

杜飞云也随着人群,紧跟着宁雪薇六人,一路向着山峰顶端冲去。

山峰顶端,巨大的广场上空,那一身黑铁铠甲,手持丈二长『枪』的魔王强者,拍打着身后的紫『『色』』羽翼,遥望着舞倾辰。

“舞倾辰,这些年里你三番五次前来偷袭我端『阳』部落,你当真以为我端『阳』奈何不得你?”

“今天,既然你如此嚣张狂妄地冲上来,连人手都不足也敢与我开战,那你就永远留在这里吧!”

魔王端『阳』乃是端『阳』部落的首领,过往的十年中,舞倾辰曾多次与他『交』手厮杀,不知被他斩杀多少魔族勇士,却每次都能全身而退。

是以,魔王端『阳』早已恨透了舞倾辰,恨不得将这个小白脸一『枪』戳死。此时,端『阳』的脸上满是凌厉的杀气,言语之间中气十足,妄图打击动摇舞倾辰的信心。

只是,他那银『『色』』的双瞳之中,却是潜藏着一抹隐忧。“舞倾辰这个混蛋,早不来晚不来,竟然在我刚刚得到魔帝宝库的线索时赶来,真是可恶至极!”

“也不知道端木有没有打开封印,我还得速战速决将舞倾辰赶走,尽快赶回去帮助端木破开魔帝图录的封印,否则就将功亏一篑。”

一袭白袍的舞倾辰,轻轻拍打着金『『色』』羽翼,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持着一丈长的金『『色』』剑芒,面带戏谑地望着百丈之外的魔王端『阳』。

“端『阳』,废话少说。身为玄门修士,斩妖除魔乃是份内职责。我舞倾辰今『日』既然敢来到你们端『阳』部落,那就势必要将你们全部剿灭。”

舞倾辰的周身,都充斥着灿烂的金『『色』』元力光华,映照着他那白皙的脸庞,强大的自信更加耀眼。即便明知很快就将遭到上前魔族士兵围攻,他依然面不改『『色』』,信心满满。

可是,谁又能知道,他那自信的眼神之中,也是潜藏着一抹忧虑,甚至此时心神有些动摇,犹豫着要不要就此撤走。

只不过,他却很好地将这一抹忧虑掩藏下来,没让任何人看出来。否则的话,山峰上近千名流云宗弟子,得知他的隐忧,必然会军心涣散,就此败退。

届时,必然会玷污他舞倾辰的声名,影响他在流云宗内的威望。他是真传弟子之中的『精』英,也是最有希望争夺掌门大位的十几个真传弟子,任何对他不利的因素,或许都会影响他争夺掌门大位的计划。

“该死的,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两个时辰了,燕飞熊这个混蛋怎么还没来?再坚持一刻钟,如果他这个混蛋还不带人来的话,那我只有带人撤退了。”

信心满满地与魔王端『阳』对峙的同时,舞倾辰的眼神偶尔还会瞥向山峰脚下,心中却是越来越失望。因为,期待中的援军仍旧不见踪影。

这时,那一千多魔族士兵已经撤回山峰顶端,皆是向着广场上的内门弟子发起攻击。与此同时,在空中飞掠的九位魔王强者,也是齐齐爆出血『『色』』光华,再度向流云宗的先天期弟子发动猛攻。

端『阳』的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笑意,手中长『枪』一抖,顿时便凝结出两丈余长的血『『色』』『枪』芒,那犹如晶石一般透明的实质罡气,威力极大,无坚不摧。

“舞倾辰,纳命来!”

一声怒吼爆出,端『阳』肩头的猩红披风猎猎舞动,周身陡然爆出大片血红光华,双手持着巨大『枪』芒,高高跃起,狠狠地朝着舞倾辰刺下。

百丈距离,眨眼即到,三丈余长的巨大『枪』影,如长虹贯『日』一般,凌厉之极地奔袭舞倾辰『胸』前。

舞倾辰连忙抽身后退,羽翼快速震『荡』拍动,身躯倏地爆退百丈远,右手剑诀连连掐动,那金『『色』』巨剑顿时飙『射』而出,刺出万千剑影,与巨大『枪』芒正面轰击。

嘭!嘭!嘭!

一朵又一朵的金『『色』』剑花,被赤红巨『枪』狠狠地击碎,犹如烟花一般暴碎开来,顿时溅起漫天金光。正面对拼一记,万千剑光与巨大血红『枪』芒,皆是同时消散。

两人再次势均力敌,打成平手。只不过,舞倾辰的眼神却看到,广场上,内门弟子正在遭遇魔族士兵围攻,伤亡惨重。

眼神望向远『处』山峰脚下,期待中的援军,依然没有出现,舞倾辰的眼中闪过一丝恨『『色』』。

撤退!

为今之计,唯有撤退,否则,继续僵持下去,流云宗弟子必然死伤惨重。

此时此刻,宗门弟子的『『性』』命要紧,他也顾不得什么面子,毫不犹豫地下令撤退。

就在这时,他的眼角蓦然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见到那人时,他的脸上陡然现出一抹异『『色』』。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