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73章 魔帝图录

璀璨耀眼的血红光华,瞬间自大门中涌出,照亮这条甬道。滔天的魔气,刺骨的杀气,犹如洪水一般狂涌而出,铺满整条甬道。

打开大门的那一刹那,杜飞云下意识地钻入九龙鼎中,预防即将到来的危机。

尽管他的速度够快,可是还是被那杀气和魔气笼罩刹那,如利剑一般的杀气冲入『体』内,在内腑中横冲直撞。那滔天的魔气,使得他脑海一阵混『乱』嗡鸣。

九龙鼎内,杜飞云面『『色』』苍白,连忙盘膝坐在地上,静心凝神地运转元力,保持灵台清明,尽力驱逐炼化杀气与魔气。

预想中的危机并未到来,除了大门内涌出的杀气与血光之外,只有两个魔族士兵冲了出来。同样的,这两个魔族士兵,也是魔将中期的修为。

两个魔将甫一冲出大门,便见到悬浮在空中的九龙鼎,持着长刀就劈了下来。两道蕴含劈山断岳般威力的刀芒劈下,九龙鼎顿时倒飞了出去,摔倒在甬道内,却是丝毫无伤。

杜飞云端坐在九龙鼎内,丝毫不受震『荡』和影响,正渐渐地将侵入『体』内的魔气与杀气炼化驱逐。

两个魔将飞奔而来,见到九龙鼎毫发无伤地掉落在地上,不再发起攻击。其中一个魔将,皱眉沉思片刻,便拿出储物袋,想要将九龙鼎收入其中。

只可惜,他刚刚拿出储物袋,却是见到那九龙鼎飚飞出来,径直撞在他的『胸』口上。

巨大的力量袭来,这个魔将的『胸』口顿时塌陷出坑凹,骨头断裂的声音清脆入耳。他大嘴一张便是一口紫『『色』』鲜血喷了出来,身躯踉跄地倒飞出去,倒在地上,抽搐几下便陷入昏『『迷』』。

九龙鼎内,杜飞云已经『脱』离危险,将魔气和煞气清除完毕,心神一动,便将那魔将的储物袋收了进来。与此同时,他又故技重施,『『操』』纵九龙鼎朝着另外一个魔将撞去。

眼见同伴遭受重创,那魔将大惊失『『色』』,见到九龙鼎便退开闪避,夺路而逃。只可惜,甬道太狭窄,他还没逃窜出十丈远,便被九龙鼎击中后背,步了同伴后尘。

杜飞云『『操』』纵着九龙鼎,毫不停歇,带起一抹乌光,迎着狂涌而出的血光,冲进了大门。

甫一冲入大门中,迎面见到的,便是一座高约数十丈的圆形大厅。整个大厅方圆上百丈,四周皆是黑『『色』』山壁,矗立着无数魔神雕像,大厅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圆形高台。

圆形高台下,是一圈泛着腥臭气息的血池,其中浓稠的暗紫『『色』』血『液』还在翻滚,冒着水泡,好似沸腾了一般。

圆形高台足有十丈高,上面刻画着诸多诡异玄奥的图案,手臂粗细的纹路密密麻麻,其中流淌着紫『『色』』的鲜血。

整个高台,足有二十丈方圆,布满凹槽和纹路,构成一个不知名的阵法。那阵法正在运转,条条纹路正在缓缓转动变幻,冒着血红『『色』』的雾气,散发着浓郁的血『『色』』光华。

QuanbEn5.COM(全。本*网)

这座大厅中的所有血光和血『『色』』雾气,皆是从那高台之上的阵法中散发出来的。浓郁到极致的血雾和血光,自高台上升腾而起,汇聚成一座数十丈粗的柱子,直顶到大厅的顶端山壁。

仅是冲入大门的一瞬间,杜飞云便见到这幅景象,心中略感震惊。这里,竟然不是什么宝库和密室,反倒更像是魔族的祭坛。

心中正在揣测,杜飞云忽然发现,两旁有几个魔族士兵掠出,手持着长刀和重剑,怒喝着朝他扑来。

眼神一扫过去,他便分辨出来,这些浑身腾着血红光华的魔族,无一不是魔将境界的实力。整整六个魔族士兵,都有着魔将中期和魔将后期的实力。

换而言之,只要他呆在九龙鼎内,这六个魔将根本奈何不得他。甚至,他完全可以『『操』』纵九龙鼎,将这六个魔将一一击杀。

只不过,心中这般作想,他却并不打算这么做。因为,九龙鼎被他使用了这么久,其内存储的元力早已消耗近半。

身『处』魔族腹地,自身安全最重要,斩杀魔族倒是其次。所以,他不愿在这几个魔将的身上浪费时间和元力。

他『『操』』纵着九龙鼎,对两旁冲出来的六个魔将完全无视,径直飞向大厅中,决定前往那高台上一探究竟。

两尺见方的九龙鼎,带起一溜乌光,在漫天血红光华之中很是显眼,瞬间飞出数十丈距离,来到那高台上。

高台上的血光和血雾,浓郁到极致,好似云朵一般,阻挡住他的视线,让他看不到三丈外的景象。

登上高台的那一刹那,他便听到身后那六个魔将齐齐怒吼出声,好似狂暴一般,声音均是愤怒到极致。

与此同时,他也终于看清高台上的景象,那一刻,他也是心中一咯噔,下意识便要掉头逃跑。

高台上的巨大魔阵正在运转,离地面两丈高出,正有一个暗紫『『色』』卷轴凌空悬浮。那暗紫『『色』』的卷轴,不足一尺长,通『体』散发着淡淡的紫『『色』』光晕。

而在高台的正中间,也就是阵中心的位置,紫『『色』』卷轴的下方,正盘膝坐着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魔族。

他身着月白『『色』』袍子,一头银发扎着狂野不羁的辫子,垂在脑后,脸庞刚毅如刀削,双眼紧闭。

他的双手间不断地闪烁着血红光华,『体』内不断涌出强大到骇人的气息和威势,似乎正在主持着魔阵的运转。

这一切都不是最重要的,最让杜飞云心惊,差点转身逃跑的是,这个魔族散发出的强大气息和魔力,分明表示着,他是一个魔王境界的强者!

杜飞云之所以敢于放心大胆地闯入甬道,来到这里,便是算准了这里没有可以威胁到他的魔族存在。

可是,此时此刻竟然发现有一个魔王强者出现在眼前,他自然是心中惊疑,下意识地便准备逃离此地。

毕竟,先天期强者拥有灵识攻击,足以将藏在九龙鼎内的他击伤。魔王强者与先天强者势均力敌,想必也有手段对付他。

只不过,心中生出逃跑念头的刹那,他却发现一个『情』况,顿时又打消了念头。

那个魔王强者,虽然双眼紧闭,却是眼皮连连抖动,脸上更是布满愤怒与焦急。很显然,这个魔王强者也知晓有敌人闯进来了,但是,似乎他正在运转阵法,无法『脱』身,所以只能干着急却无法动作。

如此一来,这个魔王强者便无法抽空攻击杜飞云,杜飞云暂时得以安全,也无需逃走。

眼神打量那魔王强者片刻,又看了看高台上运转不息的魔阵,杜飞云抬头望向空中悬浮的卷轴,眉头蹙起,有些疑『惑』。

这个紫『『色』』卷轴,是什么东西?

面前这个魔王强者,正在全力以赴地发动魔阵,而这个魔阵又以这个卷轴为中心,整个魔阵的所有元力和魔气,都是牵连着这个卷轴。

心中思忖片刻,杜飞云便断定,这个紫『『色』』卷轴,即便不是珍贵至极的宝物,也一定是极其重要的东西。

这个部落正在遭受玄门修士围攻,魔族士兵伤亡惨重,面前这个魔人身为魔王强者,他不出去率兵御敌,却在这里主持魔阵。由此,足以见得这幅卷轴有多么重要。

抢走它!毫无疑问的,明白这个卷轴是极其重要的宝物,杜飞云自然心中生出这个想法。

他本就是抱着搜刮宝物的想法而来,如今见到这等重要的东西,自然不会放过。

魔阵运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滔天的魔气与血光再次冲霄而起,那紫『『色』』卷轴的光华愈发耀眼。同时,那魔王强者的脸『『色』』也渐渐惨白,周身气势与元力达到顶点,显然爆发出了全部力量。

难道,已经到了紧要关头?见到这副景象,杜飞云心中瞬间明悟。

他抬起头来,向着那暗紫『『色』』卷轴望去,只见那卷合在一起的卷轴,竟然缓缓地有了动作,正在慢慢地打开。

原来如此!

见此『情』景,杜飞云心中瞬间明白,这个魔王强者,耗费全力主持魔阵,便是为了打开这个卷轴。

如今,卷轴已经在渐渐舒展,那么,接下来不出十息时间,便会完全打开,这个魔王强者的任务也将完成。

不能等了,现在就动手!

杜飞云知道,不能再犹豫,不能再等下去了,否则这个卷轴打开,魔阵运转结束,那个魔王强者就能腾出手来对付他。

到时候,他不单抢不到宝物,甚至还会遭遇魔王强者的攻击,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毫不犹豫地,杜飞云『『操』』纵着九龙鼎,瞬间飞到那紫『『色』』卷轴旁边,心神一动,九龙鼎便产生一股无可抵御的吸力,拉扯着那副卷轴。

暗紫『『色』』卷轴受到吸力拉扯,顿时向着九龙鼎飞来。卷轴被拉动,顿时带起整个阵法变化,高台上升腾而起的血红光华顿时紊『乱』闪烁,滔天魔气顿时被搅『乱』。

盘膝在地主持阵法的魔王强者,顿时闷哼一声,脸『『色』』苍白无比,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来。

下一刻,暗紫『『色』』卷轴便被杜飞云收入九龙鼎中。

与此同时,整座高台开始剧烈颤抖,滔天的魔气瞬间爆发,血红『『色』』光华顿时闪烁飞溅。

“到手,撤!”暗紫『『色』』卷轴到手,杜飞云毫不停留,『『操』』纵着九龙鼎便向外飞去。一道乌光闪过,九龙鼎瞬间飞出百丈距离,向着大门口奔去。

下一刻,整座高台轰然崩塌,血池中的浓稠血水顿时爆炸飞起,漫天攒『射』。高台上,滔天魔气与血光,瞬间爆发开来,爆出惊天动的声响。

无数血水,碎石混合着血光与魔气,瞬间引爆,将大厅完全充斥。那追杀杜飞云的六个魔将,面『『色』』惊骇地呆立原地,旋即被漫天血光和爆炸淹没。

暗红血光之中,一道白『『色』』身影被剧烈爆炸给轰的倒飞而出,一声惨叫响起,张开大嘴便喷出一口鲜血。

庞然无匹的爆炸冲击波袭来,九龙鼎顿时被冲击地加快速度,乌光一闪,便冲出了大门外。

……

幸不辱命,四更完成,厚颜求一下推荐票支持!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