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74章 魔帝传承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将整座山峰都震的颤了几颤,漫天魔气与血光狂涌而出,将那大门也轰击的崩塌粉碎。

九龙鼎甫一冲出大门,便加快速度顺着甬道逃窜。九龙鼎内,杜飞云暗松一口气,望着身后不断崩碎塌陷的甬道,有些心有余悸。

好在,宝物到手,他也终于『脱』离了危险,这次总算没白白冒险。

想起这幅卷轴,或许藏着惊天动地的功法,杜飞云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来,『『操』』纵九龙鼎顺着甬道一路飞出。

这时,他身后数百丈外的甬道,崩塌破碎的山石正在翻滚,一道白『『色』』身影浑身腾着血光,砰然冲出来。

这道身影的双肩亮起紫『『色』』羽翼,自山石中冲出之后,便是拍动着羽翼,快如疾风地仓皇向外逃窜。

他身上的白『『色』』袍子沾满灰尘,许多地方还沾染着暗红『『色』』血水,脸『『色』』苍白无比,嘴角还在滴沥着鲜血,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之极。

逃窜了数百丈,终于『脱』离了爆炸范围,他肩头紫『『色』』羽翼收敛,顿时停下脚步。一手捂着『胸』口,他擦去嘴角的鲜血,满脸愤怒和怨『毒』地望着黑漆漆的甬道,仰天怒吼道。

“混蛋!!若是让我端木知晓你是谁,我必定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斩杀你,让你身受血魔噬魂之苦,将你神魂镇压,永世沉沦煎熬!!”

如此凄厉怨『毒』的咆哮,足以见得这个名为端木的魔王,此时心中的愤怒到达了何种程度。一边怒吼咆哮着,他左手一拳击出,顿时将半边甬道都轰塌十余丈。

方才的事『情』,这突兀的变故,是如此的突然,他现在的损失是如何的巨大,他又怎能不急怒攻心,当场暴走?

他与哥哥端『阳』耗时数十年,花费毕生心血,才终于找到魔帝图录的线索。复又历经艰辛,牺牲部落上千名勇士的『『性』』命,历经九死一生才将这魔帝图录的残卷找到。

这幅魔帝图录,乃是一位魔帝至尊遗留下的至宝。那位魔帝,在千年之前,乃是纵横地底世界,叱咤风云呼风唤雨的魔道至尊领袖。

只不过,那位魔道至尊强者,不知招惹到了何等强大的玄门大能,被人以大神通斩杀,就此身陨。

身陨之前,他也将自己毕生收藏的宝物和功法,以及传承,都存放在一『处』秘密宝库中。并且,流传出三份魔帝图录残卷,以供后人寻找。

只要找齐三份魔帝图录残卷,拼凑完整,就能找到那位魔帝的宝库。打开宝库之后,不但能够获得其生前所有珍藏的宝物,更是能够获得他的传承。

魔帝强者,那是何等强大?当年他纵横地底世界,单挑清源『国』仙道十门的强者,是何等威风八面?

收集他毕生珍藏的宝库,那又是何等巨富?那位魔帝至尊生前拥有法宝无数,神奇功法更是数不胜数。

Www.quanben5.coM【全本网】

法器级别的法宝,那位魔帝强者根本看不上眼。漫说是灵器这等极其珍贵的宝物,就连比灵器更为珍贵强大的宝器,那位魔帝强者都有很多。

甚至于,传闻中,那位魔帝强者还拥有一件至宝,一件超越宝器的法宝!

那一件法宝,威力撼天动地,震慑诸方强者。哪怕是一个中等玄门宗派,倾尽财力,也无法炼制出这样的法宝。

强大而又繁多的法宝,无数灵丹妙『『药』』,天材地宝,玄功秘法,都被那位魔帝强者收藏在宝库之中。

这样的一个宝库,若是被人得知,哪怕是清源『国』仙道十门都会怦然动心,甚至为之厮杀抢夺!

只要得到那位魔帝至尊的宝库和传承,成为魔帝至尊简直是轻而易举。

得到魔帝图录的那一刻,端木和端『阳』两兄弟,兴奋地几『欲』发狂,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成为魔帝至尊,一统地下世界,成为魔道至尊领袖。

得到魔帝图录的残卷之后,他与哥哥端『阳』两人耗费三年光『阴』,『精』心准备,终于开始发动通天血魔大阵,即将揭开魔帝图录的封印。

却没想到,在这『激』动人心的紧要关头,竟然有大批玄门修士杀上门来。

端『阳』身为部落首领,值此危难之际唯有挺身而出,率领部落勇士奋力杀敌,留下端木『独』自一人主持阵法。

通天血魔大阵一旦发动便无法停止,否则便会功亏一篑,之前所有努力尽付流水。虽然端木『独』自主持通天血魔大阵很是艰难,好在他忍痛耗费二十年生命『精』元,终于将大阵支撑下来。

前后耗时十个时辰,二十年生命『精』元,眼看着,马上就要将魔帝图录的封印打开。

却没想到,更加让他抓狂的事『情』发生了,一尊神秘的小鼎竟然闯了进来,卑鄙无耻至极地抢走了魔帝图录!

维系整个通天血魔大阵的魔帝图录被蛮横地抢走,整个大阵受到牵引,顿时产生混『乱』,发生爆炸。

剧烈无比的爆炸直接将整个祭坛炸的轰然崩塌,六位魔将勇士当场化作灰灰,连他也被炸得重伤。

耗费毕生心血,历经艰险才找到魔帝图录,眼看即将解开封印,得到线索,竟然被人当场抢走,他如何不暴怒发狂?

最让他气得吐血的是,抢走魔帝图录的,竟然是一尊小鼎!!

自始至终,他连那小鼎主人的模样都没见过,连是谁抢走他毕生心血的至宝都不知道!!

耻辱,奇耻大辱!

这等奇耻大辱,这等夺宝之恨,简直比杀掉他双亲挚『爱』还要严重,还要残忍!

此生,若不报此大仇,他端木还有何颜面苟活于世?

无力地倚着甬道墙壁,剧烈喘息许久,端木的心『情』才渐渐平息,他的目光闪动着,心中思索着接下来该如何办。

这次,前来围杀端『阳』部落的,乃是流云宗的玄门修士,领头之人乃是舞倾辰。舞倾辰那个混蛋,曾经数次前来围杀端『阳』部落,端『阳』与端木早就恨不得生啖其『肉』,寝其皮,饮其血。

无巧不巧,舞倾辰他早不来晚不来,竟然这个时候来,难道,其中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

难道,舞倾辰是冲着魔帝图录来的?那抢走魔帝图录的小鼎,难道也是他所为?

回想事『情』前因后果及其种种,端木的双眼之中怒火闪烁,一口钢牙更是咬的嘎吱作响。

思来想去,他实在找不出,还有谁比舞倾辰更合适干这件事,越是思索他越是肯定,这件事绝对是舞倾辰所为。

“舞倾辰,你竟然如此卑鄙,毁去我端木兄弟二人的毕生心血,我们与你不共戴天!你就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端木愤怒地一拳砸在甬道上,顿时又轰塌十余丈墙壁,随后身形一闪,便向着甬道外掠去。

……

身后的爆炸声越来越小,眼前的甬道拐过几道弯,终于见到一丝微弱光亮。回头望了一眼身后,发现那位魔王强者并未追上来,杜飞云心头大石才放下,旋即便冲出了那道暗门。

冲出暗门之后,便来到了议事大厅之中,杜飞云也不停留,『『操』』纵着九龙鼎便飞出大厅。

大厅外,广场之上仍旧聚集着大批的魔族士兵,伤兵败将随『处』可见。

然而,刚刚冲出大门,看清广场上的『情』形,杜飞云又是一阵愕然。

“我靠,这帮家伙怎么又退回来了?”

宽阔广场的外围,往山脚下延伸的边缘,此时正挤满了魔族士兵,正在边打边退。

山脚下,无数的玄门修士,正结成战阵,一路向着山峰顶端冲杀。先头冲杀最猛烈的流云宗弟子,已经一脚踏上了广场的边缘。

杜飞云窜入魔王宫殿的时候,明明是流云宗弟子占据下风,一路向山下撤退。魔族当时士气如虹,一路向着山下追杀而去。

此时此刻,『情』况却是颠倒了过来,魔族士兵竟然被杀了回来,由追杀变成了败亡。

难道流云宗弟子又有援军赶来了?

杜飞云心中如此作想,眼神向着广场边缘望去,只见那些正『激』烈厮杀的玄门弟子之中,混杂着许多结成剑阵,手持法剑的修士。

那些修士,几乎全是身着青『『色』』和杏『黄』『『色』』道袍,左手掐着剑诀,右手持着法剑,剑势凌厉,剑光霍霍。

放眼望去,足足有数百个这样的修士,皆是一柄法剑在手,凌厉锋锐的剑光上下翻飞,斩杀着一个又一个魔族。

而且,那些修士所使用的凌厉剑术,在他看来似乎有些眼熟,似曾相识。

青山剑宗!

刹那,杜飞云便看清那些修士的招式,判断出他们的身份。

诚然,整个百川领内,玄门四大宗派里,也唯有青山剑宗是清一『『色』』的剑修,才有这等锋锐凌厉的剑术。

“没想到青山剑宗也进入地底世界了,竟然会赶来协助流云宗,一同剿灭魔族部落。”

口中低声呢喃,杜飞云这才搞清楚,为何玄门修士又士气如虹地大肆反攻而来,一切只因青山剑宗的弟子也赶来支援了。

广场边缘,魔族士兵和两派玄门修士正在『激』烈厮杀,伤亡人数迅速增加,地上不断倒下一具又一具尸『体』。

杜飞云呆在九龙鼎内,略微思忖片刻,旋即便做出决定,先从后山逃走,恢复实力之后,再来与流云宗弟子一起杀敌。

想到这里,他便『『操』』纵着九龙鼎,带起一抹乌光,向着后山飞去。

……

说一下以后的更新时间,如无意外,每天保底3更,视『情』况而决定是否爆发。

第一更一般在早上8点,第二更中午12点,第三更晚上7点。

时间只会有提前,绝不会有滞后。

求一下收藏和推荐票,实在少得可怜,求鼓励,求安慰!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