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76章 生死仇敌

猎猎山风吹拂,杏『黄』『『色』』道袍轻轻舞动,立在山顶的三个年轻修士,脸『『色』』『阴』沉,杀气隐现。

“守楠师兄,这个家伙就是你说的那个卑鄙『阴』险『毒』辣,杀害青『阳』师弟的混蛋吗?”

左侧的一个年轻修士凝望着不远『处』山谷口的杜飞云的背影,眼神之中杀机涌现。

“没错!当初在千江城,正是此子用计『毒』杀了青『阳』师弟。当时我不防备之下着了道,有心想救青『阳』师弟却是力有不殆,如今想来,我还时常自责!”

三个年轻修士中间的一位年轻修士,似是领头之人,左右两人皆以他马首是瞻。此人,正是秦守楠!

“我秦守楠与此子有着血海深仇,此生不共戴天!当初燕飞熊师兄带着我们去千江城寻找此人,为青『阳』师弟报仇,不料他却早已逃遁。”

“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没想到今『日』竟然在这地底世界遇见他,看来是天意如此,这个混蛋注定活不过今『日』!”

秦守楠森寒的目光凝望着杜飞云的背影,脑海里又回忆起尸骨无存的父亲,断臂残废的弟弟,『胸』中杀机澎湃。

“诸位师弟,且随我一起去击杀此子,今『日』便让我们斩杀此狂徒,为青『阳』师弟报仇!”

话音刚落,秦守楠的身上腾出金『『色』』的光华,右手持着一柄金『『色』』法剑,身躯飙『射』而出,向着山谷口『射』去。身后,两个年轻修士也是重重地点头,毫不犹豫地持着法剑奔向谷口。

杜飞云堪堪走出谷口,正在心中盘算着此行的收获,却忽然察觉身后风声有异,传来一阵元力波动的气息。

心中疑『惑』之下,他连忙停下脚步扭头向后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三个身着杏『黄』道袍飞奔而来的身影。那是三个年轻修士,皆是双手泛着元力光华,右手持着长剑。

玄门修士,而且,实力都已达到了炼气后期境界。

一刹那,杜飞云的心中便有了计较。不过,他却正在暗暗揣测,这飞奔而来的三道身影,究竟意『欲』何为。

这三人皆是穿着杏『黄』『『色』』道袍,似乎是内门弟子,若非流云宗弟子,便是青山剑宗弟子。毕竟,此时这魔族部落附近,不停聚集而来的玄门修士,只有这两个宗派弟子。

然而,正当他还在揣测三人的身份时,却见到那三个年轻修士已经跃下山峰,奔出谷口,飞奔至数十丈外。

看到这三道身影似乎来势汹汹,杜飞云敏锐地察觉到不妙,顿时执出法剑,凝神戒备着。

那三位修士眼看便飞掠到杜飞云身前三十丈外,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反而加快速度,直指杜飞云而来。

“杜飞云,我找你找得好辛苦,今『日』终于让我找到了你,你必死无疑!”

那三道身影眨眼间便奔至面前,一道饱含杀机与愤怒的话语,却是陡然响起,顺着夜风传入杜飞云耳中。

QUAbEn5.COm全本、网

这道声音,似乎有些熟悉,而且,其中似乎蕴藏着血海深仇,杀气冲宵。

听到这道声音的那一刻,杜飞云赫然抬头望去,瞬间便看清那三人的样貌,心中顿时一咯噔。

左右两个年轻修士,皆是身材瘦削,面孔刚毅,不认识,完全陌生。可是,中间的那个年轻修士,却是瞬间被杜飞云认出身份来。

此人,正是秦守楠,秦万年的长子,青山剑宗的弟子。

那一刻,杜飞云赫然明白,今『日』看来又有一场血战。因为,他与秦守楠之间的确是有着血海深仇,堪称不共戴天。

“原来是你!”杜飞云不曾想到,世事如此巧合,竟然在地底世界里遇到秦守楠。

事实上,他所不知道的是,当初幸亏他及时离开千江城,否则便会有生命危险。

双方的仇恨,唯有以死亡才能洗刷,自然无需耗费口舌。杜飞云的左手掐着剑诀,右手握着法剑,赤红剑芒亮起,『体』内元力涌动,随时皆可迸发而出。

只不过,方才经过一场大战,此时他的元力恢复不足八成。秦守楠三人皆是炼气后期实力,杜飞云『独』自对阵他们三人,很是危险。

杜飞云的话音刚落,三人便已飞奔至他身前。秦守楠低喝一声动手,三人便是二话不说,持着长剑腾出凌厉剑芒,散开从三个方向朝杜飞云夹击而来。

三道颜『『色』』各异的剑芒,乍然亮起,带起锋锐至极的剑气,撕裂了空气,划破了黑夜,瞬息突破数丈距离,刺向杜飞云的『胸』口和咽喉。

青山凝剑术,果然不同凡响。作为青山剑宗的招牌剑术,面前这三个内门弟子,修炼的更加纯熟,更加出神入化,威力更是凌厉恐怖。

杜飞云也是双脚之间光华闪烁,连连踏出,迈着玄奥鬼魅的步伐,身形如穿花蝴蝶一般灵动闪避。行云步瞬间施展开来,杜飞云的身躯带起黑『『色』』残影,顷刻间向后爆退出十丈距离,间不容发地躲开三人袭来的剑芒。

一招迫退杜飞云,使他抽身闪避,秦守楠得势不饶人,再度低喝一声,与两位师弟再次联手朝杜飞云袭来。

三道灿灿剑光亮起,自三个方向奔袭而来,直指杜飞云的『胸』口,咽喉和头颅,剑势凌厉,剑气纵横,势在必得。

自身『体』内元力只残存下七成,对方三人却是元力充盈,气势如虹,且实力境界又高于他。杜飞云无法与对方『硬』拼,唯有再度闪身飞退。

为今之计,他唯有暂避锋芒,先行撤退闪避。不到最后关头,他不愿动用九龙鼎底牌,毕竟,动用一次之后,就会陷入莫大危机,必须要慎重对待。

杜飞云的心中瞬间想到,现在唯有向山峰之下撤退,只要逃到有流云宗弟子的地方,便可趁机摆『脱』秦守楠的追杀。

秦守楠三人身为青山剑宗弟子,断然不敢在众目睽睽击杀他这位流云宗弟子。毕竟,此时正有上千名流云宗弟子和青山剑宗弟子,在联手围剿魔族部落。

一边向后闪避撤退,朝着山峰脚下掠去,杜飞云还在心中默默思忖。秦守楠时刻都想置他于死地,这样一个危险人物存活于世,对他太过危险。

只要有机会,他一定要想办法杀掉秦守楠这个威胁。但是,绝对不是现在,现在他『处』于劣势,完全不是对方三人联手的对手,除非动用底牌。

暂时先忍让一次,『脱』离危险之后,再寻机会反杀秦守楠。杜飞云心中如此作想,便加快速度向着山峰脚下飞掠而去。

秦守楠三人持着长剑,速度极快地在身后追逐,不断地发出一道又一道凌厉剑芒,凌空劈斩杜飞云,却总是被他灵敏地躲开。

渐渐地,看出了杜飞云的意图,秦守楠也是眉头蹙起,察觉到不妙。

他在心中暗暗思量着,杜飞云如今实力大增,比起当时在千江城,实力『精』进十几倍。而且现在又出现在地底世界,必定有其原因。

流云宗!

秦守楠瞬间明白过来,必定是杜飞云加入了流云宗,成为流云宗弟子,才会出现这般『情』况。

不行,绝对不能让杜飞云逃到山脚下。否则,有众多流云宗弟子在场,他便无法击杀杜飞云为父报仇。

想到这里,秦守楠皱眉沉思片刻,瞬间计上心头,尔后开口厉喝道:“两位师弟,我方才已经通知了门中的师兄们,他们也得知此子『阴』谋杀害青『阳』师弟的事『情』,现在正在赶来与我们会和。”

“青『阳』师弟乃是六长老他老人家唯一的儿子,竟然被此子『阴』谋『毒』害,我们身为青山剑宗弟子,势必要斩杀此子,为青『阳』师弟报仇,给六长老一个『交』代!”

“恩?”正在急速飞掠的杜飞云,听到身后传来的厉喝声,顿时蹙起眉头,心中很是疑『惑』。他丝毫不记得曾『阴』谋『毒』害过青山剑宗弟子,甚至,除了秦守楠之外,他压根就没招惹过青山剑宗弟子。

更何况,从秦守楠的话语之中可以听出,他似乎曾经『阴』谋『毒』害过一个叫做青『阳』的弟子,那个青『阳』似乎还是青山剑宗六长老的『独』生子。

“这……”杜飞云一边快速飞掠,一边搜肠刮肚地回想,心中忽然想起,当『日』在千江城中,似乎的确有一个青山剑宗弟子被他以九龙鼎炼成了飞灰。

难道,那个变作灰灰的青山剑宗弟子,就是所谓的六长老的『独』生子青『阳』?

“妈的,秦守楠真无耻!”想起那一晚事『情』的经过,杜飞云不禁暗骂一声。那个青『阳』明明是被秦守楠当做替死鬼,一脚给踢进了九龙鼎,现在怎么变成他『阴』谋『毒』害青『阳』了?

心中,杜飞云顿时把秦守楠骂个半死。不过,他也明白,秦守楠肯定是对师门长辈编造篡改了事『情』经过,将他杜飞云描绘成卑鄙无耻的凶手,把他秦守楠自己描绘的无比委屈。

无耻是卑鄙者的通行证,事实果然如此,杜飞云心中不禁暗叹,颠倒黑白混淆真相果然是一门学问。

但是,现在他关心的不是这些。而是,如果秦守楠说的是真的,那么他继续往山脚下逃去,岂不变成了自投罗网?

况且,在那山峰上主持大局,带领流云宗弟子的又是舞倾辰。流云宗与青山剑宗联手围剿魔族部落,舞倾辰必然与青山剑宗有着某种关系。

若是舞倾辰知道他杀了青山剑宗六长老的『独』子,肯定会非常乐意将他抓起来送给青山剑宗『处』置的。对于这一点,他丝毫不怀疑!

怎么办?心中思忖片刻,杜飞云瞬间做出决定,不再往山峰脚下逃去,折转方向便向着西北方逃走。

或许秦守楠的话是假的,或许是诓骗他,故意误导他的。可是,他不敢『赌』,万一秦守楠说的是真的,他仍然往山下逃,岂不是自投罗网死翘翘了?

往西北方逃,地下世界无比宽广,他也有信心,能够找机会将秦守楠三人甩掉。最不济,利用九龙鼎这个底牌,也可以安然无恙地飞走,秦守楠完全拿他没办法。

心中这般作想,杜飞云倏地折转方向,身躯带起道道黑『『色』』残影,向着西北方飞掠而去。

身后,紧追不舍的秦守楠,望着杜飞云折转方向飞掠,眼中顿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

三更完成,求收藏,求推荐票!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