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79章 那也得死!

离元门这件极品法器,可以吸收元力攻击,并且还能返还至少一半的威力,绝对是极品防御法器。

头顶上方一丈开外,是势大力沉的火焰巨剑,秦守楠却是稳如磐石地端坐在地面上,神『情』丝毫不见慌张,反而有一抹成竹在『胸』的笑意挂在脸上。

离元门悬浮于他的头顶上方,将会为他挡住那狂暴的火焰巨剑,为他争取最后数息的时间。只要数息时间,他便能够转化完毕,晋阶成功,届时就是杜飞云的死期。

嘶!嘶!

狂暴的火焰巨剑,烈火升腾闪烁,将空气都撕裂开来,炙烤的无比灼热。那凌厉而狂暴的剑光,瞬间便劈下数尺,眼见就要劈在那黑『『色』』门户之上。

秦守楠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心中很是期待,杜飞云被离元门反击时的惨状。威力越大的招式,击中离元门之后的反弹威力愈是强悍。

岂料,这一刻,身躯高高跃起在空中的杜飞云,却是眼睛微微眯起,口中怒喝一声,双手持着火焰巨剑改竖劈为横拍。

仅仅只差一尺距离便要劈中离元门,杜飞云却在十分之一刹那『硬』生生地扭转剑势,火焰巨剑顿时横扫,拍中那黑『『色』』的门户。

嘭!

犹如烟花一般,赤红『『色』』火焰顿时爆裂闪烁,溅出大篷火光,狂暴炙热的剑光四散飞溅,犹如暴雨。

火焰巨剑一击横拍在黑『『色』』门户上,顿时爆发出全部威力,却没想到,那璀璨耀眼的赤『『色』』光华仅仅闪现一刹那,便被离元门吸入黑『『色』』的门户之中。

如同烟花一般一闪即逝,蕴含着磅礴元力的赤红剑光,仅仅爆裂开来一瞬间,便被黑『『色』』的门户给吞噬殆尽。

下一刻,离元门内陡然喷出一道赤红『『色』』剑光,朝着杜飞云当『胸』刺来。这道赤『『色』』剑光,便是离元门反弹的攻击,威力只有原先五成。

但是,哪怕仅仅反弹五成的威力,杜飞云也必须闪躲。实在是因为,他发出的那一记游龙剑法的绝招,威力实在太大。

然而,离元门虽然成功地吸收并反弹杜飞云的攻击,却仍然被火焰巨剑的庞然大力给拍的横移出数尺远。就在这一刻,杜飞云眼中寒光一闪,心神一动。

随后,只见一直悬浮在他身前的九龙鼎,陡然出现在秦守楠头顶上方,化作一丈大小,瞬息间便将秦守楠笼罩其中。

秦守楠顿时惊醒,脸上自信的神『『色』』刹那间凝固,变得难看。被九龙鼎的鼎口笼罩其中的那一刻,他抬起头来,只看见数十颗白『『色』』的骨球,还有九龙鼎那黑漆漆的『洞』口。

紧接着,九龙鼎便将他完全吞没,二十余颗白『『色』』骨球顿时爆裂开来,绽放出冰蓝『『色』』光华,喷涌出冰寒刺骨的『阴』冷元力和冰箭。

这还并未结束,当他在九龙鼎内被二十余颗白骨『阴』雷爆炸的冰蓝光华笼罩的那一刻,九龙鼎内壁四周也是陡然喷涌出近乎透明的赤『『色』』火焰。

(QuanBeN5)com【全本5】

嘭!嘭!嘭!

一连串的爆炸声在山谷内响起,声音却极是沉闷,仅仅从九龙鼎的鼎口溢出一丝。同时,山谷的地面也是疯震颤不止,秦守楠所『处』的『乱』石丛也是被炸成一个大坑,烟尘飞溅,地面裂出宽大的缝隙来。

一阵璀璨而夺目的赤红剑芒暴闪开来,身在半空中的杜飞云,右手握着法剑连连划动,瞬息间划出三百六十剑,铺撒出一层赤『『色』』剑网,将迎面袭来的赤『『色』』剑芒笼罩其中。

离元门反弹出的赤『『色』』剑芒,与杜飞云爆发出的游龙剑法轰然撞击在一起,再次溅起漫天红光,许久才消散。

轰隆的闷响声在山谷内回『荡』许久,经久不息,震颤的地面过了数十息时间才渐渐平静下来。

身在半空中的杜飞云,已是气力耗尽,颓然地跌落地面,噗通一声摔倒在地。那黑『『色』』的门户,也是渐渐缩小,变作一块黑『『色』』牌子无力地跌落地面。

良久,一切才终于恢复平静,无力瘫软在地的杜飞云,艰难地撑着双臂,从地面上爬起来,脚步踉跄地走到九龙鼎跟前,望着眼前的一切。

原本方圆数丈的『乱』石丛,早已消失不见,变作一堆碎石崩飞了出去,地面也变成一个大坑,裂出一条三尺宽的缝隙。

黑『『色』』的九龙鼎,足有一丈大小,鼎口向下静静地矗立在大坑底部。杜飞云立在大坑的旁边,以心神感应了一番九龙鼎内的『情』况,这才长出一口气,『精』神终于松懈下来。

随后,他念动心神,将九龙鼎收回,变作一尺大小持在手中。鼎口向下翻转,随手一抖,顿时有一蓬黑『『色』』灰烬飘飘洒洒地落下,铺洒在地上。

显然,这一蓬黑灰,便是之前还信心满满的秦守楠。

秦守楠,死了!

方才还成竹在『胸』,踌躇满志的秦守楠,此时此刻,却也步了他爹的后尘,被九龙鼎内的先天真火炼化,化作一蓬黑灰。

原本,秦守楠正在转化『体』内元力和『体』质,只差数息的时间便大功告成,成为先天期修士。自此,便会衍生出灵识来,灭杀杜飞云易如反掌。

只可惜,临危突破数年瓶颈,即将成为先天强者,使得他信心大增,对杜飞云也起了一丝轻视之心。正因为如此,他才会丧生于杜飞云之手。

离元门虽然是一件极为强大的防御法器,也的确挡住了杜飞云的攻击,并且反弹攻击使得杜飞云耗尽元力。可是,当杜飞云用计将离元门给拍飞出去,他便暴『露』在九龙鼎的鼎口下。

九龙鼎将秦守楠纳入其中,复又有二十余颗白骨『阴』雷在他身周爆炸,紧接着又有先天真火涌出将他包围,最终成功将他斩杀。

每一颗白骨『阴』雷的威力都足以炸伤炼气前期的修士,二十余颗白骨『阴』雷,在极为狭小的空间内同时引爆,即便是秦守楠这个炼气九层的修士,也是当场重伤。

紧随其后的,便是九龙鼎耗费最后三成元力,狂涌而出的先天真火。之前秦守楠已是被白骨『阴』雷炸的重伤,复又经历极寒到极热的突变,他再也无法支撑,顿时被先天真火烧成了灰灰,一命呜呼。

如果再晚那么数息时间,秦守楠成功晋阶为先天修士,那么杜飞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徒劳,绝对无法斩杀秦守楠。反之,杜飞云却会立刻被秦守楠所斩杀。

只是,就差那么数息时间而已,秦守楠却是含恨而终,成为最倒霉的修士。在晋阶先天强者的最后关头,却被一个实力远不如自己的修士给灭杀,这难道还不够憋屈?

临死之前的那一刹,秦守楠心中的不甘简直罄竹难书,犹如洪水滔天,只可惜他却再也没有机会找杜飞云报仇了。

化为灰灰之前,他满腔懊恼和不甘,脑海中闪过最后一丝念头:“守正,我们秦家复仇的希望,便落在你身上了。希望,你当初选择的路是对的……”

幸运地在最后关头,将即将成为先天修士的秦守楠斩杀,杜飞云也是暗道侥幸。

此时,九龙鼎内存储的元力已经彻底耗尽,再也无法动用。杜飞云自身的元力也是涓滴不存,浑身骨头犹如散架一般,丝毫提不起力道。

此时此刻,即便是普通的成年人,都能一剑杀了杜飞云。陷入这般境地,自然是危险之极,好在,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他今天成功地斩杀掉秦守楠,解决了这个后患。

一手拎着九龙鼎,一手提着法剑,杜飞云四下打量片刻,旋即眼神落在那黑『『色』』牌子上,知晓那是秦守楠的防御法器,便顺手拾起揣入袍袖中。

迈着踉跄的脚步,拖着无比疲惫的身躯,杜飞云缓缓地离开了山谷。现在,他必须要寻找一『处』僻静的所在,先恢复元力,有了自保之力,然后才敢在地底世界行走。

六个时辰之后,距离山谷千丈之外,一『处』隐秘的山『洞』之中,杜飞云缓缓睁开眼来,周身流转的元力光晕渐渐消散。

将自己最后的积蓄,数颗灵石和回元丹都用掉之后,他现在终于恢复了八成元力,总算可以行动自如了。

只可惜的是,九龙鼎现在已经耗尽元力,无法再为他提供保护,这倒很是麻烦。

静静盘膝端坐在地,他拿出那块黑『『色』』的牌子,细细地打量着。他看的出来,这个黑『『色』』牌子便是之前那道黑『『色』』的门户,乃是一件极品法器。

这件防御法器很是强大,不单能够吸收存储元力,更是能够反弹元力攻击,端的是玄妙无比。可惜的是,秦守楠的飞剑和法衣,以及储物袋都被先天真火给炼化掉了,如今他的收获只剩下这个黑『『色』』牌子。

念及这个黑『『色』』牌子的奇妙功用,杜飞云又望向那九龙鼎,心中不禁暗暗在想,若是九龙鼎也有黑『『色』』牌子那等功效,该有多好?

若是九龙鼎能够将黑『『色』』牌子中存储吸收的元力给吸收掉,那该有多好?起码,九龙鼎恢复一些元力,他也会安全的多。

就在他心中这般思索时,却是陡然见到,那黑『『色』』牌子『脱』手而出,被九龙鼎吸入其中。

随后,他的心神可以明显看到,九龙鼎内,底部的那些黑『『色』』玄奥纹路开始运转,生出一股微妙的气息,将黑『『色』』牌子包裹其中。

有些疑『惑』地盯着九龙鼎内的异状,片刻之后,杜飞云忽然醒悟过来,顿时喃喃自语道:“这?难道这是分解?”

“该死的,刚刚得到这么一件极品防御法器,九龙鼎竟然要把它分解掉?”

……

求收藏,推荐票支持!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40.html